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番外—后续7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自从陆修之开始放春节假期,司怀就过上了浑浑噩噩的糜烂生活,连着好几天都没有迈出陆家大门一步。

    司怀在床上悠悠转醒,对着白色的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光着身子慢吞吞地下床。

    他背脊以下布满了红痕、指印,随着缓慢的步伐,大腿内侧的齿痕若隐若现。

    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司怀打了个哈欠。

    昨晚的陆修之还算节制,现在腰部以下只是有些隐隐的不适,不影响走路。

    “这么早就醒了”陆修之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司怀唔了一声,瞥了眼窗外,看见院子寥寥无几的香客,他有些纳闷“今天怎么没人”

    陆修之“他们四点多的时候就来过了。”

    “现在应该在准备过年。”

    司怀愣了下,茫然地看向陆修之“过年了”

    陆修之点头。

    司怀拿起手机,看了眼日期,惊了“今天居然都除夕了”

    “我都被你艹的过年了。”

    陆修之沉默片刻,抚上他腰窝的红痕“想在床上过年么”

    司怀心动了一秒,忍痛拒绝“不行,我和秀绣约好了。”

    “要去司家过年。”

    不是为了老司,而是因为陆家客厅的七煞锁魂阵,小青和姚前进不了,费秀绣拍板决定所有人和鬼都去司家过年。

    司怀套上衣服,先去院子里给祖师爷上了柱香。

    青烟袅袅升起,微风拂过,烟雾便散开了。

    司怀怔了怔,仔细地看了眼火光,淡淡的,很普通的燃烧着,没有任何反应。

    祖师爷不在。

    “干嘛去了,今天可是过年啊。”

    司怀嘀咕了一句,顺走两个蜜桔。

    他让鸡精和桃屋自己去对面玩耍,去后院喊小青。

    姚前早在昨天就来了,和小青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司怀敲了敲门“走了,去对面过年了。”

    小青眨巴眨巴大眼睛,好奇地问“司怀,过年要做什么”

    司怀想了想,以前和妈妈一起的时候,就只是晚饭稍微丰盛一点。

    后来和住张钦洲一起,会贴对联、窗花之类的东西,不过张钦洲不乐意做饭

    ,年夜饭他们都是在外面的饭店解决的。

    司怀摇摇头“我也不清楚,看秀绣安排。”

    小青和姚前显出身形,跟着司怀走向司家。

    司弘业正在沙发上看报纸,听见动静,回头看了看,视线在姚前和小青身上打转儿。

    司怀“他们是”

    “小青和姚前是吗”

    司弘业放下报纸“秀绣和我说过了,坐吧。”

    他把茶几上的糖果零食往小青的方向推了推,看着小青裸露在外的皮肤,语气柔和不少“你是在那个,叫sy吗”

    “蓝精灵”

    司怀“这是青色。”

    司弘业淡定地问“青精灵”

    司怀“”

    小青的注意力都在吃的上面,不管司弘业说什么都点点头。

    看出他一心向吃,司弘业开始和姚前聊天“听说你是商阳大学的研究生。”

    姚前“对的。”

    “学经济的是哪个老师的学生”

    姚前的外表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司弘业没有看出任何异常,两人在经济方面聊得十分投机。

    司怀坐到陆修之身边,懒洋洋地玩手机。

    他刚打开微博,背后响起一道咆哮声“你们是到饭店吃饭的客人吗”

    “全都来厨房帮忙”

    费秀绣踩着棉拖往厨房走,脚步声比高跟鞋的声音还响。

    司家的厨房很大,容纳所有人绰绰有余。

    陈管家正在处理虾线,同情地看了他们一眼。

    费秀绣扫视一圈,指挥“司弘业,你洗菜。”

    “修之剥豌豆,小司削土豆皮。”

    “至于小青和姚前你俩把桌上对联和窗花都贴了,我还买了点仙女棒,贴完姚前带小青去玩儿。”

    司怀找了个小凳子,开始削土豆皮。

    这活他以前常做,没过多久土豆就削完了。

    司弘业从来不干这些活,洗了一会儿腰酸背痛。

    扭头看见司怀两手空空,他忍不住问“溺做完了”

    司怀伸了懒腰“我们年轻人就是手脚伶俐。”

    闻言,陆修之低头,看了眼自己剥的几粒豌豆,默默地加快动作。

    司弘业“”

    他看向费秀绣,问道“司怀削完是不是

    得干其它活”

    费秀绣“小司去帮修之吧。”

    司弘业不满“我这那么多篮菜要洗。”

    费秀绣“我还有那么多菜要烧。”

    司弘业幽幽地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给所有帮佣放假了。

    有三个人打下手,十点多的时候,厨房的准备工作都忙活完了。

    费秀绣开始赶人“行了,你们可以出去休息了。”

    “我和陈管家要开始准备年夜饭了。”

