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对售货员道“关系撇清了,你到时候可别找我要肉票和钱。”这卖猪肉的活之所以吃香,其实也是在这误差上。

    每天把猪肉送来之后,是要上称的,但是所谓一称来,百称走,切下来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是要糟损一些的,再加上肉里残留些猪血,切得时候肯定是要掉称的。

    如此一来,送过来的肉就会少记上十斤八斤的,足够弥补损失的。

    卖肉的售货员一般都是练就了一手好刀工,基本一刀下来也就是称高称低的事儿,尽量减少了多给别人的肉,这样省下来的可都是售货员自己的。

    据说,在这个家家缺少油水的时候,这副食店里卖肉的服务员和肉联厂的职工,基本上家家每天都有碎肉或者边角余料吃。

    所以,这时候谁要是说,我家谁谁谁在肉联厂上班,或者是谁谁谁是某某某街道副食肉摊的,那妥了,为了能跟这样的人家挂上亲戚,那彩礼不要不说,兴许还会倒贴着嫁给这样人家的男丁。

    李兰香这个,要是割一条或者一块钱的,人家服务员也就认了,谁叫自己手艺不精呢,但是,二两肉合在一起不到三毛钱,人小姑娘能乐意吗

    朱老太太是个有见识的,要不也不可能嫁了两次之后,还带着三个孩子能赖上小伙,还是转业做干部的不说,最后还把人攥的牢牢地,让家里一般都是她说的算。

    从这儿就能看得出来,这个朱老太太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老太太很识时务地从兜里掏出了一分钱递给售货员道“闺女啊,我这老丫头打小身体不好,就让我给惯坏了,你担待着些,大姨替她给你赔不是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售货员气呼呼地接过了一分钱,到底是没再认真计较,算是自认倒霉了。

    朱老太太不仅没有再对乐冬恶语相向,还柔声说道“这都是一家人,咱们哪来的隔夜仇老四这不在家,你一个人也孤孤单单的,过年就到家里来吧。”

    乐冬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这老太太果然不是一般人,刚刚被乐冬收拾一通,人家转身就能咽下这口气,还能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的跟你话家常,就这份忍耐城府,乐冬就不得不佩服她。

    不过,乐冬可不吃这一套,直接说道“停,我说你能不能收起这套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把戏谁也不是傻,就你刚刚干的事儿,是怎么样的,只要不瞎的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还是那句话,李中华跟我处对象是真,但是,他要是不能跟你们这些极品处理干净,我是不会跟他的,我可没那些闲工夫跟你磨牙。”

    朱老太太说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人知道,她这个当长辈的都拉下脸来服软了,你当小辈儿的要是不顺着梯子下来,那就是你的错。

    毕竟,周围老人可不少,他们本就害怕老了没人给养老送终,这才一味的鼓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在他们看来,老人就是做错了,那小辈儿的也得迁就着,更何况父母都主动说了软乎话,你要是还僵持着,那可就是不孝了。

    乐冬是听着周围不少人说什么,朱大美人这辈子都是要刚强的,这临老临老糊涂了,不过个人儿子,怎么着也不能离心了,要不可就丧良心了。

    还有的说什么,人家老婆婆也没说什么,这给个人闺女拉个面子,哪家儿媳妇敢这么驳老婆婆的面子这就是给惯得

    还有的在老婆婆跟前的小媳妇,为了讨好老婆婆,说什么这丫头也是个不会来事儿的,人家母子兄妹可都是亲的,你又不缺钱,碰到这事儿,给小姑子割上二斤肉,哄得老婆婆和小姑子高兴,以后还能对你不好了

    乐冬这句只要不瞎就是说的这些人,接着乐冬又道“我这人,不缺钱、不缺房,爹妈也没打过我一巴掌,想要我去受婆家气,真是不好意思,错翻了你们的眼皮。”

    “至于做了一辈子损,害怕晚年遭报应的,还有打算捧老婆婆臭脚的,你们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打算管,只是,你们也自觉些,别上我跟前儿装大瓣儿蒜。”

    那些老人气的浑身发抖,嘴里不住地小声哔哔着翻天了,翻天了,这样的婆娘,谁家得做了大损,才会娶这样的回去

    小媳妇儿们,或是心理暗暗点赞,或是因刚刚自己就是捧臭脚的一员而臊红了脸,但终归是没有人敢上乐冬跟前巴巴。

    年老的对乐冬的言语自然是多有微词,小媳妇儿们碍于婆婆,面上自然是跟着附和,但不在长辈面前的年轻人,却没有这份顾忌。

    比如这个卖肉的售货员,她就很赞同乐冬的观点,更羡慕乐冬能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于是,到了乐冬的时候,小姑娘面色柔和地说道“为人民服务同志,要哪块儿肉”

