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穿越年龄二十五
作者:闲眉   好食多磨最新章节     
    傻不拉几的,猪头蔡,沈依依想着,发着呆,叹了口气。

    其实他在误会那本小册子前,不傻的,误会了小册子后,就傻了——真是的,她之前干嘛要纠结那些无聊的事情呢,他都已经犯傻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唉,好吧,去他的神秘感,去他的保持距离,沈依依拿胳膊肘朝后捅了捅:“你把衣裳脱了。”

    黑暗中,蔡礼嗖地睁大了眼睛:“不行!”

    “怎么不行了?脱!”沈依依以命令的口吻道。

    “不不不,不行!”蔡礼拒绝得非常干脆果断,并不带丝毫的羞涩感。

    他可是正经人,第一次得留给新婚洞房夜,即便她是沈依依,也不能破这个例。

    沈依依懒得跟他多费唇舌,翻了个身,自己动手了。

    “沈依依,你不能这样!”蔡礼用力地按住了她的手,“我只是给你暖暖身子、暖暖手,你别想歪了!”

    你别想歪了?他以为她要干吗?!沈依依气得掐了他一把,口吻却漫不经心地:“我就是想歪了,怎么滴?”

    “那……那我离你远点。”蔡礼瞬间平移,与她拉开了距离。

    得,她成好色女魔头了,沈依依气闷地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不想说话了。

    她之前本来就心情不好,他竟然又让她不高兴了,蔡礼有点愧疚,悄悄地挪回去,道:“依依,你乖,快睡吧,明天我带你去看我的新宅子。”

    “少拿我当小孩哄!”沈依依气道,“我在穿越前,都已经二十五了,我比你大!”

    “不就比我大七岁吗,有什么了不起?”蔡礼嘟囔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记得你说过,你以前没成过亲的——你都二十五了,还没成亲?”

    嘿,找打是吗?!算了,他是伤员,她忍!沈依依瞪了他一眼:“我们那儿风俗不同,二十五还没结婚的人,大把大把的,像你这种十八岁的,才刚成年,还没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蔡礼来了兴趣:“法定结婚年龄是什么意思?”

    “就是男人到了二十二岁,女人到了二十岁,才能结婚,才能到官衙领取婚书。当然了,在我们那儿,负责发放婚书的衙门叫民政局,婚书叫结婚证。”沈依依答道。

    “那照你们的说法,大梁女孩子的法定成亲年龄,大概应该是十五岁。”蔡礼兴致勃勃地推算比较了起来,“你二十五岁没结婚,就相当于在大梁二十岁还没成亲,对吧?”

    我的老天,他这是啥意思?!说她嫁不出去?!

    她就知道,搁“沈依依”那儿深情款款的蔡礼,在她这儿不存在的!

    他在她面前,就是个欠揍的坯子!

    沈依依忍无可忍,不顾他有伤在身,猛扑上去,掐住了他的脖子。

    蔡礼吓了一跳:“喂,沈依依,你干吗?!”

    我掐死你!沈依依气得眼睛都红了。

    “冷静,冷静,别冲动!”蔡礼大声喊着,被掐得咳嗽了起来。

    冷静不了!沈依依一边掐,一边狠狠地瞪他。

    其实蔡礼抓住她的手腕,轻轻地一拽,就能摆脱困境,但是他怕弄疼了她,只好继续哄:“你刚才不是想让我脱衣裳吗?我脱给你看,好不好?”

    嘿!沈依依停住了手,但仍然保持着掐脖子的姿势:“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想男人想到疯的老姑婆,只要你的动作稍微亲密点,我就想扑上去那啥?”

    “不是,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是我,是我图谋不轨,是我想入非非!”蔡礼慌忙辩解,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

    “你骗人!你就是这么想的!”沈依依又掐起了他的脖子,几乎是竭嘶底里地大喊,“蔡礼,你这个混蛋,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

    “啊?看伤?”真是他误会了?蔡礼连忙道,“好,好,我给你看,你松手,好吗?”

    “我不稀罕看了!”沈依依松开手,一把推开了他,翻身不理他了。

    完了,好像真生气了……蔡礼轻轻地碰了碰她:“真不看了?”

    “别碰我!我嫁不出去,我欲火焚身!”沈依依一缩身子,吼道。

    欲火焚身这种词都说出来了?蔡礼无语片刻,抓住了她的手腕:“你不想看就不看,我给你摸好不好?”

    他说着,不顾沈依依的挣扎,引着她的手,探进他的衣襟,搁到了他的肚子上。

    沈依依恨不得一掌拍下去,但当手上异样的触感传来,还是愣住了。

    他的腰腹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皮肤露出来。

    裹成这样,伤口一定不浅,她轻轻地摸了摸,语调不自觉地就低了下去:“疼吗?”

    “已经疼过了。”蔡礼拍了拍她的手。

    “我不会道歉的。”沈依依轻哼了一声,道,“你刚才太可恶。”

    “是是是,我可恶,你不用道歉。”蔡礼说着,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沈依依,你看你,脾气这么爆,一言不合就掐人脖子,大概也就我能受得了了。”

    “我脾气爆?你怎么不说你欠揍呢?还有,受得了我的人多了去了,明天你自己开了我的柜子看,看看那里头都是些什么!”沈依依缩回手,翻了个身,把后背丢给他了。

    开她的柜子看?柜子里有什么?蔡礼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下床去看,但又怕掀了被子她会着凉,想想还是忍住了。

    沈依依闹了这一通,累了,很快睡着了,呼吸变得平稳绵长。

    要不要趁她睡着,去打开柜子看看?蔡礼刚升起这个念头,就见沈依依翻了个身,滚到了他怀里。

    这……要不要把她推开?推吧,于心不忍;不推吧,万一被她发现,会不会又害臊到掐他脖子?

    嗐,不就是掐脖子么,她那点小力气,再掐又能掐出什么花样来,蔡礼纠结了半天,终于想通了,大大方方地把她搂进怀里,裹好了被子。

    他怀里很暖和,沈依依睡得更沉了,可是他却失眠了,抱着这么个软软香香的女人,睡得着才怪,除非他不是男人。

    蔡礼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帮她压着被子,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阳光透过窗纸,照了进来,沈依依打了个呵欠,带着一丝刚醒的迷糊,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蔡礼的脸。她刚睡醒,反应迟钝,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蔡礼的手扣在她的腰上,而她,窝在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