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见乐冬这边儿也没什么大事儿,众人也纷纷告辞了,乐冬看了一眼尽量减少存在感的李中华,干脆眼睛闭上,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或许老六是他为数不多的一点儿亲情,他想要珍惜,这并不奇怪,但是,这老六因为重视亲情,也是所有人中对乐冬最敌视的一个。

    老六或许是认为,自己拐走了他的四哥,让他父母伤心,又或者是单纯的因为自己没有为他的父母和四哥之间做好桥梁,帮着他们家和万事兴,觉得乐冬是个搅家精。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乐冬不觉得自己大度到允许他伤害自己之后,还能逍遥法外,即使是李中华也不行,她或许是爱着李中华,但她一定爱自己要胜过爱自己的丈夫,她不可能为了照顾丈夫的感受而委屈自己。

    李中华看着乐冬的态度,心里明白,自己必须要说明白了,否则,就这冷心冷肺的小妮子,很可能是会钻了牛角尖,然后直接来个离婚。

    叹口气,李中华蹭了过去,刚要拉住乐冬的手,乐冬就直接睁开眼睛,冷冷地道“要是想要求情,你就不用说了,谁来劝都不好使。”

    “我不管他是否年幼,便是年幼,他这个年龄也足够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了,既然对我动了手,那就得受到应有的教育。”

    “我也不管他跟你是不是有兄弟感情,至少他跟我没什么感情,我不觉得我有义务原谅这么个人。”

    “这回他可是没有留手,千万别跟我说什么,他不知道我怀孕了,单是他出手狠辣,就足够告他杀人未遂了,不是吗,李官”

    李中华苦笑道“瞧瞧,你这嘴就跟刀子似的,我这也没说不追究了,你怎么就连让我说一句话的空,都不容”

    乐冬道“别说的自己好像刚知道我是什么样似的,我从来没变过,若是这会儿觉得后悔了,大可一拍两散,谁也不是没了谁就活不成了。”

    知道这是怀孕的时候情绪敏感,李中华也不敢跟她再叫号,但还是趴过去狠狠地亲了一通乐冬,然后警告道“说什么都行,但以后绝对不能说那话,咱俩肯定能白头偕老的,听到没”

    乐冬推开李中华,嘴唇上的肿胀感,气得她伸手死劲儿一拧,李中华疼的一咧嘴,但还是一边抽气一边强调道“你掐死我,也不能说那话。”

    直接被他气笑了的乐冬没好气儿地说道“你还真是共、产、党,这宁死不屈地劲儿。”

    李中华一看媳妇儿笑了,赶紧打蛇随棍上地笑道“咱俩可说好了,不管是咋的,都得在一起,咱们可是一国的,不行因为外人影响感情。”

    乐冬这会儿心情有些顺畅了,不过还是问道“你是咋想的我告诉你,李建军必须付出代价,故意伤害罪肯定是跑不了的,谁说啥都不行,你要是敢插手,我就敢往上一级告,你知道我这些年的门路的。”

    说起来,乐冬现在的门路绝对比李中华要广,她负责药品器械的进购和质检,常年和各种人打交道。

    更何况,她还有一座占地面积将近200平的三层私人药房,借着医院的便利联系的人脉还有军队中几位叔伯,李中华还真就得罪不起她。

    但是,李中华还是苦涩地说道“进了那里,老六就彻底毁了,三教九流,那里是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好人。”

    乐冬冷笑地问道“好人他李建军是好人或者,我应该问一句,你们老李家有好人重上到下,你能找出一个真正的好人包括你李中华在内,你敢拍着良心说,有一个算是好人的”

    这话说的,李中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乐冬继续道“我困了,你自己想想吧,不能令我满意地答案,你自己掂量好再说,别浪费我的吐沫跟你费口舌。”

    说完,乐冬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李中华赶紧去打了热水,洇湿了毛巾给乐冬擦擦身子就闭了灯,感觉乐冬睡熟了之后,这才出了病房在走廊抽烟。

    当兵的没有几个不会抽烟喝酒的,更何况他小小年纪就开始干投机倒把的事儿,抽烟自然是早就会了的。

    但是,从打知道自己可能稀罕上那个往日里不怎么吭声的小知青的时候,他就基本没在她跟前抽过烟,尤其是在知道她五感敏锐,讨厌烟味儿的时候,李中华更是绝不在乐冬跟前抽烟。

