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看着、王春海和赵兵往炕上扔的麻袋,挑挑眉,转身帮李中华拍了拍身上的雪粒子,惹得几个小子不怀好意的吹着口哨,气的乐冬脸一红。

    李中华看的心中荡漾,不过,还是心疼自家丫头,于是冲着几个兄弟冷笑道“这是挣钱不知道饿了,那正好省下了”

    几人狼嚎,赶紧认错。

    乐冬笑着打圆场,让他们把衣帽脱了,挂在衣挂上,让火墙给烤烤,顺便又添了些火,把炖的大肘子还有一堆肉菜都热了起来,顺便温了一壶白酒。

    瞅了一眼黑子和黑妞的狗食盆,笑着问道“嫂子,这黑子和黑妞咋没嗑骨头”

    乐冬有些诧异地也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黑子和黑妞把泡着肉汤的苞米面吃的干干净净的,但是自己煮给它们的大骨头却一点儿没动。

    叫过来黑子,乐冬问道“怎么没嗑骨头不想吃”

    黑子呜呜地叫了几声,然后跟黑妞一起过去叼起食盆拖到门口,然后一边摇着尾巴用爪子挠门,一边小声地叫。

    乐冬歪头想了一下,然后试探着问道“你们要留给崽儿们”

    黑子和黑妞不叫了,当即蹲坐在地上,还很人性化地点着狗头。

    李中华有些感动地撸了撸两只的脑袋,然后笑道“这畜生身上到能体现父母对子女的爱护,有的人反倒没有它们知道护崽子。”

    乐冬知道,李中华这是想到自己的母亲了,于是道“有的时候,亲情和爱情一样,是需要缘分的。”

    李中华想了一下,然后释然地笑道“你说得对,或许我是天生父母缘浅吧,不过,有你们在,倒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乐冬不想好容易团聚,气氛却因为些不相干的人给破坏了,于是转移话题地对黑子和黑妞道“你们放心的吃吧,一会儿咱们就去大院儿,我今天可是买了不少骨头,够给你们一家子吃的。”

    黑子和黑妞侧头看了乐冬一会儿,又顺着乐冬的手看到旁边大铁盆里的大骨头,确定自己的崽子可以打牙祭之后,立即叼着自己的盆儿跑屋里消灭去了。

    看后笑道“嫂子,我刚才可是看到黑子叼盆儿到门口的时候,都馋的流口水了,还偷摸借机添了好几下呢”

    屋里的黑子大约是听懂了在说它坏话呢,新仇旧恨加一起,黑子转头冲着龇牙哼叫,显然是警告他注意点儿,小心让他好看。

    几人又是一顿大笑,气道“你等着,这过年就给你干起来,天天一点儿肉汤都不给你馋死你”

    黑子有些不屑地瞄了他一眼,很干脆地把屁股冲给他,然后专心地啃自己的骨头。

    白羽可能是觉得有些丢人,直接踹了一脚,骂了一句出息,然后也不搭理他,转身跟乐冬说道“嫂子,快点儿进来,别忙活了。”

    就在乐冬答应一声马上就好的时候,外边儿大约是因为乐冬热肉的香味儿传了出去,跟在马家人身后的几个原本为了博同情的小孩儿开始哭闹着自己饿,想要吃肉。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做戏,不一时,传来了大人的打骂声,以及孩子带着委屈和不甘的哭声,乐冬皱眉。

    李中华搂着乐冬的肩膀,一边儿让几人过来看火,开锅了盛出来端进去,一边儿道“别理外边儿的那些人,不过,最近你也别在这边儿住了,防止他们狗急跳墙。”

    乐冬问道“怎么着,判决这么快下来了”

    现在的法律并不健全,并没有后来那些什么公检法起诉,然后审理判决之类的,只要事实清楚,有证据或者是有证人,那基本就能定罪,并且只要上面盖章,这边儿就能执行刑罚。

    另外,这判刑也多是以个人好恶为主,比如,一个孝子杀人了,法官会因为觉得这人人品好,然后给个无期徒刑,甚至是十年八年的有期徒刑。

    但是,若是一个人品堪忧的二赖子,兴许就二话不说,直接崩了就完事儿了。

    又比如,你偷了别人的钱包被抓住了,那就判个一年两年的劳改,但你不小心偷了公安同志的,那不好意思,三年五年的实在不够让你认识到错误的。

    而马家的这两父子,可是上面直接下文件,从速、从严破案,自然是没有人会拖延,更何况,那马胜利还说出了原本的目的,这有上面儿盯着,估计是不死也脱层皮。

    李中华洗了把脸之后回道“现在还没有,听说初五上班的时候,文件传上去,判决就得下来,估计最少是个无期。”

