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刚刚和好面打算盖好发面的乐冬,听到大门被敲响,还有宋彩莲的声音“乐姐姐,你在家没开开门啊。”

    乐冬擦了擦手打开门,黑子和黑妞瞄了一眼是采莲就进屋了,乐冬问道“这急赤白脸的是怎么了”

    宋彩莲道“刚才委主任通知,上面给送来了一批过年的物资,让拿着户口本去粮店儿买,晚了就没有了,咱们快去吧”

    乐冬什么都不缺,她还惦记着白羽他们几个,实在是没心情去折腾,但是又对宋彩莲没办法只能答应。

    把面盆盖上塑料布之后,又用一个小被护捂好,放在炕头上,这才穿好衣服,带着篮子被采莲拉着踉踉跄跄地往粮店儿方向跑。

    看到买粮食和买豆油的队伍,乐冬打了个冷颤,直接表示自己实在是排不起,再加上部队刚刚给自家送来了那么多东西,暂时不需要买粮油。

    采莲想了一下说道“我奶和我妈她们早就去排队了,那我跟你去买肉吧”

    买肉的队伍没有那么夸张,也就二三十个人,这是因为之前的肥膘子之类的好肉都被买走了,剩下的肉,都不尽如人意。

    但是这肉,都是需要肉票的,它不管你是否买到了合心意的肉,一斤肉甭管肥瘦,需要肉票的量都是一样的。

    只是,每家的肉票就那么点儿,还指着买到肥肉能每天都沾点儿荤腥呢,哪里就愿意浪费到这些没有多少油水的瘦肉身上

    也就一家几个工人的家庭条件好的人家,才愿意在过年的时候买一点儿炒在菜里打牙祭。

    乐冬想了一下之后道“也好,我正好得买些棒骨和肉皮。”

    采莲想起乐冬家给狗吃大骨头,这心里就帮着心疼,尽管是用刀剃干净肉的,但是,上面留下的筋头巴脑还有骨头里的骨髓油,起码也能熬几锅酸菜啊

    不过,她也知道这毕竟是乐冬自己的事情,她不该多嘴,所以,只是张了张嘴,到底把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

    乐冬其实是知道采莲嫌弃自己败家,其实,估计除了马红梅那个更败家的,知道自己的做法,就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不骂自己是败家的。

    但是,乐冬自己并不缺这点儿吃的,黑子和黑妞虽然是畜生,但时间这么久了,也早就有了很深的感情,说是当做家里的一员都不为过。

    所以,乐冬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排着队,眼看着还有两个人就到了他们的时候,突然听到前边儿传来了吵架声,这声音主人跟乐冬还有过一面之缘的李中华的小妹妹李兰香。

    李兰香尖着嗓音道“你这就多了不到二分钱的肉还往下割,前边儿那个,我可是看到你给的称高高的,怎么着,这是看人家是个男的,就上杆子,看我是个女的就撂脸子啊”

    这话可是够难听的,不过,这多出二分钱的肉,一般还真就那么着了,因为肉联厂是同意这猪肉上称的时候稍有偏差的。

    那售货员也是气急了,手里的看到乓的一声关在了案板上。

    李兰香吓得一缩脖,有些色厉内荏地道“怎么的,你还敢剁了我不成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吓大的,我今天就看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售货员冷笑道“你就买二两肉,我还得搭你二钱你要是吃不起肉你就直说,跑这儿装什么大半蒜”

    现在可没有顾客是上帝的说法,人家售货员自然是不惯着你,这时候物资紧缺,你有钱也未必能买到东西。

    通常为了买东西,顾客都得小心翼翼的说着好话,哄着售货员,尤其是农村的人进城买东西,一般被说几句,都得笑脸应着。

    对于城里的顾客,售货员一般不会说得太难听,当然,也不会笑脸相迎就是了,但不管怎么说,像李兰香这样的,对于售货员来说,那都是少见的。

    李兰香因为和李老六是龙凤胎,只比弟弟大半个小时,是老丫头,在家里算是得宠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她把篮子往地上一扔,指着人家鼻子道“你跟谁俩说话呢谁吃不起肉了我是不是没差你钱也没差你肉票”

    售货员一扒拉李兰香的手指头道“你就给了二两肉的钱票,多出来的二钱肉你可没出钱,我往下割,不叫你占公家便宜也没毛病吧”

