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番外—后续1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关于张天敬的事情,司怀记了厚厚一本名单,连桃屋救了方道长他师叔之类的事情都没有漏掉,大大小小全部都记录下来。

    他让陈管家复印了两份,一份直接烧给了道天天尊,另一份准备烧给张钦洲。

    这次是为了向张钦洲讨好处,不准备惹他生气,司怀特地去了老陈纸扎的店铺,挑了一堆元宝金条,并叮嘱老陈“再烧个小狗或者小猫,就上次给你的生辰八字。”

    老陈问道“是上次的那个张钦洲吗”

    司怀应了一声“他是我师兄。”

    老陈立马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您放心,我懂我懂。”

    “肯定会让咱们师兄满意。”

    司怀放下名单,看了他两眼,没有多想。

    一个小时后,地府判官办公室

    正在焦头烂额处理公务的张钦洲眼皮一跳,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办公桌上多了一个猫耳少年,他穿着红色纱衣,身体若隐若现,手上还抱着厚厚一叠打印纸。

    黑白无常汇报工作的声音戛然而止。

    猫耳少年开口道“师兄”

    张钦洲狠狠地拂袖,猫耳少年瞬间消失。

    黑无常眼观鼻鼻观心,白无常低着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张钦洲“我、这”

    “大人,我们懂的。”

    “”

    张钦洲面无表情“派个阴差去找司怀。”

    “让他有话直说,别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是。”

    商阳大学

    司怀在寝室研究道观的设计图,想要根据各殿位置弄一个阵法。

    正琢磨着怎么布置阵法,阳台门吱呀一声,一道阴风吹了进来。

    “司观主。”

    司怀抬头,看见一个穿着黑白相间制服的阴差。

    阴差恭敬地抱拳“司观主,大人吩咐我告知您,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开口便是。”

    “不用、不用再送东西了。”

    司怀愣了下,那老东西怎么好说话了

    他立马拿下u盘,递给阴差“这是道天观定下来的设计图,你让他研究几个阵法,

    布置完了道天观就开始动工。”

    阴差接过u盘,应道“大人还说等忙完这段时间,会来亲自找您。”

    司怀点了点头。

    洗手间忽然响起冲水声,李文帅从里面走出来,对上一张僵硬无表情的死人脸。

    他惊恐地睁大眼睛,回想起那天在道天观门口也看见了。

    是、是阴差,收魂的。

    李文帅吓得双脚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当初不应该狗眼看人低,更不应该跟着表哥盗墓赚钱”

    说着,李文帅抬手扇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阴差看得都愣住了。

    李文帅缓缓抬头,见阴差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心都凉了半截。

    他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我这就自首。”

    “喂110吗我、我要自首,大半年前的古墓案,我、我也有份,坐牢的那个是我表哥,我是同伙你们快来抓我”

    “我、我现在就来警局”

    李文帅从地上爬起来,结结巴巴地对阴差说“您、您放心,我一定会坐牢的,我一定会去牢里改过自新。”

    说完,他跌跌撞撞地跑出寝室。

    阴差慢吞吞地回过神,茫然地问“司、司观主,这是”

    司怀看着这瘦猴的背影,随口说“进化成人了。”

    阴差拿着u盘,一脸懵逼地离开。

    下午没有课,司怀把姚前喊来寝室,问了问关于修建道观要花多少钱。

    姚前借用董大山的电脑,算了会儿帐“单纯修建的话,应该是够的,不过地皮、打通关系等方面”

    司怀淡定地说“那些不用管。”

    董大山好奇地凑到电脑屏幕前,看到司怀账户里数不清的零后,深吸一口气“卧槽”

    “司怀,你居然这么有钱”

    “这些都是你今年赚的钱吗”

    司怀唔了一声“我有多少钱”

    他也凑过去看了眼,忍不住吐出两个字“卧槽”

    “我居然这么有钱”

    董大山“”

    司怀看向姚前“姚前,我要给你涨工资”

    “等道观建好了,我再分你一间房子。”

    姚前激动地

    飘到空中。

    董大山指着自己的鼻子“那我呢”

    司怀瞥了他一眼“你死后也可以是这个待遇。”

    董大山“”

    傍晚,回到陆家,司怀把姚前整理好的资料给陆修之“我就这么点钱。”

    陆修之怔了怔。

    司怀继续说“你找施工团队的时候别超太多,超了的话就当我欠你的,对了,还有那块地的钱。”

    陆修之抿唇“不用。”

    “要的,”司怀撩起眼皮,对他说,“司怀可以花你的钱,司观主不行。”

    陆修之眉眼舒展开来“好。”

    司怀歪了歪身体,半倚在陆修之身上。

    因为晋古的那些阴气,陆修之又变成原来冰冰凉凉的样子,甚至比之前还要再冰一些。

    司怀忍不住对他动手动脚,小声嘀咕“都怪张钦洲那个老东西。”

    不然根本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陆修之半阖着眸子,附和道“嗯,都怪他。”

    司怀一会儿摸摸手,一会儿摸摸胸肌,感受到对方的变化,他淡定地伸手“我想和你弟弟友好交流一下。”

    突然,身后响起陈管家的声音“先生,司少爷,有客人来了。”

