第 50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马战生一脚踢在马胜利的屁股上,然后道“女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你把她睡了,她再不乐意,生米煮成熟饭了,那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马胜利吃惊地问道“你是我亲老子吧”

    马战生气道“老子要不是你亲老子,这好事儿能轮得到你”

    马胜利“呸,还好事儿这可是强、奸,抓住是要吃枪子儿的”

    马战生骂道“出息你觉得哪个女的出了这事儿还敢张扬的更何况咱们还是认可负责的,不过,这嫁过来就不是黄花大姑娘了,破鞋一双,哪容得她张扬”

    马老婆子一眯三角眼,当即咬牙切齿的道“让那小扫比拿笤帚打我,等她过门的,我要是让她身上有块儿好肉,都算是我手懒”

    马胜利却摇头道“这事儿我可不干,成了你们吃现成的,万一要是不成,我可是要吃枪、子儿的,你们到时候拍拍屁股倒躲得干净。”

    马战生恨得咬牙切齿,这损犊子随了他妈,有好处的时候就往上上,不见到好处是不带出头的。

    但是,想到明天早上财哥就得要钱,这会儿想找个安稳放心的人手,还真就得这小瘪犊子。

    深吸一口气,马战生道“你们不知道,那丫头片子的爹妈都是烈士,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也就没有给她出头的人。”

    “听说她爹妈死了之后,给留下一套房子一份儿好工作不算,还给了还几千的抚恤金,这你要是把人整到手,天天躺着吃都够了。”

    “据说那房子是三室一厅还带厕所呢,咱们一家子住进去都够了,她每个月的工资听说都能养活一家子了。”

    马胜利听了之后有些动心,但还是说道“我要去也成,但是那几千块钱要下来,得我把着,明天早上给你360还账之后,剩下的都是我的。”

    马老婆子也赞同道“你个不省心的,钱是不能捞你手,你还是趁早把赌博戒了吧。”反身又对马胜利说道“你这年纪还小,到时候奶帮你把着,一准不给你老子耍钱耍进去。”

    马胜利不干,说道“可拉倒吧,你还能防得住我爹钱到你手跟到我爹那根本没啥区别,有多少都得逗出去。”

    “反正你们要是不同意到时候钱归我,我就不去,省的提着脑袋把人整到手,结果好处还都是你们的,这事儿我可不干。”

    还没得手呢,三人就因为分赃不均差点儿打起来,不过,最后肯定是马胜利赢了,毕竟马战生和马老婆子还得顾忌着明早的财哥。

    几人商量之后,马战生带着马胜利到乐冬家附近等到半夜两点以后,人都睡熟了的时候再去容易得手。

    乐冬回家的时候,正赶上宋彩莲在灶台里捂地瓜,正好地瓜熟了,满楼道都带着香味儿,见到乐冬,赶紧挑出来个大的递给乐冬道“乐姐姐,你尝尝,这地瓜是沙地的,可甜了。”

    想了一下,乐冬没有拒绝,大方的接过来,然后说道“正好乐姐姐今天带了好吃的回来,你陪乐姐姐吃一口,这一个人吃饭真没胃口。”

    宋彩莲有些犹豫,她知道家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哪里会有见到吃的没有胃口的,但是,她挺喜欢这个邻居姐姐的,奶奶也很喜欢乐姐姐,她知道要交好,肯定是要有来有往。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乐冬打开了房门,然后对屋子里的宋奶奶道“宋奶奶,我让采莲过来陪我一会儿。”

    宋奶奶放下手里的活计出来,笑着说道“去吧,俺家你叔他们整了不少地瓜,刚还说你回来的时候,给你拎一篮子,正好你过来了。”

    采莲一听,赶紧到门后把之前准备好的一篮子地瓜拎了出来,然后蹦跳着跟乐冬进了屋。

    刚刚乐冬将自行车送到棚子里之后,就借着棚子里的篮子遮挡,放进去几块儿腊肉和腊肠,这会儿正好拿出来。

    乐冬洗了洗手,让采莲坐在小凳上帮她烧火,乐冬道“今儿晚上咱们吃点儿好的,整个腊肉炖土豆,我朋友腌的腊肉味道很不错的,呆会儿你回去的时候,带回去一条,也让宋奶奶他们尝尝。”

    采莲有些为难的说道“这腊肉也太贵了,我要拿回去,我奶非得拿笤帚噶的抽死我,我可不敢拿。”

    乐冬笑道“别人家的腊肉,你奶奶肯定不让你拿,但是我这儿没事儿,你想想,你奶奶能让你去别人家吃饭不”