    李兰香气的直发抖,这时候从买面粉的队伍里跑来了李中华的母亲,她应该是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

    相比于小女儿,朱老太太心里很清楚,这些在副食粮店儿卖东西的售货员是惹不起的,他们彼此都是认识的,得罪一个那就是全得罪了。

    一但将这些人得罪干净了,这每个月来买口粮的时候,人家使个坏,在称上找你一下,或者往斗里少哆嗦一下,那就是一个饽饽没了。

    朱老太太眼睛一转,一下看到了站在一边儿看热闹的乐冬,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乐冬被看得一激灵,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朱老天天指着乐冬跳脚骂道“你个黑了心肝儿的,你妹子年龄小,不懂事儿,你个做嫂子的就是平时再不对付,也不能看着你妹子出丑啊”

    赶着说,赶着伸手把称上的那一小块儿肉拿下来放到篮子里,然后拉着李兰香就想要走。

    这老太太祸水东引的算盘儿打得是真的响,因着她的话,那是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乐冬的身上。

    这要是遇到一般的女孩子,这样飞来横祸肯定是直接被说懵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也早就走的远远地了。

    就算是反应过来了,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毕竟,严格来说朱老太太说的并不算是假话,她跟李中华处对象,甚至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说是李兰香的嫂子,其实并不过分。

    但是,乐冬刚刚被盯上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好,在朱老太太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将手里的篮子交给了宋彩莲。

    眼看着朱老太太拉着李兰香要离开,乐冬伸手一把将朱老太太的脖领子给薅住了,直接说道“你把话说清楚,我跟你家可是没有关系的”

    李兰香见乐冬薅住自己母亲的脖领子,当即着急地道“你给我放手,你敢薅我妈,我跟你拼了”

    她怕手里有刀的售货员,可却不怕乐冬,伸手就去薅乐冬的辫子,乐冬可没有什么顾忌的,直接对着李兰香的肚子就是一脚,直接将人踹出去挺远。

    朱老太太看到小女儿被踹倒,赶紧跑到小女儿身边问道“香儿啊,你咋样了”

    索性东北的冬天总是大雪纷飞,地面总是厚厚的雪层,不像是后世撒盐融化,所以摔得并不狠,当然,要是没有这雪层,就乐冬的小身板儿,想将人踹出去那么老远也是不可能的。

    李兰香从路边儿的雪堆里爬出来,吐掉嘴里的雪,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乐冬可不管她哭还是笑,直接说道“这在场的应该都是这一左一右的邻居吧谁家咋回事儿谁心里都清楚。”

    “这大冬天地捂得严严实实地,不是特别熟悉的可能就蒙住了想不起来这是谁。”

    “你朱大美人这脑袋是真不白给,借着祸水东引将众人目光引到我身上就想跑”

    然后又转身问大家伙道“李中华想来大家都是认识的吧我跟李中华处对象,也就是她四儿子这不假。”

    “但是,一来我跟李中华处对象可还没结婚呢,你们李家的屁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再说,李中华跟你家什么样,你们自己心里没有点儿数大家也该知道李中华跟他们家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吧”

    “李中华跟我处对象,可都是说的明明白白的,他跟你们老李家,那就是按月给养老钱,其他的生老病死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然,你们的遗产他也不要。”

    乐冬这话不仅是啪啪地打了老李家的脸面,她并不介意这事儿被李中华知道,他若是真的因为这个不愿意,那正好直接黄了。

    这两条腿儿的男人遍地都是,她并不是非得李中华不可。

    李中华若是这会儿不乐意,那以后早晚会更重视他的家,乐冬可不想真的有一天需要逼着李中华是选择他妈还是自己。

    前世的极品亲戚,她早就受够了,这辈子可没有心情再给自己整一家子极品亲戚膈应自己,他李中华可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自己为了跟他在一起,就得委屈自己跟一群极品混在一起。

    朱老太太也没想到乐冬竟然反应这么快,还不顾及姑娘家的脸皮和爱人的面子,直接将事情摊开了说,还把她的身份给公开了。

    朱大美人这名号,在这一亩三分地,不知道的还真就屈指可数,她跟四子李中华到底是怎么弄得母子反目成仇的大家不知道,但是他们就差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大家却是知道的。

    知道乐冬处的对象是李老四,大家自然是都相信乐冬的话,很多人都恍然大悟地说着原来是朱大美人啊,是她家就怪不得人家看热闹了。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