    他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扭头看了眼院子。

    五个人站在院外,方道长、方道长他师父、两个越南人、还有一个陌生人。

    等他们进屋的时候,陈管家端上了五杯热茶。

    司怀低头看了眼陆修之,竖起大拇指“不留余弟。”

    陆修之“”

    方道长走上前,介绍道“司观主,这位是上清观如今的代观主,张学楷道长。”

    接着,他凑到司怀耳边,小声说“也是张钦洲道长的师叔。”

    司怀嗯了一声。

    张学楷满头白发,看起来比卢任还要大上十几岁。

    他朝着司怀和蔼地笑了笑,缓缓说“司观主,这次前来拜访,主要是为天敬的事情向您道歉。”

    “这十几年来,我一心修道,将上清观的事务全权交给天敬处理,没想到竟发生了这种大事。”

    司怀敷衍地点了点头。

    张学楷继续说

    “上清观和道协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天敬是从当初古墓出土的禁术中习得的炼僵之术,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故,禁术古籍已经全部焚毁”

    张学楷把道协所做的后续工作都说了一遍,司怀左耳右耳朵出。

    看在他年纪这么大的份上,等张学楷说完,司怀哦了一声,表示自己都听进去了。

    张学楷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问道“钦州他什么时候去世的”

    “去年,”司怀顿了顿,报出地址,“晋古观陵墓园四排四座。”

    张学楷轻叹一声“我知道了。”

    越永逸上前一步,向司怀鞠了个躬“司观主,我这次跟着师叔祖来,也是想向你道歉、道谢。”

    “以前我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还有谢谢你那天出手相助,救我一命。”

    司怀又哦了一声,打量他们,每个人都两手空空。

    他有些纳闷“你们就是嘴巴上说说的么”

    听到这话,张学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自然不是。”

    “我们带着上清观的诚意。”

    司怀没听懂。

    张学楷缓缓说“天敬和钦州一辈,除了司观主,没有其他人能胜任观主一职。”

    “如果司观主不介意的话,可以身兼二职。”

    司怀挑了挑眉,老家伙合着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看向越永逸和越天瀚“你们不介意”

    两人齐齐摇头。

    司怀面不改色地说“我介意。”

    他才不要去收拾上清观的烂摊子。

    张学楷似是早就料到了司怀的回答,笑道“最近几年,我会亲自打理上清观,司怀若是改变主意了,可以来找我。”

    “如果有其他需要帮忙的事情,上清观也义不容辞。”

    说完,张学楷便起身告辞。

    司怀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等他们走出陆家,他乐呵呵地跑到祖师爷面前“上清观的人来挖墙角了”

    “我忍痛拒绝了。”

    司怀点了三炷香,疯狂暗示“您应该看见我烧的东西了吧,记得把这一条加上。”

    火焰四溅,一丝火苗溅到

    了司怀手背上,不是平常的温热,有些刺痛。

    司怀嘶了一声,立马缩回手。

    青烟袅袅升起,被风吹向了一旁的功德箱。

    司怀愣了会儿,才慢吞吞反应过来,他被上清观的老家伙坑了。

    用当观主的事情迷惑他,害的他忘记算账,讨要其他赔偿

    费秀绣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司怀在院子里发呆。

    她笑着喊了一声“小司怎么愣在这里”

    司怀幽幽道“我在算账。”

    费秀绣疑惑“什么账”

    “没什么,”司怀叹了口气,坐到一旁的小马扎上,给费秀绣让位,“你来给祖师爷上香么”

    “有件事情要和祖师爷说,还有你。”

    费秀绣点头,拿起香。

    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小青突然停下,往前走了一步,又往后退了退。

    司怀喊住他“小青”

    小青脚步顿了顿,小声问“司怀,我可以过来吗”

    “当然可以。”

    司怀皱眉“谁不让你过来了”

    小青慢慢地飘近,路过费秀绣的时候,还特地避远了些。

    司怀看了看费秀绣,问道“秀绣怎么了”

    费秀绣也一脸懵逼“我特地没带平安符。”

    小青仰头,看着费秀绣,细声细气地说“秀绣有小弟弟。”

    司怀

    他难以置信,瞪大眼睛,一时不知道该看费秀绣的哪个部位“你、你怎么会有小弟弟”

    费秀绣“”

    “可能因为我有子宫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2422:15:552021052521:5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鹤归来、小郝小郝,没有烦恼、茯茶叶、蓦鹿、啦啦啦啦啦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竹酒花舟90瓶;凉凉时光66瓶;夢想家60瓶;爱上凹凸曼的小怪兽52瓶;轩50瓶;吃完再走30瓶;坚强的尘埃25瓶;小米15瓶;十年一生12瓶;甜橙、究极、奶茶tv爱波霸、要抱抱要举高高、柯基、42291973、九月初晓、小雪、晶晶、一一一、iki、榴莲果汁软糖、是我啊、罗宋汤疙瘩、惜篱10瓶;一言欢9瓶;小软6瓶;长耳朵、准奕帝、chery、云淡风轻、卡卡蛙5瓶;信口哄鬼3瓶;吱吱在天上飞、千言不如一默、qeasd月、葵司世界学、秒针不转、琼、月夜修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