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番外—后续4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司怀和小青在街上闲逛,听着路边的游魂野鬼们聊了会儿八卦,才慢悠悠地回陆家。

    傍晚时分,院子里没有香客,鸡精和桃屋懒洋洋地窝在石头上打盹。

    小青径直走到祖师爷面前,开始收拾香炉,解决供品。

    司怀撸了会兔子,走向主屋。

    刚走到门口,他就感受到门缝里透出来的诡异凉意,丝丝缕缕地缠绕上脚腕,轻飘飘的魂魄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司怀脚步一顿,突然想起屋子里有七煞锁魂阵,专门杀鬼。

    他站在门口,正琢磨着要不要大声喊陈管家,让他把肉身拿出来,便听见院外的汽车声。

    司怀回头看了眼,熟悉的迈巴赫停在门口。

    陆修之下班了。

    司怀朝他挥了挥手。

    陆修之撩起眼皮,看到那抹透明的魂魄,瞳孔骤缩,身体陡然顿住。

    注意到小青身上穿着的阴差服后,陆修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急剧跳动的心脏缓缓恢复平静。

    司怀看见了他的神情变化,连忙飘到陆修之面前,解释道“我刚刚跟着小青去抓鬼了。”

    陆修之“好玩吗”

    司怀在他身边飘了一圈“客厅有阵法,我进不去。”

    陆修之又问了一遍“好玩吗”

    听出他语气不对劲,司怀凑到他面前,弯了弯唇“你吓到了吗”

    陆修之掀起眼皮,浅棕色的眸子蕴着怒气“你觉得呢”

    “你觉得我不会害怕吗”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跟在你身边为了给你阴气为了要你的阳气还是我闲得慌”

    陆修之唇角下压,嗓音低沉,他的怒气连一旁的桃屋和鸡精都感受到了,吓得它们立马跑得远远的。

    司怀怔怔地看着陆修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陆修之生气。

    “你生气了”

    陆修之沉着脸“我不应该生气吗”

    “不是。”

    司怀舔了舔唇,忍不住凑上前,慢吞吞地说“就是觉得老公生气的样子真帅”

    陆修之“”

    他们靠的很近,司怀能够感受到对方微凉的呼吸拂过面颊,由于现在是魂魄状态,这么一丝感受都放大了数倍。

    司怀

    喉头微动,手脚并用地抱住陆修之,吻住对方的唇瓣。

    下一秒,亲吻的主动权便被对方夺走。

    唇瓣的触碰,舌尖的勾弄

    陆修之的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激烈,仿佛要攥取他所有的呼吸,将人拆吃入腹。

    司怀只能无力地张着嘴,上颚被顶的发麻。

    良久,他瘫软地倚在陆修之身上,下意识去勾对方的手指。

    勾住食指后,司怀愣了愣。

    陆修之的手在抖。

    司怀将手放到他的掌心,眨了眨眼,小声问“你要不要打我”

    陆修之垂眸,望着他黑亮的眸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以后还要做这种事,提前告诉我。”

    司怀点了点头,又问“你不打我吗”

    “你还没有打过我呢,要不要试试”

    陆修之“”

    他缓缓抬手,狠狠地拍了下司怀的屁股。

    司怀盯着他看了会儿,压低声音说“要刚才那种,生气地打。”

    陆修之“”

    司怀催促道“快点,试试。”

    沉默片刻,陆修之再次沉下脸,一掌拍在司怀屁股上。

    他的力道掌控得很好,有点疼,却有带着点情趣,司怀心脏猛地跳了跳,舔唇道“再说说刚才生气的那句话。”

    陆修之低垂着眼睛,浅色的瞳仁变暗了几分,深深地望着司怀。

    司怀看呆了,如果不是他自己要求的,肯定真的以为陆修之生气了。

    “司怀,好玩吗”

    司怀咽了咽口水“好、好玩。”

    “啪”

    陆修之又打了一巴掌。

    司怀改口道“不、不好玩。”

    “啪”

    司怀把脸埋进陆修之颈窝,忍不住摸了把胸肌,声音有些哑“老公,你打我样子好帅。”

