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鄢知雀一边刷微博,一边没什么语气地说“我只顺路把你送到闸弄口地铁站,你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都依你。”薛井年温柔地说。

    鄢知雀抬眸瞧了他一眼,旋即继续刷微博。

    从这边开到闸弄口只需五六分钟,坐了一会儿后,薛井年赶在下车前不紧不慢地说“不考虑我么”

    鄢知雀自顾自浏览微博,没搭腔。

    薛井年笑了下,半认真半不正经地说“雀雀,很多方面我可能比不上闻西珩,但很多方面我肯定比他强很多。等我们在一起了,你就是我的全部,所有都听你的。”

    鄢知雀漫不经心道“那你等下辈子吧,别喊我雀雀,没那么熟。”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礼貌提醒“薛先生,这边不能停车。”

    “好,多谢。”薛井年解开安全带,下车前对鄢知雀说“雀雀,我先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无论如何,随时可以来找我。”

    薛井年下车后,司机往鄢知雀常住的公寓位置开。

    鄢知雀通过中央后视镜看到司机忍俊不禁的表情,她轻轻笑“想笑就笑,没什么大不了的。”

    司机立马正色道“抱歉,我失态了。”

    “我也觉得挺好笑的,搞得我好像专门送他回家了一样。”

    “薛先生对您一往情深,我不该嘲笑他。”

    “他只是对他得不到的东西一往情深,不是对我。”

    鄢知雀毫不怀疑,如果当年她和薛井年走到了成为情侣那一步,他绝对依旧是个海王。

    这些年他没少在外败坏她的名声,将她塑造得仿佛欺骗了他感情似的。

    说白了,不就是一句不甘心么

    想到这里,鄢知雀顿时有些难过。

    为什么好姐妹凌卉卉遇到的都是司乾、荆桓城那样一颗真心全扑在喜欢的人身上的男人,到了她这里

    一个闻西珩,一个薛井年。

    呵。

    鄢知雀静下心来仔细想了一想。

    她那时根本没怎么喜欢过薛井年。

    只是周围的人都陷入热恋中,高中时期与她交好的同学们都一一脱了单,连凌卉卉也做好要去找荆桓城的准备。

    那既然人家都有甜甜的恋爱,本公主也不能落

    下

    于是她就在追她的人中挑了挑,暂且觉得薛井年还不错长相最对她的胃口。

    不过后来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最吃闻西珩的皮相。

    司机笑着说“您愿意载薛先生一程,是因为闻先生吗”

    “关他什么事”

    鄢知雀下意识反驳。

    但内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闻西珩在旁边看着,她八成不会同意薛井年上车。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来自闻西珩的短信。

    「约定好的每周家庭日,你已经缺席三次了。」

    鄢知雀看完短信,立马给唐慕瑶打电话“慕瑶,你那新男朋友我还没见过,不如后天约出来一道吃个便饭”

    后天就是周日了。

    唐慕瑶“好哇好哇。”

    鄢知雀“就约在南山公馆吧,你都好久没陪鱼宝玩了。”

    唐慕瑶“”

    鄢知雀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唐慕瑶开口,于是拖长闲散的语调“哑巴了”

    唐慕瑶轻轻叹了口气,小声逼逼“鄢知雀,我怀疑你有阴谋。”

    “我能有什么阴谋”鄢知雀的声音骤然拔高两个度,刚否认完就侧面印证她有大阴谋“这几年我待你还不够好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到了你该反哺你爸爸我的时候了”

    唐慕瑶“”

    鄢知雀理直气壮“我说得不对么”

    唐慕瑶“爸爸,您说得对。但你要保证你不会坑瑶瑶”

    鄢知雀翘起唇角,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闻西珩冷脸的样子了,心情不由大好“不坑你,我坑你哥。”

    唐慕瑶默了默,然后说“那你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我,千万别殃及到我哦。”

    与唐慕瑶达成共识后,鄢知雀言简意赅地回了闻西珩三个字「周日见。」

    鄢知雀上午十点抵达南山公馆。

    闻小鱼仰着小脸,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喊“妈妈妈妈”。

    奶里奶气,清脆响亮。

    闻西珩站在一旁。

    他今天没有穿西服,只单穿一件奶白色薄线衫。常年往后梳的额发垂在额头上,清隽又无害,衬得整个人年轻了十岁。

    前三个礼拜鄢知雀都是接了闻小鱼就离开南山公馆,既然早就说好了要一起过家庭日,那自然就等闻西珩

    的安排。

    闻西珩征询她的意见“我让人准备了碳火与烤架,我们今天在花园里bbq如何”

    鄢知雀没多大意见,低下身问闻小鱼“我们鱼宝想bbq吗”

    “想”闻小鱼高举双臂,动作中藏着要跟妈妈说悄悄话的潜意思。

    鄢知雀蹲下来,闻小鱼立马附到她耳边,小手充当小喇叭“我想邀请我的男朋友和女朋友一起来,但爸爸说不可以。”

    “”

    一礼拜不见,你怎么又有男朋友又有女朋友了

    鄢知雀掩下震惊之色,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那下周去妈妈那里,邀请你的朋友们一起来玩好吗”

    闻西珩听见这话,就明白闻小鱼跟鄢知雀告状了。他精准地捕捉到鄢知雀话里“下周去妈妈那里”七个字,风轻云淡地接话“嗯,那下周的家庭日就去你那里。”

    他还挺喜欢孩子当着他的面,偷偷向她告状的场面。

    有点温馨。

    闻西珩不由弯了下唇角。

    鄢知雀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你想得美。”

    闻西珩挽起袖口,慢条斯理地跟她讲道理“欠的三次要补回来,不能越欠越多。”

