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与风其番外
作者:冻感超人   荣获男主[快穿]最新章节     
    飞船正开往塔坎星, 舱内小型的仿生园中开满了雪浪一般的白玫瑰,微风拂过,花瓣在空中飘起, 如下了一场绵绵的大雪, 小熊猫在浪间奔跑, 屁股着地,滑雪一样从花瓣海中飞了下去,“呜呼”

    乐天他为叫过系统妈而感到耻辱。

    风其走出, 见乐天站在花海旁静静看着ai不动, 上前站到他身后,轻声道“也想玩”

    乐天扭过脸, 满脸不屑, “我看上去有那么傻吗”

    风其慢条斯理道“现在有适用人的外形了,要试试吗”

    半分钟后。

    “呜呼”淡金的狐狸毛像流星般在柔软的花瓣海中飞跃过去, 绒毛在空中蒲公英般散开, “哈哈哈哈,好好玩啊”

    风其抱着手臂,嘴角慢慢勾起。

    他很高兴经历过那么多之后,乐天依旧保持着赤子之心,依旧能笑得这样快乐又肆意。

    那些在时间夹缝里的等待与守候都在这个笑容里有了意义。

    乐天在花海里蹦够了,三步并作两步地往风其身边跳去, 风其俯身,默契地将他接入怀中,“好玩吗”

    “好玩”乐天意犹未尽道, “这个外形真不错,体验感满分,”他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对风其道“风其,你也试试”

    “我”风其摸了一下乐天柔软的背脊,“算了。”

    “为什么很好玩啊。”乐天眨巴着圆润的狐狸眼,淡金色的面孔上胡须一抖,瞧着有点单纯的娇憨。

    风其低头亲了亲他的尖耳朵,低声道“我怕生殖隔离。”

    乐天的耳朵顿时软绵绵地伏了下去,轻抓了一下他的手背,娇羞道“讨厌,我要脱掉了。”

    “人用的外形要72小时以后才能脱卸。”风其边抚摸乐天蓬松的毛发边道。

    乐天顿时震惊,“72小时你刚刚怎么没说”

    风其挑眉,“我没说吗”在乐天控诉的眼神中淡定道,“说了吧。”

    乐天恨不得上去挠风其两下,对着那张俊脸实在下不了手就去挠风其的白袍,尖利的爪子在精神力附着的法袍上毫无作用,乐天气得干脆上了牙。

    怀里的小狐狸吱呀乱叫,风其把玩着他蓬松的大尾巴,“中午想吃什么”

    “我吃了你”乐天气恼道。

    风其微微一笑,低头与乐天的狐狸眼对上,澄澈的眼散发出温柔的光芒,令乐天不由屏住了呼吸,风其低声道“那你吃吧。”

    乐天僵住了。

    对着小世界里的风其,乐天没心没肺满脑子走肾开车,可从小世界出来之后,也许是稀释的感情回来了,乐天反而束手束脚,像是忽然有了枷锁,他在风其面前一开始连吃饭都端着,记忆割裂了太久,经历的又太多,他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风其。

    他记忆中的风其温柔、孤独、包容,是宇宙中一颗寂寞的星星。

    小世界里的风其乐天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奇形怪状。

    不知道在风其眼里的他又是怎么样的风其爱上他的时候,他还是单纯得什么都不懂的实验品,也不知道每个世界他走了之后,风其又会怎么想,在时间裂缝里的风其回忆起他在小世界里的骚操作,会不会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下来。

    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他了呢

    无可否认的是,从最初的相遇到现在的重逢,两个人都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他们了。

    乐天缩在风其怀里,大尾巴团住尖狐狸脸,小声道“我要吃肉。”

    又开始了,风其在心中叹了口气。

    自从小世界出来,逃离囚禁他们的星球之后,乐天就一直态度别扭,才刚撒欢一会儿就又变成矜持乖巧的模样。

    像是刻意在模仿从前一无所知的时候。

    风其轻声道“除了肉呢想吃甜的吗”

    乐天抖了抖耳朵,更小声道“想。”

    “风其风其,”系统蹦蹦跳跳地跑出来,直立站立的小熊猫外形可爱指数爆棚,甜甜道,“我也想吃甜甜的。”每次垃圾大象疯狂享受美好食物的时候,它表面不屑,其实内心也很想知道那些食物尝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

    乐天对着它龇牙咧嘴,“你不配。”

    “不孝子”系统叉着腰惯性回道。

    乐天毫不客气地回道“我没有妈妈。”

    系统被噎住,气急败坏地嗷了一嗓子,手脚并用地趴到风其的小腿上,可怜巴巴道“主人”