    陆修之沉默了会儿,抱着他走向主屋“在这里等我。”

    司怀站在门口,低头看了眼裆,没什么变化。

    魂魄状态能为爱鼓掌吗

    会不会更爽

    司怀正琢磨着,一抬头,就看到司弘业走出了司家,向陆家走来。

    他看了两眼,紧接着,身后突然有股吸引力,将他魂魄往后吸。

    再次睁眼,司怀靠在陆修之怀里,还有些恍惚。

    司弘业走到

    两人面前,瞥了眼司怀弱不禁风的模样,皱了皱眉。

    他看向陆修之“秀绣的卷发棒好像落在这儿了,我来拿。”

    陆修之点头,侧身让司弘业进去。

    司弘业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眼,发现司怀还靠在陆修之怀里。

    拿到卷发棒,司弘业快步回家,问费秀绣“司怀最近怎么了”

    费秀绣疑惑“什么怎么了”

    司弘业说了一遍刚才看见的景象“我刚才看见修之把他从屋里抱出来,他醒来后还一直靠在修之身上,有点不对劲。”

    费秀绣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人家小夫夫感情好不行么”

    司弘业皱眉“我们感情好,也没做这种事情。”

    费秀绣翻了个白眼“那是因为你老了,我怕闪到你老腰。”

    司弘业“”

    道天观的名声在阴阳两界广为传播,阳间因为商阳本地的宣传、司怀师出名门,道天观名声大噪,微博、淘宝店铺的粉丝疯狂上涨,建筑工地外都经常有香客聚集,自发地对着空地祈拜。

    司怀和地府的关系一直广为流传,商阳的鬼怪几乎全部知晓这件事,都不敢再做违反乱纪的事。

    没有大单子找上门,司怀整天睡睡懒觉,画画符。

    道观的修建有易助理专门盯着,他不需要做什么事情,就偶尔看看对方发过来的照片,了解了解进度。

    临近过年,陆氏科技的事务很多,陆修之整天早出晚归,连周末都没有空,司怀一个人闲了一星期,有些待不住了,总想找点事情做做。

    见阴差又来找小青了,他乐呵呵地跟着去凑热闹。

    阴差开口道“双武路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大家有些忙不过来。”

    “小青,你要独自去勾一个名为钱腾的人,在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305。”

    “他为人善良,做过不少好事,眼下正好有一个投胎的名额,你得早点带他回地府,不然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好。”

    司怀跟着小青走到病房,医生和护士正在给病床上的人急救,一抹魂魄飘在空中,难以置信地看着医生,他的长相和病床上的人一模一样。

    “钱腾。”

    钱腾转身

    ,看见小青身上的阴差服,吓得立马往窗外飘。

    小青扔出勾魂链,直接将钱腾捆了过来。

    钱腾挣扎了两下,知道自己挣脱不了后,双膝跪地,给小青磕头“大人,我、我还有一件事没做,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

    话音刚落,病房门被砰地打开,一个年轻的女生跑进来,开始嚎啕大哭。

    钱腾看了她一眼,抹了把眼泪“我、我听说道天观很灵验,想去拜一拜道天天尊,我老婆很早就去世了,我又现在只剩下我女儿一个人了。”

    小青仰头看了眼司怀。

    钱腾这才注意到阴差边上还跟着个魂魄,他抬头一看,呆住了“你、你是司观主吗”

    司怀点头。

    钱腾倒吸一口气“你、你也死了吗”

    司怀“”

    他看了眼时间,对钱腾说“我会帮你和祖师爷说的,你赶紧去投胎吧。”

    钱腾愣了会儿,连忙说“那、那麻烦司观主了。”

    “司观主能不能寄一些平安符给我女儿钱,钱到付就好,我之前和她提过道天观的事情。”

    司怀应了一声。

    钱腾松了口气“地址是丰府小区2幢”

    “知道了。”

    司怀看了眼还在痛哭的女孩,对钱腾说“你和她打声招呼再走吧。”

