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乐冬没想到,时隔五年,自己竟然又一次怀孕了,一时间有些怔愣,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自己的小腹。

    李中华有些紧张,他不在乎自己是否有子嗣,但是他害怕乐冬心里难受伤了身子,于是故作欣喜地安慰道“小冬,我就说,咱们的孩子跟咱们是有缘的,早晚还是会回来找咱们的。”

    乐冬眼角划过一滴眼泪,想到当年,自己跟李中华刚成亲不久,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结果他们刚拿到化验单,还来不及欣喜,就因为李兰香找李中华说是家里有事,让他回去一趟。

    李中华知道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就说等送了乐冬回家之后再过去,结果,李兰香就指着李中华问道“四哥,你这是娶了个媳妇儿还是娶了个祖宗”

    李兰香的话让李中华很不满,直接就说道“娶祖宗还是娶啥,那是我自己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那边儿有事儿,我去就已经算是不计前嫌了。”

    那李兰香本就是个任性、自私、霸道的,她是不敢跟她哥动手,结果就把火撒在了乐冬身上,直接就推了乐冬一把。

    当时乐冬因为怀孕难受,正靠在楼梯扶手上,再加上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姑娘会这么狠毒,乐冬就这么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本就只是怀孕一个多月,还有些先兆流产现象,需要好好休养,这一下不用说,孩子没保住,而且,还因此伤了身子。

    当年乐冬本是不打算放过李兰香的,可是她却只有十五周岁,再加上李中华的母亲在病房里当众下跪,逼乐冬不得不放弃让李兰香偿命。

    但条件是到街道公正,乐冬跟他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对于李家父母也不存在任何的赡养义务。

    五年来,乐冬再也没有怀过孕,她和李中华其实早就不报希望了。

    好在,作为现代人的乐冬,其实对于子嗣并没有那么执着,而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让她体味血脉相连的那种感情。

    李中华倒是真的心疼的不得了,那是他和爱人的结晶,但是,对于他来说,什么也没有妻子重要,他心疼孩子,那也只是因为孩子是他们二人的。

    二人之后虽然并没有再过多的提起这个孩子,但每年还是会抽出时间,一起去庙里捐上一些钱,然后给点上一盏灯。

    他们祈祷着,孩子能再回到他们身边,若是缘分不够,也能投个好胎,是否有用,乐冬和李中华都不知道,这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想到上一次,自己的孩子被李兰香给推掉了,时隔五年,自己好容易又接回孩子,却又差点儿再一次失去,心里就是一阵后怕。

    两口子都是又怕又恨的,乐冬眯着眼睛问道“李中华,你这次不会再放过那家人了吧年龄不够,可是还有少年管教所过度呢”

    说实话,李中华对于自己的父母早就心寒了,对自己的两个妹妹,尤其是小的李兰香,真的很不待见,但是这个小弟弟,他却多少有些感情的。

    老五脑子灵活,随了母亲能说会道的,很得李母喜欢,地位也就在老二之下,就算是老三都没他得宠。

    这个弟弟很自私,或者说,这个家里的孩子们,多多少少都随了他们的母亲,有些自私,包括他李中华。

    但是难得的是这个老六李建军,这个算得上老来子的孩子,他很沉默,轻易不会出声,可在这个全都早早地懂得了明哲保身的家庭中,他却是个护短的。

    凡是他的家人,他都会护着,当年李父听了李母的话,揍李中华然后不让他吃饭的时候,还穿着开裆裤的李建军,就会小心翼翼地去仓房偷红薯,让李中华充饥,自己的干粮也会分给李中华一份。

    这次的事情,不用问也知道,或者是李兰香,或者是老五李爱国跟老六说了什么,也可能是李母对他哭诉了自己的委屈,他这才过来找了乐冬的麻烦。

    他承认,不管是因为什么,李建军都是欠收拾的,但是,那少管所真的不是好地方,进了少管所或监狱出来的人,有几个是真的改好了的

    那里三教九流,说句不好听的,原本小偷小摸的进去待两天,出来就会杀人放火都不带眨眼睛的。

    可是,现在妻子明显是不想放过老六,他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要说,你左右也没什么大碍,老六也被你砸的鼻梁骨骨裂,身上都是伤,你这气也出了,差不多就得了吧。

