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在山洞里挨排放好四两掰了牌子,去了年检标的货车,又在上面堆好各种米面粮油,幸亏这些车本就是用来运货的,苫布和捆绳都是齐全的。

    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之后,乐冬离开山洞,将洞口那些乱石先收进空间,又在稍远的地方放出来,给山洞留出进出的通道。

    乐冬原路返回,战战兢兢地往回走,当然,她这次就是单纯地对桥上的缝隙和晃悠感到害怕,别的就没什么了。

    下了桥,乐冬在桥墩下,趁着现在天色有些擦黑,拿出了自行车,又用布兜装了五套去了包装的线衣线裤和羊绒衫,这才骑车来到李中华的小院。

    来到院外,乐冬刚拍门,大门就开了,道“嫂子,可担心死我们了,下午我们去你家你也没在家,还把黑子和黑妞关屋了,我们找你找了一圈儿,也没找着你。”

    乐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本来是去百货大楼给你们几个买过年的衣裳,之前不是求我在百货大楼的朋友进货的时候帮着捎几件羊绒衫吗,到了约定时间就过去了。”

    “黑子和黑妞太大了,这要是牵到百货大楼,不是吓到谁,就是被人抢了炖狗肉,只是哪成想正往回走的时候,被我同学叫住了。”

    是个没心眼儿的,听乐冬这么说,也就憨笑道“那嫂子你在屋里等着,我去叫我哥他们回来。”

    乐冬点头,然后递给钥匙道“那你顺手把黑子和黑妞带过来,晚上你们去取东西,我在这儿等你们。”

    答应一声就屁颠屁颠的走了。

    跟这没心没肺的不同,另外三人听了的转述之后,就皱了眉头。

    赵兵抽了一口烟之后说道“嫂子这事儿,好像是瞒着咱们什么。”

    王春海把扔地上地烟屁股用脚碾了一下道“只要嫂子平安就行了。”

    白羽推推眼镜道“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就跟春海说的,只要人平安就行,那人应该是身份上有问题,咱们嫂子还是个实心眼儿的,答应人家保密就绝对帮着人家掩藏行踪,索性两次看来,这人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赵兵想了一下之后,小声问道“嫂子的同学里,要说有这本事,又必须隐藏行踪的,也就当年跑了的光子那伙,但是没听说他们跟嫂子关系这么好啊。”

    王春海挠挠脑袋道“那几个人报仇之后,就跑了,听说是往香港偷渡,不说这一路能不能到,就是那条江,据说也是九死一生,他们还敢回来吗”

    白羽拢了拢大衣然后说道“大哥当初帮着他们躲出去就说那些人要是能活下来,以后肯定有做为。”

    道“那,哥你是说真的是光子哥他们回来了”接着又皱眉道“这帮孙子,难不成还信不着咱们要不是大哥帮忙,他们早就被那些人逮住整死了,现在竟然还躲着咱们”

    白羽摇头道“是不是他们,谁知道呢,反正只要不是对嫂子有恶意就成了。”

    几人达成共识,就去乐冬家带着黑子和黑妞往院子走去,当然,黑子和黑妞对并不信任,最后还是赵兵上去保证乐冬在小院等着,这才跟着走的。

    这几个人就是做倒爷的,小院里并不缺鸡鸭鱼肉,所以几人回来的时候,乐冬已经把吃食都准备好了。

    考虑到大晚上的,得去那么阴冷的地方,乐冬做的都是顶饿抗冷的,比如白菜猪肉炖粉条,红焖肉,油饼烙了一大摞。

    几个小伙子吃的满嘴流油,要不是为了取东西,乐冬相信这几个人肯定动都不带动一下的了。

    收拾了桌子,乐冬把车钥匙递给白羽,然后说出地址之后,发现这些人竟然只是愣了愣,然后就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很是奇怪。

    天彻底黑下来之后,几人骑着自行车就离开了。

    三个多小时之后,乐冬听到黑子几只的动静,加上远处隐隐传来的发动机的声音,乐冬知道几人这是回来了,赶紧打开院门。

    只是,院子容纳一台货车已经有些吃力了,剩下的四台肯定是进不来的,好在这附近很是空旷,并没有人家,在外边儿放上一晚上也没有问题。

    不一时,四辆车开着车灯开了过来,有些兴奋地喊道“嫂子,我们回来了”

    白羽从最后一辆车跳了下来,对着屁股就是一脚,然后压低声音骂道“不够你咋呼的了是吧有啥话不会进了院子再说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

