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酒会举办地是白总的临湖别墅,徐晗涵站在闻西珩身边亭亭玉立、巧笑嫣然。

    “闻总,好久不见啊,哈哈哈哈。”白总笑呵呵地举起酒杯,“期待与闻总的合作。”

    闻西珩回举酒杯,笑道“恭喜白总,祝贺履新。”

    白总啜了一口酒,然后将目光投放于他身边的女士,笑眯眯地问道“这位是”

    老人家不关注娱乐圈,对女明星的记忆还遗留在林青霞、王祖贤的时代。

    更何况徐晗涵去年来内地发展后,才开始小有名气。

    闻西珩“世交家的妹妹,姓徐。”

    徐晗涵笑盈盈报上姓名,以及祖父的名讳。

    白总豁然开朗,“哦,老船王家的小孙女年轻的时候,我跟你爷爷喝过几次酒。总说着要再聚一聚,都耽搁了,这下子恐怕得等我到下头才能再有这个机会了。”

    “白伯伯说笑了,您身体硬朗,刚才远远瞧见我还以为您是白家哪位叔叔呢。”

    “哈哈哈,小姑娘会说话,我喜欢。”白总将目光移回闻西珩身上,不无调侃“要是我没记错,早些年你们还小,老船王跟你奶奶还给你们定过娃娃亲呢,哈哈哈哈”

    徐晗涵羞涩一笑,伸出手想要自然而然地挽住闻西珩的手臂。

    闻西珩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白太太是位画家,与闻西珩母亲关系不错。

    她将老伴撵走后,单独与闻西珩喝了一杯。

    白太太看了徐晗涵一眼,问闻西珩“今天这事,知雀知道吗”

    徐晗涵被白太太那眼神瞧得有点不太舒服,讪讪道“西珩哥,你们聊,我去前面吃点东西。”

    闻西珩没留她。

    “我会跟她讲。”闻西珩随口回道。

    在他看来,圈子里的豪门太太要么对丈夫的行为事不关己,要么恨不得丈夫时时汇报行踪。

    白总显然是个妻管严。

    每对夫妻都有每对夫妻不同的相处模式,在他与鄢知雀这里,这些解释完全没有必要。

    白太太语重心长地说“妹妹这个称呼可不能乱用,西珩,你是个有分寸的好孩子,能明白吗”

    敲打的意思很明显了。

    闻西珩默了默,据实答道“带她出来交际是奶奶的意思,我会注意分寸。”

    闻奶奶的意思是徐家不比以前,徐晗涵一个小姑娘家,单枪匹马在娱乐圈打拼实在不容易。

    所以,闻奶奶希望孙子可以多带小姑娘出来刷刷存在感,让大家知道,徐晗涵虽然是个小明星,但背后有闻家护着。

    如此一来,也就不怕别有用心的人敢打她主意。

    白太太不大认同,她是个自诩清高的,断见不得这种往男人身边凑的女人。

    “你们是好意,想要帮衬她一把,但能保证人家心里没藏不该有的心思我知道这些话我说多了你要烦,但你觉得知雀会跟你说这些话吗那孩子心性高傲,人也懂事,但这不是你不顾她想法的理由。”

    闻西珩仔细思忖。

    鄢知雀懂事吗

    算是吧。

    勉勉强强。

    更多时候,他已经习惯了鄢知雀有恃无恐的小表情以及时不时惹事的骄纵做派。

    同在酒会的,还有与未婚妻共同出席的薛井年。

    薛井年饶有兴致地看着闻西珩与徐晗涵的背影,勾唇一笑。

    “闻西珩身边那女孩,你认识吗”

    未婚妻点点头,说“徐晗涵,娱乐圈的小明星,算是流量小花吧。我了解得不多,就刷微博的时候有段时间经常刷到。怎么了,你对她有兴趣”

    她对这段联姻持开放态度,简单来说,就是她和薛井年之间最好互不干扰、各玩各的。

    刚好呢,薛井年那边也对这段联姻很反感。既然能各玩各的,只做做表面夫妻,那就再好不过了。

    因此,两人一拍即合。

    他们的婚期定在今年十月份,领证的话,应该会在十月份的婚礼之前。

    薛井年抿了一口葡萄酒,笑道“我看她跟闻西珩倒是挺亲密。”

    “谁知道呢。对了,我听说闻西珩的太太是你们南城赫赫有名的大美人”

    薛井年垂眸笑,“一般吧,我觉得没你漂亮。”

