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番外—幼年2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司怀弯着眼睛问“暖和吧”

    “妈妈说我是小暖炉。”

    陆修之抿了抿唇,视线落在两人相交的手上。

    小孩的手比他的小很多,哪怕两只手都用上了,也只能勉强合住手指。

    司怀也在看手,他盯了会儿,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路“哥哥,你的手好白啊。”

    陆修之眼睫颤动,看着自己的手。

    阴冷,惨白,不像个活人。

    和对方奶白色的皮肤截然不同。

    他唇角下压,开口说“放手。”

    司怀乐呵呵地松开。

    指尖的温热消失,陆修之屈了屈手指,偏头继续画画。

    没过多久,耳畔响起了哒哒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陆修之微微恍神,下手的力度不禁重了几分,在纸上留下一团污渍。

    “滴滴”

    声音响起,空调缓缓开启。

    陆修之手一顿,抬头望向前方。

    小孩站在沙发边,拿着比手还大的遥控器,迟迟没有动作。

    司怀看着遥控器上按钮,陷入了僵局。

    空调的开关按钮和其他按钮的颜色不同,很好分辨。

    至于暖风、冷风、风速等等的按钮,他就不知道了。

    司怀不认识字,只认得些拼音。

    犹豫了一会儿,他又走向陆修之,小声问“哥哥,哪一个是暖风呀”

    陆修之看着他,依然没说话。

    司怀扯了扯他的袖子“开了空调就不冷了。”

    陆修之放下画笔,吐出一个字“烦。”

    司怀愣了下,低下头“哥哥对不起。”

    陆修之微微皱眉,抬手去拿遥控器,司怀却拿着遥控器转身。

    他的手僵在空中,注视着司怀走向门口。

    耷拉着脑袋,脚步声更轻了,关门的动作也显得小心翼翼。

    陆修之半边身体隐藏在阴影下,神情晦暗不明。

    不知过了多久,门又开了。

    帮佣站在门口,按着空调遥控器。

    司怀仰头看着她,等她调好温度,笑着说“谢谢阿姨。”

    “司少爷不用向我道谢。”帮佣说。

    司怀又笑了笑,把遥控器放回原来的位置,扭头看向陆修之。

    他小声说“哥哥,我不打扰”

    陆修之撩起眼皮,对帮佣说“准备点心。”

    “是。”

    陆修之看了眼司怀“坐。”

    司怀眨了眨眼,察觉到陆修之的态度变化。

    他立马说“哥哥,你画好了吗”

    “我们玩儿吧”

    陆修之问“玩什么”

    司怀往右一指“变形金刚”

    陆修之嗯了一声,起身拿了一堆变形金刚,一股脑儿地扔到司怀面前。

    他的动作很粗暴,其中一个大黄蜂还从沙发掉到了地上。

    没有摔碎,但多了几道划痕。

    司怀心疼地摸了摸大黄蜂,往陆修之身边挪了挪“哥哥,快来。”

    陆修之半阖着眸子“你玩。”

    司怀愣了愣“你不玩吗”

    陆修之应了一声“看你玩。”

    司怀没有强迫陆修之一起玩,他玩着变形金刚,也没有冷落陆修之。

    “哥哥不喜欢玩变形金刚吗”

    “嗯。”

    陆修之倚着沙发,静静地看着司怀。

    这些玩具都是父母准备的,他不喜欢也不讨厌,便留了下来。

    “那哥哥喜欢玩什么”

    “都不喜欢。”

    “捉迷藏呢”

    “不喜欢。”

    一个问,一个答。

    下午转瞬即逝。

    司怀吃完两人份的小点心,笑呵呵地和陆修之挥手告别。

    “哥哥,我明天再来找你玩。”

    陆修之听见自己说了一个字“好。”

    司怀下楼的时候,撞上了张钦洲。

    张钦洲弯腰看他“小司怀,还记得我吗”

    司怀“修路的叔叔。”

