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太素
作者:渝州清隐   洪荒之时空道祖最新章节     
    该死,这方道域在压制他的时空大道!

    时空道人转眼就明白了自身的处境,脸色十分难看。

    若给他一段时间,将这方大道中中的时空大道融合,凭太素这种攻击,如何能破掉他的防御!

    “时空挪移!”

    既然自身不在巅峰状态,那就先觅地潜修一番,然后再出来行走。

    时空道人心中做下这等打算之后,立刻用出时空挪移神通,一瞬间消失在太素他们面前。

    “素师,那是谁?”

    时空道人消失不见,剩下的那八个道灵撤去阵法,然后才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不过他敢插手我太素的地盘,那就是与我作对,必不让他好过!”

    这女修士柳眉倒竖,十分生气。

    “素师息怒!”

    看到平时淡然自若的太素罕见的生起气来,那剩余的八位大道之灵连忙俯首,惶恐地说道。

    “这怒火熄不了,你们先将刚找回来,我且追踪一下他的踪迹!”

    太素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过想起那位她起名为“刚”的大道之灵,被那侵入她道场的生灵不断碾压的情景,又有些想笑。

    于是她匆匆对剩下的大道九灵交待了一声,整个身躯融入大道,开始搜寻时空道人的踪迹。

    “素师让我们去找刚,你们有谁看到他被踢到哪儿去了?”

    “倒真不知他被踢到什么地方了,分头去找吧。”

    “也好,那就分头去找。”

    ……

    有太素的任务在身,这八位大道之灵各自寻了个方向,出了这太素讲道的地方。

    而时空道人用时空挪移神通撤走后,随手开辟了一个小千世界,然后将自身的身影自时空长河中抹去,彻底隐藏了起来。

    太素与大道暂时相融后,先是查看众生命运,未果。

    不过也对,时空道人本就不是这方大道的生灵,众生命运无法探查他的下落,也是在太素意料之中。

    所以她没有气馁,又借助身融大道的时机,遍观时间长河,依然没能发现任何一点线索。

    这方大道之中,时间与空间不曾融合,倒是有一条浩浩荡荡的时间长河存在,这也是时空道人撤退之后,偷偷窥视大道得出来的结论。

    以他对时空之道的掌控,在看到时间长河之后,他就抹去了自身存在的痕迹,然后留下一点后手,用来监视时间长河。

    果不其然,未过多久,时间长河就泛起波澜,显然是有生灵在通过时间长河窥探。

    这方大道似乎才刚刚诞生不久,能做到窥探时间长河的,就只有那太素一位而已。

    时空道人尚未完全参透这方大道中关于时空的部分,不能完全发挥出自身的实力,所以干脆收回自己的神念,然后收敛气息,待在那小千世界之中。

    太素身融大道,都未能找出这侵入她道场的贼子,于是对时空道人更加痛恨起来。

    “你以为掩盖住自身的存在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么?”

    太素自大道中脱离,犹豫再三后,掏出一本古朴至极的书。

    这本书乃是太素得到的一件秘宝,由诅咒大道演化而来。

    时空道人虽然遮掩了他的痕迹,不过诅咒大道的诡异就在于它能自动寻到根源,以咒法伤其身魂。

    要对时空道人进行诅咒,不知其真名,那就只能凭其气息了。

    太素想了想,唯一能留下时空道人气息的地方,貌似就在被他踩中碾压的刚身上。

    时间渐渐过去,终于有一位大道之灵将刚带了回来。

    “素师,幸不辱命,找到刚了。”

    这大道之灵拖着刚,刚被时空道人碾碎了甲壳,翅膀受损,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

    “回来得正好,看为师替你报仇!”

    太素伸手,自刚身上捕捉到一缕时空道人的气息,投入到那本古朴至极的书中,开始下诅咒。

    “以道寻根,气觅其身,噬心摄魂,此道唯真。”

    太素一边念此真言,一边用大道符文书写诅咒。

    诅咒一道颇为诡异,蕴含不祥,此时随着太素的诅咒,一道黑气窜入这诅咒之中,通过时空道人的那道气息,勾连到时空道人身上。

    时空道人本来收敛气息,正在那小千世界中潜修。

    但他突然觉得神魂一寒,心口绞痛,然后一道黑气妄图钻进他的体内。

    “贱婢,敢以诅咒害吾,当杀!”

    时空道人目光森寒,杀意沸腾。

    随手打散了诅咒,时空道人再度挪移而走。

    “找到你了!”

    太素双目放光,同样循着大道,落到之前时空道人呆的那方小千世界。

    “气息如此浓郁,看来他刚走不久!”

    太素没有犹豫,提着拂尘就追了出去。

    可此时时空道人却未和她处在同一时空,而是耗费了时空之力,让自身处于过去现在未来之中,交替出现。

    如此一来,不仅能躲避这太素的纠缠,同时对参悟这方大道中的时间、空间两道,颇有益处。

    可惜,他非此道生灵,在这种状态中,时时刻刻被大道排斥着,美中不足。

    “明明只比我先离开,为何追出来就完全不见踪影了?”

    太素追了一阵后,根本没找到时空道人半点踪迹。

    于是她不甘心,又将那本诅咒之书拿出,疯狂注入时空道人的气息,然后书写诅咒,想要故技重施。

    可惜,这次就连诅咒都失去了它应有的效用!

    那道带着诡异的诅咒神通转了一阵后,寻找不到目标,又重新回到诅咒之书中,还原成大道符文,消散一空。

    “怎会如此,莫非他已经不在此界了?”

    太素想不通为何连诅咒都失去效用,刚猜测时空道人可能离开的情况,又被她自己否了。

    “别以为你隐藏得深,我就奈何不得你!”

    太素被时空道人的隐匿功夫弄得无计可施,居然拿出了一方令牌,注入了法力。

    “师妹,可是传道有所阻碍?”

    那方令牌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而且颇为着急,显然对太素十分关心。

    “三师兄,我的传道被一个可恶的生灵搅和了,功亏一篑!”

    太素对着那三师兄开始控诉时空道人,说时空道人如何嚣张,如何不可一世,甚至还欺负她。

    “奇怪,那方道域之中,应该不存在其他大神通者吧?”

    这太素还在控诉,可她的三师兄却没有听她的言论,而是陷入了沉思。

    若不是那方道域的诞生的大神通者,那这生灵来历就颇为可疑了,身上绝对有秘密!

    “太素,你先别慌,也别逞强,我立刻向师门申请,进入这方道域中帮你报仇。”

    那三师兄匆匆而去,只剩下控诉到一半的太素,盯着暗淡下去的令牌发愣。

    她有那么烦么?

    太素冷哼一声,也不再去追踪时空道人的踪迹,直接返回了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