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想起宋奶奶,于是问道“那孤儿院里手脚健全的女孩子多吗”在乐冬想来,除了像他们几个跑出来的,那些被抛弃的应该多是残疾人。

    想了想又道“就是腿脚不行也没事儿,只要双手完好,眼睛没失明就行。”

    李中华笑道“这孤儿院里,手脚健全的大多是女孩儿,一般人家都是舍不得丢弃男娃娃的,那是传宗接代的,除非遇到不是亲妈的,就跟老二他们这样的,否则但凡有一点儿招,都不带抛弃男孩儿的。”

    乐冬这才想起,这是个嘴上说男女平等,但哪家没有男孩儿都要被指责绝户,因而极为重男轻女的年代。

    搓了搓脸,乐冬知道大环境如此,想要改变百姓思想只能靠时间的推进和社会的进步,并非她一人之力就能扭转的。

    多想无益,乐冬继续道“宋奶奶的儿子是毛纺厂的一个子公司的厂长,分管羊毛衫那块儿。”

    “就是总厂织出大片儿,他们这边儿用缝纫机缝合,但是纽扣还有袖口和脖领子接缝那地方必修手工缝合锁边儿。”

    “他们总是供不应求,这不就跟火柴厂学习给外包,他们针线,让人可以带家完成,只要针线对接没有拧歪或者漏洞,一件衣服能给两毛五,手法熟练的,一天做个四五件并不难。”

    赵兵和王春海异口同声地激动地问道“嫂子,真的假的”

    乐冬好笑道“我还能糊弄你们不成就是人家这衣裳是要送到商店里卖的,这卫生可得注意了。”

    李中华拍拍乐冬的手道“在孤儿院干活的,都是我师父找的伤残的退伍兵,各个干净利索,天天把孤儿院整的跟军营似的,要不我们几个哪来的这么好的伸手”

    乐冬了然地道“果然,这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师父光记得锻炼你们身体了,就没想着找几个有文化的,反正那些下放的在哪儿不是改造”

    白羽奇怪地问道“嫂子怎么会认为老院长他们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儿我学了这么多知识,可大部分都是跟几位老教授学的,要不我出来的时候才多大,哪懂得什么机械知识”

    乐冬一听,看向李中华问道“那李大哥,你这字儿”

    只听噗嗤噗嗤几声闷笑,李中华脸色涨红地连黑黝黝的皮肤都遮不住了,半晌吭哧瘪肚地说道“我这不是都练得挺好了。”

    乐冬想了一下,认真的点头道“进步是挺大的。”

    这个还真不是乐冬忽悠李中华,像当初,乐冬收到李中华的第一封信的时候,那是一边儿靠猜,一边儿靠着前后语句往下顺,到现在,顶多也就是书写的时候容易分家,基本上已经能轻易辨认了。

    白羽抿了一口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水辛辣,本身肤色又偏白,又或者忍笑忍得,只见整张脸都变得通红。

    咽下嘴里的酒水后,白羽笑道“后来老院长几位老爷子,吸取教训,让后来孤儿院的孩子们,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先练好字。”

    噗,噗嗤,咳咳。

    王春海比较厚道,对乐冬解释道“嫂子,大哥这字儿真不赖大哥,谁叫他是老爷子的嫡传弟子,是老爷子手把手教导的。”

    咧嘴儿一笑说道“老爷子说了,大哥天生就是他的接班人”

    老爷子的纸条被地方截获,结果愣是将人带沟里去,白白给己方送人头的事情,实在太有名了,几人又是一阵笑,连乐冬都忍不住了。

    李中华深吸一口气之后,赶紧转移话题,让乐冬带着他跟白羽去隔壁,早点儿落实早点儿安心。

    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自己等人就是再能折腾,也不如让孩子们有自己的吃饭本事,这些孩子们之后,哪管一天做出两件,那也是五毛钱呢,这一个月,孩子们自己就能挣出自己的口粮了。

    白羽眯着眼睛道“等把这羊毛衫的事落实之后,咱们就再去找找别家,肯定还有外包的,比如红旗雪糕厂旁边儿的塑料加工厂,我记得他们好像有个厂房是给鞋带儿安卡子,一般都是包给他们跟前儿的老太太吧”

    乐冬挺佩服白羽这举一反三的脑袋。

    李中华也点头道“成,咱们过去跟谈谈,正好这冬天就让孩子们在屋里猫冬吧,把炕烧的热乎乎的,上午学习,下午干活,还省的遭罪了。”