    只是,这应酬上,他可以不占女色,这个谁也说不出什么,可烟酒这两样,却再难避开的,可他每次回来,都会将烟酒味儿处理干净才会到她跟前。

    此时,他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管老六对自己怎么样,那毕竟是自己血脉的弟弟,他怎么忍心看着是火坑,还让他往下跳

    但他也真的没脸去跟小冬求情,老六也真的欠收拾,左右为难的李中华,蹲在走廊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不出所料,清晨的时候,李家父母带着他们的子女等二十来人到了医院,乐冬眼皮都没抬,认着李中华给她摆好豆腐脑和油条,然后慢条斯理地吃着。

    李中华放下筷子说道“小冬的身体不好,受不得情绪波动,你们都回去吧,有什么事儿等我回去再说。”

    李兰香红肿着眼睛说道“四哥,你怎么能这样,她情绪怕激动,你咋不看看老弟被羁押的惨样,鼻梁骨都撞塌了,还得被铐子烤着。”

    “妈和爸昨晚上一晚没睡觉,今儿早上都开始打晃了,你咋不说他们受不了刺激”

    李中华皱眉道“这家里的事儿,那样不是因为你你少搅合挑事儿的话,就啥事儿都没有了,你就是个搅屎棍”

    李兰香没想到自己的四哥这么说她,当即傻在那儿,李母这时也想到,就是这丫头去厂子跟老六下舌,这才让老六下工之后,跑去老四那,最后惹下的大祸,于是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小女儿。

    李父叹口气,对乐冬道“老四媳妇儿,都是自家兄弟,打断胳膊还连着筋呢,你这也没啥大事儿,老六也受到了教训,你就看在老四的面上,饶了他这次吧,他以后必然会记得你这做四嫂的好的。”

    乐冬用卫生纸擦了擦手上的油,喝了一口豆腐脑顺顺嘴里的果子之后,这才说道“杀人犯可不是没杀死人就不算犯罪,我呢,也压根儿没想着谁记得我的好,更没想过让他记得,他只要得到应有的惩罚就可以了。”

    李母哭道“老四家的,你这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应该也能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了,你难不成还要逼着我们给你跪下磕头不成”

    乐冬拿过水杯漱漱口,吐在了一旁的痰盂里,这才说道“这你们随便,喜欢跪就跪呗,反正你们从打上次李兰香杀了我孩子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们儿子落到这步田地,除了是你们根儿不好,遗传的之外,那就是李兰香造孽太重,报应到了你们老李家了。”

    这话让李家人都气得眼睛冒着凶光,大着肚子,眼看就快生了的李云仙被丈夫汪鹏扶着,擦了擦眼泪说道“四嫂何苦说着这样的气话,你这非得把老六送进去,以后也不怕伤了我四哥的心”

    乐冬靠在床上笑着看向李中华道“这个我还真不怕,只是你得问问,你们在你四哥心目中,有这个地位,值得他因为一群山猫野兽跟我翻脸不。”

    李云仙气得浑身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她四哥已经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不但没有替他们说话,还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乐冬,让她顺顺气儿。

    王定山上前一步之后说道“弟妹这次是受了委屈,咱们也愿意拿出补偿,但毕竟老四和老六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没必要非得一棒子将人打死吧”

    “这你也知道,老六是个冲动的性子,受不得挑拨,更是个孝顺的,这是知道咱妈和咱爸受了委屈,这才冲动的。”

    这个家里,老二和老四是最出息的,相比于已经寒心的万事不管的老四,老二其实是充当着主心骨的角色。

    乐冬又看了一眼讨好地李中华,抿了一口水之后说道“他孝顺不孝顺的,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是不是受人挑拨,又是受谁挑拨,这更不管我的事儿。”

    “吹笛的管捏眼儿的要钱,我这个受害者就跟伤害我的要说法。”

    “你要是想要私了呢,只要能拿出我认为合理的赔偿,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千万别跟我套近乎,那是你们的爹妈,对于我来说,就是李中华的父母罢了。”

    王定山有些不高兴,脸色也变得铁青,他现在在单位混得很不错,本身因为办事圆滑,再加上岳家给力,老泰山的面子很大,基本上是没有人硬忒他,就是不乐意,大面儿上也是要给面子的。

    但是,他更知道,就他的这点儿面子,在自己这个弟妹这里,根本就不够看,就比如老六这里,他想要插手,但是找遍了关系,人家都没人愿意帮忙。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