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正文完结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费秀绣连忙打开包,翻找里面的平安符。

    树叶沙沙作响,阴森森的风从各个角度吹来,令人手脚发凉。

    费秀绣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拿出两张平安符,塞到董大山和李文帅手里。

    董大山拿着平安符,心里咯噔一下“不、不会吧”

    这可是在家门口啊

    李文帅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吓得瑟瑟发抖。

    他就是想亲自拜拜道天天尊,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树叶摩擦声越来越响,风声中夹杂着低语声、哭嚎声,仿佛身后有数不清的人。

    费秀绣头皮发麻,掌心的平安符逐渐发热,涌出一股股暖流。

    “往前走。”

    她试探地迈出一步,离院子近了些。

    费秀绣勉强松了口气,下一秒,她的心又被吊了起来。

    无数低喃声在耳畔回荡,模糊的黑影快速从眼前拂过。

    “啊啊啊啊”

    李文帅吓得尖叫出声,那些低语又变成了诡异的嬉笑声。

    李文帅头皮发麻,不管不顾的往前跑,跑了两步,脚一滑,摔在地上,掌心的平安符掉到一旁。

    他正要伸手去捡,一阵风将平安符吹得更远了。

    李文帅哆哆嗦嗦地抬头,对上一张肿胀丑陋的脸,眼睛的部位只有一条深凹下去的黑色缝隙。

    “啊啊啊啊”

    李文帅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无眼鬼俯身,忽地,一道鸡鸣声划破长空。

    “咯咯咯”

    chi跳下石头,缓缓走向门口。

    随着它的走近,灰暗的天空逐渐变凉,阴冷的温度上升。

    小青和陈管家同时走了出来。

    小青一头扎进马路上的厉鬼群,一边吃,一边甩着勾魂链。

    陈管家则扶着费秀绣等人走进院子。

    “我同学”

    董大山想去拉晕死的李文帅,只见chi跳到李文帅脸上,朝他挥了挥翅膀,似乎在让他别多管闲事。

    陈管家带着他们进屋,端上热茶,再次出门。

    董大山坐在沙发上,双脚发软。

    费秀绣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身旁的司弘业。

    司弘业神色淡定“

    我上楼。”

    他喝了口茶,走向楼梯,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董大山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地问费秀绣“叔、叔叔没事吧”

    费秀绣看着司弘业略微怪异的走姿,摇了摇头“没事,应该去吃药了。”

    董大山愣了愣“吃什么药。”

    费秀绣“维生素。”

    司弘业快步回到卧室,找出行李箱里的要小药瓶,立马吃了两片。

    他打开窗户,看向院外。

    路上,陈管家拿着一柄用贴满铜钱的剑,挥刺飘在空中的黑影。

    被剑刺中的黑影瞬间消失在空中。

    还有一个穿着道袍的青皮小孩,乱甩着个链子,一口吞一个黑影。

    司弘业眉头紧皱,正要关上窗户,忽然听到了咆哮声。

    “兄弟们有人在道天观门口搞事”

    “是帮外地厉鬼”

    “你们怎么敢的”

    司弘业手一顿,看见一堆白色、灰色的人影飘到门口,和那些黑影扭打起来。

    他们打了没多久,陆家门口又出现一群手拿链条的人,把黑影全部都带走。

    其中一个穿着黑白相间衣服的人突然抬头,看了过来。

    司弘业怔了怔,只见对方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黑影消失,陆家院外恢复平静。

    司弘业呼出一口气,拿起小药瓶,又吃了两片药。

    他摸了摸不再发烫的屁股,走进浴室洗澡。

    一个小时后,司弘业洗完澡,又看了眼窗外,确定一切恢复正常,连忙拨通医生的电话。

    “陈医生,之前都好好的,今天又突然出现幻觉了。”

    “是不是最近压力比较大”

    司弘业想了想“最近公司没有事情,不过我夫人的脾气变差了。”

