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被置换记忆的炮灰29
作者:鱼曰曰   攻略偏执狂[快穿]最新章节     
    姜斐回到了季家。

    她和季微的婚期, 也定在了三个月后的某一日。

    三个月,足以发生许多事情了。

    比如,顾家对季家出手了, 打的季家一个措手不及,后面两家更是发生了不少利益冲突, 比如听说顾家在不顾一切的截断着季家的一切生意往来,再比如, 庞大的两大家族在这场看不见的硝烟战争中, 损失极大,进而惹得大都市的上层的人蠢蠢欲动,恨不得取而代之。

    当然,这一切和姜斐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初次听见这些传闻的时候, 她也只是挑眉笑了笑, 后来便再也没有什么反应了, 甚至时间长了,若还有人在她面前说这些,她只会觉得厌烦。

    利益财团的争斗, 听起来就无趣, 还不如窗外的全息影像缔造的虚假美景好看。

    季微为她打造的环境很好,不同于其他冷白色的房间那样乏味,晕黄的灯光和有温度的装潢,倒像极了那间铁皮屋,但是豪华版的。

    平日里即便有事,季微也总会早早回来,一日三餐陪着她用,若是得闲,更会亲自做餐食。

    就像曾经他们在那间铁皮屋一样。

    姜斐享受的心安理得。

    季微最爱的, 还是与她一同赏星空。

    即便星空是假的。

    他说,他始终记得有一晚,他双眼什么都看不见地坐在铁皮屋的沙发上,她懒懒地躺在他身边,为他描述着星空的美景。

    即便姜斐告诉他,那些都是假的,他也只是笑笑,轻轻地牵过她的手“假的也好。”

    后来,季微便开始忙碌起来。

    姜斐很清楚,是顾曦出手了。

    季微眼中的疲惫开始沉重起来,身上的锐气消减了不少,反倒是为那张精致的脸添了几分稳重。

    这些微妙的变化,姜斐看在眼中,也只觉得一个人的蜕变还真是奇妙,自然,美人才是奇妙,其他的她不会注意。

    后来,即便季微在刻意的隐藏着这些消息,姜斐还是从那些密密麻麻的新闻上看到了,顾家和季家损失不小的消息。

    直到临近结婚的前几天,姜斐出了一次门,买了好些名贵的衣服首饰,以做婚礼那天用。

    她在商场碰见了顾曦。

    他的脸色看起来比季微好不到哪里去,苍白如纸,本就冷峻的脸,越发像一尊石膏雕像了。

    二人没有说话,姜斐只是迎着顾曦阴鸷的目光施施然离开了。

    顾曦抬了抬手,却也只碰到她离开时扬起的轻风。

    而这一天傍晚,季微一改忙碌,突然便早早回来了。

    姜斐什么也没有问,他便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如既往地赏着星空。

    这段时间,他鲜少有出格的举动,他在等,等着姜斐像以前一样,愿意主动靠近他。

    独独这晚,临休息前,季微拥住了姜斐,将她用力地扣进怀中,低声道“我不想放手,姜斐。”

    他可以将一切都挡在外面,可若是里面的她要离开,他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

    “你不会离开的,是吗”季微像是要拼命地求证一样,手上的力气越发的重,恨不得将他拥入自己的骨血中。

    他总觉得,她会消失,越临近婚期,他的感觉便越发强烈。

    尤其今天,她碰见了顾曦。

    姜斐的回应,只是懒懒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当然。”不是。

    不过是顾曦那儿还有她的一丁点好感度罢了。

    婚期这天,大都市的天气竟然罕有地放晴了。

    婚礼是在室外进行的。

    一座古现代的城堡,一片草坪,几架全息摄像机。

    富丽堂皇的排场,豪华至极。

    宾客并不多,悠扬的钢琴曲弥漫在整个场地。

    数以千计的白鸽放飞后,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不是姜斐第一次穿婚纱,穿起来自然驾轻就熟,伴着结婚进行曲缓缓走向季微。

    季微也在看着她,心脏像是要跳出胸口,无数的喜悦与莫名的惶恐挤压在他的体内,惹得他眼眶微红。

    直到她走上前来,将自己的手递到他的手中,他高高提起的心才终于放下些许。

    无人听见的地方,他低声道“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他不知道姜斐有没有听见,只是,他看见她轻轻笑了下,笑容格外娇媚,却让人觉得遥远。