    最少是个无期那不是说,很大可能是死刑一个顶天儿算是强、奸未遂,这刑罚其实真的有些重了。

    白羽接话道“都说这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这话是真不假,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有人愿意帮着顶风拖延。”

    乐冬用炕笤帚扫了扫炕,然后让李中华把炕桌放好,这才问道“什么意思”

    白羽给自己到了一杯开水,顺便捂捂手,然后慢悠悠地说道“这不是从明天开始,除了必要的部门留下值班的,剩下的干部就放假了,得初五才开始办公和批复文件。”

    “你们这儿,专门负责批复刑事案件的那个副局长刘大山,原本是马鸣山的部下,后来负伤转业分配到了公安局。”

    “知道犯事儿的是马鸣山的儿孙,又知道这事儿想要压下来根本不可能,无论是部队还是黑市的势力都不同意。”

    “为了给个缓和余地,刘副局长特意在昨天连夜请病假住进医院,说是自己胃病犯了,请了三天假。”

    “马鸣山今天上午是四处找关系,最后这才又经过刘副局长的指点,过来这边儿想要求得原谅,以期捡回一条命。”

    李中华摇头道“那老杂毛,打的主意可是能直接将人捞出来。”

    赵兵气道“放他娘的狗臭屁,这几把是做梦那想直接将人捞出来,当他是土皇帝,跺跺脚,他说咋地就咋地,他咋就那么牛逼那”

    白羽低头想了一下,然后皱眉问道“他打着假戏真做,逼嫂子跟那大傻子成一家人的主意”赶着说,赶着浑身冒冷气。

    李中华也满脸冷笑道说道“除了自家人以外,哪有什么办法能全须全尾地将人保住”

    这下,屋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气的火冒三丈,这就要去外边儿直接将那些马家人淬了,被乐冬拦了下来。

    乐冬自然也是生气的,更多的是失望,一种因为心中英雄形象破灭后的浓浓失望,不过,乐冬还是拦下几个小伙子,应为这些杂碎而搭进去,实在是并不明智。

    李中华淡淡地说道“直接整死了他,实在是便宜了他们,等着吧,肖想老子的人,算计老子媳妇儿,老子要让他们连死都别合眼”

    话语中的狠辣,是乐冬从来没见过的,说完,李中华这才想起来,自家女孩儿还在跟前儿呢,自己这样怕是将人吓坏了吧

    李中华有些忐忑地看向乐冬,生怕在乐冬眼中看到惧怕和退缩。

    白羽等人也看向了乐冬,眼底深处有着期盼,也有害怕,但是,他们知道,他们这样的人,都不是良善之辈。

    这人的性格在外人面前能伪装,但两人若是成为夫妻,你早晚是要被发现的,与其到时反目为仇,还不如直接分开呢。

    所以,在李中华开始变脸的时候,白羽想了一下,并没有去阻止,反倒是火上浇油,逼出李中华的真实性格给乐冬看。

    乐冬是他认可的嫂子,更是让他从心里想要当妹子疼的人,他希望,乐冬永远不要后悔,若是无法接受,现在及时止步,还是可以少受伤害的。

    乐冬确实不善谋略,但她不傻,几人的表情让她立即明白他们想要自己的表态,她有些好笑地踹了李中华一脚道“还不赶紧干活,傻站着干啥”

    李中华愣了愣,接着一阵狂喜地说道“媳妇儿,你不介意吗”或者,你刚刚在发呆并没有注意到我说什么后面的话,李中华不敢问出口。

    乐冬无奈地说道“从打知道你当倒爷,还混得极为不错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这么温和无害。”

    “之前二哥他们说,能通过咱们黑市的势力直接跟部队对话的时候,我就更确定了。”

    “你们要是真的是一窝小白兔的话,怕是早就被吞吃干净了。”

    “不过我倒是不担心你们的人品,能在自己弱小的时候,还兼顾着力所能及地照顾孤儿院,别说什么报恩,那孤儿院出来的孤儿多少你们口中的老院长等人,帮助过的就更不用说了。”

    “你们自己掰着手指头算,又有几人出来后是一直感恩的或者,他们还会怨怪,孤儿院对于身体健康的孩子,管到十三四岁就撵出来让他们自己谋生的做法不人道呢。”

    “当然,这样的人,肯定是在少数,更多的是想要回报孤儿院却有心无力,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小白又哪来的本事去做这些”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