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李中华的声音不高,甚至几乎算得上是呢喃,但是,李父听见了,李父身后的李母也听见了,他们感觉头有些眩晕,自己的儿子觉得自己的姓氏恶心。

    王定山兄弟听了之后,心里挺微妙的,一方面他们其实是羡慕李中华往下的弟弟妹妹们的,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父爱的重要,没有了父亲,无论母亲再维护,他们都心里清楚自己这是寄人篱下。

    而另一方面,他们也很清楚,老四在家里受到了多少不公,甚至有一大半其实跟自己兄弟是有关的,比如当兵的名额,比如被母亲拿来的老四当初挣得钱给老三娶媳妇,等等。

    只是没等他们想好自己是该劝着父母离开,还是让老四别说那些伤人的话,毕竟,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觉,他们其实真的不想让老四也品尝。

    甚至于,李家父母还没考虑好,自己是就这么晕过去好呢,还是怎么样能少丢些人的时候,那边一阵骚动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或许这几天就是老李家的多事之秋吧,老大被抓进去了,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六又一时冲动,也被关了进去,能不能捞出来还得看那泼妇的说法。

    如今,大女儿李云仙,也不知道是站的时间长了,还是气着了,竟然在距离预产期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候发动了。

    都说七活八不活,孩子现在可是处在八个月头上,汪鹏急得团团转,他就说让她少跟她娘家那边儿掺和。

    一个出嫁女,你又不端娘家饭碗,也不能分娘家财产,你还老回去跟着嘚瑟啥哪就显得着你欠儿了

    你能管得明白也成,还两头不讨好。

    有心抱怨两句,又看着自己的妻子疼的满头大汗,嘴唇都咬出血了,到了嘴边儿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汪鹏想着李云仙肚子里的自己的骨肉,最后只能将满肚子的不满压下,然后安排妻子住院生产,又去托人给自己的母亲送信儿,把准备好的孩子的包被之类的送过来。

    这年头的人,少有不重男轻女的,尤其是这计划生育抓的这么严,汪鹏等在产房外边儿,不停地祈祷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

    两个小时之后,大夫出来说,孩子的胎位不正,要想母子平安,最好是剖腹产,否则拖得时间久了,孩子可能出现脑积水等现象影响孩子的智商,甚至会危及母体生命安全。

    剖腹产,这个并不是很普及,不仅是听说要在肚子上开刀,把孩子拿出来让人害怕,又或者肚子上有刀疤,影响美观什么的。

    最主要的是,一个剖腹产手术,需要二百多块钱,而且,据说剖腹产的奶水下得慢,甚至还有没奶的。

    孩子没有奶水,那就得给喂奶粉,否则营养跟不上,现在一家就一个,哪里舍得委屈孩子,又不是他们那时代,给口米汤都算是好东西。

    但是,奶粉一斤两块五,遇到成袋的牛头牌儿的更贵,虽然现在这东西不要票了,可是,就算是给孩子喂到周岁就忌奶,那也不是小数目。

    汪母当即不同意“生孩子哪有那么多娇气儿事儿,谁生孩子不疼胎位不正,那就找个手法稳的稳婆给转转胎,忍忍就是了。”

    “俺家大鹏出生那会儿,也是胎位不正,我这疼了两天一宿,孩子出来不也长这么大,啥事儿也没有”

    汪鹏看母亲说的斩钉截铁的,这心里踏实了一点儿,这才咬牙说了一句再等等。

    李中华说的硬气,也确实被伤透了心,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子,还是到了妇产科找了主任问了一下情况。

    乐冬就是管后勤的主任,马红梅母女则是外科的主任和执刀大夫,李中华又经常过来,自然跟院里上下都熟的很。

    妇产科罗主任见李中华问,也没隐瞒的直说道“小李啊,你妹妹这个,要是不手术,平安生产的可能性不太高。”

    “主要是这孩子还没到时候,现在才刚刚入盆,可是这羊水都快流干净了,再拖怕是只能选择保大保小了。”

    没等李中华表态,悄悄跟过来,躲在门外的汪鹏顾不得礼貌地推门进来,然后说道“主任,您给安排手术吧,我们剖,我这就筹钱去”

    汪家并没有分家,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钱财上都得交到老太太手里,然后由老太太当家决定哪里该花钱,哪个钱不能花,可以说,汪老太太在汪家就是一言堂。