    季微牵着她的手的力道不觉大了些。

    二人走到城堡前的礼台,听着司仪在宣读着誓言,季微郑重的应下“我愿意”,也是在姜斐启唇的时候,婚礼的出口处一阵骚乱。

    不多不少,时间刚刚好。

    打扰的很刻意。

    季微紧绷的身躯一颤,几乎瞬间看向姜斐。

    姜斐却很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一样,转头看去。

    婚礼出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抬着一个罩着白纱的物件走了过来,放在礼台下“姜小姐,这是顾先生送您的礼物。”

    男人说完,将白纱掀落。

    顾曦送来的,是一架钢琴。

    那架他曾放在琴房中独自弹奏的钢琴。

    漆黑如玉的琴面,在光下折射着刺眼的光芒。

    姜斐半眯双眸,下秒准确地朝不远处望去。

    草坪的尽头,一处山坡上,一个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依旧穿着笔挺的西装,不同的是,以往整齐的领带,变成了领结。

    像极了婚服。

    季微慌乱地抓着姜斐的手,生怕她反悔一般。

    姜斐默了默,看向台下的男人“你告诉他”

    她说着,抬头重新看向顾曦,“就送到这里吧。”

    话落,她转过身,看着季微。

    不远处。

    顾曦站在光下,看着前方刺眼的婚礼。

    特意换了与她相配的衣服,她只随意看了一眼。

    钢琴。

    他和姜斐的三个吻,都与钢琴有关。

    他们一切的暧昧与美好,他送给了她。

    她似乎说了什么,他听不清楚,可是,他却知道,他是不喜欢她的那句话的,因为她说完后,便转移了目光,笑着和季微说着话。

    送钢琴的人回来了,小心翼翼地道“顾先生,姜小姐说”

    顾曦没有说话。

    那人继续道“姜小姐说,就送到这里吧。”

    顾曦的身躯一颤。

    他很清楚,她说的不是钢琴,而是他。

    她以为,他是来送她嫁人的吗

    顾曦讽笑一声,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的一对璧影,手轻抚着手腕上的金属骨骼,就像姜斐曾千万次抚摸的那般。

    当司仪再一次询问姜斐“你愿意吗”时,当穿着圣洁婚纱的姜斐轻轻点头说“我愿意”时,顾曦清楚地听见自己脑海中紧绷的一根弦彻底崩断。

    他缓缓转身,走向身后不远处的轿车,再回来时,手中随意把玩着一把。

    曾经,在角斗场,失控的野兽会被射杀,自然不是为了保护他这样的人,而是怕惊到那些贵族们。

    可后来,当那些人发现,失控的野兽更凶猛时,他们的乐趣便越发放纵了。

    他们会故意射中野兽的非致命处以刺激它的兽性,看着无数他这样的人,被撕咬,被摔打。

    他是从那样的环境中走出来的。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儿,他的手上沾满了血,如今不介意再多沾一点儿。

    顾曦看着礼台,看着正要亲吻的新娘与新郎,心中涌现出无数的戾气。

    “杀了他吧,杀了他吧”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不断地蛊惑着。

    杀了他,姜斐就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顾曦缓缓举起,对准季微的心脏,可下秒,在看见姜斐唇角的笑时一顿,竭力克制着心里汹涌的兽性,最终缓缓移向季微的肩头。

    杀了季微,姜斐会怕他,恨他。

    他不想要这些。

    伤了他,就没有这场婚礼了。

    如子弹一般,飞速而无声地射出。

    顾曦平静地将扔到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成果”。

    可下秒,他猛地睁大双眸,惶恐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小心”女人的惊呼传来。

    而后,娇弱的新娘用力将新郎推到一旁,而那只本该射向新郎肩头的,像是被生生变了方向,刺入新娘的胸口。

    一切都变得死寂,头顶的阳光不知何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黑云。

    鲜红的血飞快地在新娘的婚纱上氤氲开来,胸口一片赤红。

    季微怔怔站在原地,人像是彻底呆住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蹲下,将女人拥入自己怀中“斐斐”他的声音在触到她婚纱上的黏腻血迹时一顿,继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斐斐,斐斐”不断地重复着。

    她为什么要护他

    又是这样总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保护他。

    可是她其实根本不用这样啊。

    他不想要她的保护

    台下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顾曦眼眶赤红地朝这边跑来,身形不复以往的冷峻从容,脸上的表情像是裂了缝隙,仓惶惊骇。

    季家的保镖围在他的四周,不让他靠近半步。

    姜斐靠在季微怀中,在心中夸奖系统的准头后,缓缓转头,却是看向顾曦,低声道“顾曦”