    钱腾问道“她能”

    司怀垂下眼“会有点感觉的。”

    钱腾慢慢地站起来,走到女孩身边,摸了摸她的头。

    女孩的哭声戛然而止,迷茫地抬头,望着空气。

    钱腾念叨了几句注意身体健康之类的话,便跟着小青离开。

    司怀慢慢晃悠到老陈纸扎的店铺。

    老陈锁着店门,在收银台后哼着小曲扎纸人。

    司怀直接飘进去,敲了敲台面“送几张平安符到这个地址。”

    “好嘞。”

    老陈放下手头的工作,起身道“司观主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司怀“顺路。”

    “我这两天新研究出来精灵款的纸扎人,要给咱们师兄试试么”

    老陈指了指角落,扭头看司怀,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司怀的脚是离地的。

    老陈瞪大眼睛,快步走到司怀面前,蹲下身仔细一看。

    真是离

    地的。

    还没有影子。

    他惊呼出声“司观主您在试用什么新的符咒吗我能试试吗”

    司怀随口问了句“你想做什么”

    老陈嘿嘿一笑“我想体验一下鬼生。”

    “可以穿墙,别人还看不到你,想干嘛就干嘛。”

    司怀哦了一声“你可以自杀。”

    老陈“”

    司怀拿了个纸扎小马,慢悠悠地飘回陆家。

    他刚走到门口,正准备喊陈管家,便看到司弘业站在客厅里,直勾勾地看着沙发上的肉身。

    “司怀”

    “混账东西”

    沙发上的司怀没有任何反应,像死了一般,直挺挺地躺着。

    司弘业知道不对劲,快步上前,推了推司怀的胳膊。

    一碰到皮肤,他就感受到对方冰凉的体温。

    司弘业吓得脸色一白,连忙伸手,放在司怀鼻下。

    没有呼吸。

    没有心跳。

    司弘业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到地上,颤巍巍地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药瓶,吞了两片药。

    他握了握司怀的手腕,也没有脉搏。

    “怎、怎么回事”

    司弘业摸出手机,双手抖得连110三个键都拨不出。

    陈管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对司弘业说“司少爷没事,您不用担心。”

    司弘业仿佛找回了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厉声吼道“这叫没事”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事情”

    陈管家“我们没有瞒着您。”

    是您自己不相信。

    司怀蹲在门口看着,感受到身后熟悉的气息,头也不回地说“今天这么早下班了”

    “老司估计又要以为自己疯了。”

    陆修之脚步顿了顿,快步走进客厅。

    司弘业怒道“陆修之司怀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陆修之走向沙发,解释了一句“他没有死。”

    “死”

    司弘业眼前发黑,身体晃了晃“司怀怎么、怎么突然死了”

    陆修之沉默片刻,抱着司怀的肉身,走向门口“他没有死。”

    “陆修之”司弘业咆哮道,“他都死了你要带着他去哪里”

    “门口。”

    陆修之“他真的没死。”

    司弘业走上前,

    拦在他面前,痛心疾首地说“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你们感情好,你、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精神科医生”

    陆修之“”

    他越过司弘业,走到门口。

    司怀的魂魄瞬间被吸回肉身。

    片刻后,司弘业看见司怀的睫毛颤了颤,眼睛缓缓睁开。

    “这、这怎么回事”

    他冲上前,颤抖地摸了摸司怀的手腕。

    脉搏回来了,心跳回来了,呼吸也回来了

    司弘业闭了闭眼,哑声问陆修之“司怀他得了什么怪病”

    司怀回过神,倚在陆修之身上,懒懒地说“我没病。”

    “我刚刚死了,现在又活了,哎,就是死着玩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2721:54:542021052821:1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1627884、等更新、枫桥夜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孤、嗷呜40瓶;3833697830瓶;美少女不坑29瓶;晕の28瓶;兰若庭都快买不起了20瓶;小明教追着小奶秀、无问、dianx812、endy、椛錵、暮成10瓶;不周山果干9瓶;闪啊闪7瓶;drraven鸦博士、作者大大快加更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