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 60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翌日上午。

    闻西珩掏出手机,敛眸划开锁屏。

    没有一条消息。

    唐父“西珩,下午一块儿打高尔夫”

    闻西珩笑着回道“抱歉舅舅,我下午有其他安排。”

    闻西珩从舅父办公室出来,迎面遇上最近被父亲强行押在公司上班的唐慕瑶。

    唐慕瑶也没想到会在这撞见闻西珩,没来由地瞳孔地震,“哥。”

    闻西珩略一颔首,淡淡道“微信加回来。”

    唐慕瑶“”

    闻西珩见她不说话,侧过头睇着她“有问题”

    “没,没。”唐慕瑶搜肠刮肚找借口“我,我前阵子微信被盗号了,好多人都被那个盗号的给删掉了。嗯,对”

    唐慕瑶说着说着有了点底气,愤愤握拳“可恶的盗号狗”

    闻西珩淡淡地又看了她一眼。

    唐慕瑶浑身一个激灵,福至心灵,立马从兜里摸出手机将闻西珩放出黑名单。

    闻西珩这才迈开大长腿,高冷地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唐慕瑶舒了一口气,刚要走进老爸办公室,手机一震。

    闻西珩知雀的生日派对几点开始

    吼,原来是没被邀请

    唐慕瑶战战兢兢回了消息下午三点。

    闻西珩地点。

    “我们雀总的生日趴”打蛋夏凑近手持镜头,笑得一脸暧昧“趁雀总不知道,偷偷泄个密。我们雀总找了个非常奶非常帅的小弟弟哦,那声音,炒鸡苏杰克苏本苏了”

    她一边拍摄,一边走进酒店。

    “我们先来看一下雀总的酒店大堂”打蛋夏转了个圈圈,目光触及等候区沙发座上的男人,整个人顿时卡住了。

    男人西服笔挺,脸上扣着一张银色镂空面具。

    他远远看着她,眼眸漆黑深邃。

    打蛋夏收起拍摄器材,走过去打招呼“闻总。”

    闻西珩微微颔首,“你好。”

    “您今天怎么穿这么正式过来参加雀雀生日趴的是吧在等人”

    闻西珩平静地开口“我没有邀请函。”

    “那我也不敢带您进去,雀雀非砍死我不可。”打蛋夏干笑。

    “我在这等知雀。”

    “那,您继续,我先不打

    扰了。”

    打蛋夏在得到闻西珩的颔首后,抱着器材,飞快上了电梯。

    打蛋夏顺利进了鄢知雀办公室,一路畅通无阻。

    闻小鱼扑进她怀里“蛋蛋鱼宝要抱抱”

    打蛋夏顿时被小孩子的活力劲感染,蹲下来与闻小鱼玩了一会儿,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问鄢知雀“那位在下面,你知道吗”

    鄢知雀不为所动,优雅地换上一双限量款高跟鞋,“知道。”

    “行。”

    打蛋夏不再多说,愉快地和闻小鱼一块儿搭积木。

    打蛋夏走后,闻西珩摘了并没有什么伪装作用的面具,在大堂坐了半个多小时。

    期间,来参加鄢知雀生日趴的男男女女纷纷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唐慕瑶战战兢兢地过来打了招呼,又战战兢兢地离开。

    沈淮景隔着三四米的距离,朝他挑衅地挑了下眉头,他没有搭理。

    另外就是些与鄢知雀勉强能算作交好的名媛小姐,带着各自隐秘的小心思,上前问好。

    鄢知雀,没有出现。

    闻西珩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安静地坐着。

    1535

    鄢知雀出生于下午三点三十六分,她是个极注重仪式感的人,因此每年生日都要特地聚集一群人陪她倒计时。

    闻西珩点开她的微信头像,唇角微微弯起。

    心中跟着默念倒计时的秒数。

    念到最后一秒时,他眼尾漾开笑意,开口无声地对着她的头像说“知雀,生日快乐。”

    “三,二,一”

    “恭喜雀雀小仙女十八岁了”

    欢声笑语中,鄢知雀手中喷出的香槟划过半空,点点滴滴的酒酿四散落地。

    在一阵阵如潮水般似乎不会停歇的祝福声中,鄢知雀吹灭蜡烛,举起纤细柔嫩的左手臂笑喊“今年的生日愿望”

    唐慕瑶小手笼在嘴边,尖叫着盖过鄢知雀的声音“拥有更多可爱的迪迪”

    周围众人顿时大笑。

    有人揶揄道“慕瑶,这恐怕是你的愿望吧问过俞医生没,人能同意哈哈哈哈”

    鄢知雀笑着推了下唐慕瑶的脑袋,重新喊“今年的生日愿望,izardry湖滨店年末尾牙一骑绝尘”

