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番外—后续8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司怀勾住陆修之的衣领,对着对方的脸颊狠狠地亲了下去。

    在脸上啃了好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应,他迷迷糊糊地说“大和尚,你怎么不张嘴”

    陆修之轻笑一声,偏头含住他的唇“你亲错了,小醉鬼。”

    熟悉的气息覆在唇上,司怀眯着眼睛,享受地微扬起头。

    呼吸交缠着,热度渐渐上升。

    陆修之的吻很温柔,轻轻地舔舐他口腔内壁,缠住舌尖,时不时地勾弄上颚的敏感点。

    司怀呜咽两声,抬手勾住陆修之的脖颈,想要更多。

    室内开着暖气,两人都穿的很少,胸膛贴近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变化。

    陆修之握着司怀的腰,细碎的吻沿着唇角、下巴,停在了喉结上。

    温热濡湿的舌尖覆上喉结,缓慢地打了个转儿。

    司怀情不自禁地吞咽口水,搭在陆修之肩颈的右手上移,伸进了发丝,压了压。

    发丝柔软细滑,和陆修之的外表截然相反,司怀忍不住反复摩挲,慢吞吞地说“去床上。”

    陆修之将他抱到床上,拉开床头柜,空空如也。

    没有套,也没有润滑剂。

    “回家再说。”

    说完,陆修之便看见司怀躺在床上,脱得一件都不剩,嘴里还低声呢喃着好热。

    白皙的皮肤隐隐透出红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十分可口。

    陆修之哑声道“司怀,我们先回家。”

    司怀脑子晕乎乎的,没有听见他说话,整个人呈大字型躺着,身体的每一寸都一览无余。

    滚烫的肌肤碰到微凉的床单,勉强降了一丝热度。

    一眨眼的功夫,床单也变热了。

    司怀往旁边挪了挪,忍不住自立更生,一边嘀咕“大和尚你行不行啊你不会阳痿了吧”

    “”

    陆修之沉默片刻,抬手解开领口的扣子。

    不知过了多久,外界响起隐隐的烟花声。

    司怀混混沌沌的抬头,看到天际闪烁的光芒。

    下一秒,一只灼热的大手覆在他脚踝上,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去。

    “大和尚,新年快乐。”

    陆修之轻抚他的背脊“新年快乐。”

    “我爱你。”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算数。”

    “我明天再说一遍。”

    “明天你就不是男人了吗”

    “”

    司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陆家了。

    全身上下都泛着酸痛,好像没有一块好皮了,连歪个头的动作,脖子都火辣辣的疼。

    缓了好一会儿,司怀忽然感受到一阵黏腻。

    陆修之事后都会给他清理,这感觉

    司怀心里咯噔一下,慢吞吞地伸手,摸了摸。

    咔哒一声,门开了。

    看见他的动作,陆修之放下甜粥,皱眉问“难受么”

    “不”

    司怀咳嗽两声,沙哑地说“我感觉菊势不妙。”

    “黏乎乎的。”

    “我该不会”

    陆修之低头看了眼,解释道“昨晚做的有点狠,上了很多药。”

    司怀松了口气,勉强竖了个大拇指“陆总就是顾全大菊。”

    陆修之淡定地接受夸赞,端起甜粥“我喂你。”

    吃完饭,司怀又睡了半天,终于有精力拿起手机。

    满屏的微信消息、短信。

    他点开看了看,全是新年快乐之类的祝贺词。

    司怀逐一的回复,刚给方道长回了条新年快乐,对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司观主”

    司怀嗯了一声“怎么了”

    电话那端安静片刻,响起方道长担忧的声音“司观主,你生病了吗”

    司怀“没生病。”

    方道长“那你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

    司怀哦了一声“骚话说多了。”

    方道长没听懂“什么话”

    司怀笑了声“你大年初一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不是,”方道长顿了顿,扯回正题,“就是你上次问我关于神像定制的事情。”

    道天观在下半年的时候能完全建成,观内的神像自然需要提前定做。

    道观的神像要求很高,商阳市内符合条件的本来便不多,道天观的单子量还大,更不好找。

    司怀在道天观的开建仪式那天,就和方道长提了这件事。

    大半个月过去,没有任何消息。

    他都准备年后去找找外地的,没想到大年初一就来了好消息。

    祖师爷的福饺还是有用的。

    司怀问“你找到了吗”

    方道长“找是找到了,不过李老板说要先和你当面聊一聊,看你能不能接受。”

    司怀“行啊,我寒假放到元宵节,这段时间都有空。”

    方道长应道“好,我去联系他。”

    最后时间定在初三下午,商阳郊区。

    是一个很小的厂,光看外表,像是废弃的工厂,走近后便能闻到内部透出来的淡淡香火味。

    司怀和陆修之走到走到门口,铁门缓缓打开。

    方道长站在里面,侧身让他们入内。

    “司观主。”

    方道长领着他们往里走,厂内十分干净,角落燃着香,人不多,只有三四个,其中一个还坐在画板前画画。

    “李老板,这是道天观的司观主,司观主,这位是这儿的李洋老板。”

    李洋放下画笔,转身看了眼司怀。

    司怀朝他点了点头。

    李洋在网上看过道天观和司怀的事迹,没有多说废话,开门见山地说“我这儿有几个要求,你能接受的话,道天观的神像就都由我负责了。”