    汪鹏知道,就算是自己母亲知道了事情严重性,她也不会愿意给云仙做剖腹产手术,因为老太太有着特别的固执。

    她会觉得李云仙天天袅袅婷婷的,全身没有二两肉,生下的孩子也未必健康,更何况还是不好活的八个月就出生的。

    老太太为了避免麻烦,最大的可能就是,等孩子母子都去了之后,再拿出些钱,去给儿子从新娶个好生养的。

    主任道“筹钱倒是不着急,你和你爱人都是正式工,你只要签字了,这钱我们可以直接从你们的工资里扣。”

    汪鹏二话不说,赶紧按照大夫的要求,填写了手术住院单什么的,这会儿汪鹏的脑海里,全都是过一会儿就是保大保小的问题,所以,他只想快点儿填完,好赶紧让儿子平安出生。

    李中华坐在一边儿慢慢地喝着茶并不插话,这会儿已经没有他什么事儿了,该做的,他这个做哥哥的已经做完了。

    作为一个尖兵,被普通人尾随他能不知道或者应该说,这压根儿就是他故意引着汪鹏过来的,又引着大夫将情况说出来。

    有了家属的签字,这手术马上就准备了起来。

    病房里的李云仙,在最开始的时候,隐约间听说自己的孩子胎位不正,需要手术的时候,就预感到自己的婆婆估计不会同意,在大夫悄悄地摇头示意的时候,她就绝望了。

    甚至有那么一刻,她悲观地想着,也许,自己带着孩子上路,黄泉路上也有个陪伴的,不至于那么寂寞。

    至于把孩子留在人间,这个真不是她自私,而是她知道,自己前脚走,婆婆一定会后脚给自己男人再找一个,自己的孩子轮到后妈手里,真的不一定有跟着自己走来的幸福。

    结果,就在大夫们急得满头是汗的时候,那边儿有个大夫跑进来说道“快,给产妇麻醉,那边儿家属已经签字同意剖腹产了。”

    外边儿的汪老太太也听到了那大夫的说话声,愣了愣,赶紧拉住一个大夫问道“谁要剖腹产”

    大夫指了指产房道“里面的孕妇啊,你是家属吧麻烦你让让,孕妇的情况很危险,再迟怕是要来不及了。”

    汪老太太一听更急了,直接说道“谁允许剖的我们家可不同意,谁同意的,谁花钱,以后要是孩子没有奶,那奶粉钱他出啊”

    刚刚李中华过去的时候,老太太也是看到的,她以为是李中华让剖的。

    李父想着里面躺的是自己的女儿,于是说道“不管咋的,那也不能让云仙出事儿。”显然,他也以为是李中华同意的。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还觉得很欣慰,自己的儿子说的再绝情,其实心里还是在意家里,在意自己的兄弟姐妹的。

    李母坐在一边儿的椅子上,对于她来说,汪家和老四家闹起来才好呢,谁输谁赢都无所谓,反正这两家她都没好感,至于大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谁,什么结果那也是她的命。

    另外,如果是汪家拦着,最后耽误治疗,女儿没了,那自己就是咬,也要咬掉汪家一层皮

    若是手术出问题,那老四那边儿也别想消停,老四媳妇儿也别想置身事外,老娘要是不连本带利的搂回来,老娘跟她姓乐

    只是,没等她想出来自己从老四家能划拉出什么好东西的时候,汪鹏跑过来掰开了自己老娘的手,跟大夫道歉之后说道“娘,您别闹了,是我同意给云仙剖腹产的。”

    汪老太太一听,三角眼当即立了起来,揪着汪鹏的耳朵问道“你说,你哪来的钱你是不是偷偷藏钱了”

    说着,老太太就要往地上撒泼,说自己命苦,自己的儿子娶了媳妇儿忘了娘。

    里面的大夫出来呵斥道“这是医院,保持安静”

    汪老太太不敢得罪大夫,只能自己抹着眼泪小声抱怨。

    汪鹏道“娘,我没藏私房钱,是医院允许从我工资里慢慢扣。”

    汪老太太一听,当即顾不得害怕大夫,声音不小的问道“从你工资里扣那你每个月怎么交生活费难不成你还想我老婆子白养你们一家三口”

    眼看着是没有什么好处能捞到了,李母把火气全撒在了汪家身上道“亲家这是不把我闺女当人看啊,是盼着我闺女没有好下场是吧”

    “那咱们就得说道说道了,我闺女可是你们家上门求娶得,嫁妆送过去,不说是最好的,可也能拿得出手。”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