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晋江末世文女主角(20)
作者:公子永安   虐文使我超强最新章节     
    请用您强大钞能力疼爱晋江正版君  董事会气氛凝重。

    “金绯红。”

    中年男人自恃长辈威严,  拍桌而起,“我看你是疯了,这里是董事会,  不是你炫耀丰富情史的地方”

    金信集团的势力泾渭分明,  一方是戚厌,  一方是绯红,阚定权后来居上,  末席则是以前跟着金父的老人,他们晋升到高层之后,  大腹便便享受着便利,  思维迟缓,不思进取,  无论是戚厌的虎口夺食,  还是绯红的锋芒毕露,  他们都视为权力毒瘤,动摇集团的安稳定性。

    但他们不敢对戚厌拍桌。

    他们高度服从于男性统治阶层。

    而绯红是个女人,  还是金父的女儿,  在场每一个人的辈分都凌驾于绯红之上。

    “王叔叔,  你可别自我表演了。”

    绯红手指摩挲着白色瓷杯的沿口,“像您这种脑满肥肠年老色衰的,  还没有资格进入我的情史名单,  让您听一听年轻男女的风流,就很抬举您了。坐下吧,  这里不是您的主场,  您安静地听就可以了。”

    “你这个小崽子,你爸死了,没人教你好好说话是吧,  你王叔叔我”

    中年男人还没抓到绯红的肩膀,一只手闪电般钻出。

    凄厉叫声响彻会议室。

    而绯红抽了纸巾,拉着许粒的胳膊,慢条斯理擦拭他的掌心,“脏了,等下记得用洗手液再洗一遍。”

    许粒嗯了声,表现乖巧。

    众人脑海里还播放着这小子硬生生令人脱臼的暴戾狠辣。

    阚定权看着两人,寒意直冒,眼底泛出血丝。

    “小粒,你出卖我,为什么”

    许粒此刻面孔平静,他的声音很轻,很慢,却有一种刻骨的锋利恨意,“垃圾,你下地狱跟我哥哥忏悔吧。”

    “哗啦啦”

    下一刻,荷枪实弹的缉私警察包围了会议室。

    众人皆惊惧。

    “阚先生,您已经涉嫌非法走私案,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果然。

    阚定权目光发凉。

    他栽了。

    戚厌跟金绯红是狼狈为奸,他们在财务管控做了手脚,故意设套,引他上钩。

    而许粒,这个他一见钟情的对象,他千方百计也要弄到的漂亮小宠物,就因为一个女人的蛊惑,张开毒牙反咬他一口。

    是,他承认一开始是见色起意,为了得到小男孩不择手段,以他哥哥为诱饵,使得他主动向自己示好。可他后来不也尊重他了吗,没有强迫他跟自己发生关系,只等他心甘情愿的一日。

    但阚定权万万没想到,他没等到许粒的松口,反而等到了牢狱之灾。

    特大原石走私案沸沸扬扬,涉案金额高达65亿,全网舆论直接爆了。

    阚家陷入一场万劫不复的动荡之中。

    调查组为了调查取证,围绕着阚定权的活动地点展开办案,阚家也成了关键性的搜查地方。

    阚父为儿子的事四处奔走,而阚夫人日夜咒骂绯红。

    “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娶了你个丧门星”

    “小娼妇,就知道搞男人,你别得意,迟早你要下去”

    “小贱人,幸好你爸早死,不然得扒了棺材板挠死你”

    阚如意眉头都打结了,“妈,你能不能别添乱了”

    绯红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夹了小片越南古沉香,丢入香炉中,燃起,烟香缭绕,女人的唇色若隐若现,“儿子都快死了,您还有劲儿,变着花样骂我娼妇呢。骂,您尽管骂,我是不介意,反正下一个要死的也不是我。”

    她忽然拍掌,“对了,您不是快五十岁大寿了吗,我送您一份礼物,就守活寡怎么样”

    “你”

    阚夫人险些昏厥过去。

    这个当了多年贵妇的女人意识到她不好惹,转而打感情牌,“都是一家人,何必做得那么绝呢”

    绯红支着手肘,“你们骗我做同妻,也挺绝的呀,幸好,他看男人的眼光不错,这一点我很欣赏。”

    阚夫人被她噎得半死不活的。

    “可老爷子待你不薄啊”