    司弘业脚步顿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年夜饭”

    “那午饭呢”

    费秀绣瞥了他一眼“饿着。”

    “空一空肚子,晚上吃。”

    司弘业“”

    司怀拆了包饼干,瞥见陆家院子里暂时没有香客了,在微博和淘宝店发了通知。

    除夕和初一道天观不营业,大家好好过年。

    发完通知,他啃着饼干到院子里拿祖师爷的牌位和香炉。

    他一手夹着牌位和香炉,另一只手往嘴里塞着饼干。

    刚走出陆家院子,司怀脚步顿了顿,看见路边坐着一个男人。

    他似乎感觉不到寒冷,穿着单薄的t恤短裤,静静地坐在路边,整个人仿佛和背景融为一体。

    司怀看了他两眼,不知怎么的,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等回过神,他已经站在男人面前。

    男人的长相很普通,属于放在人堆里就看不见的那种人。

    司怀随口问“大过年的,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

    男人抬头,他的模样只有二十多岁,眼睛流露出的神情却像个老人,带着种莫名的慈祥。

    司怀盯着他看了会儿,明明他们没有见过面,却觉得这人有点熟悉,令人感觉很亲切。

    司怀递给他饼干“吃么”

    男人垂眸,看了眼饼干,缓缓伸手,拿了一块,咬了一小口。

    半晌,说了两个字“甜的。”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风一样,带着点凉意。

    司怀眨了眨眼“这是奥利奥,当然是甜的。”

    他悄悄打量男人,心想,这该不会是个迷路的傻子吧

    男人忽地一笑,静静地看着他。

    看起来更傻了。

    司怀问“你家在哪儿”

    男人缓缓说“所到之处。

    ”

    司怀哦了一声,心想,真是个傻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让警察叔叔带你回家。”

    男人盯着他看了会儿,慢慢说“名字”

    司怀“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男人摇了摇头“道。”

    司怀满脸懵逼,到盗稻

    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

    这年头有一个字的名字

    “小道是吧,你等会儿,我打个电话。”

    说完,司怀转身背对着男人,拨通110。

    嘟声响了两下,开始忙音。

    司怀微微皱眉,又打了一次,还是忙音。

    打了四五通电话,就是打不通110。

    瞥见男人被冻的泛紫的皮肤,司怀说“算了,你先跟我走吧。”

    男人站起来,跟着他走向司家。

    走到司家院子,正在你追我赶的鸡精和桃屋同时停止动作,乖乖的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司怀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说“小道,你不招小动物喜欢啊。”

    男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司怀出了趟门,又带回了个人。

    司弘业以为是司怀的其他朋友,问了个名字,招呼他坐下,继续和姚前聊起经济方面的话题。

    陆修之知道这人不是司怀的朋友,看向司怀。

    司怀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说“路边捡的,等警察过来接他,好像有点傻。”

    陆修之掀了掀眼皮。

    男人同时抬头,视线落在陆修之身上一秒,转而挪向另一边的费秀绣。

    费秀绣看见客厅里多了个陌生人,愣了愣,得知是司怀捡来的后,笑道“小道过来一起包饺子。”

    她将面团和肉馅放到桌上,又拿出一根擀面杖“你们谁会包饺子”

    全场只有司怀举手。

    小青奶声奶气地说“我会吃。”

    费秀绣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那小青等会儿多吃一点。”

    见状,司弘业开口道“我也会吃。”

    费秀绣白了他一眼“就你有嘴”

    司弘业“”

    费秀绣“小司你教教他们,我还得去厨房看着火。”

    司怀应了一声,先擀了几张皮,分给他们一人一张。

    知道他们都不会包,司怀只教了最简单的包法“先放

    点馅进去,然后沾点水,在边缘抹点,对折,捏一捏。”

    “好了。”

    司怀将一个饱满圆润的饺子放在桌上。

    “你们包,我看着。”

    众人一齐动手。

    “老司,你放的馅儿太多了”

    “小青,生的别吃”

    “姚前,你是不是忘沾水了”

    司怀走到陆修之边上,陆修之的饺子虽然不好看,但和其他的比起来,起码能下锅煮了。

    司怀又看了眼男人,诶了一声“你真的是第一次包吗”

    男人点了点头。

    司怀夸奖道“包的不错,和我的不相上下。”

    陆修之看了看男人包的饺子,又看了看司怀的。

    与其说是不相上下,不如说是一模一样。

    像是完全复制出来的饺子似的,连边缘的面粉都一样多。

    道

    陆修之眼睫一颤,看向男人。

    男人微微一笑,食指指尖抵唇,示意他噤声。

    厨房传来隐隐的饭菜香味,费秀绣急匆匆地出来“差点忘了。”

    她拿出一枚硬币,当着众人的面,塞进最后一只饺子里“福气饺,等会儿吃到的人一年都会有好福气。”