    乐天顿时僵住,跟系统斗嘴斗惯了,都忘了他还蹲在风其的怀里。

    风其低头看了一眼腿上的小熊猫形挂件,在系统眨巴着眼睛的卖萌攻势下慢慢抬起腿,像腿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抖了两下,“去去去。”

    系统你不是我温柔的主人,把我主人还给我。

    系统生无可恋地从风其的小腿滑下,看着主人怀抱着金色小狐狸往烹饪台走了,心中悲凉地想这就是有了媳妇忘了统吗统生也太真实了。

    “做你最喜欢吃的苹果派,怎么样”风其拢了拢怀里蓬松的小狐狸,微笑道,“还是想吃烤鸡”

    “都想吃,”乐天矜持道,眼睛瞟了一下身后躺在地上拍肚皮的系统,“给它也吃一口吧。”

    风其慢悠悠道“它是人工智能,不需要进食。”

    “它馋啊,”乐天想起自己发馋的时候,感同身受道,“挨饿的滋味很不好受。”

    风其继续慢悠悠道“看得到,吃不到,确实很难受。”大掌似乎有意无意地在狐狸蓬松的尾巴下撩过。

    乐天轻轻一抖,他听出了风其的话中有话,心里火烧一样地蔓延,却又近乡情怯般地安静不说话了。

    风其不想逼他,沉默地抱着他走向烹饪台,把他放在一旁的软垫上,“会给它留的。”

    乐天嗯了一声,狐狸脸躲进了大尾巴里。

    系统第一次真正地品尝到了苹果派,翘着小短腿吃得满脸流蜂蜜,乐天嫌弃地给它擦脸,“你能不能注意点,这么可爱的外形都给你弄脏了。”

    “呵,”系统反击道,“在你穿上这个外形的一瞬间,你就已经把它弄脏了。”

    乐天抬起粉嫩的爪子给系统脸上糊了一下,系统抬起爪子也想给乐天来一下,被风其眼角若有若无地一扫,举在空中的肉爪子微微颤抖,收回来愤愤地用力咬了一口苹果派,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道“我全吃光,不给你吃死大象。”

    穿那么好看的狐狸外形,他配吗

    飞船内的空间巨大无比,乐天与风其分住两个休息舱,到了该睡觉的时间,风其抱着他站在两个休息舱门口住,轻轻地抚摸着乐天的耳朵,“我房间里有张软沙发,要睡吗”

    乐天犹豫纠结了半天,风其耐心地等待着,“还有一个很大的浴缸。”

    “那好吧。”乐天还是没忍住浴缸的诱惑。

    风其如愿以偿地抱着小狐狸进了自己的房间。

    终于,等了七天,终于让他逮到机会把别别扭扭的人骗到一个房间里,风其暗暗松了口气。

    关上休息舱后,风其抱着乐天去了浴室,浴室里果然有个巨大的浴缸,对于乐天这个狐狸的外形来说,足够他一口气游几个来回了,浴缸里已经提前放好了温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小狐狸的金色绒毛在水上漂浮起来,乐天刨着爪子在水上飘着,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在这种温暖的液体中,他有如回到母亲的怀抱中一样,充满了安全感。

    风其盘腿坐下,静静地看着他在里面玩,忽然道“这个狐狸外形和百乐天的狐妖形态很像。”

    乐天兴高采烈乱舞的爪子僵住,漂在水上都不敢动了,嗫嚅道“是吗”

    “嗯,”风其撩了撩水,“颜色不一样,百乐天是白狐,要染色吗这个外形可以染色。”

    乐天蔫蔫地垂下了耳朵,“你记得好清楚。”

    “你忘了”风其低声道。

    乐天不说话了,其实他也记得很清楚,小世界里发生的每一件事,遇到的每一个风其他都记得。

    在小世界时,他的情感被稀释,离开时不会产生太大的心绪波动,现在情绪回笼,每每想到小世界里与风其分别时的场景,他都会后知后觉地才感觉到心痛与心疼。

    风其该有多疼啊。

    温水从额头流下,乐天抬眼对上风其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柔而包容,似乎变了,又似乎从未改变,风其似笑非笑道“叔叔给你洗屁股”

    乐天浑身的毛都要炸了,低叫一声立刻把头埋进水里。

    风其没说他,依旧泼水给他洗头,“小心肝儿”

    乐天猛地抬起头,水花洒了风其一脸,胡须上水珠串成一片,抖着尖嘴道“你你你别这么叫我。”

    风其悠哉悠哉道“怎么了,我还不能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吗不都是在叫你”

    乐天鼻尖抖了抖,小声道“我我被抹了记忆,稀释了感情,那不算。”

    风其看着他左躲右闪的模样,抬起大掌温柔地抚了抚他的耳朵,柔声道“无论怎么样的你都是你,我爱你,不是爱你身上的某一个优点,或者是某一些魅力,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你,懦弱是你,狡猾是你,凶悍是你,坚强是你,单纯是你,温柔也是你,因为是你,这些时间这些事才有意义”

