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番外—幼年3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司怀就这么随口一说,陆修之沉默了很久,问道“叔叔阿姨和你说了什么吗”

    司怀一脸茫然“什么什么”

    陆修之问“为什么说要结婚”

    司怀当然不会说为了冰淇淋,他想了想,对陆修之说“因为哥哥好。”

    陆修之指尖微顿,垂着眸子,淡淡地说“只要对你好就行了么。”

    司怀抬头,他听不懂,但能感受到陆修之的情绪变化。

    他眨了眨眼,挨着对方冰凉的身体,慢吞吞地说“先是哥哥,再是好。”

    陆修之偏了偏头,目光落在司怀白净可爱的脸上。

    凝视许久,他轻声说“好。”

    司怀沉迷玩变形金刚,早就忘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更不知道陆修之是在回应自己。

    玩了一下午的变形金刚,司怀依依不舍地告别。

    “哥哥,我要回家了。”

    陆修之放下书,起身道“我送你。”

    司怀正要从沙发上爬下来,一双冰冷的手按在了他腰上。

    他很习惯这种事,举起双手,仰头笑道“哥哥抱。”

    陆修之嗯了一声,双手用力。

    司怀一动不动。

    陆修之沉默片刻,再次用力。

    不仅没有把司怀抱起来,他一个踉跄,倒在了司怀身上。

    司怀这下反应过来了,陆修之抱不动他。

    他咯咯地笑了两声“不用哥哥抱了。”

    前所未有的暖意在胸口漾开,陆修之整个人都暖了起来,惨白的皮肤透出了一丝血色。

    司怀爬下沙发,看到陆修之微红的脸,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等哥哥长大了,就能抱得动了。”

    陆修之回过神,站稳身形。

    指尖不小心蹭到他低头,看着司怀的手掌,屈了屈食指。

    司怀注意到他的目光,把手放到陆修之掌心“哥哥要牵手吗”

    陆修之没有说话,但握住了他的手。

    从二楼走到一楼,司怀一直东张西望,眼睛转来转去。

    陆修之“在找什么”

    司怀正想说话,便看到张钦洲站在路边,将行李箱放进车里。

    “他要走了吗”

    陆修之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抿唇说“张道长有事要去处理。”

    司怀点了点头,他本来还想找这个骗子算账,既然要走了,就算了。

    走到家门口,他朝陆修之挥了挥手“哥哥明天见。”

    陆修之站在原地,看着司怀欢快的背影。

    随着司怀的走远,周身的暖意渐渐消失,阴冷的气息逐渐逼近,空中响起若有若无的哭嚎声。

    陆修之轻轻地说了声“明天见。”

    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陆老爷子说“祖父,我要锻炼身体。”

    司怀呆在陆家的时间逐渐变长,从一下午到一整天,后来更是时不时地留宿在陆家。

    司怀和陆修之关系变好,两家长辈乐见其成。

    下半年,司怀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他扒拉在陆修之身上,哭着喊着不要去。

    陆修之只好亲自送他去幼儿园。

    呆了一天,司怀发现幼儿园还挺好玩的,不再排斥。

    四岁的时候,比起幼儿园,他更排斥回家。

    因为司弘业和杨柔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

    一天晚上,司怀回家,客厅里坐着一个染着金发的年轻女人,她浓妆艳抹,鲜红的指甲指着杨柔“司鸿业人呢”

    “这都几点了,他该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

    杨柔看见司怀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说“司芳然,你别乱说话。”

    司芳然扭头,看了司怀“连姑姑都忘了”

    司怀想起来了,爸爸还有个姐姐。

    他们很少见面,而且上一次见面,姑姑好像不是长这样的。

    司怀喊了声“姑姑。”

    话音刚落,司弘业走进家门,看见司芳然一头黄毛,皱了皱眉“钱又花完了”

    司芳然摇头“不是,我想做点生意,爸爸只肯给我五十万。”

    “你再借我点儿。”

    司弘业扬眉“现在知道要赚钱了以前干什么去了”

    “要多少”

    司芳然“两百万。”

    两百万不是笔小数目,司弘业问“什么生意企划书给我看。”

    司芳然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就美容相关的,企划书还没做好。”

    司弘业冷笑“没有就别想拿钱。”

    司芳然抓了抓头发“那你先给我五十万,剩下的我做出来了,你再给我。”

    司弘业“明天让秘书给你打二十万。”

    “二十万”

    “爱要不要。”

    “二十万就二十万。”

    司芳然就是单纯来要钱的,要到钱拎起包就走。

    路过司怀,看在钱的份上,她打了声招呼“走了,侄子。”

    司怀仰头问“姑姑缺钱么”

    司芳然嗤笑一声“缺啊,你帮我问向你爹要”

    司怀眨了眨眼“姑姑,我的零花钱和压岁钱都在。”

    司芳然上下打量他,啧了一声“就你那点钱能做什么事,小屁孩自己留着花吧。”

    “司怀,去睡觉了。”

    杨柔缓缓站起来,领着司怀往楼上走。

    她的肢体动作有些僵硬,走了两步,忽然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妈妈”

    “小柔”

    司弘业连忙抱起杨柔,让保姆照顾好司怀,便急匆匆地往外走。

    司怀吓懵了,过了很久,哭着跑去找陆修之。

    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清楚“妈、妈哥哥呜呜摔了”

    陆修之把人抱进怀里,轻轻拍他的背“妈妈摔了吗”

    司怀呜咽地点头“医、医院”

    陆修之“爸爸带妈妈去医院了”

    司怀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陆修之哄了很久,可是司怀哭得根本停不下来,眼睛都肿了。

    他只好给司弘业打电话“司叔叔,我是陆修之。”

    “修之啊,司怀在你那儿么”

    听见司弘业的声音,司怀哭声顿了顿,泪眼朦胧地看向陆修之。

    陆修之放大手机音量,问“嗯,阿姨现在怎么样了”

    “她没事,脚扭了,要做一下其他检查。”

    说着,电话那端响起嘈杂的声音,司弘业连忙说“修之,麻烦你照顾司怀,我这边还有事。”

    “好的,叔叔再见。”

    陆修之挂掉电话,带着司怀去洗脸,轻声道“阿姨没有事情,你听见了吗”

    司怀点点头。

    陆修之“先睡觉,明天就能看见妈妈了。”

    洗漱完,司怀躺在床上,小声说“哥哥,我睡不着,你再给我讲讲上次狗狗的故事。”

    “喜欢狗吗”

    “喜欢,爸爸说养狗妈妈要生病。”

    “那养在我这儿。”

    “真的吗狗狗可以和我们一起睡吗”

    “不行,它住院子。”

    “下雨怎么办呀”

    “给它建个小房子。”

    作者有话要说估计下一章分开

    感谢在2021060321:17:542021060420:28: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疯丫头2个;喵、青烟紫雾罩轻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疯丫头26瓶;此地无滢20瓶;我俏丽吗、玫瑰、就爱躺着10瓶;dunt、小板要减肥、301536265瓶;江湖小笙、米霖霖ove2瓶;月夜修罗、清欢、抹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