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作者:听雨问雪   带着商场重活一世最新章节     
    赵兵害怕马红梅和闹起来没深没浅的,再把桌子撞翻了,于是伸头说道“大林子,你就别嘚瑟了,赶紧去楼下买上来一箱汽水,虎子几个孩子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好喝。”

    乐冬摆手道“汽水和啤酒都买好了,在采莲她家的冰柜里冰镇着呢,咱家的冰箱里也有,对了,林子去把西瓜从冰箱保鲜层拿出来,用勺子挖出来放盆里,再给几个孩子整些撒白糖的。”

    乐呵呵地答应一声好嘞,就去厨房拿了两个白钢盆儿进来。

    杨美佳道“嫂子,我早上去进货的时候,肉联厂的给了我二斤护心肉,我都烀好了,一会儿切完了,拌点儿蒜酱,你现在还对蒜味儿那么敏感不”

    乐冬摇头道“我这一直是烦葱姜蒜爆锅,那个受不了,生的是不烦的,只是不敢碰,你们到时候吃你们的,我就蘸酱油就行。”

    怀孕的人,口味是真的奇怪,乐冬对于葱姜蒜爆锅的菜,别说吃了,稳着都受不了,所以,从打乐冬怀孕之后,家里的炒菜就很少做,就是做了,也绝对不会爆锅,大家也都随着乐冬的口味,基本不动葱姜蒜等有味道的菜。

    去灶房配蒜酱的杨美佳,不大一会儿又走了进来问乐冬道“嫂子,你家有破洗脸盆没”

    乐冬奇怪地问道“干啥要破盆儿橱柜上面各型号的盆儿都有不少呢。”

    杨美佳苦笑地把一个笸箩拿出来,就看上面满满地一扎多高的绿莹莹的蒜苗,长得可茁壮了,乐冬当即老脸一红,这是大蒜搁时间太长了,都已经起蒜苗了。

    从厕所洗手出来的李中华,赶紧说道“哎呀,这好像还是头年冬天,大海回老家给带回来的,你嫂子那会儿对这些东西受不了,我就给放到橱柜里给忘了。”

    说着就要穿衣服下楼去买大蒜,胡大海赶紧道“别,你可别买了,我上楼去拿两头就得了,你买完之后,还得找地方栽蒜苗。”

    宋采莲去直接下地穿鞋道“上什么楼上楼,我直接开门就拿了呗。”

    都是一家人,大家伙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客气的,李中华直接道“采莲啊,那正好,你赶紧把那笸箩拿给你妈,正好你妈愿意种这些玩意儿,你嫂子却闻不得蒜苗的味儿。”

    这时候在床上,挨着火墙睡觉的小婴儿哭了起来,赵兵赶紧过去过去抱了起来,熟练的打开包被查看,然后抱着孩子去厕所把尿。

    马红梅也不玩儿了,扔下手里的牌直接跳下炕,过去帮赵兵给孩子冲奶粉,用水舀子装着凉水给奶粉降温,时不时地往手背上滴一滴奶水试试温度。

    越想越不甘地马红梅生气的问着赵兵“三哥,你这样也不行啊,小王这到底过不过日子,要是不能过,就趁早快刀斩乱麻,这样拖着不是坑人吗”

    乐冬想要马红梅别说这个,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外人跟着插手这个不好。

    但扶着她去沙发歇会儿的李中华却拉了她一下,明显是也赞成马红梅的说法,他们兄弟几个,说实话都希望赵兵能跟这女人离婚。

    赵兵的妻子王梦蒂,家里姊妹七人,号称三里屯的七仙女,她排第七,下面还有个弟弟,从这人的名字到家里的姊妹排行,就能明白这是个重男轻女,极度期盼男孩儿的家庭。

    王家这个家庭怎么说呢,你说他们重男轻女吧,他们家也没饿死一个丫头,至于女孩儿干重活,吃的限量,不允许念书,这在农村真的是正常现象,谁也说不出什么。

    但是,他们家是真的有些病态,家里的女孩儿那是用竹条子抽着教育什么是以弟弟为天,以弟弟为重。

    只要弟弟哭闹了,那这些女孩儿那就没有好果子吃,大冬天的扒光衣服给一顿抽,然后跪在炕沿儿下面反省。

    要是弟弟乐了,说一句我几姐真好,那妥了,不仅爹妈能给个笑脸儿,赶上老两口高兴,还能给夹上一筷子菜,尽管那一筷子菜可能只有三两根儿菜叶,可那也代表着,不用光就着咸盐水吃包谷面。

