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红袖招
作者:六如和尚   陆地键仙最新章节     
    祖安表面上低眉顺眼地乖巧模样,心中却暗暗冷笑“恐怕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栽在我手里。”

    皇帝忽然注意到他的神色怪异,心中下意识有些不喜,这家伙看着就讨厌,等用完之后一定要把他处理了。

    他脸上却不动声色,接着说道“今日早朝已经确定了,由秦筝挂帅北征,对付扰边的妖族。”

    祖安一怔,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给自己说这个,不过还是恭恭敬敬答道“成国公乃天下名将,又深受军中爱戴,此行必将凯旋。”

    “深受军中爱戴”皇帝冷笑一声,不过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秦筝一走,齐王就犹如少了一臂,所以接下来要利用好这个时间窗口。”

    祖安心中一凛,皇帝果然要对齐王动手了,如同之前桑弘父女预料的那般,是先铲除对方羽翼,最后才直捣黄龙。

    “听说你在烟花之地混得很开”皇帝忽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祖安一脸懵逼,大哥你话题跳跃度能不能不要这么天马行空,他急忙正色说道“臣为人正直,素来不爱去那些腌臜之所。”

    虽然在这个世界,逛青楼并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但这种事毕竟上不了台面,他拿不准对方啥意思,担心牵扯到秋红泪等人,自然是立马否认。

    “呵呵,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皇帝脸色一沉,“朕听说明月城的神仙居,还有京城的教坊司,都有花魁对你倾心不已。”

    祖安“”

    “可能臣天生比较讨人喜欢吧。”他心中疑惑越来越浓,对方为何扯这个话题,难道是知道自己和魔教的关系了么

    皇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仿佛不经意地提起“你知道中书侍郎玉楠么”

    “略有耳闻。”祖安觉得腰都快被他闪断了,前面还在说青楼花魁呢,怎么一下子又扯到玉楠了

    “你对他什么看法”皇帝问道。

    祖安差点脱口而出“帅得快赶得上我了”,临到嘴边急忙刹车“出身名门,玉树临风”

    他寻思着对方好歹是皇帝的妹夫,该有的商业互吹还是得有。

    “说人话”皇帝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呃,有些穷奢极欲。”祖安立马醒悟过来,玉家是齐王党,皇帝怎么可能喜欢听他的好话。

    想到之前在齐王府上的见闻,这家伙为了让猪肉更嫩竟然用人乳喂猪,实在是让人心理不适。

    “何止是穷奢极欲。”皇帝冷哼一声,显然也对他多有不满,“他就交给你了,一个月之内,让他从朝廷滚蛋。”

    祖安“”

    “虽然我的确办事很有能力,但皇上是不是对我有了过高的期待,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办得到。”

    中书侍郎已经是朝廷的重臣了,更关键的是对方是玉家的

    嫡子,妻子是皇帝的妹妹,有这样的背景在,怎么可能说下课就下课。

    “那是你要考虑的事情,把齐王府那丫鬟送到宫里来,专心处理玉楠的事情。”皇帝再次端起了茶杯,这次送客的意思相当明显了。

    从御书房出来,祖安仍然没回过神来。

    世上如果有后悔药吃,他一定不会这么快就去禀告齐王侧妃溺水案,哎,果然资本家都是无情的,打工人还是要学会摸鱼啊。

    “祖大人为何长吁短叹的呢”就在这时,旁边有个柔柔的声音响起。

    祖安回头一看,只见白妃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自己,今天的她身穿一套白色的宫裙,外面套着一件火红的大氅,比起平日里的柔弱温婉,今日里更平添了几分鲜艳妩媚之色。

    “见过白妃娘娘”祖安行了一礼,旁边有宫女太监看着,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祖大人不必多礼,你救了太子和太子妃姐姐,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表示感谢呢。”白妃甜甜地笑道。

    那美丽的笑容让祖安都有了片刻的失神,这女人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么“娘娘客气了,这是臣的职责,不敢邀功。”