    季微拥着她的手一颤。

    她叫的,是顾曦的名字,即便此刻,她在他的怀中。

    她眼中的眷恋,也是给顾曦的。

    从他自以为是地将她的记忆换回来时,她对他的一切感情,就已经消散无踪了。

    如果当初没有换,如果他那时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会不会

    指尖陡然一阵温热。

    季微手指一颤,姜斐唇角流出的血,染红了他的手。她的温度,却在一点点地消失。

    顾曦浑身狼狈地冲破了保镖的桎梏,冲了上来,将姜斐抢了过去。

    季微倒在了一旁,他没有动,只是看着姜斐。

    她应该是想要顾曦的吧

    “姜斐,姜斐,你会没事的”顾曦的声音颤抖着。

    季微定定看着他,前不久还在威胁着他取消婚礼的顾氏掌权人,现在却像个失魂落魄的流浪人,小心翼翼地搂着怀中的女人。

    “姜斐”顾曦仍在不断唤着她。

    姜斐缓缓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弯着眉眼笑了笑,眼角的泪却随之落下“顾曦,我好冷啊”

    顾曦的手颤抖着,慌乱地脱下西装,披在她的身上“不冷了,不冷了”他一遍遍地说着,却在看见她胸口的血迹时,再次撕开衬衫的袖口,用力护在她的胸口上,像是要将流血的伤口堵住一般,“姜斐,我们回家好不好你说过,要我不再孤零零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带你回去”

    他的话说到后来,只剩混乱。

    而下秒,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姜斐吃力地扯开了他的手,拿起他手中破碎的衬衫袖口的布条,盖在了他的手臂上。

    顾曦愣住,低头看向手臂。

    她盖住的,正是自己金属骨骼的方向。

    那一瞬,顾曦像傻子一样愣住。

    即便是这个时候,她仍在维护着他的尊严。

    可他,却做尽了伤害她的事。

    “姜斐没关系的”顾曦温柔道着,“没关系的”

    头顶的全息相机精准地捕捉着他裸露在外的金属骨骼,那些他曾经不愿让任何人看见的秘密,那些他自以为是的自尊,如今无巨细地落入所有人眼中。

    “顾曦,”姜斐打断了他,断断续续道,“之前,订婚宴上,你问过我一句话你问我,有没有话要对你说”

    “再问我一遍好不好”姜斐呢喃着,眼神逐渐涣散。

    顾曦的身躯颤抖,喉结滚动着,良久沙哑道“你有没有话对我说”

    姜斐虚弱地笑了起来“我想说当初,为你的实验做试验品的人是我”

    “看在帮了你的份上你可不可以不要用我交换林小姐”

    顾曦僵住,凝在眼中的泪倏地落了下来,落在她的脸颊。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她什么都知道。

    “好。”顾曦用力地点头,“不换,姜斐,不换。”

    姜斐的手,缓缓抬起,抚摸着他的脸颊,目光看了眼他头顶的好感度“真好。”

    她轻语。

    而后手徐徐垂落。

    “姜斐”两声低吼蓦地响起。

    一旁的季微定定站在那里,双目无光,良久,他的右眼缓缓流下一滴血泪,眼前逐渐昏暗。

    与此同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顾曦好感度100

    系统恭喜宿主,任务完成

    姜斐飘离原主的躯体,看了眼埋首在躯体上落泪的的男人,懒懒地收回目光,只在心中道

    “系统,结束吧。”

    城堡外。

    林玖安静地站在墙下,神情木然,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近百天的时间,姜斐再没见过他一面,可他却偷偷见了她好多次,像是怀揣着见不得光的赃物的贼,只能远远地隔着远远的距离看她一眼。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

    她没有邀请他,可是他还是来了。

    他听着里面传来的结婚进行曲的钢琴声,听着司仪说出的动人的誓言,恍惚中他好像笑了一下。

    有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专属于自己的意识那个与她共同宣誓说出“我愿意”的人,是他。

    也是在他陷入幻想的时候,城堡内传来的噪乱的脚步声。

    他回到现实,看见顾曦抱着一个女人跑了出来,神情慌乱而苍白,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碎,裸露处的,却是骇人的金属。

    林玖的目光却定在那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身披着西装,繁复而华丽的婚纱裸露在外。

    那是姜斐。

    他跟在顾曦身后,追了上去。

    没有人顾及他,也没有人阻拦。

    甚至他上了车,坐在顾曦的对面,他看见顾曦抱着怀中女人的手在剧烈颤抖着,看着高高在上的他低声下气地哀求着“求求你,姜斐,不要睡好不好,求你”