    用脚趾头想,李中华也知道,自己要是说出这话,那就不用废话了,乐冬二话不说就得跟他离婚。

    就在这时,白羽等人过来了,他们去了乐冬家里,给乐冬拿了换洗的衣服还有饭菜,马红梅也带着儿子跑了过来。

    这家伙就算是生了孩子,也没改掉那咋咋呼呼的性子,拉着她儿子的手,指着乐冬的肚子道“儿子,你干妈帮你准备儿媳妇儿了,赶紧去亲近亲近,要不你媳妇儿以后不理你,那你就惨了。”

    乐冬翻了个白眼儿笑骂道“有你这么教导孩子的吗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玩意儿”又对着小孩儿道“小毅,过来上干妈这儿来,干妈看你长没长个。”

    屋里的人,小男孩儿都是熟悉的,跑到乐冬身边,亲了乐冬一口之后,又大大方方的跟这些叔叔伯伯们打招呼。

    李中华感慨道“小毅这真是歹竹出好笋,这两口子没一个是稳重的,但人家孩子却稳稳当当的,看着就是个有出息的。”

    胡晓毅看了看乐冬,很是认真的问道“干妈,你是不是要跟我大伯家的嫂子生侄子那样,生出我的媳妇儿”

    几人噗嗤噗嗤的都笑了,有些促狭地对胡晓毅道“小毅啊,你都叫媳妇儿了,那就不能叫干爸干妈了,得叫老丈人和老丈母娘啊。”

    胡晓毅毕竟只有四岁,他不能理解老丈人和老丈母娘是什么意思,解释道“就是你爸娶了你妈之后,你姥爷就是你爸的老丈人,你姥就是你爸的老丈母娘。”

    这回胡晓毅明白了,但还是奇怪地问道“可我爸管我姥爷和姥姥叫爸爸妈妈啊。”

    点头道“对,那你也喊爸爸妈妈,那你就有媳妇儿了。”

    胡晓毅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小孩儿的逻辑能力挺强的,他歪着脑袋道“我爸娶我妈,我姥爷和我姥姥就是我爸的老丈人和老丈母娘”

    点头表示对,胡晓毅继续道“然后,我爸就叫我姥姥和姥爷爸妈”见又点头,他又道“所以我妈就是我爸的媳妇儿”

    见所有人都点头,胡晓毅一摇脑袋道“那我不要媳妇儿了,我还是要干爸干妈吧”

    这是什么意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个都笑得肚子疼,只有马红梅当即咬牙切齿地道“胡晓毅,你这是皮痒欠揍了是吧”说着就把病房里的笤帚拿了起来。

    胡晓毅见事儿不好,赶紧跑到乐冬怀里,嘴里喊着“干妈救命啊”

    乐冬好笑地拍拍这小子的胖屁股,然后对马红梅道“行了,你可消停一会儿吧,整的满屋子灰,怪呛挺地。”

    马红梅没好气儿地扔下手里的武器,然后拉过凳子坐下之后道“这小子就是你们给惯得,你瞅这皮的。”

    李中华呵呵冷笑两声“我们惯得我们倒是不想惯着,你呢你为了把孩子甩出来,直接让你家大海申请了我家楼上的房子不说,一年里得有大半年把孩子直接扔给我家。”

    马红梅那脸皮多厚啊,直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说道“反正早晚也是你女婿,趁早培养感情,以后省的麻烦。”

    面对这无耻劲儿,几人都投来了崇拜的目光,这得是多不要脸才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李中华气结,没好气儿地道“那真是谢谢你想的周到啊”

    马红梅摆摆手道“咱们这都是亲家了,哪有那么多讲究正好我们单位给发了十斤肉票,我让大海一会儿去买肉了,你回头给做个锅包肉和红烧肉呗。”

    “小冬现在是做不了饭了,你就辛苦点儿,正好大家伙补补。”

    马红梅两口子虽然总是一家三口上门蹭饭,其实都是带着富富有余的吃食的,那些东西,想要估个保姆都富富有余了,但是他们就愿意跟乐冬挤在一起。

    然后,马红梅想起了什么,又对着胡晓毅道“傻儿子,我可跟你说,你要是不能娶到你干妈的女儿做媳妇儿,那你干妈他们以后做的好吃的,那可就都是能娶到她闺女的了,你可想好了。”

    乐冬气结,有这么当妈的吗这都是教的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胡晓毅到底年幼,真的开始算起来利弊了,半晌,一咬牙,一闭眼,然后说道“干妈,你还是跟我干爸做我老丈母娘和老丈人吧”

    众人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李中华苦笑不得地抱起胡晓毅道“别听你妈胡说八道,干爸干妈家的好吃的,还是给我们小毅留着。”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