    白妃示意手下呆在原地,自己则率先往水池中的凉亭走去,祖安见状跟了上去。

    “祖大人还没说为什么心烦呢”白妃温柔地笑着,让人仿佛有一种回到家的宁静。

    “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值一提。”祖安摸不清楚对方和皇帝到底是什么关系,自然不敢什么话都和她说。

    “以祖大人的能力,我相信一定能很快解决的。”白妃声音细细的,让人听着仿佛耳朵都在被按摩一般,“祖大人从秘境出来过后,还一次都没来找过我,是在刻意躲我么”

    祖安脸色古怪“娘娘在宫中说这种话,恐怕会被人误会啊。”

    要是以前,祖安少不得要调戏她几句,但是进秘境前得知对方和皇帝关系极为密切,让他现在可不敢轻举妄动。

    “祖大人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你借了我的东西,这么久了也不见还我,所以我只有亲自来讨要啦。”白妃笑着将手伸到了他面前,露出一截白嫩动人的皓腕。

    祖安终于反应过来,从怀中摸出一个香囊递了过去“看我这记性,还请娘娘勿怪。”

    说实话这玩意真的很好用,能将你的真实修为遮掩起来,他还真有点舍不得还。

    白妃将香囊收了回去,然后忍不住惊讶地看了祖安一眼“祖大人这修为提升得倒是很快。”

    “托娘娘洪福。”祖安四平八稳地答道。

    白妃忍不住笑了“怎么感觉从秘境出来后你有些变了呢,以前你可不像这么规矩的。”

    祖安忍不住回道“难道娘娘想我之前那样对你么”

    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了当初

    在秋千上的情形,凉亭中一下子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宁静。

    白妃玉颊微红,起身道“祖大人公务繁忙,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后留下一缕淡淡的香风,身姿款款消失在了御花园的方向。

    望着她的背影,祖安若有所思。

    和白妃分别后,祖安先回到白沙小院换上了金牌十一的装束,然后径直走向绣楼。

    刚进自己的房间,就看到额头秃然的戴老七、和“地中海”陈老八正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晒太阳。

    看到他的到来,两人急忙站了起来,眼中尽是惊喜之色“老大”

    自从之前的案子,他们已经被分配给了金牌十一当下属,结果领导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这里都成了清水衙门,天天闲得快长出草来了。

    祖安笑着向两人点了点头,然后直接道出了来意“我要中书侍郎玉楠的所有资料。”

    两人纷纷一惊,对视一眼后犹豫着劝道“玉大人可不好惹,他背后有长公主,还有玉家”

    “绣衣使者查案什么时候还怕过对方背景了”这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只见银牌绣衣使者肖建仁正坐在屋里,桌前摆着各种案牍,看到祖安进来,他急忙起来行礼。

    祖安赞许地说道“建仁说得不错。”

    咦,怎么喊着像骂人一样呢。

    “是”戴老七和陈老八立马明白了领导查此案的决心,再也没说半点劝阻的话,纷纷跑去将玉楠相关的资料搬了过来。

    祖安看着桌上那一叠一叠的档案,眉毛忍不住跳了跳“这么多”

    一旁的肖建仁答道“玉家是大周朝最顶级的家族,玉楠又身为玉家的嫡长子,还娶了公主,又担任中书侍郎,和他有关的记录自然很多。”

    祖安皱着眉头随意翻阅了几本,事无巨细倒是记载了很多,可惜都不是自己想找的。

    “大人到底是想要什么方面的信息也许我能给点建议。”肖建仁小声问道。

    祖安这才想起这家伙是绣楼档案库的人形图书馆,于是便不再瞒他“能让他下台的信息。”

    肖建仁心中一惊,竟然要对玉楠这样的大人物下死手

    不过他很聪明,立马想到对方这样肯定是得到了上面的示意,于是思索了一番说道“据我所知,京城红袖招近些日子来了一个新花魁,色艺双绝卖艺不卖身,引得一干京城子弟趋之若鹜,而玉楠似乎就是其中之一。”

    祖安心中一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皇帝要问他花魁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