    林玖定定看着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

    顾曦说,那是姜斐。

    可是他却只觉得好笑。

    姜斐现在,应该在结婚,在幸福

    而不是浑身冰冷地靠在别的男人怀中。

    车停在了顾氏。

    姜斐被推进了科研室急救。

    林玖站在空荡惨白的走廊,有顾氏的保镖经过,戒备地看着他,他却好像什么都感知不到了,身体的一切程序都停止工作,整个人像完全锈住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两天,科研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为首的专家满眼的疲惫,却只是摇摇头“抱歉,顾先生,姜小姐她已经”

    余下的话,林玖听不进去了。

    他安静地转身离开了,回到了那间铁皮屋。

    他始终很平静,平静地拖着断臂回到屋子,平静地进了厨房准备了两个人的晚餐,平静地吃完

    就像前段时间,姜斐不在时一样。

    她只是在季家。

    他如常地打开电视,上面在铺天盖地地报道着那场婚礼,以及“顾曦是改造人”这个新闻。

    那个大都市矜贵无双的男人,如今被所有人品头论足地评价着、嘲讽着,甚至连他金属骨骼裸露的照片也在肆无忌惮地传播。

    林玖只面无表情地看着,不知多久,电视的画面跳转了一下,他们在报着那场盛大的婚礼“新郎晕厥,目前状况未知,新娘已被接去抢救,据知情人报,新娘早在一日前,宣布死亡”

    林玖的动作随着那句“宣布死亡”彻底僵住。

    他不懂死亡的意义,可是在此刻,他突然明白了。

    死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死亡带走了姜斐,比婚姻带走她的时间还要长、距离还要远。

    他甚至连偷偷看她都做不到了。

    他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林玖只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一股冰冷的东西流出,他茫然地伸手触摸,触摸到了一种名叫“泪水”的液体。

    林玖怔怔地看着那滴泪,像是钻入他的心脏一样,数据疯狂地混乱,心脏开始铺天盖地地痛,痛的他蜷缩在角落

    好久,林玖听见体内传来“能量不足”的声音。

    可很快,被心脏处传来的“啪”的一声脆响掩盖,林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在冒着白烟。

    林玖只觉自己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黑暗。

    是死亡吗

    原来,死亡并不只是可怕,还可以这样美好。

    顾氏大楼,顶楼。

    空荡荡的钢琴房,原本仅有的钢琴也早已消失不见。

    顾曦浑身潦倒地站在窗前,目光直直地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云。

    他已这样看了两天两夜。

    姜斐死了。

    他亲手杀死了她。

    顾曦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就是用的这只手,杀死的姜斐。

    金属的骨骼此刻看起来格外令人作呕,连他自己都这样觉得。

    全城的人都看到了他最耻辱的一面,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嘲讽或是恐惧,于他而言似乎都不重要了。

    那个小心护住他的手臂、保护他的女人,已经消失了。

    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不知多久,顾曦伸手抚着自己的手臂,微微闭紧双眸,感受着手臂的触觉。

    “喂,顾曦”耳畔,熟悉的女声在轻唤着他。

    顾曦低低应着,没有睁眼,他知道,一睁眼,那个声音便会消失了。

    “以后,不要再这么孤单了。”那个女声继续道。

    顾曦的喉结微动,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个“嗯”字。

    他也不想这么孤单了。

    下秒,他本抚着左臂的手猛地用力,指尖嵌入到了金属骨骼与骨肉链接的缝隙中,一阵锥心的痛传来。

    顾曦闷哼一声,看着血如注般流出来,他仍咬着牙,将那根金属骨骼生生从骨头中拽了出来。

    左臂像残废一般,耷拉在身侧。

    满地的血。

    顾曦大口喘息着,许久走到一旁,按下墙壁的按钮。

    这间琴房,没有全息影像,没有这个世界该有的一切科技感的东西,只是一个纯粹的房间。

    包括那扇落地窗。

    窗子徐徐打开,凉风疯狂地刮着。

    顾曦看着脚下的阴云,许久眯了眯眼笑了一声,朝前走了一步,踏入云中。

    他去找她,就不会孤单了。

    但到了另一个世界,她必须陪着他。

    一年后。

    大都市依旧是那个贫富差距极大的都市,繁华如梦与穷困潦倒,往往不过一线之隔。

    季微跌跌撞撞地在简陋的巷子里快步走着,手摩挲着周围的墙壁,探着前方的道路,十指指尖早已被磨的血肉模糊,阴雨淋湿了男人瘦削的眉眼,久未见光的面容格外惨白,如同将死之人。