    当即蔫吧了,乐冬看着他,跟一只被欺负狠了的二哈似的,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王春海和赵兵也过来打着圆场。

    白羽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之后,这才进了院子,王春海让黑子领着它们一家子帮忙看一下外边的车,也跟着赵兵身后往里走。

    伸脖子看了眼白羽没搭理他,撇嘴做了个无声地鬼脸就缩着脖子跟在后面也进来了,明显是想要反抗大魔王,却有贼心没贼胆。

    乐冬摇头笑了一下,这小子明显是被他哥给保护的太好了,另外几人也联系这小子年龄小,再加上看在白羽的面子上对他处处照顾,让这小子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外边天气冷,几人又心疼汽油,所以舍不得打暖风,这几个小时怕是都快冻透了,乐冬叹口气,端出了一大盆刚煮好的姜糖水,逼着他们每人喝了一大缸子,辣的几人丝丝哈哈的。

    姜糖水的味道过于辛辣,绝对说不上美味,但是驱寒效果却特别显著,尤其是这小子,本就胖的不太畏寒,这会儿喝了一大缸子姜糖水,当即开始冒汗了。

    脱下军大衣,拉了拉身上羊绒衫对乐冬说道“嫂子给买的这衣裳好看不说,还真暖和”

    其他几人想了一下,也点头道“这衣裳看着有些薄,但真暖和”

    乐冬笑了一下,这些羊绒衫其实都是纯羊绒和驼绒的好衣裳,只是样式有些过时了,还是鸡心领的,但很多老年人或者不是特别讲究的,这衣裳真就挑不出大毛病。

    这样的衣裳,乐冬是直接把人家那点儿库存都包圆了,就打算拿到店里当特价商品糊弄老头老太太,然后吸引大众。

    当然,这些衣服换到这个时期,那就是特别洋气的了,怕是香港、台湾等繁华的地方也是没有的。

    平时就是掌管财务的白羽,摸着羊绒衫道“这毛衣肯定便宜不了,怕是得一百多吧”

    乐冬摇摇头道“管它多少钱呢,暖和舒服就行呗。”

    仓库里确实有不少的存活,甚至还有其他很多,在现代算是便宜货,但在这时代却又洋气,质量又好的衣服。

    但她暂时找不到借口把东西拿出来,又不能再次利用那莫须有的同学,次数多了,早晚是要露馅的。

    更何况,这些车粮出手之后,到手里少说也得二三十万,在这个万元户也没有几个的时代,这些钱绝对算得上的巨款。

    自己莫不如等国家正式提倡改革开放,鼓励自主经营的时候,再去行动。

    于是笑着转移话题道“这你们都回来了,我就回去了,你们想着去灶房里扒拉出来烤地瓜和烤土豆吃吧。”

    白羽也笑着点头道“那让大林子送你回去,我们今天晚上得轮班守着,省的被过路的给顺手摸了。”

    他们怎么安排,乐冬是不管的,说实话就算是被糟蹋了,对于乐冬来说,也不过是合该自己不该得到这笔钱,所以她只是嘱咐注意安全和保暖。

    白羽笑道“之前是没办法,这到了家门口了,后院也不缺炭盆儿,我们一会儿生了火,一个车里放一个炭盆,然后一车领着一只,都不用怎么守着,只要不睡实诚了,警醒着点儿,啥事儿都没有。”

    说着话的时候,王春海和赵兵已经开始分别行动了,一个生火一个铺铺盖去了,四个崽子也听话的一个车上跳上去一只,然后安静地趴在副驾驶座上。

    又交代了一声一定要以安全为主之后,乐冬就坐在的车座上,带着黑子和黑妞回家了。

    一夜无话,这就到了腊月二十九,乐冬虽然惦记那边儿,但也只能开始压着自己的性子,准备着过年的东西。

    混乱的年代虽然过去了,但是,老百姓地心里其实并不踏实,所有人都害怕这只是昙花一现,所以,全都不敢真的按照旧俗去准备。

    百姓不是不信任国家,只是,百姓被吓怕了,已经到了有个风吹草动的就能草木皆兵了,这也是国家迟迟下不了决心,用雷霆手段制止外面混乱的原因。

    但是,不敢按照风俗习惯去好好办,可百姓仍然希望能过个好年,也好图个喜庆,盼着一年能有个好的开始,往后的日子也能顺顺当当的。

    所以,不管平常家里多节俭的人家,也都会尽量把攒了一年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做了,力求等年夜饭的时候,桌子上能丰盛一些。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