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日光明媚。

    鄢知雀换了屋子里的鲜花。

    虽然客人不在,但该做的事情不能落下。

    而后,她去了后厨,做一些打杂工作。

    趁着有时间,鄢知雀想要多了解一下酒店内部各部门的运行机制。

    打荷的小陈是厨师长的侄女,来威斯汀快一年了,都只能在展板和灶上打打下手。鄢知雀看得出来,厨师长是为了显示自己不偏袒自家亲戚,所以只好要侄女吃暗亏。

    小陈自个儿倒是无所谓,乐呵呵地跟鄢知雀说“我大伯伯当年做了两年半的打荷小弟呢,我这还早着。”

    鄢知雀笑着用沾着面粉的手点了点她鼻尖,“你心态很不错啊。”

    小陈一边将葱切段,一边歆羡地看着鄢知雀那双白嫩纤长的手“小严,你这双手看起来可不像是干活的手。”

    “嗯,我以前基本没做过这些。”鄢知雀一边笑答,一边揉面团。

    这是她昨天才学会的。

    小陈压低声音,轻声八卦“我听他们说,你只是把我们酒店当个跳板”

    鄢知雀“嗯”了一声,带了点疑问。

    “你是不是刚来就要走了,那个闻总”小陈笑眯眯地看着她,声音再度放轻几分“是不是要带你走麻雀变凤凰以后可不要忘了我们呀。”

    “谁跟你说的”鄢知雀一甩面粉团子,明艳的脸蛋气势凌人。

    小陈忙道“我瞎说的,我什么都没有说。”隔了两秒钟,她又附到鄢知雀耳边,悄咪咪地说“那个闻总长得好看,特别有钱,你跟着他肯定不会亏。可是吧,他有老婆,小严,你得考虑清楚。”

    “他老婆还是我们的董事长的女儿是吧”

    小陈大吃一惊“你果然清楚那你还”

    她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鄢知雀继续揉面团,笑道“你想什么呢我跟闻先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她倏然想起昨晚刷朋友圈,刷到薛井年发的几张照片。照片中徐晗涵与一个女孩碰杯喝酒,最后一张照片里,出现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

    画面上,那只好看的手端了杯水,放在徐晗涵面前。

    那只手鄢知雀认得。

    是闻西珩的手。

    鄢知雀看到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猜想,会不会是薛井年故意发这种照片出来恶心她

    但又看了一遍那条动态里配的文字后,她直觉不会。

    因为薛井年写的是「我老婆酒量天下第一。」

    照理说,以鄢知雀与薛井年的关系,她理应早早删了这号人才是。但他好几年都没有发过朋友圈,而她微信上的好友众多,也就没有注意到这号人。

    当然,她并不知道的是,她早在八年前就将薛井年的微信删掉了。而现在的这个账号,是薛井年用当初以其他同学名义加上来的,最近才换上了自己的大名。

    就这样,他企图通过一幕欲说还休的画面,在她心上扎了根刺。不疼,但硌在那里,轻易越不过去。

    但很不幸,他并不知道在鄢知雀心里,她已经与闻西珩结束婚姻关系了。

    所以,她甚至愉快地点了个赞。

    鄢知雀“你知道徐晗涵吗”

    小陈“啊”了一声,兴奋道“她的剧我有在追,中午的时候我都差点去找她要签名了”

    “签名”

    “对呀,小严你不知道吗我们酒店经常有各种明星入住的。”

    鄢知雀再度扔下面团,蹙眉道“徐晗涵入住我们酒店了今天来的”

    “是啊,你都不知道的吗我们私下的大群都说了呀。”小陈撇了撇唇角,小声道“看来你们客房部的人对你意见很大啊,你们平时都不交流吗”

    “拉我一下。”

    小陈点点头,然后提醒她“你记得用小号,我们是匿名群。”

    徐晗涵的酒店管家是耿悦。

    她摆弄自己新做的指甲,“万森集团的闻总这段日子住你们酒店”

    耿悦回答得滴水不漏“抱歉徐小姐,我们是一对一负责制,其他客人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徐晗涵抬起美眸,打量眼前笑容得体的酒店工作人员。她红唇微勾,“耿管家,我怎么听说闻西珩的管家服务本来是由你的”

    耿悦笑容不改,恭敬道“我的服务没有令闻先生满意,这是我的能力不足。”

    “既然这样,那我要换个管家。”徐晗涵翘起二郎腿,睥睨道“就闻总要的那个吧。”

    “徐小姐,闻先生还没有退房。”耿悦保持微笑,礼仪上依旧让人挑不出错处。

    “你把人给我叫来。”

    五分钟后,鄢知雀随耿悦走进徐晗涵所在的豪华套房。

    鄢知雀站定,即使穿着服务人员的统一制服,她依旧优雅得如同一只小孔雀。

    “徐小姐您好。”