    张钦洲“”

    司怀正要说话,司弘业走到两人中间。

    “张道长,我们先走了。”

    不等张钦洲开口,司弘业抱起司怀,大步走出陆家。

    司弘业“司怀,那是个坏叔叔,以后不要和他说话。”

    司怀“叔叔还给了我平安符,不是坏人。”

    司弘业眉关紧皱“这是骗人的东西。”

    司怀歪着头“有了平安符妈妈就不用吃药了。”

    “谁告诉你妈妈不用吃药的”

    司弘业又问“是不是那个姓张的”

    “他骗完陆家又想对我们家下手了吗,就知道这帮道士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说了很多话,司怀听不懂,茫然地问“爸爸,有平安符妈妈也要吃药吗”

    司弘业“当然要吃药,相信科学,相信医学。”

    “这狗屁倒灶的符纸是假的。”

    可是妈妈说了有用。

    司怀张了张嘴,没有机会对司弘业说这句话。

    因为司弘业把他放在门口,就转身上了车。

    “和你妈说一声,今天有酒局,不在家吃饭了。”

    司怀把他的原话告诉杨柔。

    杨柔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把餐桌上的鲜花扔进垃圾桶。

    司怀扒着饭,满脑子都是平安符,没有注意到她的行为。

    吃完饭,杨柔把司怀交给保姆,直接回卧室。

    司怀找了个借口打发走保姆,蹑手蹑脚的走到主卧门口。

    门没有锁,他悄悄推开一条门缝,看见杨柔在吃药。

    司怀气呼呼地跑回房间,修路的叔叔真的是骗子

    他不觉得妈妈在骗他,认为肯定是平安符没用,所以妈妈又吃了药。

    司怀活了整整三年,第一次被骗。

    晚上气得睡不着觉,琢磨着明天去找骗子算账。

    深夜,司怀好不容易有了点困意,突然听见一阵争吵声。

    “司弘业,你还知道回来”

    “小柔,你别生气了,王局的饭局,我不敢推。”

    “今天是我们的交往纪念日。”

    “交往纪念日又没什么,我们都结婚四年了。”

    “今天忘了交往纪念日,明天就是结婚纪念日司弘业,你这两年有几天是在家吃饭的”

    “公司在上升期,我已经”

    “滚出去”

    啪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司怀吓了跳,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他推开门,看见司弘业在楼梯口抽烟。

    司怀小跑过去,压低声音问“爸爸,你又惹妈妈生气了”

    司弘业掐灭烟,叹了口气“女人心,海底针。”

    “我和你妈在一起那么多年,第一次忘记交往纪念日,怎么就气成这样了。”

    司怀仰头,茫然地问“什么是交往”

    司弘业揉了把他的脑袋“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了。”

    司怀“像爸爸和妈妈这样吗”

    司弘业哼了声,得意地说“你爸妈这种叫结婚。”

    司怀不懂“结婚和交往不一样吗”

    “结婚,是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永远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久很久很久”

    听到那么多“很久”,司怀大受震撼。

    第二天

    天气很热,陆修之给司怀准备了冰淇淋。

    司怀吃到小肚子鼓起,他瘫在沙发上,对陆修之说“哥哥,我们结婚吧。”

    陆修之“嗯”

    司怀想,他要和冰淇淋永远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陆修之为什么不和冰淇淋结婚

    司小怀我又不傻

    感谢在2021060221:33:102021060321:17: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青籽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笑掩盖不了泪痕、skk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97瓶;噜啦噜啦50瓶;是长长了25瓶;微笑掩盖不了泪痕20瓶;青籽酱、北北超可爱、川芎10瓶;小兔子乖乖9瓶;在树上的熊、一粒大米、七页、小桌砸、我只是一个正在书荒的、白面书生、幽篁5瓶;丸圆、芒果你要吃毛猴吗2瓶;人心里要有点数、叶十七、抹茶、凶狠的卡机卡机、月夜修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