    一年前的那场婚礼,再醒来后,他已不能看见任何东西。

    医生说,义眼毁了。

    再也没有任何能看见的可能了。

    就像回到了双目失明的曾经,只是,那时姜斐会牵着他的小指,带着他在城市里穿梭。

    如今,他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季家不会允许一个瞎子当掌权人,哪怕如今的季家早已在和顾氏的争斗中元气大伤,大不如前。

    季家被季云天夺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忌惮上次的教训,季云天没有将他驱离,而是派人寸步不离地盯着他。

    季家在季云天的手中,日渐衰败,一年的时间,资产早已所剩无几。

    而他,也是趁着季云天没有时间监视他的时间,逃了出来,他只想回到那间铁皮屋。

    就像他仍固执地戴着当初婚宴和和姜斐交换的那枚戒指一样。

    他仍在幻想着,她是他的妻子。

    不知走了多久,当脚下被一个一掌高的台阶绊到时,他知道,铁皮屋到了。

    他的指纹已被删除,可是在他碰到铁门的瞬间,铁门被他推开了。

    没有锁。

    季微一怔,继而激动地推开门,却在嗅到里面带着锈迹与尘灰的空气味道时,脚步顿住。

    没有惊喜。

    姜斐不可能出现的。

    这里已经一年没有人气了吧。

    季微循着记忆,一步一步地朝里走去,厨房、餐桌、沙发一切的一切,都有和他和姜斐的回忆。

    他不觉弯了弯唇角笑了起来,笑到双眼通红。

    只是,在他走到角落时,脚碰到了一个“东西”。

    他缓缓触碰过去,碰到了一个蜷缩在角落的人。

    不,不是人。

    因为他碰到了金属,以及那个断掉的左臂。

    是机械人。

    季微摸向控制着他全身程序的心脏部位,而后愣住。

    他的心脏,裂成了两半。

    季微怔忡良久,突然低低笑了一声,起身坐回沙发上,蜷缩着身子,一滴泪落入沙发。

    再不复当年的精致模样,满身颓然狼狈。

    山洞。

    姜斐迫不及待地睁开眼,比起以往的慵懒,多了几分真切。

    她飘到玄冰床前,看着自己那完好无缺的身子“系统,灵币”

    系统宿主上个世界任务完成优秀,季微赏金600万灵币,林玖赏金600万灵币,顾曦赏金700万灵币,共计1900万灵币,加上之前的8180万灵币

    未等系统说完,姜斐便打断了它“你只需告知我,灵币可足够复活我的真身”

    系统足够了,还多出80万灵币。

    “甚好。”姜斐由衷浅笑,虚抚着自己的面颊,眉眼比之任何时候都要温柔,良久飘起身,“复活灵石呢”

    系统并未应声,只是下瞬周围萦绕着金色光芒,渐渐将玄冰床淹没其中,仙光大盛,一枚赤色珠子自光芒而生,化作璀璨星光,坠落在床上女子的躯体之中。

    刹那间,姜斐只觉自己魂灵一沉,便已朝自己的身子而去。

    金色光芒逐渐散去,唯有玄冰床仍幽幽散着蓝光。

    姜斐始终沉沉睡着,朱唇丹红,艳若桃花。

    系统宿主宿主宿主

    唤了好一会儿,玄冰床上的女子终于有了动静,眼睑微颤了下,继而睁开双眸,露出一翦秋水眸。

    她慵懒地掩唇打了一声哈欠,微微欠身站起,墨发如练,却没有死气沉沉地垂落,反而随着周身的神气微微拂动,纱衣白如雪,眉眼魅惑,却又如此高高在上。

    系统呆了呆。

    昏死的宿主,竟不及醒来的宿主半分风华。

    “小东西,看呆了”姜斐侧眸,懒声道。

    系统没

    “你在我脑子里,”姜斐只以鼻音溢出一声浅哼,厚重的神力带着些许回音,“以往你能知晓我的想法,而今,我要知道你的想法太过容易。”

    她说着,垂眸轻触了下自己的脸颊,良久缓步走到洞口,看着四周潋滟的金光结界,她伸手轻触了下,结界晃动,继而逐渐消散。

    远处山峰耸立,仙雾缭绕。

    姜斐半眯双眸,望着这天外天的广袤云野,许久浅笑轻喃

    “回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世界到此就结束了

    终于要回到主世界了

    会用一两天整理主世界的大纲,主世界预计不会太长

    感谢每一个追到这里的读者们,本章24小时内评论有红包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