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番外—后续6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男人拍掉头上的爆米花,站起来对着司怀发火“你他妈有毛病”

    “老子和你说话了么”

    这句话的声音比之前的更响,整个放映厅的人都望了过来,纷纷呵斥道

    “不想看就出去。”

    “别打扰我们看电影行不行”

    “真是没素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带着强烈的不满与怒意。

    面对这么多人,男人怂了,坐回座位。

    过了会儿,他低声和女朋友抱怨“这帮煞笔”

    司怀撩起眼皮,刚抓起一把爆米花,便看见荧幕边的两只厉鬼飘了过来。

    他们飘到小情侣面前,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紧接着,其中一个寸头厉鬼的脑袋从天花板开始裂开,脑浆血液顺着额角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另一只短发厉鬼张着嘴巴,舌头越吐越长,垂到男人手上,倏地断裂。

    “卧槽。”

    “好吓人啊。”

    女生吓得连忙往男人身上靠,不小心碰掉了男人脸上的3d眼镜。

    没戴眼镜,依旧看到了3d的场景。

    男人瞪大眼睛,意识到了什么。

    他哆哆嗦嗦地低头,只见掌心捧着一根血红的长舌头,还在微微蠕动,往外渗着血水。

    他张大嘴巴,只能发出一点气音。

    短发厉鬼凑到他面前,抓起他手里的舌头,塞回嘴里,阴恻恻地开口“放映厅内禁止大声喧哗。”

    “知道了么”

    男人颤抖地点了点头,不敢再说一个字。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好像闻到了尿骚味。”

    “那个炮灰看见鬼吓尿了。”

    “尿骚味都这么逼真啊。”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没有人再影响大家看电影,每个人都沉浸在电影剧情中,直到耳畔响起片尾曲,荧幕开始播放演出名单,众人才意识到电影结束了。

    哒的一声,灯光亮起。

    司怀眯了眯眼,全场除了前座的小情侣,其他人都坐在位置上,没有离开。

    男人裤子上的印渍被众人收入眼底。

    “卧槽,你快男。”

    “绝了。”

    片刻后,穿着

    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上台,对众人说“这部电影没有彩蛋,大家不用等了。”

    说完,他转身看了眼荧幕,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

    工作人员拉住路过的司怀,问道“帅哥,你们刚才看的电影是怨灵追凶不是怦然心动吗”

    司怀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挤出笑容“抱歉。”

    他立马转身,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司怀和陆修之刚走出放映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扬声道“实在对不起,四号厅刚才的电影放错了,大家可以凭票据去前台领免费的观影券。”

    工作人员紧张地把人拉到一旁“经理,刚才放的又是怨灵追凶,每次都是这部电影。”

    “这电影真的有问题,是不是得暂时下线啊”

    听到这话,司怀脚步顿住,回头看了眼放映厅。

    厅内的两个厉鬼听见了影院工作人员的对话。

    下一秒,他们身上的阴气暴涨,神情扭曲起来,不再是之前无害的模样。

    “让小王编辑一下这件事,放到网上。”

    “啊然后找道长来吗我听说道天观很厉害。”

    经理翻了个白眼“你格局小了,然后多安排怨灵追凶的场次,肯定有很多人来看。”

    两个厉鬼对视一眼,停下动作,但身上的阴气丝毫没有消散。

    司怀微微皱眉。

    他们现在虽然没有害人的心思,但是执念是电影,太容易被影响了。

    司怀犹豫片刻,拉着陆修之的胳膊,回到放映厅,跟着厉鬼走向另一边的出口。

    出口处没有人,司怀刚摸出身上的道天印,想给他们散去怨气,一个熟悉的小阴差陡然出现。

    小青看见司怀和陆修之,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厉鬼还以为是在对他们招手,愣住了。

    小青立马抬手,勾魂脸破空探去,捆住两个厉鬼。

    就一眨眼的功夫,厉鬼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小青拉到了身前。

    小青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名单,对他们说“汪源,屠卓。”

    “你们要跟我回地府。”

    “大、大人”

    寸头厉鬼立马跪了,五体

    投地“大人,我们可以商量一下么”

    小青疑惑,这段时间他抓了不少鬼,有想跑的、有求饶的、有乖乖跟着走的,第一次遇到说要商量的。

    “商量”

    下一秒,短发厉鬼掏出一堆金元宝、金条,一股脑儿地塞到小青怀里。

    小青更懵了“你们要做什么”

    短发厉鬼连忙说“我们就是想在这儿多呆几天,等怨灵追凶下线,就乖乖跟着您去地府,不会耽误事儿的。”

    小青抬头,不知所措地看向司怀。

    司怀走到他身旁,帮着拢了拢金元宝,淡定地说“收钱归收钱,办事归办事。”

    “我们不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

    小青懂了,收下元宝,将两个厉鬼捆的更紧了。

    厉鬼“”

    寸头厉鬼盯着司怀看了会儿,试探地问“您、您是司观主”

    司怀点了点头。

    寸头厉鬼眼前一黑,知道他们今天在劫难逃。

    阴差加道士,那个鬼能逃掉

    他嘴唇微微颤抖,呜的一声,开始嚎啕大哭“司观主,大人,我们什么事都没做,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看电影”

    司怀“我知道,不然你们刚才就魂飞魄散了。”

    寸头厉鬼“您、您刚才也在四号厅”

    司怀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寸头厉鬼哭的更惨了“我替身的电影还没下线呢,我不想就这么没名没气的下地狱”

    短发厉鬼似乎被他的情绪感染,也哭了起来“呜呜呜,好不容易要熬出头了,我们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两鬼的哭声此起彼伏,魔音入耳,一阵接着一阵。

