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 26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徐晗涵懵了下,与此同时,鄢知雀嘲讽的冷笑声响起“既然做了小三,挨打就要站正了。我不在乎你和闻西珩倒底背着我搞过些什么,过去,现在,未来,都跟我没有关系。但你要是非得一而再地跑来我面前撒野,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徐晗涵终于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怒瞪“鄢知雀你怎么可以打人”

    “你以为我想打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鄢知雀做作地吹了吹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但你恶心到我了,有本事就找你西珩哥告状去。”

    她的笑容更冷了些“守好你的闻西珩,我鄢知雀才不屑吃这种回头草。你听清楚了,我对你们那些破事,不,感,兴,趣。”

    鄢知雀打了徐晗涵后,连日来阴云密布的情绪终于拨云见日,迫不及待想找人分享好心情。

    可惜她打通凌卉卉的手机,那头传来的却是司乾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

    “你怎么还没把手机还给卉卉”

    司乾嗓音沉冷“禁足三个月,面壁思过,要什么手机”

    鄢知雀无言以对。

    这年头的狗男人怎么有这么多的品种

    还一个比一个狗

    “鄢大小姐,还有别的事”

    这便是暗示她可以挂电话了。

    鄢知雀没挂,“我找卉卉。”

    电话那头骤然寂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凌卉卉久违的声音脆生生响起“歪,雀雀你都好久不找我了,你忘了你最亲爱的小可爱了吗,呜呜呜”

    “听说你最近过得不太好”

    “可不是么,老子简直没有没有,我过得很好呀。早起早睡,告别电子产品,每天都非常健康,嗯,作息健康。”

    “你那声吟哦是怎么回事”鄢知雀啧了一声,“当我没有少儿不宜过么你们能不能注意点,这还打着电话呢”

    电话那头凌卉卉轻斥“听见没有,雀雀让你注意点,丢不丢人啊你”

    鄢知雀“你离他远点,我们俩说说悄悄话。”

    凌卉卉默了默,然后问她“你是不是对我的处境有什么误解你觉得司狗能放我们说悄悄话”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明显因为“司狗”这个称谓受到了狗男人的制裁。

    鄢知雀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凌卉卉嘻嘻笑“哎呀,谁让我是资深斯德哥尔摩患者呢。没办法,我就喜欢过这种日子嘛。”

    “”

    凌卉卉终于想起来关心好闺蜜“你最近怎么样啊,没了我和闻西珩在你身边,是不是很寂寞”

    鄢知雀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与徐晗涵分享了一下。

    比如,她要求进公司、鄢父将她与鄢姿然分别下放到北京与上海的酒店、闻西珩莫名其妙来住酒店、徐晗涵来找她挑衅,被她打了一巴掌

    “卧槽,爸爸才失联几天啊,你怎么就跌宕起伏、如此精彩”凌卉卉后悔不迭,“特别是打那个徐晗涵,怎么能没有我在现场给你充场面呢”

    “是啊是啊,那你还不赶紧踹了狗男人,奔向你雀爸爸的怀抱”鄢知雀故意怂恿。

    话音一落,电话那头只剩下忙音。

    关于电话是被谁挂断的,不言而喻。

    鄢知雀突然想起还没来记得跟凌卉卉商量下一步操作。

    算了,那就不商量了,撸起袖子直接干。

    而且有司乾在旁边听着,她也不放心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鄢知雀翻开手机通讯录,联系圈子里的塑料姐妹花,勾唇一笑“有没有靠谱的营销工作室推荐我要买热搜。”

    “闻先生,欢迎您回来。”鄢知雀递上洗好的白毛巾,“舟车劳顿,我已经为您准备好参茶与点心。”