    徐晗涵存心晾着她,心不在焉地翻看杂志,神色轻慢。

    耿悦见状,一时间心内转了好几道弯,然后扬起笑容恪尽职守地说“徐小姐,这位就是我们酒店目前负责总统套房的管家。”

    “嗯。你先出去吧,我想和这位管家聊一聊。”

    耿悦走后,鄢知雀缓缓开口“徐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

    徐晗涵骤然合上杂志,随手丢一边,傲然盯着她“没别人了,有些事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鄢知雀平静地说“如果是私事,请您在我下班以后再找我谈。现在是工作时间,而且我的服务对象目前并不是您。”

    徐晗涵冷笑“鄢知雀,为了留住西珩哥,你可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鄢知雀懒得搭理她,“徐小姐,您记错了,我叫严雀。我还有工作要忙,您如果有其他需要,可以联系您的管家。”

    鄢知雀微微一笑,转身就要走。

    徐晗涵忍了忍,“那你几点有空”

    玫瑰银项链以六十六颗白色钻石装饰,状似藤蔓,吊坠是一颗毫无一丝杂质的罕见蓝钻。

    如大海般深沉而又湛蓝,打磨及净度皆为顶级水平。

    这是闻西珩准备的六周年结婚纪念日礼物,“海之公主”钻石项链。

    闻西珩合上黑色丝绒珠宝盒,吩咐薛印“订今晚的机票,去北京。”

    他的小妻子喜欢收藏钻石珠宝,她肯定会很喜欢这条项链。

    临时批私人飞机的航线已经来不及了,国内行程依旧是各大航空公司的客机更方便些。

    薛印不得不出声提醒“总裁,今晚有与国土资源部李局的饭局。”

    闻西珩这才记起确有这么一茬事,“那订明天的。”

    交谈地点是鄢知雀选的,朝阳中央商业区的一家新派日料店。

    西京烧银鳕鱼久负盛名。

    侍应生离开包厢后,徐晗涵抬眸“我就直说了。既然离婚协议都签了,相信鄢小姐不会再跟我西珩哥拉拉扯扯、牵扯不清。”

    鄢知雀倒了杯清酒,拿着把玩,“徐小姐是来宣示主权的”

    徐晗涵勾唇笑,直勾勾地盯住鄢知雀“我只是来提醒鄢小姐一声,到时候不要闹得没完没了。”

    “你这上赶着做小三的行为,我倒是很欣赏。”鄢知雀笑眯眯地迎上她的目光,“够坦白。”

    徐晗涵猛然站起来,横眉竖目“鄢知雀你说谁小三“

    鄢知雀平静地抿了一口酒,波澜不惊地说“我们都还没办完离婚手续呢,徐小姐就迫不及待过来耀武扬威,还不是小三么”

    “我和西珩哥有婚约,你才是小三”

    又是这句话。

    “徐小姐慎言。我与闻西珩结婚的时候,正正当当,从来没有听说他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更别说未婚妻。”

    鄢知雀停顿了一下,粲然而笑“而且六年前徐小姐似乎十七岁”

    徐晗涵唇角紧抿,隔了好一会儿才反驳“要不是当初奶奶病重,西珩哥不可能会娶你。”

    鄢知雀莞尔“是啊,要是闻奶奶一直身体安康多好啊。你可以嫁给你喜欢的人,我呢,也就不用跟我不喜欢的人结婚。”

    徐晗涵无法忍受听鄢知雀一口一个不喜欢闻西珩。

    她的心情很复杂,明明鄢知雀能不喜欢闻西珩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她上赶着捡别人不要的东西似的。

    令人如鲠在喉。

    而她偏偏确实就是上赶着。

    鄢知雀饶有兴致地审视小姑娘脸上来回变换的神色,笑道“徐小姐的表情管理学得不怎么样啊。”

    徐晗涵“”

    徐晗涵背过身去,平复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转过来面对鄢知雀。

    她微微一笑,端出一副正室的架子来“鄢小姐能这般明事理我就放心了,你放心,鱼宝我会替你好好照顾。”

    鄢知雀一听她提闻小鱼,差点口吐芬芳。

    徐晗涵见她冷脸,于是得意洋洋地笑起来,“说起来,鱼宝很喜欢我。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是天生的母子情呢”

    鄢知雀调整状态的速度比她快得多,笑眯眯地回道“鱼宝也很喜欢鄢姿然呢,所以闻太太的位置你确定你能坐得稳哦,还不一定能坐得上来呢,是吧”

    鄢知雀搁下天青色瓷杯,眸中染上两分意味深长的笑意“对了,都这么久了,你西珩哥的床你爬上去了么”

    “鄢知雀”

    “来,正好趁这机会,我给你西珩哥打个电话说说清楚。”鄢知雀说着就拿出手机,作势要拨通闻西珩的手机号。

    徐晗涵立马过去抢她手机。

    鄢知雀长臂一晃精准避开她,同时扬起另一只手。

    “啪”

    鄢知雀这巴掌用的力道不轻,徐晗涵被打得脸都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