    “婚姻不和谐的话”

    “司弘业”卧室门猛地被打开。

    司弘业立马挂掉电话。

    费秀绣走进房间“等会儿道观有个视频会议,我要打扮一下。”

    司弘业点头。

    费秀绣“所以我的卷发棒在哪里”

    司弘业面不改色“你的卷发棒就棒在视频的时候更漂亮,显脸小。”

    费秀绣“”

    她上下打量司弘业,见他洗过澡了,

    拿出平安符,塞到他手里。

    “你有什么感觉”

    司弘业小心翼翼地问“我应该有什么感觉”

    “没事。”

    费秀绣注意到他手里的手机,问道“你给小司打电话了吗”

    司弘业摇头。

    费秀绣瞪了他一眼,连忙给司怀打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端才响起一道低哑的男声“喂”

    “修之小司呢”

    “他在睡觉。”

    费秀绣松了口气,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你们好好休息。”

    陆修之挂掉电话,垂眸看着司怀的睡颜。

    他躺在病床上,不知梦见了什么,眉心微微皱起,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

    “张钦洲这些事情都是你师弟干的”

    司怀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

    张钦洲轻咳一声“我也是死后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司怀“山上的聚灵阵也是你弄的。”

    张钦洲“我是被张天敬骗的。”

    司怀继续指责“你差点把我们害死。”

    张钦洲“这不是没死么。”

    “”

    司怀“那都是因为我反应快

    “你是罪魁祸首,你要对这些事情负责”

    张钦州叹了口气“你想要什么”

    司怀挑眉“你能给什么”

    张钦州面不改色地说“给你我的爱。”

    司怀“滚。”

    “好嘞。”

    张钦洲转身就走“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先走了。”

    “你睡了很久,该醒了。”

    张钦洲的声音充斥在耳畔,下一秒,梦境结束,司怀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

    “醒了。”

    陆修之摸了摸司怀的脸,递给他一杯水。

    司怀喝了两口水,看见陆修之眼下的青黑,皱了皱眉。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嗓子哑得不像话,根本发不出声音。

    陆修之“司叔叔、东大山他们都没有没事,放心。”

    司怀眨了眨眼,拍拍床铺,无声地说来睡觉。

    陆修之俯身,轻轻地啄了下他的唇“好。”

    司怀扣了扣他的手背,撅嘴还要。

    又亲一口,陆修之才躺到

    他身旁。

    大概是累极了,陆修之躺下没多久,就直接睡着了。

    司怀摸摸他的脸,又摸了摸手臂、胸口

    确定陆修之没事,才呼出一口气。

    陪着陆修之睡到中午,司怀的嗓子缓过来了。

    护士检查完基础项目,忍不住问“司观主,前两天山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司怀眨了眨眼,反问道“山里发生什么事了”

    护士愣了会儿“你不知道吗”

    “前两天一座山里忽然发出奇怪的响声,好像还有点地震,晋古又不在地震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对了,好像还莫名其妙着火了。”

    司怀唔了一声“新闻没说吗”

    护士摇头“没有。”

    司怀随口说“可能有什么野生动物吧。”

    护士恍然“对,前段时间好像是有不少野生动物的新闻。”

    “咚咚咚”

    病房门被敲响,方道长、方道长他师父、老和尚一群人走了进来。

    看见司怀醒了,方道长激动地说“司观主你终于醒了”

    “阿弥陀佛。”寂无双手合十。

    方道长立马说“你睡觉的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张会长刚送到医院,就直接被阴差带走了,总道协和上清观被查了,张会长这些年不知道贪污了多少钱,比焦昌市的朱响道长贪的还要多,说到朱响,六道观竟然也和张会长有关系”

    “晋古和其他地方的僵都处理完了,前两天一直在下雨,南方的干旱也解决了”

    司怀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扭头问陆修之“我睡了多久”

    陆修之“四天。”

    司怀脸色一变“今天几号了”