    闻西珩的目光落在她温婉恬静的笑容上。

    三分娇艳,明媚动人。

    不同于前段日子公式化的笑容,让人挑不出错处,但那股子疏离劲全然浸透在里头。

    今天她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带着一点诱人的媚。

    朝夕相处那么多年,闻西珩自然感受得出来她是假笑还是真笑。

    比如今天,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闻西珩接过毛巾,垂眸擦手,神色无比认真且专注。

    他长得好看,特别是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时候,那种神态配上得天独厚的脸,更是俊朗非凡。

    鄢知雀想起无数次的doi里,他也是这样,一脸的专注。

    眼睫毛长长的,那双黑眸有点像凶猛的野兽,也偶尔像无辜的小兽。

    最终,记忆中卖力交公粮的男人与眼前的男人归并至一处。

    鄢知雀凝望着他微垂着的纤长眼睫毛。

    放开心态来看的话

    还是有点可惜,毕竟眼前这个狗男人活好不黏人。

    闻西珩倏然抬眸,对上她那仿佛打量一个b的目光。

    鄢知雀下意识避开与他对视,隔了两秒钟,又将目光转移回去。

    她微笑看着他的眼睛,“闻先生。”

    闻西珩勾唇,直勾勾地盯着她“严管家刚刚在看什么”

    “观察闻先生是否有其他需要。”鄢知雀应付得如鱼得水。

    “玫瑰花准备了么”

    “花瓣已经铺好了。”鄢知雀弯起眼眸,双手交叠放在铅笔裙前,“恕我多嘴地问一句,是否需要为您邀请徐小姐”

    闻西珩垂眸笑,嗓音轻了些“又吃醋了”

    吃你大爷的醋

    偏巧不巧,他们走向电梯的半途中遇到从另一边的电梯出来的徐晗涵。

    闻西珩目不斜视,直到徐晗涵咬着嘴唇凑上前喊了一句“西珩哥。”

    他侧头,微微蹙了下眉,“你怎么在这儿”

    徐晗涵看了一眼鄢知雀。

    鄢知雀迎上她的目光,好整以暇等着她向闻西珩告状。

    这时,闻西珩往鄢知雀这边走了两步,高大挺拔的身躯一下子隔绝了她与徐晗涵的对视。

    鄢知雀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没听见他有开口说话。

    但徐晗涵紧接着就灰溜溜离开了。

    鄢知雀只好自行脑补了一下这两人眉飞色舞进行交流的画面。

    闻西珩提步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停下来侧过头回望身后的女人。

    男人淡淡道“还杵着做什么”

    鄢知雀瞬间回神,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这次陪同闻西珩来北京的依旧是之前的两个助理,其中一个与鄢知雀接触不多,主要管工作方面的事宜。

    助理汇报各事业部递交上来的工作总结。

    闻西珩处理工作事宜的时间里,鄢知雀与徐助理整理了内务。

    闻西珩那边尚未结束,鄢知雀便走进管家房休息。

    由于闻西珩要求玫瑰花瓣铺满整个套房,因此除了泳池外,所有地方都铺了花瓣。

    管家房也不例外。

    鄢知雀没什么心理负担地踩上去,走到桌子边坐下,翻看手机消息。

    匿名群里消息99。

    「我听到闻西珩问严雀是不是吃醋了,天哪,他们是真搞上了」

    「严雀可以啊,我不得不说一句手段了得。」

    「上回爆料的草莓呢草莓在不在」

    匿名群一天一换主题,大家的昵称也会跟着换。

    不一会儿,就有人冒了出来。

    女巫「草莓在。」

    「有新料吗」

    女巫「徐晗涵和严雀认识,她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不太好。」

    「哟哟哟,徐晗涵之前是不是跟闻西珩闹上过热搜」

    「小三对上小四啊这戏有得看了,漂亮。」

    「你们觉得闻西珩和徐晗涵的绯闻是真的不是澄清过了吗」

    「看着闻西珩那张脸,再想到他小三小四得搞起来,总有点幻灭。对了,你们有谁见过我们二小姐吗听说也是个大美人」

    「男人嘛,越是有钱的男人越浪荡。」

    「心疼二小姐。」x7

    鄢知雀没有继续看下去,按灭手机屏幕,付之一笑。

    那个草莓之前说过的话,她也有看到。不外乎是八卦她与闻西珩之间那点事,还有什么“我问过严雀,她说她想住总统套房”。

    现在这个匿名群里,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她是靠闻西珩上位了。

    流言有时候还真挺有意思。

    徐助理过来敲门“严管家,我们要离开了,总裁就拜托你了。”

