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一百二十二只猫猫崽
作者:三三久久   穿成九零猫给国家打工最新章节     
    纸条上的内容零零碎碎。

    前几行字逻辑清晰, 但到后来明显开始逻辑不通顺,甚至出现了混乱不清的字句。

    秦萧必须要仔细辨认联想,才能大概读懂那些混乱字句的意思。

    显然, 到后来,东方正阳精神已经开始模糊, 留言也写得乱七八糟。

    秦萧捏住纸张的手无意识收紧, 在印着红血迹的笔记本纸页上留下了深深的褶皱。

    “姚安,姚安,去找姚安他肯定会找姚安的。”

    “几年前, 我就该死了, 该死的是我。是我对不起邱子, 我欠他的我还了。队长,我也对不起你我一直留到现在,他果然来了。我等着, 等着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彭城的事情我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趁着其他人不知道, 队长,快把他找回来。”

    “队长, 把邱宇找回来,他还有以后, 他活着他得活着回来他不能、不能, 他不该不能”

    到了最后,字迹已经彻底凌乱,写得乱七八糟,所有字迹混乱掺杂到一起,一层叠一层。

    秦萧只能辨认出一两个字,看到重叠的字迹力透纸背, 字迹末端戳破了纸张。

    秦萧捏着手中的纸,僵硬立在原地。

    有刹那,他脑袋是空白的。

    整个人如同被点了定身术,僵硬成雕塑。

    深邃的眼瞳无神凝望着头顶发光的白炽灯。

    赤亮冷白的灯光映照秦萧面庞冰冷苍白,是那种无血色的苍白。

    郭朝明本来依靠在休息椅上等手术结束,冷不丁,发现秦萧面色僵硬,顺手抄过那张纸。

    他极快速浏览一遍后,郭朝明舌尖抵住后槽牙,用力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按住了腮帮子“尼玛我艹你大爷的”

    邱宇,你这个王八羔子

    你踏马,你他妈居然还活着还活着他妈还活着啊

    郭朝明微微仰头,嘴唇哆嗦着,眼瞳颜色史无前例地漆黑深邃,黑得仿佛望不见底。

    有眼泪从眼角落了下来,眼里一片通红。

    郭朝明不比秦萧,秦萧在行动队中的定位其实相当冷酷无情。

    他与队员们感情深厚,可是,总是隔着一层,队员们并不敢与秦萧无所顾忌地插科打诨。

    秦萧好似行动队中的定海神针,但是,他性格天然冷肃,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感。

    会让人本能地产生疏离感。

    是以,虽然大家同是过命的交情,但秦萧少言寡语,平时跟队员们交流不多。

    反而是郭朝明,担当着类似政委的贴心哥哥角色。

    当年,同期的行动队员残的残,伤的伤。

    只留下东方正阳囫囵一个,跟着他们一路到翠莲山基地。

    郭朝明一直暗地里观察着东方正阳,他始终觉得几年前的那次任务蹊跷。

    可东方正阳是他们过命的战友和兄弟,他又不愿意这样去想。

    东方正阳的状态并不比秦萧好到哪里去,他同样是经历了极其大的挫折。

    自那次任务后,东方正阳少言寡语,甚至,比秦萧还要少言阴郁。

    秦萧是战场上出任务不要命,东方正阳是阴郁得让人难以靠近。

    同是战友,郭朝明也不敢光明正大问东方正阳,担心惹得大家一起伤感,再激起东方正阳的心理反应。

    那是所有人心上的一道疤,他们都不想提起。

    于是,他拖着拖着,拖到了今日。

    “秦萧,”郭朝明深吸一口气,伸手按住了秦萧手腕儿。

    郭朝明用力非常大,几乎在秦萧手臂上攥出了咯吱咯吱的骨头碰撞声。

    秦萧微微半仰着头,头顶的白炽灯光如此明亮又冷漠。他眨了眨眼,眼眸里遍布红血丝没死,没死。

    两人四目相对,郭朝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烈阳不会的。”

    东方正阳字里行间的意思是他做了错事。什么错事不知道。

    白夏夏默默往秦萧怀里缩了缩,她看不懂那纸张上的密码文,不过,只需要戳开这两人头顶上突然冒出的泡泡,就能弄清楚事情。

    猫瞅了一眼那边儿茫然疑惑、又碍于外人在场,没法子过来问的宋团长,有些惆怅地爪爪撑住了下巴听起来,就是个很惨的故事。

    那个身上带香味儿的学生模样年轻人,就是邱宇吗

    可他为什么总给自己一种极度危险可怕的感觉,就像是行走在丛林间、游走在钢丝线上的亡命徒

    那种能叫她炸毛的危险感令白夏夏记忆犹新。

    而且,如果是的话,邱宇跟秦萧和郭朝明是过命的战友和兄弟,为什么面对面见到了,这俩人都没认出来

    “啪”

    手术室的灯光突然黯淡。

    白夏夏立刻仰起猫脸,努力地从人流缝隙中探头往里瞧,想去看一眼东方正阳。

    如果他还活着,就算是

    “抱歉。”

    头发灰白的专家医生解下口罩,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后头的年轻护士推着手术车走了出来“来得太晚了,我们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几位,病人受伤太重,且求生意志不强。我们只能勉强维持住他的生命体征接下来。只能看天意了。”

    努力用爪爪扒住秦萧胳膊探头看的白夏夏毛绒身子突然僵住,茫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视线直直落在了手术台上。

    宋北无意识握紧了拳头,表情有些僵硬,心里很是难受烈阳才二十多岁大好年华,怎么能就这么没了

    大夫虽然说的委婉,可那话跟判东方正阳死刑并无区别。

    就差直接说,你们给他准备后事吧,我们没法子了。

    白夏夏鸳鸯眼儿带着点儿茫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确不喜欢东方正阳,每次,看到东方正阳,那家伙表情都阴沉沉的。

