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
作者:杯晚   豪门女配只想离婚最新章节     
    接正文时间线

    “白雪黎要离婚”唐慕瑶诧异得差点蹦起来。

    唐慕瑶难得今天不上班,与鄢知雀以及近期才回到南城的莫雅涵一块儿喝下午茶。

    鄢知雀瞅了一眼一惊一乍的唐慕瑶,优雅地端起杯耳抿了口花茶,然后说“淡定点,我看白雪黎都没你激动。”

    “可他们不是青梅竹马吗我过年前还在尼亚加拉冰酒节碰见她和她家那位了,看起来很恩爱啊我看白雪黎可喜欢他了呢”

    最先提起这事的莫雅涵摇摇头,笑了下,“白雪黎说了,这婚她非离不可。”

    说完,她转过头问鄢知雀“她和你聊过这事儿吧”

    鄢知雀“嗯,微信上找我聊了聊。”

    毕竟学生时代,她罩过白雪黎。而且,她曾经顺利与闻西珩结束商业联姻关系,并在外人眼中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抽身离场。

    “为什么突然要离婚”唐慕瑶心中隐有猜想,但总归不好贸贸然揣测别人的品行问题。如果单和鄢知雀一块儿八卦就算了,但如今是三个人在一道,她与莫雅涵还没熟到不设防的地步。

    莫雅涵“我听说,好像是钟嘉南有个放在心里边很多年的白月光,突然被白雪黎晓得了。”

    接着,莫雅涵与唐慕瑶齐刷刷将目光投向鄢知雀。

    鄢知雀笑了笑,没表态。

    这便是不方便说的意思了。

    作为一名在艺术界小有成就的青年画家,莫雅涵ssi起来全无艺术工作者的包袱。她将脑袋凑向唐慕瑶那一侧,不似唐慕瑶那般谨慎,说“钟嘉南当年求婚的时候,可是说他暗恋白雪黎整整十二年。这么推算,他竟然还能有白月光小学幼稚园”

    “哎,那白雪黎是怎么发现他有白月光的什么苗头”

    “这我就不清楚了,说不定是绝招”莫雅涵想了一想,“要离婚那种程度的话莫非白雪黎发现她其实是白月光的替身”

    唐慕瑶并不认同“替身梗太扯淡了,我倒觉得,说不定是钟嘉南晚上睡觉的时候喊了白月光的名字。”

    莫雅涵微微张大嘴巴,惊恐道“天喊名字也太过分了吧”

    膝盖莫名中

    了一箭的小孔雀殿下“”

    唐慕瑶颇为认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果真的喊了别的女人的名字,要我我也离婚”

    鄢知雀赶紧又喝了口花茶压压惊,而后尽量淡然地开口“喊名字还好吧又不一定是为爱鼓掌的时候喊,可能只是睡着了不小心喊出个名字来呢”

    “这还不过分”

    “是啊是啊,瑶瑶觉得睡着了不小心喊出来,还不如doi的时候喊呢”

    鄢知雀“”

    至于么

    睡着了喊,还能比啪啪啪的时候喊别人名字更过分

    莫雅涵仿佛看穿她心中疑惑似的,非常认真严肃地说“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觉都能喊出来别的女人的名字,要谁谁不膈应”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鄢知雀只好跟着认同。

    可是

    她真的没有对荆桓城“日有所思”啊

    这时,唐慕瑶噘着嘴说“那我觉得他们凉透了,不可能再继续一起生活下去。”

    莫雅涵惆怅道“就像年少有为这类型的歌,听起来很能带动情绪,谁都会把自己代入故事主人公的角色里。但如果是在故事里的第三个人唉。”

    唐慕瑶立马说“要是搁小说里,不就直接be了这种小说还能he个鬼”

    二人齐齐回过头,异口同声地问鄢知雀“你说呢”

    鄢知雀“”

    我怀疑你们俩针对我。

    但我没有证据。

    唐慕瑶挠挠头,不解地问道“雀雀,你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

    她一边说,一边思维发散,紧接着倒吸一口凉气“不会我哥”

    鄢知雀忙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唐慕瑶步步紧逼“那你们为什么还不复合话不是都已经说开了吗我哥肯定还有哪里对不起你了”

    鄢知雀抬眸,露出欣慰少许的目光“不枉爸爸我疼你一场。”

    第一反应是你哥对不起我,而不是我不,本公主怎么可能会对不起狗东西

    不可能。

    晚上鄢知雀哄闻小鱼入睡后,又想起了下午的插曲。

    她纠结了几秒钟,决定去市中心公寓。

    鄢知雀自己开的车,停到地下车库后,按了电梯往上升。

    到了一楼,叮一声,电梯门缓缓

    打开。

    眉目深邃的男人裹挟一身夜风,怀中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布偶猫。

    鄢知雀没想到会这么巧,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刷手机。

    闻西珩抱着布偶走进电梯,自觉站到她的身侧,不动声色翘起一贯平直冷峻的唇角。

    电梯门合拢,轿厢上升。

    闻西珩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布偶猫,布偶猫湛蓝的眼珠子也正好瞅着他。刹那间,仿佛通灵似的,布偶发出一声细软挠人的叫声“喵呜”

    闻西珩满意了。

    决定因为给她加几条小鱼干作为奖励。

    不出所料,鄢知雀听见喵咪的叫声后,注意力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她一动不动地盯着毛发旺盛的小家伙看了一会儿,乌黑澄澈的眼眸里流淌出撸猫的渴望。

    闻西珩勾了勾唇角,侧过头,尽量放柔声音邀请她“抱一抱吗”

    “叮”