    走出门前,鄢知雀将存稿箱中的微博发出去。

    “圈子里打声招呼,大陆的工作机会和资源往她竞争对手那边倾斜,赶她回香港。”

    闻西珩打完电话不久,鄢知雀从管家房出来了。

    总统套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

    闻西珩搁下文件夹,淡声吩咐“过来,沏茶。”

    鄢知雀从储物柜中取出紫砂壶等工具,洗净后端上茶几。

    紫砂壶讲究颇多,从泥料道壶形,不同的壶透气性、适茶性千差万别。闻西珩不常喝茶,档案上显示他相对偏爱红茶,因此这边备好的就是适合全发酵茶的壶式。

    壶身深邃狭长,目数高。

    四大红茶皆有储备,鄢知雀请示“闻先生想要喝祁红还是大吉岭”

    闻西珩“泡你喜欢的。”

    鄢知雀烧了水,数分钟后,茶香四溢。

    茶色金黄,气味高雅。

    一杯侍一茶。

    闻西珩端起茶杯递给鄢知雀“你先喝。”

    鄢知雀没接,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淡了下来,冷冷睨着他。

    闻西珩放下茶杯,没什么语气地说“坐吧,我给你带了礼物。”

    “闻先生,我希望您能正确看待我和您之间的关系。您是客人,我为您职责范围以内的服务,仅此而已。”

    闻西珩起身靠近她,低头“仅此而已”

    “”

    鄢知雀被他滚烫的呼吸弄得极为不舒服,当即退开半步。

    她对这话并无太大触动,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

    “我为你准备的礼物,我想你会喜欢。”闻西珩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

    屋外大片阳光洒进来,名贵的钻石流光溢彩。

    鄢知雀愣了下,旋即失笑。

    敢情这姓闻的是把自己当成买珠宝哄太太的阔少了

    还是说想来演一场深情戏码

    “我帮你戴上”他绅士地问道。

    鄢知雀笑了笑,轻飘飘地拒绝“这条项链很漂亮,闻先生还是送给你们闻家未来的女主人吧。对了,我也为您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您会喜欢。”

    回你个大礼,只不过我怕你会无福消受,一个头两个大

    闻西珩听出她话里的不怀好意,声音陡然危险几分“我不需要什么礼物,知雀,只要你现在回到我身边,过去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

    鄢知雀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难以想象竟然会有人如此无耻,而这个人偏偏还是她曾经的枕边人。

    呵。

    回你身边

    不计较

    果然是个自我感觉良好到爆棚的狗东西。

    回你个头啊回

    鄢知雀也懒得在他跟前装模作样了。

    她伸手拆了发卡,扯掉发绳。

    一头海藻般的乌发倾泻而下,妩媚动人。

    平添两分气势。

    鄢知雀勾唇看着眼前的男人,嘲讽道“闻先生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商业联姻罢了,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我可不爱你呀。”

    闻西珩黑眸微沉,“鄢知雀。”

    “你爱我么”她又问了一遍,一瞬不瞬地盯着男人的眼睛。

    闻西珩心里咯噔一下,仿佛被人拿着块小石子碾压下去。

    但他很冷静“我说过,爱情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微不足道。”

    “但你不能阻止我追求我的爱情。闻西珩,你要是爱我,就该放手。要是不爱我,就更不应该纠缠。”鄢知雀转身朝门口走,理了理长发,“这破管家我不做了,希望下一次见面是办离婚手续的时候。”