    南城与马萨诸塞州有十三个小时的时差,闻西珩带徐晗涵离开酒会时,已经将近十一点钟。

    车上,他给老太太打了个电话。

    老太太那边刚用完早餐,兴致盎然地要和徐晗涵视频。

    徐晗涵善于哄人,闻奶奶乐得合不拢嘴。

    末了,闻奶奶笑眯眯地说“你把手机给西珩,我再跟他说两句。”

    徐晗涵于是将手机递给闻西珩。

    闻西珩绅士地捏住一角,避免触碰到她。

    徐晗涵眸中明亮的光黯淡了些。

    闻奶奶“你有阵子没来我这了,正好小涵过两天要来看我,不如你们俩一起”

    闻西珩不卑不亢地回道“最近底下几个事业部和子公司都不大太平。”

    这便是拒绝的意思了。

    “你注意身体,薛印是我专门给你培养的,这孩子能力不错,我是当做ceo备选人培养的。你啊,就不要事事亲力亲为,要懂得放权。”

    闻西珩虚心受教“我明白。”

    薛印是他的直系学长,两人私交不错,他信得过。

    事实上,真正令他头疼的,反而是公司里遗留的那几个老太太娘家人。

    所谓的外戚。

    不管这些年他治下手段有多严厉,但只要老太太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坐一日,他就动不得那些人。

    闻奶奶久经商场,当年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女强人,如何瞧不出来孙子内心所思所想

    但外人在旁,她也不好多说,只殷切叮嘱“你那些个公公、舅舅,都是咱们自家人。万森少一份工资不少,多一口人不多,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啊是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帮你们闻家打理家业的回报了。”

    “您言重了。”

    视频结束后,闻西珩揉了揉眉骨,阖眸小憩。

    徐晗涵偷偷打量身侧的男人。

    方才闻西珩的助理见她与闻奶奶通视频,便自觉将后座挡板升起。

    因此,此刻的密闭空间中,只有她与闻西珩两个人。

    “西珩哥,这几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徐晗涵放轻嗓音,声线如涓涓细流,温柔淌过。

    闻西珩骤然睁开眼,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要将她刺穿。

    徐晗涵内心一颤,忙道“刚才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万森内部的权力斗争

    不,谁都知道,万森早就已经被牢牢掌控在她身边这个男人手里了。

    “抱歉,吓到你了。”他收回目光,嗓音低沉清淡。

    “没有。”徐晗涵低下头弯唇笑,“我才不会被你吓到。”

    语气里不自觉带上小女生的娇羞姿态。

    闻西珩不傻,况且从小到大,他身边从来不缺以各种名义黏上来的女人。

    他有自己的原则,不可能像某些上流人士那般来者不拒。

    于是,闻西珩不咸不淡地开口“徐小姐,自重。”

    这其实是非常不留情面的两个字了。

    徐晗涵瞬间脸色一白。

    来的路上,他还像小时候那般,喊她小涵的。

    方才酒会时,介绍起来也还能担上“妹妹”两个字。

    徐晗涵转念一想,试探道“西珩哥,是不是白太太跟你说了什么”

    闻西珩听她提起白太太,脑海中无法抑制地浮现出鄢知雀那张明艳傲娇的小脸。

    他胸口有些闷,骨节分明的长指将领带结扯松了一些。

    徐晗涵只觉得唰一下,浑身血气仿佛都被男人这个不经意的撩人动作给点燃了。

    男人某些无意中做出的寻常动作,在女人看来,是一种暗示。

    徐晗涵顾不得许多,急切地问他“西珩哥,如果当年奶奶没有病重,万森没有股票大跌,那你会等我吗”

    这个俊朗非凡、气度卓然的男人,本就应该是属于她的啊。

    明明他们小时候有过婚约,过家家酒的时候,她还曾头披白纱嫁了他好几回。

    闻西珩漠然重复道“徐小姐,烦请自重。”

    徐晗涵顷刻间红了眼眶,步步紧逼“明明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要不是鄢家介入,怎”

    “够了”

    徐晗涵骇然,剩下半截话堵在嗓子里不敢吐出来。

    闻西珩收敛严峻之色,恢复那副温温淡淡的模样。

    声音不响,却不容置疑“我不喜欢对没有发生过的事件进行假设,我的太太,是且仅是鄢知雀。”

    徐晗涵深吸一口气,今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不怕破罐子破摔。

    “那你告诉我,如果当年其他的一切,什么公司,什么股票,什么奶奶的病情,一切都不用考虑我和鄢知雀站在你面前,你会选择谁”

    闻西珩毫不犹豫“我选漂亮的那个。”

    他侧过头,盯着她的眼睛,轻轻笑“她比你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