    采莲摇头道“肯定不让啊。”

    乐冬摊手道“这不就完了,你看你奶根本不反对你到我家吃饭,这就是想要两家交好,自然就不会拒绝我这边儿送的吃的。”

    把米饭和菜都下锅了之后,乐冬把刚刚采莲给她的地瓜扒开了外边儿的黑皮,尝了一口之后,当即惊喜地道“这个真甜,哪买的啊”

    采莲大约是也没拿乐冬当外人儿,再加上年纪小没啥心机,直接说道“这不是政策放松了,现在黑市基本没人抓了,我老叔出来给他们单位买点儿过年的福利,碰上了就给家里也留点儿。”

    东北民风彪悍,除了最黑暗的那几年,这边儿的黑市本身也不像南方查的那么严,一般都是秉持着民不举、官不究的原则。

    再加上这边儿和e国,其实就隔着一条街,胆子大些的,甚至还偷着到那条街里去买对面国家的吃食,只可惜,那边儿吃的也是严重缺少,所以价格很昂贵。

    但好在腊肉之类的不需要票据就能买,只是,这个需要勇气和运气,一但被抓住,那基本就完了。

    不过,正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现在黑市的那个最大的方成吉,据说当年就是靠着跑了几趟e国一条街,做倒爷起来的。

    乐冬想到了什么问道“现在黑市已经不抓了吗这是允许小商贩自己经营了”

    宋彩莲摇头道“没听说,我也不懂这个,好像是现在不太管了,但也没正式说让随便经营什么的。”

    “要是有着信儿,我奶早就自己干买卖了,她可是常说,这世上什么人都能饿死,就饿不死商人。”

    乐冬笑道“你奶奶是个有见识的。”

    接着俩人又聊了一会儿,饭菜也就好了,俩人放了炕桌,一边儿在热乎乎地炕上吃着,一边儿继续聊天。

    采莲有些抱怨地说道“这到了年底,啥玩意儿都涨价了,听说罐头比平时贵了一毛五呢,八样礼比去年一盒长了五毛钱。”

    八样礼,其实就是做成多宝盒一样的铁皮盒子,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果脯和沙琪玛一类的点心,看着挺高档的,专门用来走年礼的。

    只是这样的高档的点心,除非家里特别有钱或者有权的,否则一般是舍不得吃的,然后把这东西再转送给别人。

    赶上巧合的时候,甚至会从另外一个人手里收到自己送给别人的那盒点心,直到过了正月十五,才会在它们实在没有什么使命了的时候,打开让自家孩子吃掉。

    不过,通常这时候,盒子里的点心都有些哈拉返潮了,只是,即便这样也没有孩子会嫌弃,毕竟是难得的零食。

    乐冬问道“你家去买礼盒了吗要是没去,明天咱俩去买一些,我还得给几家亲朋送去。”

    采莲高兴的说道“好啊好啊,我家的还没买呢,我奶说,八样礼比买四盒礼实在,看着也打人儿,那明天咱们一起去。”

    原本乐冬是打算跟马红梅一起的,但显然明天马红梅是没有时间了。

    两人吃饱之后,乐冬送走采莲,就趁着天色擦黑,外边儿没人的时候出去了。

    乐冬要去的地方是冯家屯,那边儿特别荒凉,到了晚上基本是没有人过去的,但这边儿是去往e国一条街的路。

    乐冬自然不是想要去那边儿买东西,她是想起来自己仓库里的那一大堆粮食,她想要卖出去一部分。

    出了市区之后,乐冬开出了一辆大挂车,她将牌子掰下去之后,开着车走了很远,再将各种粮食移出了空间码到车上。

    幸亏这些粮食是强叔带人去收的新粮,因为是直接从老农手里收,装的都是没打字的麻袋里,要是跟上面那种袋装的,她还得费劲儿换包装。

    乐冬是没有驾照的,她就跟着她爸学过,这技术真的很差,再加上现在也没有柏油马路,路边都是沟沟坎坎的,结果刚出了冯家屯进了市区,乐冬一个不小心,就让车陷进了旁边的沟里。

    好在这边儿离李中华几人住的那个院子已经不远了,乐冬拔下来钥匙关好门窗之后,就赶紧去了院子。

    乐冬刚一到院子附近,黑子和黑妞就窜了出来,用脑袋蹭着乐冬,显然是想乐冬想的狠了。

    四个崽子也要跳出来,在大墙里不停的叫唤,白羽听到声音披着棉袄走了出来,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乐冬过来了,赶紧一边儿开门一边儿问是怎么了。

    乐冬竖起手指,让白羽别声张。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