    闻西珩闭上眼,按捺住心头千万个叫嚣着的念头。

    下一次。

    离婚手续。

    鄢知雀刚拉开门,后方突然袭来一股阻力。

    “砰”一声,男人按住门板推上了门。

    长臂撑在她两侧,没有因关上了门就松开。

    鄢知雀瞬间被拘于门板与男人禁锢出来的一方狭小区域内。

    她不敢转过去,双眼平静地看着门板,嗓音冷到冰点“闻西珩,你适可而止。”

    男人嗓音低哑,带了点被逼无奈的薄怒“你究竟想怎样”

    “都签完离婚协议了,就等着办手续,你说我想怎样”鄢知雀伸手捏住他的左手手腕,笑道“闻总,我给您准备了一份大礼,很快您就能知道我到底想怎么样了。”

    她咬重了“到底”两个字,微微泛粉的指尖点在他腕间。

    闻西珩反手按住她的柔荑,发了狠一般,压得她生疼。

    鄢知雀蹙眉,毫不犹豫地低下头朝他虎口咬下去。

    嘴里咸味越来越重。

    男人按着她的那只手丝毫没有松懈力度的意思,手劲很大。

    鄢知雀的牙齿咬得更紧了些。

    这些年的相处画面在她眼前一一掠过,最后定格为每次恩爱过后,他侧身背对着她的冷漠背影。

    有人说过,判断一个男人心里有没有你,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行为不会撒谎。

    特别是餍足后的、放下一切防备后的,所作所为。

    再说徐晗涵,他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避嫌吗

    第一次被人拍到是巧合,但能一而再地和她出现在同一个场子里

    狗东西。

    这种狗东西不配有老婆。

    鄢知雀无法接受,直到此刻,自己心中还残留着一两分对他的期待。

    不过,这最后的期待,也已经在她不断的自我心理暗示中走向消弭。

    她像是报复一般,仿佛要从他手上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闻西珩岿然不动,任她咬。

    不知过了多久,鄢知雀松开唇齿,用另一只手抹了抹唇角淌下来的血迹。

    “闻西珩,你只是接受不了你完美无瑕的人生被打破。”她平静地说。

    两侧的长臂收了回去。

    男人浅淡无波的声音响起,犹如九月石溪顺流而下“你走罢。”

    鄢知雀从总统套房出来,遇到了耿悦。

    耿悦看见她唇角未干的血迹,吓了一大跳,“你还好吧”

    现在的霸道总裁是不是都有些特殊癖好

    就是那种一言难尽的特殊癖好。

    没想到闻西珩瞧起来清隽正直,实际上

    鄢知雀一眼洞悉她的猜想,冷淡道“闻先生受伤了,你准备消毒水止血药和纱布送进去。”

    “夫人放出的录音中,确实是徐晗涵小姐的声音。目前这件事已经上了热搜,是否需要联系新浪撤掉”徐助理如履薄冰地请示闻西珩。

    五小时前,鄢知雀发了一条微博「我与闻西珩先生已于数日前签署离婚协议,达成离婚共识,离异后孩子将由我们双方共同抚养。我们是商业联姻,婚内毫无感情基础,自始至终只是一场交易,不存在出轨小三一说,特此申明。」

    微博下附了一条录音。

    录音从徐晗涵说“我就直说了,既然离婚协议都签了,相信鄢小姐不会再跟我西珩哥拉拉扯扯、牵扯不清”开始,到鄢知雀那句“你可以嫁给你喜欢的人,我呢,也就不用跟我不喜欢的人结婚”,戛然而止。