    于是,这些女孩子们从小在心里就种下了,必须尽力讨好弟弟的种子,天长日久之后,她们就把这讨好在潜意识里替换成了心甘情愿,这大概应该算是斯德哥尔摩症吧。

    王家这七个女孩儿,从莱蒂到梦蒂,各个都是吃苦耐劳的干活好手,为人勤快有眼力见,长相不算出众,也都能拿得出手,要不也不能被戏称七仙女。

    赵兵的那个店是个批发各种油漆、涂料和水泥、沙子、石灰粉什么的建材店,里面搬搬抗抗的真的不轻松,一般女孩儿是干不动的。

    所以,赵兵这边儿只在孤儿院找了几个成年后,没有读书天分的力气大的男孩儿过来干活,结果有一天,这王梦蒂就找了过来。

    原来是因为赶到了建房高峰期,这塞沙子的实在是缺人,赵兵就贴出了招人的信息,开始赵兵并不愿意用王梦蒂。

    倒不是有性别偏见,而是这活虽然算是计件,赛出一立方一算钱,干多多得,赵兵怎么都不亏。

    可是,每招来一个人,那就是占用一个纱网,这高峰期用水泥沙子的都是着急干活的,你干得慢,可就耽误事儿了。

    只是王梦蒂跪在赵兵面前,求着赵兵让她干一天,看她要是干活不如别人,就把她刷下来,都不用给她工钱。

    赵兵最后无奈,自己还得做生意呢,她哭哭赖赖地多影响生意啊,于是约法三章,若是她达不到标准,就自动离开后,赵兵暂时用了她。

    王家的闺女那都是当牲口用出来的,一个个的力气早就锻炼出来了,干活麻利认真,就算是耐力稍微逊色大老爷们,那也不妨碍赵兵欣赏她,于是,就这么将人留了下来。

    再后来,这王来娣有一次回家送钱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掏了,那可是将近六十块钱的血汗钱。

    丢了钱本就心焦,她父母却并不安慰,甚至在弟弟宝根指着王梦蒂说她故意撒谎,肯定是不想给他买小皮鞋,才故意说自己丢钱了,其实就是自己私藏的时候。

    王家父母根本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认可了儿子的说法,直说她这是翅膀硬了,皮子紧了,不给教训是不会记住自己姓啥的。

    本就因丢钱急火攻心,又因已经十六岁还被退了裤子抽打,这羞辱实在是太大了,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王母一看,觉得教育的差不多了,等她醒了再给紧紧皮子就差不多了,所以,从灶膛抓了把小灰儿往王梦蒂屁股上的伤口撒了一下,算是消毒之后,就让王父拎到仓房反省去了。

    半夜下雨,仓房上面的茅草盖子根本不当事儿,雨水很快浇到了王梦蒂的身上,把高烧昏迷的王梦蒂浇醒了。

    不过,此时的王梦蒂因为伤势高烧,整个人算不上真的清醒,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就这么离开了王家往市里走去。

    浑浑噩噩、形容狼狈的王梦蒂,被当做了老疯子,所以对于她的下半身,大家也并没有太意外,顶多就是那些熊孩子用石头或者泥巴往她身上砸。

    王梦蒂也不知道躲,这就更加被人相信这就是个疯婆子。

    赵兵听说王梦蒂没来上班的时候,也没太在意,毕竟自己也不欠她工钱,只是例行公事地往她留下的大队公社打了个电话。

    这会儿王家人还不知道人没了,或者说,王家夫妇把王梦蒂给忘了,大队部自然也就不知道王梦蒂失踪的事儿。

    于是,大队部的人稍微问了问,就跟赵兵说,头天村头有人看着王梦蒂回家了,不过今天没看着人出来。

    赵兵一听,也就不在意了,说句不好听的,他这儿临时工有都是,并不差她这一个,而人既然昨天到家了,那之后跟他也就没啥关系了。

    而王梦蒂他们村的大队长也挺生气的,主要是觉得王梦蒂这丫头不识好歹,那可是一个月去了吃喝能挣四五十的好活,咋能说不干就不干了

    你这连跟人打声招呼都没打招呼,也太过分了最主要的是,你要是不干了,你倒是说一声,把活匀给村里的谁,谁不领情

    越寻思越不痛快儿的大队长,干脆叼着烟袋就去找王家父母和王梦蒂了,这时候王家父母才想起来仓房里的梦蒂。

    王母跳脚骂着“这死丫头果然是翅膀硬了,撒谎说钱丢了不算,这都啥点儿了还装死,这是真欠揍了”

    王父却觉得不太对劲儿,一拍脑袋道“宝根儿他娘,我今天早上去仓房拿工具的时候,好像没看着那丫头。”

    王母一听,赶紧回家去看看,王父也收拾了工具,跟大队长一起跟在王母身后往家赶,王母直接推开屋门,就看到老七的裤子和干活的蓝大褂还在一边儿凳子上放着,松了一口气,觉得人肯定是没走远。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