    “首先,我做的神像都是根据道观来的,你需要给我道观的图纸,还有道观和各位尊神的典故。”

    司怀点头,这个不是问题。

    “其次,神像方面全权由我们负责,不会接受你乱七八糟的要求。”

    司怀乐了,能当甩手掌柜最好了。

    李洋多看了他两眼,没有料到道天观这位年轻的观主还挺好说话的。

    “最后,我收费贵。”

    下一秒,他就看见司怀变脸。

    李洋“”

    司怀立马问“多贵”

    李洋报了个数字。

    高于原定的预算,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

    司怀企图讲价“那么多神像,不能打折吗”

    李洋“一年内完成,你这是加急单,不加倍已经不错了。”

    司怀幽幽地叹了口气“行吧。”

    贵点就贵点。

    李洋低头看了眼方道长之前给他的单子,问道“道天天尊的神像不需要重新定制吗”

    司怀本来想说不用,转念一想,昨天祖师爷都亲自露面了,应该是想要个神像的。

    “要。”

    “不过我没有照片。”

    李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儿哪位尊神是有照片的。”

    司怀哦了一声“我也没有画像。”

    李洋坐回画板前“你描述一下,我能画出来。”

    司怀回忆的场景,慢吞吞地说“唔,很普通,双眼皮,黑眼珠子”

    李洋“两只眼睛一张嘴”

    司怀“对。”

    李洋“”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么。”

    司怀“三头五头的神像又不是没有。”

    李洋“你得描述的详细一些,上斜眼还是丹凤眼。”

    这涉及到了司怀的知识盲区,他一脸懵逼,上斜眼是什么

    正琢磨着要不要和祖师爷说一说这事,让他给个画像或者照片,司怀就听见陆修之说“我来画。”

    司怀惊讶“你会画画”

    陆修之“小时候学过。”

    “很久没画了。”

    他上前一步,拿起铅笔,开始在白纸上描画。

    很快,脸部的轮廓便勾勒出来了。

    司怀的视线从画上,渐渐挪到陆修之脸上。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小孩坐在房间里画画,另一个小孩子猛地推开门,屁颠屁颠地跑进去,拉着他要玩捉迷藏。

    玩捉迷藏吗

    幼稚。

    哥哥,幼稚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很烦的意思。

    等司怀回过神,陆修之已经画出了雏形。

    他把笔还给李洋,指着画说“眼睛再挑一些,眉毛浅一点”

    修修改改后,和祖师爷一模一样的脸跃然纸上。

    司怀点点头“就是这样”

    方道长好奇地凑上前,打量了好一会儿,忍不住说“司观主,这看起来和你有点像啊,年纪也差不多。”

    司怀立马说“我比祖师爷帅多了。”

    方道长“”

    李洋追问“道天天尊这么年轻吗”

    “神仙又不会老,”司怀想了想,顺便拍了个马屁,“祖师爷心态年轻,外表也年轻。”

    李洋沉默了会儿,问“服装和法器”

    司怀“没有法器,服装的话恤短裤。”

    李洋难以置信“t恤短裤”

    司怀想了想,t恤短裤好像是有点不正式。

    纠结片刻,他把道天观的道袍照片发给李洋“这是道天观的道袍。”

    李洋看了看“行,先付订金。”

    付完订金,司怀走出工厂,感觉身体被掏空。

    厂外有几个小孩在玩捉迷藏,负责找的小孩趴在树上,大声喊着倒计时“十、九、八”

    司怀站在原地,看着玩闹的小朋友们,偏头痛问陆修之“我们小时候是不是也玩过捉迷藏”

    陆修之嗯了一声。

    司怀“刚才看你画画我好像记起来了一点。”

    “你小时候是不是很烦我”

    陆修之脚步一顿“不烦。”

    司怀笑了“那你还挺傲娇。”

    他突然有些好奇小时候的陆修之是什么样子的,问道“你给我讲讲小时候的事。”

    陆修之偏头看他“小时候你说要嫁给我。”

    司怀挑了挑眉“这是说么”

    “这是预言”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去会写几章小时候的事情

    然后结婚、道观建成

    感谢在2021053121:42:122021060121:21: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屿、肉团、松栗奶味的阿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顾已233瓶;cici130瓶;月色谋杀了我118瓶;吧啦嘿110瓶;倾歌60瓶;我已无心战斗、过路的招财猫、心字香烧、闪啊闪50瓶;男德学好ok35瓶;hat、栩符离、牵秋30瓶;我想看二更、空想家、木木、安安、嘟嘟囔囔、骐骐小乖乖、醉颜、一粒大米、我想上幼儿园、茄子、锦鲤闪闪20瓶;清木。18瓶;。、喵里个头鸭15瓶;静饮、兰若庭都快买不起了、矫情的懒猪、葵暴、斑驳、相见恨晚、三蓝、五行缺钱、降星辰、32278829、一页书、绪仫、不期、白希8618850、青莲雅致、、咕咕叽、琑了琑了10瓶;今天有文更新了吗8瓶;青烟紫雾罩轻盈7瓶;木心6瓶;一一梦一一、烟雨浩渺、词典没有如果、我只是一个正在书荒的、爱吃橘子の燕子、biu不叭、小区门口、小拢包5瓶;梦琳小月3瓶;tayor、梨苏白卿、紫叶、安然2瓶;凶狠的卡机卡机、月夜修罗、24594265、沂水之南、哈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