    陆修之“十月九号。”

    司怀“什么”

    方道长吓了一跳“司观主你没事吧”

    “哪里不舒服赶紧叫医生。”

    司怀从床上蹦了起来“学校”

    寂无微微一愣,笑道“司观主一心向学,是年轻一辈的楷模。“

    话音一落,他就看到其他人一言难尽的表情。

    陆修之无奈地对司怀说“已经请了一周的假。”

    司怀呼出一口

    气,躺回床上。

    奖学金保住了。

    第二天,司怀回到商阳。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祖师爷牌位前,点香摊手“祖师爷,我做了这种天大的好事,功德呢”

    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着,青灰色的烟雾悠悠升起,缓缓在空中飘散开来,让他耐心等待。

    司怀眯了眯眼“要等到什么时候”

    微风拂过,不再有任何指示。

    “行吧,”司怀叹了口气,掰着手指头说,“我住院了整整三天,大和尚还在山上吸了不少阴气,方道长为了对付旱魃,损失了十几年寿命”

    “小青,那天你做了什么事”

    “等会儿,我去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小青,你会写字吗”

    “会的”

    在家修养了三天,司怀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白天上课睡觉,晚上坐在院子里,看着鬼香客们上香跪拜。

    “兄弟,你那天做了什么”

    “我狠狠地抠了无眼鬼的眼缝。”

    “牛啊,我只敢抱住他的腿。”

    司怀翘着腿,看着小青一笔一画的在本子上记录。

    “叫什么名字”

    “王五。”

    “做了什么”

    “我去路口喊鬼帮忙了”

    小青写字速度不快,排队的众鬼挤挤嚷嚷,一个劲儿往前。

    司怀“别插队,一个鬼一个鬼来。”

    “城市的文明,离不开每个鬼的努力”

    记录完最后一批鬼,司怀又在小青的名字边上,加一条统计工作。

    和小青瓜分完祖师爷的贡品,司怀摸着肚子,慢吞吞地上楼休息。

    路过书房,司怀看到里面的亮光,推开门,陆修之还坐在电脑前。

    他好奇地问“在看什么”

    陆修之放大图片“道天观的设计图。”

    司怀看了两眼“我还没攒够钱呢。”

    陆修之抿唇“不用钱。”

    司怀挑了挑眉“你要送我么”

    陆修之点头。

    司怀弯了弯眉眼,笑嘻嘻地说“不行,我不能白拿你的东西。”

    陆修之正要开口,便听见司怀的下一句话。

    “我以身相许。”

    “买一送一,买一个小道观,送一个司怀。”

    司怀

    低头,吻住陆修之的唇。

    唇齿相依,呼吸交缠。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谢谢大家的这段时间的支持、陪伴、喜欢o ̄3 ̄o

    还有一些没讲清楚的事情,番外都会讲的

    下一本开你脑子才坏掉了沙雕甜文

    下面是完结的碎碎念啦,不喜欢的小天使可以跳过哦

    这个题材是第一次尝试,我已经尽力写啦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后期发生了一些事情,压力有点大,一直失眠,所以从双更变成一更了,之后会精修一下全文,修一下错别字和小bug,明天不一定能更番外,要去医院陪妈妈,明天不更的话,后天肯定会更的,番外可能有不少,主要是日常,还有几个主要角色的单独番外,会写在标题上的。

    最后再亲一口大可爱们o ̄3 ̄

    感谢在2021052321:40:322021052422:15: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予袖66瓶;386530350瓶;你想吃莲蓬吗28瓶;惨绿少年、打烊、打烊20瓶;小陈陈能瘦回90斤吗、42291973、予貅、竹马一边去、小芒果儿、没粥、硯安、顾慈,10瓶;cuteeeeeee、drraven鸦博士、喵了个咪嗷、252567305瓶;482234714瓶;琼2瓶;芳华年少、秒针不转、凶狠的卡机卡机、eatt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