    下午场的派对不到五点钟就收官,晚上的游艇趴才

    是重头戏。而闻小鱼自然不能参与第二场,早早地被送了回去。

    鄢知雀等人离开酒店时,闻西珩已经不在了。上了车,打蛋夏问坐在副驾驶的唐慕瑶“你来的时候,闻西珩还在大堂吗”

    唐慕瑶转过头来点点头,一言不发地看着鄢知雀。

    鄢知雀风情万种的眉眼间凝了点冷意“你们非得扫兴是吧”

    “千大万大,寿星最大。不提他了不提他了。”唐慕瑶笑了起来,然后说“哎雀雀,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百惠拿时光胶囊啊带上我好不好明年我也能拿了呢”

    时光胶囊,又名寄望书,是百惠国际流传已久的传统项目,每个学生在高三成人礼当天,都会在信纸中写下想要完成的计划、或者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尘封十年,十年后可到保存时光胶囊的校史馆七楼,凭密码自行开启。

    “不去,没什么意思。”

    打蛋夏激动道“时光胶囊哇,你们学校还有这种东西啊保留这么久真不愧贵族学校”

    唐慕瑶兴高采烈地说“还有更有意思的呢如果未来校友和校友结婚了,可以回到百荟,把两个人的时光胶囊放进同一个盒子里,需要两把密码锁都打开了才能取出来。”

    打蛋夏好奇道“那要是离婚了呢”

    “一般不会有人再回去单独拆开,就放那里不管了。”鄢知雀漫不经心地说。

    唐慕瑶紧跟着就接上话“但是我哥28岁的时候,专门带雀雀回去开锁了。不过雀雀的锁没有开,只开了我哥那把。”

    “那不就看不了了吗”

    “是啊,所以得等雀雀开了才能看。”

    唐慕瑶说完,与打蛋夏一起虎视眈眈地盯着鄢知雀。

    鄢知雀唇角轻扬,打破她们的期待“不去。”

    “你一个过生日要掐着秒数庆祝的人,十年前的时光胶囊就这样舍弃掉了”

    “寄望书在我心里藏着呢,不需要拿出来看有没有实现。”

    唐慕瑶脱口而出“谁想看你的了,这不是我哥的锁不是早就已经开了吗”

    说完,她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鄢知雀唇角勾起笑,“我觉得你可以脑补一下,如果闻西珩知道你要偷看他的时光胶囊,你会是个什么下场

    。”

    唐慕瑶“打扰了。”

    打蛋夏兴致勃勃地问道“慕瑶很怕闻西珩”

    “哎呀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提他了么,不说了不说了,再说雀雀就生气了。”唐慕瑶郑重地点了点脑袋,结束这个话题。

    鄢知雀也不想再提闻西珩,于是转移话题关心打蛋夏“我看你都没沾多少酒,身上好朋友来了”

    “没呢,前阵子体检检查出来乳腺结节比较大了,现在定期复查。不乐观的话,以后估计得做个小手术。所以我现在忌酒。”

    “微创吗”

    “位置长得不好,可能微创,也可能用传统手术。”

    唐慕瑶说“传统手术挺好的,除了会留个小疤痕以外比微创好多了。哎,你要是真想做手术,可以找我男朋友,让我男朋友给你推荐资深专家啊”

    鄢知雀笑道“对,慕瑶男朋友正好是省妇保的乳腺外科医生。”

    她们三个人借此开始聊女性健康方面的话题,将时光胶囊及闻西珩暂且抛至脑后。

    游艇派对的场景由唐慕瑶负责布置,选用空运的保加利亚玫瑰与白色澳洲腊梅以及小尤加利叶,铺满两侧。

    蛋糕塔、香槟塔,也都布置得好看极了。

    唐慕瑶骄傲满满“今天不是雀雀的十八岁生日嘛,瑶瑶当然要弄隆重点”

    鄢知雀赞赏地拍了拍唐慕瑶的肩膀,然后叹道“只有一点美中不足,就是这游艇是我爸爸的,不是我的。”

    沈淮景站在他的左侧,眺望海浪尽头的薄淡远山,“我以后会挣钱给姐姐买游艇。”

    打蛋夏噗嗤笑出声“你还是让雀总送你一艘游艇比较实际。”

    唐慕瑶笑着说“这可不一定,弟弟长得那么好看,说不定哪天就一炮而红了呢”

    打蛋夏不假思索道“一炮而红的有几个是有女朋友的”

    周遭顿时静了下来。

    打蛋夏后悔不迭,摸了摸鼻子小声道“啊,我这欠揍的嘴巴。”

    鄢知雀笑着打破僵局“你想太多了,我可还没有男朋友。”

    “早晚是我的。”沈淮景接着她的尾音说。

    鄢知雀侧过脸,抬眸朝他看去。

    沈淮景弯眸迎上她的视线,湛蓝的海水映着他满目的星光。

    作者有话要说闻狗还不够虐嘛qaq

    作者君觉得他已经挺惨的了呀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