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张大嫂听到原因之后,当即傻眼,要不是有公安同志拦着,怕是张大哥这小体格,直接就得被淬了,后来还是因为大凤被疯狂的张大嫂无意中推倒,眼角磕在了桌角上血流不止,这才暂时罢休。

    张大哥缩着脖子,用带手铐的双手护着自己脑袋,整个身子都往公安同志的身后躲,嘴里还叨叨着“她勾引的我,想让我帮着提高一下成绩,我真的没想离婚。”

    乐冬和公安同志见他这时候还不忘了推卸责任,对于自己的女儿丝毫不关心,那真是打心眼里感觉恶心,一刻都不想看到这人。

    但孩子到底是无辜的,乐冬赶紧帮着查看,口子挺深的,怕是要留下疤痕,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乐冬帮着简单止血之后,就让张大嫂抱着女儿去医院。

    这边儿离着乐冬所在的医院很远,所以只能就近就医,好在张大嫂家里是真的不缺钱,也犯不着非得上乐冬医院去占那点儿便宜。

    见没有自己什么事儿,她也不愿意掺和,直接就坐车回家,然后给李中华的办公室打电话,让他秘书转告他给自己回电话。

    没等来李中华的电话,倒是等来了李中华的父母,乐冬觉得挺可笑的,当年李中华没消息,回来后又伤口发炎,差点儿救不回来。

    这李父根本没来,李母除了刚开始寻思李中华没了,自己恍惚的时候,几次堵着占便宜之外,在也就是李中华住院的时候,去掉了两滴眼泪,连两个鸡蛋都没送过去。

    这会儿妻子前夫生的孩子,他倒是很上心,直接到了乐冬家,想让乐冬和李中华找人将张大哥捞出来。

    乐冬看了一眼这个称职的后爹,冷笑一下之后说道“作为老党员,老革命军人,您该知道徇私枉法的严重性吧”

    “还是您打算知法犯法,又或者是您根本不在乎搭进去李中华”

    “不过,不好意思,现在法律上要求执法人员避嫌,也就是说,法院判决的时候,中华是一定不会参与的。”

    说着,她又看向李母道“至于你想要找人帮着把责任往人家女孩子那边儿推,真不好意思,我们夫妻是没那个本事,也没有那副黑心肝。”

    正说着,电话铃声响了,乐冬接起来之后,一听是李中华打来的,也没隐藏,从张大嫂带着大凤到她家,一直到他打电话之前的话,全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包括她自己说的话。

    乐冬在知道是李中华来电话的时候,就直接转换成免提了,他们双方自然是都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李父被乐冬说的老脸通红,直接点上烟蹲在地上抽烟,一声也不吭。

    李母哭诉着张大哥的父亲,在张大哥小小年纪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一直跟着她走了两家,所以性格敏感偏激。

    还有,为了不给继父增添压力,娶了不合心的媳妇儿,这才想要在外边儿寻个安慰。

    再说,哪个男人不花心你大哥多风流光棍的一个人啊,在外边儿玩玩儿怎么了,要不是那边儿有人嫌你大哥碍着路了使坏,这你情我愿的事儿,谁管啊

    李中华冷笑道“谁管就他这事儿要是挪到七几年那会儿,那就是流氓罪,直接就能毙了他。”

    “行了,你们也别到我家为难小冬,这事儿我肯定不会帮的,别忘了,我早就说的明白了,除了你们按月的养老钱,其他事儿别找我。”

    “至于老大这恶心人的事儿,也就是这些年不时兴登报断绝关系了,否则我还真就立马去登报了,所以,你们该上哪上哪,别在我家磨着小冬。”

    随着下乡知青返城,离婚的,抛妻弃子的猛增,这个社会变得很是病态,婚姻变得如同儿戏,就是这婚外情也能理直气壮的说了出来。

    好在这时候虽然不像原本的流氓罪直接毙了,到底还是算在犯罪里,而不像后来,这只算是道德败坏而不算犯罪,以至于小三小四比古时候还张狂。

    李父被说的实在是下不来台,直接就起身离开了,对于李母的哭闹根本不听不看,连停顿都没停顿。

    乐冬对于她,一直都没有好感,今儿要是没有李父,就算是开门了,她也不会让人进屋的,所以在李父夸出门之前,乐冬道“走之前将人带走,别在我这儿撒泼。”

    李父回头看了乐冬一眼,然后沉着脸道“还嫌不够丢人”说完,直接就走了出去。

    乐冬看着还赖在自家地上撒泼哭骂的李母道“你赶紧的,该去找人找人,该干啥干啥,别在我这儿作。”