    司怀听得脑壳疼,皱眉道“你们不能去下面演戏么”

    哭声戛然而止,寸头厉鬼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地问“下面也能演戏吗”

    司怀随口说“那么多大导演都死了。”

    寸头厉鬼“有、有点道理。”

    司怀“没有条件就去创造条件。”

    寸头厉鬼恍然大悟“您说的太对了”

    “我们可以去下面拍电影,就算不能拍电影我们还能演舞台剧,不能演舞台剧我们还能”

    小青看了眼时间,对

    司怀和陆修之挥挥手,直接把这两个厉鬼带走。

    放映厅再次恢复安静。

    司怀驱散厅内的阴气,问陆修之“要不要再看怦然心动”

    陆修之嗯了一声。

    他半阖着眸子,唇角微微下压,冷峻的五官显得愈发凌厉。

    司怀眨了眨眼,意识到大和尚好像有点不开心

    他小声问“怎么了”

    陆修之掀了掀眼皮,望着司怀漆黑的眼睛,缓缓说“我们在约会。”

    司怀点头。

    陆修之“你的注意力一直在别人身上。”

    “我”

    司怀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修之说的没错

    他习惯性地想先解决厉鬼的事情,哪怕有小青这个阴差在。

    司怀自我反思了一会儿,憋出三个字“对不起。”

    陆修之静静地看着他,表情仿佛在说还有呢

    司怀想了想,试探地说“你揍我出气”

    说着,他看了眼监控,走到监控死角,背对着陆修之,撅起屁股“来吧。”

    陆修之“”

    沉默片刻,他牵住司怀的手,走向后排的座位。

    “看电影。”

    司怀愣了愣“还没买票。”

    陆修之“我包场了,不会再有人打扰。”

    说完,他又补充三个字“还有鬼。”

    司怀有些茫然“你什么时候包场的”

    陆修之瞥了他一眼“在你忽略我的时候。”

    司怀干巴巴地说了句“你一直在我心里。”

    电影很快就开始了,播放的是他们本来想看的怦然心动,男女主双视角,讲述了青梅竹马之间甜甜的故事。

    电影结束,走出电影院,看见迎面走来的小女孩和小男孩,司怀脑海里再次浮现女主说的那句话。

    她说遇到布莱斯的第一天,我怦然心动。

    司怀眨了眨眼,想起在陆家门口见到陆修之的时候。

    他慢慢说“其实,遇见你的第一天。”

    陆修之偏头,凝视着司怀。

    司怀“我见色起意。”

    陆修之“”

    “你那时候才多大。”

    司怀反应了会儿,解释道“我说的是今年看见你的时候,不是小时候。”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

    记不清了。”

    陆修之淡淡地应了一声。

    司怀好奇地问“你有没有对我见色起意”

    陆修之抿唇“日久生情。”

    司怀情不自禁地吹了个口哨“能让你日久生情,主要还是我活好。”

    陆修之“”

    两人对游乐园都没有兴趣,出了商场,便在步行街闲逛。

    司怀没什么购买欲,向来是缺什么再去买什么。

    走在街上,他眼神一直往陆修之脸上瞟。

    留意到陆修之多看了几眼花店,司怀想起在电影院的时候,陆修之还问他喜不喜欢花。

    司怀低头沉思,大和尚是不是在暗示他送花

    他顿了顿,拉着陆修之走进花店。

    店内随处都摆放着鲜花,萦绕着淡淡的香味。

    司怀只认识最常见的几种花,其他都不懂。

    老板低声介绍了几样刚拆的花,见两人什么没兴趣,便不再打扰他们。

    司怀跟在陆修之边上,心里嘀咕,没想到大和尚居然喜欢花,平常没有看出来啊。

    要不要在院子种点

    正想着,陆修之停下脚步。

    司怀抬头一看,面前放着的是向日葵,花盘周围环绕着一圈嫩黄色的花瓣,带着点点水珠,生机勃勃。

    他好奇地问“你喜欢向日葵吗”

    陆修之垂下眸子“像你。”

    司怀打量了一会儿向日葵,悄悄拿出手机,搜索向日葵的花语。

    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

    司怀沉默了,这是在内涵他吗

    大和尚还没有消气么

    他凑到陆修之耳边,压低声音说“你还在生气啊”

    “我给你买花,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司怀很少用这种软乎乎的语气说话,陆修之眼睫颤了颤,轻声道“我没有生气。”

    司怀眼巴巴地看着他,哦了一声“要买向日葵吗”

    “你还喜欢什么花都给你买。”

    陆修之轻笑一声“我不喜欢花,喜欢你。”

    司怀怔了怔,大和尚这情话张口就来,打的他猝不及防。

    陆修之侧头,看了他一会儿,明白了司怀的心理,解释“我不是想让你给我买花,而是想给你买。”

    “有喜欢的

    花吗”

    司怀啊了一声“我喜欢有钱花。”

    “”

    十分钟后,两人离开花店,司怀手上多了一束向日葵。

    “它哪里像我啊”

    “哪里都像。”

    “因为我喜欢磕瓜子吗还是因为黄”

    “”

    作者有话要说司怀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感谢在2021052921:56:482021053022:10: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屿、小琳an、27894779、深蓝之幽、攸翎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绪仫100瓶;贞子89瓶;阿园童话50瓶;陈彦霖40瓶;斑驳16瓶;浮尘清欢15瓶;白糖、深蓝之幽、屁屁、2511364210瓶;茯茶叶6瓶;drraven鸦博士、22421778、51845459、亞璇、475675745瓶;呦呦鹿鸣、245942653瓶;30327310、r古2瓶;jiashebhiren、伊藤雪、静默颓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