    电梯到了鄢知雀所在的楼层。

    与此同时,是她伸出去轻轻抚摸小家伙脊背长毛的柔夷。

    小家伙感受到抚摸,发出咕噜噜的舒服声。

    闻西珩微微侧过身,以便鄢知雀能看清他们第二个孩子的面容。

    鄢知雀果然十分喜欢这个小家伙,乌眸一弯,笑眯眯地与她打招呼“闻雀雀你好呀,我是鄢雀雀。”

    男人慢条斯理地开口,薄唇张翕间淌出温和磁性的嗓音“名字已经换过了,现在叫闻知知,知道的知。”

    鄢知雀眼睫毛上扬,抬眸瞪了他一眼。

    闻西珩弯了下唇角,“那就听妈妈的,还是叫闻雀雀。”

    鄢知雀没理他,小心翼翼地尝试把闻雀雀抱进自己怀里。

    电梯到了闻西珩所在的楼层,轿厢门再度打开。

    “去我那儿坐坐罢,喂闻雀雀”闻西珩话音一落,就敏锐地捕捉到鄢知雀微微泛红的耳尖。他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那句话,倏然笑了。

    “嗯,喂闻雀雀。”他又强调了一遍。

    鄢知雀进了他的公寓,然后颐指气使地站在门口,回身瞪他“你出去。”

    说这话时,她怀里还抱着他的猫。

    闻西珩阖上公寓门,微微一笑“我告诉你猫粮在哪,拿出来喂了闻雀雀,我就出去。”

    鄢知雀于是勉强没再要求他什么,转身往里走。

    闻西珩的这套公寓她还是第一次来。

    家居风格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非常符合他清冷禁欲的霸总形象。

    黑白灰三色为主调,窗明几净。

    闻西珩脱下西服外套与西装马甲,长指按住领带扣。

    鄢知雀条件反射般往旁边一蹿,瞬间离他三步远。

    闻西珩笑了下,反常地没有开口调笑揶揄她。

    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点点进展,他不想把她吓跑了。

    因此,他有条不紊地挽起衬衣袖口,并未对她做出任何言语上、或者是行动上的冒犯。

    鄢知雀蹿完之后,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了点,不符合她高冷优雅的气质。于是,她端起架子,颀长优美的天鹅颈高高扬起,以一种中世纪贵妇的姿态撸着闻雀雀。

    闻雀雀对她的好感度爆棚,一改以往的高贵猫主子范儿,喵呜个不停,主动黏上去往她胸口蹭。

    又软又萌。

    鄢知雀的心都快化了,她挠了挠闻雀雀的下巴,然后抬头命令正看着她们俩的闻西珩“你还愣着做什么猫粮呢”

    久违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就像她曾经指使他做这做那、一点不衬她心意就要生气一般自然。

    闻西珩愉悦地牵着唇角,不一会儿就拿着装好鹿干的猫碗走到她身边。

    鄢知雀没有赶他出去。

    二人一起喂了猫。

    “闻雀雀和闻知知,你更喜欢哪个名字”他看似在问将整张脸埋进猫碗里的小家伙,实则征询小家伙她妈妈的意见。

    鄢知雀并不纠结“闻雀雀吧,比较顺口。”

    闻西珩摸了摸闻雀雀的脑袋,“她很喜欢你。”

    鄢知雀“你跟她说还是跟我说”

    闻西珩唇角弧度渐深,“闻雀雀很喜欢妈妈,妈妈也很喜欢闻雀雀。”

    鄢知雀耳尖一动,目光转到男人英隽深邃的脸庞上。

    闻西珩似有感知一般,抬起目光,与她相触。

    喂完猫,鄢知雀抱着闻雀雀坐到沙发中央,捏着肉肉的小爪子玩。

    闻雀雀讨好地将脑袋往她掌心拱,喵呜喵呜撒娇个不停。

    闻西珩热了脱脂牛奶端过来,放在茶几上。

    玻璃杯与茶几相触的清脆声中,鄢知雀的注意力不可避免地被吸引了过去。随之,她看到了茶几上的台

    历。

    不知是订做,还是巧合,台历那一页最醒目的前两行,恰好印着一句话。

    出自西蒙娜德波伏娃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我清楚的知道,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鄢知雀抬起头,撞进男人星光般灿烂闪耀的目光中。

    他的眼睛很亮,像一束避无可避的追光,将藏不住的爱慕与思念切割成柔软形状。

    鄢知雀的红鸾星开始作祟。

    一直以来,她迫不及待地从过往金丝雀般的生活中破壁而出,去寻找个人与外界的融和与剥离。在这种境遇中,似乎彻底抛开闻西珩,她才得到通往实现自我需求之路的趋同。

    她不是没有朝他靠近过。但只有收到伤害的时候,她才会靠近他、躲到他的身后,借此获得片刻的安宁。

    闻西珩无疑是她的拥趸,哪怕她曾经给他带来无止境的绝望。

    而她固守原地,在厘清是非对错之后,依旧不愿意迈出给予他希望的那一步。

    这是她做的,最后的抵抗。

    可是她在抵抗什么呢

    她已经拥有了他的爱慕,看到了他的忏悔,也能感同深受地去体会千百个深夜中、他难以挣脱的噩梦。

    但他从她这里得到的反馈,却仍然只是她的拒绝,与她的退缩。

    明明,她也喜欢他。

    喜欢那个总是板着脸的、无趣的男人,喜欢那个私底下拥有层出不穷花样的男人,喜欢那个会为她折下一身骄傲矜贵、向她低头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闻狗我现在能拥有老婆了吗

    小天使们齐喊不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