    司弘业有些纳闷“以前过年怎么没见你包”

    费秀绣“怕你吃到了折寿。”

    司弘业“”

    小青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多包几只”

    “大家都能吃到。”

    费秀绣“因为只能包一只。”

    司弘业“谁规定的”

    费秀绣面无表情“传统民俗。”

    “司弘业,你要是闲的没事做就去院子里喂鸡。”

    年夜饭的时间比往常晚饭都要早。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陈管家便开始往外端菜了。

    费秀绣忙活了一整天,肚子都有点疼,想要坐下休息。

    男人起身让座,指腹擦过费秀绣的衣角“坐我这儿吧。”

    肚子的不适瞬间消失,费秀绣愣了下“谢、谢谢。”

    “小道,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面我总觉得看着你有点亲切”

    男人淡淡地笑着。

    饭菜摆齐,费秀绣乐呵呵地把道天天尊的牌位摆到主座,点燃三炷香,双手合十,拉着所有人拜拜。

    她一边拜一边说“新年的一年,保

    佑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万事顺利”

    司怀看着毫无变化的火苗,微微皱眉。

    祖师爷怎么依然不在

    以前吃年夜饭的时候都会在啊。

    正想着,下一秒,火苗往上窜了蹿,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

    司怀小声嘀咕“今年我可亲自包了饺子,土豆皮还是我削的呢。”

    火苗微微晃动,火星四溅,似是在回应他。

    司弘业眼睛一瞪,低声问“家里的灭火器放在哪里”

    “这蜡烛质量有点问题啊。”

    费秀绣“”

    拜完道天天尊,众人入座。

    司弘业从酒柜里拿了两瓶红酒,除了费秀绣和小青,他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

    司弘业和姚前你一杯我一杯,一个小时后,一瓶红酒便空了。

    司怀不会喝酒,喝了两口脸颊便升起了红晕,脑子也混沌起来。

    他托着腮,身体慢慢偏向陆修之。

    小青的酒量更差,他好奇地凑到姚前边上,抿了一小口,下一秒就从椅子上飘了起来。

    紧接着,姚前也晕乎乎地飘了起来。

    老司红着脸,哈哈一笑,抓住姚前的胳膊“小姚,你的手有点冰啊。”

    “男人可不能虚。”

    姚前在空中晃晃悠悠,附和道“男鬼也不能虚。”

    费秀绣端着饺子出来,看见这一幕,吓得差点把饺子摔了。

    见司弘业醉的神智不清,她立马看向名为小道的男人。

    人不见了,只有一个空位。

    费秀绣连忙问司怀“小司,那个怎么突然不见了。”

    司怀歪头,坐在他边上的人真的不见了。

    酒杯空了,碗碟里还有一些汤,证明曾经有人坐在那儿过。

    司怀眨了眨眼,脑子慢慢转动。

    他们俩做的很近,小道站起来的话他肯定能察觉到。

    像是凭空消失

    小道

    道

    司怀啊一声,看向燃烧正旺的香火“蹭完饭就回去了吧。“

    “饺子还没吃呢。”费秀绣嘀咕了一句,将两盘饺子放到桌上。

    小青是第一个吃到福饺的,他乐得在空中翻滚了两下。

    费秀绣正要说话,便听见司弘业说“秀绣,饺子硌牙,你小心点。”

    接着吐出一枚硬币。

    紧接着,陈管家、姚前、陆修之都吃出了福饺。

    费秀绣难以置信“我就包了一只,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

    她不信邪,也夹了一只饺子。

    还有硬币。

    司怀随手夹起一只,咬了一口,看见内部闪烁的银光,笑道“可能是祖师爷给的饭钱。”

    淡淡的香火气息笼罩在餐厅内,酒杯碰撞,一片欢声笑语。

    大家都有些醉了,先前暂定的饭后打牌、麻将活动全部作废。

    司怀拉着陆修之,一步三晃地往楼上走。

    楼上的卧室一直有人负责清扫,很干净。

    司怀锁上门,一把将陆修之压到门上,豪气冲天地说“新的一年。”

    “我们要只吃几把不吃苦。”

    作者有话要说月底啦

    想要白白的营养液oq

    感谢在2021053022:10:132021053121:42: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墨玉小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丫丫60瓶;爪嘶嘟咦30瓶;啦啦啦小魔仙、猎猎20瓶;两块吉祥饼15瓶;等君归来14瓶;五花肉他妈、爱飞飞、小陈陈能瘦回90斤吗、山有木兮木有枝、浅沉、爱吃肉的小狐狸、拾屿、夢玖玖玖i、yvonne10瓶;屁屁、猫charotte猫6瓶;长耳朵、cuteeeeeee、修竹5瓶;呵呵、胖嘟嘟的小熊猫2瓶;琼、24594265、伊藤雪、黑白、叶十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