    听到这里,乐天的头已经又垂了下去,耳朵尖微微颤抖,“疼吗”在时间的裂缝里回忆起所有的时候,你会不会疼到后悔与我开始

    “不疼,”风其揉着他的耳朵,平淡道,“我知道你还活着,健康,快乐,我高兴还来不及,而且”风其声音压低,用力揉了揉他的耳朵,微笑道,“我在爱你,怎么会疼。”

    乐天终于忍不住扑进他怀里,呜呜咽咽道“我没有那么没心没肺的,我不是故意的。”

    “当然,”风其直接将他从水里捞出,团在怀里轻轻拍着他鼓鼓的肚皮,低声哄道,“我不怪你,其实也很有趣,能见到各种各样的你,”又压低了语调,黯然道,“你晚上一直躲着我,是不是不喜欢那些小世界里的我,还是不喜欢真正的我”

    “当然不是”乐天忙把两只湿漉漉的狐狸爪子贴在风其脸上,着急道,“我也喜欢你呀,只要是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每一个世界我都只看到你一个人,只喜欢你一个。”

    风其低声道“真的吗”

    乐天发誓,“真的”

    风其缓缓道“那我饿了。”

    乐天一愣,明白过来风其的意思之后还是有点娇羞地藏起了爪子,“那等我卸了这个外形再”

    风其慢悠悠道“不逃了”

    乐天慢慢点了点头,算了,反正还有两天可以给他做心理建设,不慌。

    风其抱起他往房间内走,从抽屉里拿出控制器,往乐天眉心微微一排拍,顿时风其怀里金色的狐狸消失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雪白粉嫩的美少年正错愕地看着风其。

    风其挑眉,“卸了。”

    乐天你不是老实的风其,你变了。

    风其见他僵住不动,轻叹了口气,“你果然还是不喜欢真实的”剩下的话被乐天用嘴唇堵住了。

    系统吃了一个苹果派,外形只是外形,不负责消化,苹果派卡在他的程序中黏黏糊糊,他挪到风其房间门口敲门,小声道“风其。”

    风其没理他。

    系统用有限权限打开语音传输系统。

    “嗯”舱内的声音传来,系统顿时被雷劈了一般不能动弹,“风其快”

    系统当机立断地切断了语音。

    那一夜,系统终于又回忆起了被屏蔽支配的恐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老板abone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老板胖花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老板沈清秋、喵咧个咪、顾青裴前妻、等更文、八个瓜与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老板鹊音 2个;居居的头号迷妹、砚归、待我长发及腰已成千、浅川、多多、排骨蘸酱、骑骑、丹枫疏影、雁凝、花花不发灰、良夜月、boooooo、揉揉揉揉、幻梦酱、黑二少年、小心、阿尔贝罗贝洛、ギリギリ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老板星点夜 220瓶;陌上咲 110瓶;王小树 100瓶;王木木本木 89瓶;康康我们星星吧qaq 70瓶;杭舟 61瓶;小纯洁、居居的头号迷妹 50瓶;翻山 42瓶;懒癌羊 40瓶;我是小仙女 39瓶;爱吃糖果的大橘子 36瓶;不辞冰雪、小心、落月琉璃鸡 30瓶;疯子 27瓶;等更文 22瓶;给点提示 21瓶;欧哒哒、鹊音、银鱼、医、凯旋不加归来、唯满侠的鹅、浅川、乖宝、大胖胖、呀,认识我吗、欣诺、松鼠酱 20瓶;星星八米一 13瓶;欹醉、既安 11瓶;糯米酒哎嘿、biubiubiu、00、顾青裴前妻、二刺猿的程序猿、ebeoh、女巫城、包孖、ngc2237、氪金、hovian、哦呦呦、杨精明、美味的蟹汤圆、殊亭亭、嘿呀嘿呀嘿、猫猪宝宝、28139837、徐归、豆乳盒子、rivaer、沈清秋、啃贤脆骨、兀华、x、汝岩、夏习清、梓靑、瞳九、求保佑一泻千里 10瓶;dayder 9瓶;是你的壹光呀、舟皿 8瓶;游荡的锦绣琴师 7瓶;槐序十六 6瓶;忘羡的酸菜瑜、喵呜、阿橙、满都海 5瓶;颜止 4瓶;月远难寄 3瓶;ys、上官璎珞、啊飘啊飘四处飘 2瓶;suei、aijjjjj、鬼笔、坛坛虎虎、逍遥丸子头、harukaya、庄理、顾知往、岭上、筠黎、予忝芙、芋泥冰激凌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