    李母道“我可是老四的亲娘,我上我儿子家,谁敢说个不字”

    乐冬讥笑道“还真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私人财产,他李中华要是不乐意,大可以净身出户,正好李中华也听着呢,你可以直接对峙。”

    李中华跟乐东结婚的时候,不仅将自己所有的存款都给了乐冬,还在之后买的商铺,甚至是他师父留下的那个大院儿,都直接登记在了乐冬的名下。

    当年王二哥在房产局接到命令登记房产的时候,看到乐冬带着三套房产证登记的时候,那叫一个震惊。

    因为他知道,那个大院儿原本属于谁,还有,那个后来挂了许可经营药品的三层的商铺,挨着的另外四家可是四弟的磕头兄弟。

    于是,王二哥看向了李中华问道“老四,这是”

    李中华回答道“我家的所有东西都是小冬的,若是有个一差二错,除非我没了,否则就只能是我净身出户,其他人都别想得到一分。”

    这话显然是说给王二哥听得,要借着王二哥的口传回家里,果然,不久之后,李母就带着她的儿女闹上门了,只是,李中华跟他家是真的没有什么感情,这事儿最后只能那样了。

    此时李母一听这事儿,当即开始心口疼,她原本可是还打算,让李中华把大院儿让给老五取媳妇儿的。

    李母看着乐冬把大门开开,显然是打算家丑外扬的,她可丢不起这人,只能离开。

    也不知道李母回去是怎么说的,天黑的时候,她家的门又被敲响了,乐冬从猫眼儿上看到是李中华的六弟的时候,挺闹心的,这一家子是没完了是吧

    不过,老六李建军毕竟只是个十七、八的孩子,平时也是闷不吭声的,没有什么接触,当然也没什么矛盾,乐冬也不好让人一直敲门,就把门打开了。

    结果,乐冬刚把门打开,李建军一拳奔着乐冬的鼻梁就砸了过来,乐冬虽然因为五感敏锐躲了一下,但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这一拳直接打在了乐冬的脸上,嘴角当即留下了血。

    乐冬疼的脑袋翁的一声,但是,在李建军说着“我让你气我妈,我打死你个贱人。”同时砸过来第二拳的时候,顺势往旁边一躲,然后拿起鞋架上的花瓶,对着李建军就砸了下来。

    李建军没想到乐冬这么狠,应该说他没想到乐冬一个女人能反应的这么快,他被砸了个正着,感觉鼻子一酸,一股热流就流了下来。

    乐冬可没有住手,她可不管这是不是还算是孩子,直接拿着挂在鞋架上的鞋拔子就开始抽,她虽然医术很水,但终究是学过的,哪里又疼又不会真的砸坏,她心里有数。

    除了第一下的花瓶是自保砸出去,没法估算是否砸断了他的鼻梁以外,后面都基本都是往疼痛点或者麻筋儿上砸的,直到邻居们都出来为止。

    邻居们把乐冬拉开,乐冬擦了一下嘴角,疼的嘶的一声抽气,又摸摸已经肿起来的脸,直接让人帮着报警。

    乐冬是个皮子奶白的,这一拳看起来就特别骇人,她又摸了摸往后躲拳的时候,撞在门框上撞出来的大包,差点儿疼的掉眼泪。

    可能是学医的原因,乐冬摸着大包立即想起各种后遗症,越想越觉得头晕恶心,然后眼前发黑,跟刚才拎着鞋拔子往死里揍人的判若两人。

    正巧送宋采莲回来的白羽看到,二话不说,赶紧扶助乐冬,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之后,赶紧进屋打电话联系李中华。

    可能是因为有了能让她放心托付的人,乐冬弯腰干呕两声之后,竟然直接失去了意识,她最后的想法就是,完了,我这是脑震荡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他们医院的干部病房,也就是单间儿里挂水,李中华正坐在她的床边儿。

    李中华发现她醒了,赶紧过来要扶她坐起来喝点儿水,结果,乐冬赶紧推开他道“你这身上什么味儿”赶着说赶着干呕。

    被嫌弃的李中华仔细的闻着自己的衣服,摇头道“没什么味儿啊,可能是我回来的时候,在火车上沾了什么味儿吧”

    乐冬揉着太阳穴道“我这肯定是脑震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严重的脑震荡,一直恶心想吐。”

    李中华道“小冬啊,你除了恶心还有什么症状啊你这可能不是脑震荡,医生说”

    乐冬大怒道“怎么着,你这是想要包庇你弟弟”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