    乐冬笑着指着肉摊上地肉说道“这两扇排骨、八个猪蹄子,连着旁边这些棒骨都给我称了吧,我家的人口多。”

    售货员小姑娘更高兴了,要知道这些都不是好卖的,尤其是排骨,那个比肉便宜不了多少,还一样得用肉票,一般都是等晚上的时候,送给各个国营饭店。

    但是,这样给出去的价钱肯定低一些,要是直接能把这些卖出去,那自然是要给些奖金的。

    投桃报李,小姑娘笑道“你买这些肉,看来家里确实有不少人口,我这儿还有一条子自己留下的打算带回家的肉,你要是要,我就匀给你。”

    乐冬伸头一看,原来是一条子板油,得有二斤左右的重量,说实话,乐冬不想要,她基本上除了给黑子它们炖狗食的时候,一般是不用荤油的,她吃不惯那味儿。

    但是,显然这话不能说,再说,宋家怕是很需要这样一条子肉的,毕竟过年,什么都需要用油。

    于是,乐冬赶紧道谢道“那谢谢同志了,麻烦问一下,有没有肉皮卖,这过年了,我还打算熬些冻子,也能当成一道菜。”

    售货员一听,那是当即乐的见牙不见眼的,肉皮那天天都剩,只能当做边角余料处理,只是这肉皮都是被剃得一点儿肉丝都没有的,就是再便宜也没多少人愿意要。

    不过,肉皮跟棒骨一样不要肉票,再加上只有三毛钱一斤,所以,一般都处理给了医院或工厂食堂,做白菜熬土豆或者酸菜炖粉条的时候,剁碎了扔在里面充作荤菜。

    只是,这给兄弟单位的时候,对方虽然不差钱,但却得等月底的时候一起结账,她们售货员就得给记账,账单一不小心记丢了就得自己掏腰包认倒霉,所以,这能直接卖出去,就再好不过了。

    乐冬看了一下一摞肉皮,都是极好的,干脆就直接都买了下来。

    四周人看着乐冬买了这么多不适用的肉,纷纷都说这是个不会过日子的败家娘们,乐冬却不在意这些酸溜溜的言语。

    她现在是犯愁怎么回去,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她和采莲两个人肯定是能拿回去,但是,这么多的肉食,她怕自己被杀人灭口。

    现在人或许会觉得这有些夸张了,就这么点儿排骨肉皮啥的,值得人家去冒险

    只有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才知道,真的值得,人人都饿的两眼冒光的时候,吃的东西就是最金贵的东西,为了一个窝窝头,亲兄弟都能反目成仇,最后打的头破血流,因为这老些荤腥,杀人越货实在是太正常了。

    乐冬恨不得回头掐死自己,怎么从上世养成的买东西就收不住手的毛病,竟然也带到了这辈子

    好在这时宋家人各自排队卖粮食什么的都买好了,宋奶奶看着乐冬和宋彩莲手里篮子鼓囊囊的,根本盖不住,这么一掀盖子,当即帮着掖好。

    宋奶奶皱眉嘀咕了一声“怎么买这么多”然后赶紧招呼自己的两个儿子,儿媳帮着护着往家赶。

    几人不敢在外边儿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乐冬拿出那条板油要给宋家,只是宋奶奶死活不要。

    乐冬有些无奈,最后只能说道“我这儿一般的时候都是吃的豆油,我自己基本是够了,这坛子荤油还是夏天的时候尻的,再不吃都得哈拉了,要不你们正好过年用了,我这儿把这板油尻了,还能多放些时候。”

    虽然只认识了不长时间,但是邻里邻居的,乐冬做菜习惯用豆油这事儿,他们还是知道的,也明白乐冬这是实心实意给他们,干脆也就不推脱了。

    送走了宋家人,乐冬把两个灶都烧上了,一边煮着刚买回来的骨头和排骨,一边儿把空间里的肉拿出一角子慢慢烀,手里借着灶坑里的火开始燎肉皮上的猪毛,不久,满楼道都弥漫着肉香。

    乐冬将空间里拿出来的,连带着买的骨头什么的,一直煮到天黑才停了活,真的是让附近的人家都好一阵煎熬。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