    阚夫人试图苦口婆心劝她。

    “是啊,所以你们还能活蹦乱跳站在我面前,对我放屁呀。”绯红笑吟吟地说,“这样吧,我要求也不大,我喜欢你女儿,你让她给我吧。”

    阚夫人“”

    阚如意“”

    “你你你你你变态呜呜呜”

    双马尾咿咿呀呀被气跑了。

    然而到了晚上,绯红的房门被敲响了。

    小妹妹双眼红肿,往她床上哭哭啼啼地一倒。

    “你,你答应过的,要放过我们家的你看什么看快点儿呜呜呜”

    系统“”

    这他妈是什么窒息剧情

    它截取了世界剧情。

    强囚索爱之豪门驯养金丝雀手册。

    女1号金绯红。

    女3号阚如意。

    关系天生死敌。

    啊这。

    没错啊。

    系统用它的数据库来来回回检阅了一百遍,并没有发现“男配妹妹跟虐文女主好上了”的限制级剧情。

    系统女主有毒。

    绯红伸出手,阚如意紧张闭上眼。

    “啪”

    她双指交扣,弹了一个狠狠的脑门嘣儿。

    “嗷”

    少女诈尸般跳了起来,她捂住红肿的脑壳,恼羞成怒,“干什么”

    “你妈叫你过来的她可真舍得。”绯红折着睡裙,坐在床侧,她伸手爬梳着海藻般的湿发,潮气逼人。

    阚如意看得呆了。

    她突然觉得早恋对象不香了呸呸呸她在想屁吃

    这坏女人,连女孩子都不放过。

    她正咕哝着,女人微凉的手指捏了一下她的脸,“这么一块拙朴可爱的玉,我怎么舍得摔碎了呢。看在你的情面上,我不会动你家人。”

    双马尾双颊泛红,紧紧抓着手指,“那我哥”

    绯红语气轻缓却坚定,泛出血腥。

    “他犯了错,就得偿命。”

    女孩脸色陡然发白。

    周末,许粒又穿上了那身黑得肃穆的西装,携带各种证明。

    探监。

    因为涉案案值巨大,阚定权又有人命在身,被判了死刑。

    许粒坐在窗口前,拿起电话。

    阚定权在玻璃的另一面,冰冷注视着他。

    许粒淡淡道,“阚先生,老子不废话,就先祝你死刑快乐。”

    阚定权压着电话线,温文尔雅的面孔瞬间扭曲。

    “许燃,你别忘了,你哥是怎么死的,他是被一群女人玩死的哈哈,你呢,你这个漂亮蠢货,也会步你哥的后尘,被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活活糟践死你以为金绯红是什么救世主吗,等你没有价值了,我的下场就是你的结局”

    他怨毒至极,“许燃,你想洗白想都别想”

    “你也是跟过我的,你说金绯红那么一个女人,看不看得起你这种脏烂的玩意儿说不定她表面倚仗你,背地里却跟别人说,他太脏了,玩玩我都懒得稀罕。”

    “嘭”

    许粒一拳砸在玻璃上,鲜血迸溅。

    “先生先生您冷静点”

    探监时间提前结束,阚定权状若疯魔被押走了,笑声诡异刺耳。

    许粒走出监狱。

    黑色跑车停在边上,女人靠着车窗,指尖一抹暗红,烟雾袅袅。

    “这么早”

    她诧异,又注意到他手上的绷带,眉心一簇,“怎么受伤了”

    “老子没事。”

    他语气生硬。

    绯红不再追究,“上车吧,你想去哪里吃饭”

    “没胃口。”许粒说,“送我回学校吧。”

    他回的是学校附近的单间。

    许粒踩上床头,把画取了下来,翻过去,背面夹着一张照片。

    那是阚定权跟一个女人的照片,而这个女人,正是当初说要带他入行的负责人。生日的那天,绯红将这幅画给了他,许粒三分钟后才看见那照片。

    他疯了一样追出去,拦截到了楼梯口的绯红。

    少年眼底猩红,像一头失群的幼雁,莽然撞进荆棘里,什么陷阱,什么代价,他全不顾了,他把女人暴烈抵在因粉化而脱落的墙面上,失去理性地怒吼,“我什么都可以付出我要那畜生去死”

    作者有话要说  红总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