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如同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这一年里发出了好几次战备指令,到如今,又一次发出一级战备的指令的时候,人们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

    马红梅看着乐冬绷着脸,忙忙碌碌地准备着止血的伤药,拄着下巴道“那些越南猴子也就耍些贱招,让他们那边儿的老娘们耍流氓,或者整些小崽子玩儿阴的,要不之前也不能损失那老些咱们的人。”

    “现在咱们都有防备了,他们也不敢怎么嘚瑟了,上面发下战备令,估计也就是震慑,再说咱们东北,离得大老远的,哪就能轮得上”

    乐冬知道,越南猴子的一次次试探,早就让现在的首领厌烦了,估计这次肯定是要开战了,她只希望李中华和胡大海能活着回来就好。

    这一年中,乐冬因为上交的医书有莫大的作用,再加上白羽等人,通过黑市帮着收集的草药,都得到了很大的嘉奖。

    比如,乐冬入党了,上面给了五百块钱的奖金还有证书,比如白羽等人有了好市民的证书以及被安排了好的工作单位,白羽更是进了政府,成了卫生局的一个主任。

    再比如,有陈政委的提拔推荐,李中华已经成了排长,在第一次解除一级战备令的时候,还被送到军校进修了半年,回来得了个优秀士兵的奖状。

    只是,因为一直在备战,李中华和胡大海就没办法复员,自然也就更谈不上登记结婚了。

    乐冬对马红梅笑笑道“我这也是有备无患,万一要是真的要去的时候,总是能多一分的把握。”

    正说着,哈着冷气跑来道“嫂子,我今天把你做的肉酱送去给大哥的时候,好像听说他们已经集合走了。”

    乐冬和马红梅当即愣在原地,浑身好像被抽掉了力气一般,马红梅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乐冬说他们一定会安全的回来的时候,马红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马红梅一遍遍地问着乐冬,他们真的能平安回来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能稍微镇定下来,乐冬也一直不厌其烦地说着肯定的答案,因为这不仅是对马红梅说的,也是她对自己说的。

    无论平时说的多大义凛然,真的轮到上战场的是自己的亲人的时候,你就再也无法做到平静的说出,为祖国献身,死得其所这样的话,除非像李中华母亲那样,对李中华完全没有感情的。

    可无论你是否愿意,作为士兵,他们都要服从命令,随时准备着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为了国家的领土完整以及尊严不可侵犯而战斗。

    乐冬和马红梅勉强自己找回理智,然后默默地祈祷,祈祷着他们能平安归来,很快,广播里也慷慨激昂的发表了战争宣言。

    两人商量了一下,她们想要去支援战争,成为战地医生,只是,马红梅还好说,毕竟她学的就是外科,本身也是跟着母亲学习过的。

    可是乐冬这里专业不对口啊,那边儿主要是接骨还有手术,你个学医疗器械的过去有什么用

    更何况,这两个人都只是大三,还没毕业呢,不过,因为成手的大夫,比如马红梅的母亲肖潇这样的,已经第一批赶去支援了,若是还不行,她们这些学生也可以充当护士被送过去帮忙。

    就在乐冬和马红梅收到通知,已经被集合在准备前往支援的火车前的时候,突然又得到通知,战争结束了,我们国家胜利了。

    这消息太突然了,全面战争开始到结束,总共也就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像首长说的那样,小朋友不听话,需要教育一下那样简单轻松。

    可是,乐冬和马红梅等啊等,等到带队的李团长都包扎着绷带回来的时候,也没看到这两个人回来,要不是报纸上牺牲的名单没有这两人,她们怕是得彻底崩溃。

    陈政委好容易处理了政务之后,赶紧过来安慰乐冬和马红梅,他说很多重伤,或者当时伤势严重的,都被转移到其他的部队医院疗伤,而现在还属于战争时段,他们不能随便和外边联系。

    当然,陈政委还有一种可能没说,那就是死得尸骨无存的情况下,暂时还没彻底统计出死亡名单。

    而且,报纸上报导的牺牲名单是干部牺牲名单,李中华和胡大海暂时还够不上上报纸的资格,不过这两人回来之后,也许军功能够吧

    到了年底的时候,眼看着日历被撕掉的就剩最后十几页,马上得换八零年的日历的时候,两人绝望了。

    向来牙尖嘴利不吃亏的乐冬,面对李中华母亲和妹子点名道姓骂自己是扫把星,克死父母之后又克了李中华的时候,她第一次没有任何反抗的被骂。

    甚至对于她们借机去抢部队给乐冬的每年慰问的豆油的时候,都默认地没有动一下,直到乐冬在外边儿买的粮食又一次被抢的时候,马红梅看不下去了,抢下东西跟宋家人帮着将她们赶了出去。