    营销号联动,纷纷听出录音里是徐晗涵的声音。

    短短几小时内,徐晗涵万森集团总裁的热搜再度冲上热搜榜前列,与此同时,徐晗涵小三这个热搜也被网友们自发刷上了热搜前十。

    徐晗涵那边不是没有想过撤热搜,但她能花钱,鄢知雀就更能花钱了。

    是以,这两条热搜便明晃晃地挂在了热搜榜上,随着点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排位不断攀升。

    徐助理看着自家老板冷峻森然的侧脸,心尖不由颤了颤。

    他怎么都想不到,原来总裁和夫人要离婚了。

    所以总裁不是在和夫人玩情趣,而是想挽回

    这

    钻石项链依旧在总裁手上,明显就是夫人拒绝了。

    而且还走上了鱼死网破这条路。

    徐助理的目光落到闻西珩包着纱布的左手上。

    所以总裁是恼羞成怒,砸了什么东西才受伤的

    闻西珩坐在单人沙发座里,脸庞紧绷,周身气压低至谷底。

    他一言不发。

    徐助理不敢再问了。

    手机铃声响了又响。

    徐助理西服口袋中的手机也震动不止。

    他悄悄掏出来看了一眼,眸光一颤。

    “总裁,董事长打我电话了。”

    闻西珩照旧安静地望着落地窗,缄默不语。

    徐助理纠结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地退出客厅,走进洗手间接听电话。

    几分钟后,他站回闻西珩身后,“总裁,股价下跌479,董事长要求与您通话。”

    凌卉卉禁足期间每日有半小时玩手机的时间,当然,是在司乾的眼皮子底下。而为了能够紧跟鄢知雀的最新动态,她不得不屈服在司乾淫威下,签署新的不平等条约。

    以此获得更多的使用电子产品与打电话的机会。

    凌卉卉刷到热搜后,立马打通鄢知雀的电话“哇靠,我的大雀雀,你也太酷了叭”

    鄢知雀正躺在单人宿舍间的床上看英剧,她设置了白名单,只有鄢父、律师和凌卉卉的手机号能打进来。

    鄢知雀漫不经心地谦虚“一般般酷吧。”

    “不行太几把酷了,我不允许你觉得只是一般般”凌卉卉慷慨激昂“我的大雀雀是最酷的,我不允许任何人觉得你只是一般酷,哪怕你是你本人也不可以”

    “”

    鄢知雀怀疑凌卉卉刚刚说了段绕口令。

    “太不要脸了”凌卉卉蓦地叫嚷起来,“徐晗涵的粉丝跑你微博下去撕了,说这个声音不是徐晗涵的这还不够明显啊他们竟然都在说是你泼徐晗涵脏水,要你出来道歉“

    鄢知雀十分淡定“粉丝无所谓,等徐晗涵那边有动作了再说。”

    一小时后,凌卉卉再度拨通鄢知雀的电话“操操操,徐晗涵工作室发微博了,说你断章取义”

    “嗯”

    “请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士停止造谣,敬告某位断章取义的女士,多行不义必自毙。”凌卉卉复述完微博内容后,说“很多营销号冒出来爆料,说徐晗涵和闻西珩是正常交往,你之所以发模棱两可的微博是为了打击徐晗涵的名声。这都什么鬼做小三还正常交往”

    鄢知雀笑了,“看来徐晗涵得人撑腰了。”

    她打开微博看了看。

    果不其然,很多人开始说她与闻西珩本来就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的。徐晗涵是在直到他们俩要离婚后才与闻西珩接触,并不存在小三行为bbb。

    更有甚者,大力宣扬徐晗涵才是闻西珩本来要娶的人,只是因为冷冰冰的商业联姻阻碍了他们。

    还有人扒出了鄢知雀买热搜的证据。

    资本下场,接下来就该是一清洗了。

    可惜,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些。

    鄢知雀慢悠悠地登录微博,将完整的录音放出去,顺便加上了一段徐晗涵第一次来找她时的录音。

    用这位大明星自己造的孽,送她的事业与狗东西的名声,一起c位出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