    赶着说,俩人已经放下筷子起身往外走,乐冬也跟着走了出去,马家人这时已经离开了,乐冬看着门缝里透着灯光,这才敲门。

    乐冬看看挨着宋奶奶身边的几个老太太,挑了挑眉,这消息灵通地果然不少,自己听采莲的意思,这事儿好像是昨儿晚上才定下来的吧

    采莲开门看是乐冬,笑嘻嘻地道“乐姐姐,你怎么过来了,快点儿进来,我刚才去仓房拿了好几个冻梨,刚搁水里缓上,正好吃。”

    热情的采莲跟个小八哥似的小嘴儿巴巴地,说完才看到乐冬身后的两个男人,她倒是都认识。

    李中华的大哥去她大舅家要抚养费的时候,曾经领着李中华去过,他们是见过的,宋奶奶还说这个没血缘的表哥是歹竹出好笋。

    又想到白羽之前因为怕她摔了,曾经抱过她,宋彩莲的耳根刷的一下红透了,呐呐地打着招呼道“四表哥,白家哥哥。”

    说完,小兔子一样,只说了一句快进来,就拉着乐冬的手往屋里窜了进去。

    乐冬有些好笑,这丫头是害羞了。

    跟宋家的几人打了招呼之后,宋奶奶温和地说道“乐丫头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没等乐冬介绍,李中华笑道“姑奶奶还是这么硬朗,我这是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在这儿住,要不可不敢就这么空手进来。”

    宋奶奶把老花镜抬了抬,半晌才说道“啊,你是小朱后来的那家孩子啊,这变化可真大,我都有点儿认不出来了。”

    李中华呲着大白牙笑道“您老好眼力,我这都黑的自己照镜子都分不清鼻子眼睛了,您老还能辨别出来,真不容易”

    这话逗得大家一阵笑,宋老太太指着李中华的鼻子笑骂道“你这毛小子,竟逗我老婆子乐,还自己照镜子也分不出鼻子眼睛了。”

    旁边儿呆着的几个老太太看宋家这是亲戚来了,再加上天色也不早了,干脆一个老太太说道“宋家老姐姐,你这来人了,我们就不打扰了,您到时候给问问你家大小子,这一件儿毛衣三十块钱的押金也太高了,我们哪出的起”

    另一个老太太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您看咱们这儿都是邻里邻居的,谁还能因为一件儿衣裳跑了不成”

    宋老太太摆手道“估计是够呛,倒不是怕你们贪了这羊毛衫,就像你们说的是的,犯不上,谁还能因为件儿三十块钱的衣裳让人指脊梁骨。”

    “但你们想啊,这衣裳是要卖的,要是不注意弄脏了,这一下水,可就不值钱了。”

    “咱们谁家没个孩子,尤其是家里有小子的,更是都淘的没边儿了,孩子不懂事儿,抓一把或者蹭上个鼻涕啥的,你说这衣裳咋卖”

    “到时候你说让谁陪谁乐意不陪,那就是厂子里的损失,我儿子本就是好心,让大家伙有个外捞,他们厂子也能增加产量,省的外边儿老百姓总是就算是拿钱也买不着衣裳。”

    “这咱们不指着谁念着咱们的好,也不指着上面给什么表扬,但咱们也不能打不着狐狸惹身骚吧”

    “所以,咱们只能先小人后君子,这活谁想接都行,但必须按件儿留押金,谁那出的毛病,这衣裳就自己留下吧。”

    “有门路的,你要是能卖出去,那是你本事,不然,要是没这本事,又没有信心不出问题,咱们邻里邻居的,我老婆子也掏心窝子说一句,别跟着整这个了,有那功夫不如歇一会儿。”

    话说到这儿了,几个老太太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脸色都讪讪的,宋奶奶继续道“你们回去想好了,这活是有都是,但你们可必须都跟家里儿女啥的打好了招呼,要不然这活我是真不敢交出去。”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赶上哪家儿女不讲理的,明知道自家把衣裳弄脏了或者整上虱子麂子的,到时候驴行霸道的,我老婆子可受不了。”

    几个老太太中,有理解的,自然是叹气道“那行,老姐姐赶紧留步,我们这回去再研究研究,回头再给你信儿。”

    有那本就不是省油的灯,也是张张嘴,终究是顾忌宋家人的实力,把嘴闭上了,只是这脸色就更难看了。

    没有了外人之后,宋奶奶这才转身问道“乐丫头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吧”

    乐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这也是奔着你家我叔手里的活来的。”

    宋奶奶皱眉道“初十你就开学了,这两天儿还是好好歇歇吧,左右你也不缺钱,犯不着挨这累。”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