    乐冬其实是真的觉得自己也许就是孤煞命,前世父母双亡,这一世借尸还魂,更是直接面对了双亲丧礼。

    之前她没答应李中华的时候,人家私下里几乎是个小富翁,在外边也混得风生水起,可是自己一答应,这人就开始接到战备令,现在怕是已经尸骨无存的没了。

    越想越消极的乐冬,除了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再碰感情,省得祸害无辜以外,也觉得,自己克死了人家儿子和兄长,很是愧疚。

    可能是她家原本是做生意的原因,她始终觉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真的不算问题,甚至有那么一刻,面对李中华的母亲和姐姐抢的那点儿东西,她还挺庆幸她们眼皮子浅。

    若是她们聪明一些,哭诉着失去亲人的委屈,乐冬怕是还得头疼如何补偿她们。

    但现在吗,乐冬看得清楚明白,她们根本不为李中华心疼,只是借机占便宜罢了,自己只要给她们点儿东西,让自己的良心过得去就好。

    可是,心头清明的乐冬,看在熟悉人的眼中,那就跟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向来马大哈的马红梅,看着这样的乐冬,那也是掉下了眼泪。

    乐冬有些想不明白,好好地红梅为什么哭了于是问道“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她却不知道,她自以为的神台清明,可是基本没有焦距的双眼是多么的让人心疼。

    就在马红梅等人商量着,要不要找个神婆帮着收魂的时候,那两个被认为凶多吉少的人回来了。

    让马红梅无法理解的是,这俩人据说是几个月前就带回了重要的情报,只是李中华因为最后掩护受伤的胡大海的时候,被子弹打穿了胃,然后被巡视的边防战士救回,在陆军总医院救治,却不知道在醒来之后给这边儿一个信儿。

    机械地在撕掉最后一张日历的乐冬,看着跟马红梅一起走进来的李中华,咧嘴儿笑道“回来了,李大哥。”

    马红梅挺好奇,乐冬是什么时候接到李中华回来的消息的,怎么这么淡定她自己可是在见到胡大海的时候,还往死了揍这王八蛋一顿呢。

    李中华将自己的行李放下,点头道“嗯,回来了。”

    乐冬浅笑道“我知道你得回来看看我的,就不知道是阳历年还是阴历年,也不知道你那边儿是按哪个算,原来那边儿也是过得阳历年啊。”

    马红梅当即傻眼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正要问的时候,被胡大海捂住嘴巴,示意别出声。

    李中华这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看出乐冬现在的神情不对,好像是游魂一样,他害怕一个弄不好,再将人惊了魂儿。

    乐冬叹口气道“你这到了那边儿还穿着军装,要不要我给你送两套长褂什么的你在那边儿难不成也当兵另外,你那边儿的通用货币是元宝还是什么我回头多给你送点儿。”

    马红梅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看着脸有些扭曲的李中华,特别想笑。

    李中华深吸一口气,然后轻声道“我已经复员了,回来娶你来了。”

    乐冬苦涩地笑道“都说人鬼殊途,咱们大约是有缘无分吧如今,你这执念这般重,都到了那边儿还惦记着娶我,可怎么投胎啊”

    她有些苦恼地建议道“要不我烧个替身给你”

    李中华都快哭了,马红梅直接乐得都坐在了地上,胡大海也忍笑忍得胃疼。

    乐冬突然觉得好像是哪里不对,趁着她迷茫的时候,李中华赶紧两步来到乐冬跟前,然后握住乐冬的手说道“小冬,我活着回来了,回来娶你”

    他又拉着乐冬的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道“你看,你摸我,我是有下巴有温度的,你再看看我身后,我是有影子的,我是活的”

    手上的触感让迷茫地乐冬终于意识到,这人真的回来了,还是活着回来的,并不是自己的臆想,也不是自己在做梦。

    于是,乐冬又一次确认道“你是李大哥活着回来了”看到对方点头答应,乐冬突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让几人都吓得手忙脚乱。

    乐冬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医院里。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开始要换地图喽。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