    显然,他知道大多数情况下,都不能跟自己的女人讲道理。

    尤其鄢知雀向来都是个不大喜欢讲道理的人。

    鄢知雀勾唇一下,“欠闻总,那您有本事就去诉讼庭申请仲裁。”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干脆直接牵着闻小鱼往玩具房走。

    闻西珩跟了进来。

    三人坐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搭乐高机器人,度过了半小时还算温馨的时光。

    管家敲门进来说唐慕瑶来了。

    鄢知雀立马从地上蹿起来,“呀,太好了,正好一起烧烤”

    她没忘用眼角余光扫视男人顷刻间冷下来的脸。

    如愿以偿,更开心了

    姓闻的狗东西不开心,她就开心。

    鄢知雀牵起闻小鱼往外走,“小姑姑来看鱼宝啦,我们去接接小姑姑好不好呀。”

    “吼”

    鄢知雀母子俩一走进门厅,唐慕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迈着小短腿迅速飞奔到闻小鱼面前。

    “姑姑姑姑又漂亮啦”

    “哇,我们鱼宝是不是又胖了好可爱,真好捏呢。”唐慕瑶蹲下来一边捏着闻小鱼

    的脸颊,一边兴高采烈地说。

    “没有胖,鱼宝只是肉很多。”说完,闻小鱼掀开自己的衣摆,要唐慕瑶摸他圆滚滚的小肚子。

    唐慕瑶的男朋友俞旭茗走了过来,先笑着对鄢知雀说了句“您好”,接着微微弯下身笑眯眯地朝闻小鱼伸出手“小朋友,你好呀。”

    闻小鱼放下自己的衣摆,伸出手去牵住他的手指,长得极像鄢知雀的乌眸弯了起来“叔叔好。”

    俞旭茗与唐慕瑶先后直起身子,唐慕瑶刚要做介绍,就听俞旭茗略有些惊讶的开口说话了。

    “原来是你。”俞旭茗看着鄢知雀,笑得一派风光霁月。

    鄢知雀一头雾水。

    唐慕瑶狐疑地看了看鄢知雀,又看了看俞旭茗,问道“你们竟然认识”

    鄢知雀毫无头绪“可能,我记忆力衰退了”

    俞旭茗笑着解释“我的父亲是俞豫。”

    鄢知雀恍然大悟,“你是俞教授的儿子天啊,这世界好小啊。”

    她转过头跟唐慕瑶说“当初俞教授想要撮合我和他儿子,但后面就没了后续。”

    “是啊,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也在心里感慨世界好小。我父亲给我看过你们俩的合照,还说你连孩子都已经有了,我跟你结了婚直接就做爸爸,我占了个大便宜。”

    俞旭茗话音一落,唐慕瑶与鄢知雀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唐慕瑶毫不在意地揶揄他“那你岂不是差点成为我姐夫。”

    俞旭茗微微一笑,低下头咬着唐慕瑶说了句悄悄话。

    唐慕瑶瞬间脸蛋爆红。

    鄢知雀莞尔笑,转开目光。

    恰好与闻西珩微沉的目光撞到一块儿。

    鄢知雀朝他抬了抬下颌,挑衅的意思十分明显。

    唐慕瑶也注意到了闻西珩,瞬间正经起来,乖乖巧巧地打招呼“哥。”

    唐慕瑶给两方做了介绍。

    闻西珩略一颔首,而后盯着她,语气低缓地问出一个危险至极的问题“我刚刚听见你说,他是你姐夫”

    唐慕瑶“”

    俞旭茗笑道“慕瑶胆子小,您别吓着她。”

    他听唐慕瑶提起过闻西珩几次,知道她对她的这位兄长既敬重又略微有点畏惧。

    闻西珩将目光转移回他身上,淡淡道“俞先生今

    年贵庚从事哪一行业”

    俨然长辈对晚辈的常规性问询。

    唐慕瑶抢着回答“二十八岁,省妇保的乳腺外科医生。”

    “嗯,年轻有为。”

    俞旭茗谦虚道“闻先生您说笑了,要说年轻有为,我还是比不上您。”

    “嗯,确实。”

    鄢知雀“”

    唐慕瑶“”

    候在一旁的管家“”

    一家三口的bbq变成了五个人的聚会。

    鄢知雀全程与唐慕瑶说笑,闻西珩都找不到什么插话的机会。

    唐慕瑶与俞旭茗一直留到下午四点钟才走。

    鄢知雀也跟着他们俩一块儿离开了,走之前招呼都没打一个。

    闻西珩走进大书房,靠在单人沙发座里,脑袋往后仰。

    闻小鱼敲门进来,哒哒哒跑到父亲座椅旁,一鼓作气地捏紧小拳头。

    闻西珩双手托住儿子胳肢窝,将他抱到大腿上“怎么了”

    坐在父亲腿上的闻小鱼顿时再而衰,怯怯道“爸爸,下周日我可不可以和妈妈单独过”

    爸爸不喜欢他邀请朋友们一起玩,那就只能不带爸爸玩了。

    发生这种事情,闻小鱼小朋友也不想的。

    闻西珩黑眸深邃,盯住他的一双乌眸“妈妈说的”

    闻小鱼想了想,决定让妈妈来接过锅。于是他重重地点了下小脑袋,眼睫毛都扇起了一阵小风。

    闻西珩单手掐住闻小鱼肉嘟嘟的脸颊,闻小鱼顿时被吓得“唔唔”了两声。

    闻西珩神色威严庄重“学会撒谎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弟弟就出场了。

    如果弟弟和闻狗都不是小天使喜欢的类型,建议及时撤退哦,其他大大的文也很好看的。作者君已经不想再收负分了金馆长笑j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