    浑身上下像是笼罩在了又黑又重的阴霾里。

    白夏夏嗅觉极其敏锐,人的情绪和性格会影响自己的气味。

    白夏夏经常能清楚嗅到这种气味。

    也因此,她不太喜欢东方正阳,因为东方正阳给白夏夏一种很不好的颓丧感。

    那种颓丧感在基地部队里是很少见到的。

    因为年轻战士们大多精力十足,带着向往,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阳光,连伤心的气味都是灿烂明媚的。

    东方正阳就像是在太阳花里的枯草,安静地枯萎着。

    白夏夏观察过他好几天,奈何,东方正阳活像是没有多余思绪似的机器人。

    他脑袋顶上从来不会冒出泡泡,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摆弄各种枪械,拆了装装了拆。

    好像,那枪就是他生命中的所有。只有碰到枪械时,他才有情绪起伏,有不同于平时的感觉。

    白夏夏尝试过好几次,她跟着东方正阳,想故意逗他讲话好逮,冒出个泡泡给自己瞧。

    奈何,这家伙阴沉沉的,冷酷无情。

    白夏夏只能放弃。

    可是,他就要这么没了

    秦萧和郭朝明两三步冲过去,他们看向病床上无力躺着的、氧气罩下苍白无血色的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东方正阳紧闭着眼,五官透着一股子死气。

    苍白淡青色的肤色,冷淡得好似再也不会醒过来。

    宋北紧紧抓住主刀大夫,眼圈发红“医生,烈阳还年轻,你不能就这么放弃再想想法子,想想法子啊”

    老医生对着旁边的年轻医生摆摆手,示意将东方正阳推到icu去。

    “宋团长,我们不是不治,是真的无能为力军人同志是保家卫国才受伤的,如果可以,要我怎么着都行。咱们真的没办法了。”

    白夏夏窝在秦萧怀里,鸳鸯眼瞪大,盯着昏迷不醒的东方正阳。

    猫儿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了。

    她一直盯着他头顶,奈何,那里空空荡荡,没有丁点儿冒出任务提示的意思。

    “系统。”

    白夏夏忍不住了“我”

    “不行的。”

    “系统无法超出世界医疗水平的帮助。”系统慢腾腾显示出一行字来“我只可以利用积分为他提高运气,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太危险。即便第耗费很多积分,只可以提升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存活几率。”

    “最关键的是,你无法接收任务,想什么都是白搭。东方正阳昏迷不醒,求生意志薄弱。”

    这种情况,白夏夏想要花费积分都没办法。

    因为,东方正阳昏迷,不能发布任务。

    白夏夏“”

    雪白波斯猫忧愁地目送着护士推着车子远去,突然亮起了鸳鸯眼,兴奋地一拍爪“我可不可以接收别人的任务”

    秦萧郭朝明他们肯定会希望奇迹出现,有希望东方正阳活下去的愿望,只要她接受了

    “没用的。”

    系统给白夏夏泼了盆冷水“利用积分提高生存几率,与他本人的求生意志息息相关。”

    “别人的愿望可以略略提升东方正阳醒来的几率,但是,却无法真正决定他自己的生死。”

    白夏夏蔫蔫垂下猫耳朵“没有办法了吗”

    郭朝明和宋北他们站在重症监护室在,弯着腰,透过小窗口竭力想往里头看。

    然而,只能看到一片雪白。

    宋北叹气“这孩子也是的,怎么能这么冲动”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宋北脚步沉重,压着脸坐下,神情说不出是沉重担心还是其他的。

    天光暗淡,乌云遮日。

    瓢泼大雨转为小雨,可依旧不见日光。

    宋北他们随便在医院食堂吃了个早饭,赵局长见情况安定下来,人直属领导都来了,他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索性,带着人赶回了彭城。临走前,他跟宋北约定好,有案子进展,会立刻打电话通知他们。

    宋北他们都没什么心情,各自坐在医院休息椅上,气氛沉闷。

    医院给宋北和秦萧他们安排了休息室休息,被宋北婉拒了,他们想在病床外头守一会儿。

    他们还想等一等,说不准,东方正阳就醒过来了呢

    怀揣着那么一二分的渺茫希望,也是要等的。

    “对了,烈阳家属那边通知了没有”

    “我叫小孙去办了。”

    零星几句话,大家都低头沉默下去。

    白夏夏蹲坐在三楼的窗户边儿上,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了。

    她只是只猫,虽然有个系统,可这系统太菜了,不能给太多帮助。

    大部分时候,白夏夏都拿系统当读心术和任务发布nc用。

    至于积分,谁知道能不能让她变回人呢走着瞧呗。

    猫儿有些惆怅,猫猫仰望着外头阴沉沉的天。

    极低的乌云就压在头顶,仿佛随时都会下沉,压到人心上。

    猫低着头,目光扫见一楼门口站着的秦萧。

    青年军官微微低着头,指尖夹着根烟,慢吞吞用牙齿咬住烟头儿,迟迟没有点燃。

    淅沥沥的小雨连珠成串,青年军官望着窗外雨幕,眼神有些怅惘迷茫。

    是白夏夏少见的,仿佛失去了方向的迷茫。

    秦萧一直是个内心坚定,目标明确的人。

    他自律克制,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克制隐忍而又冷静。

    是白夏夏最羡慕、这辈子都变不了的那种人。

    可现在

    白夏夏缩在窗台角落,猫儿下巴搁在两只爪子中间,惆怅叹了口气。

    她知道,这会儿不管是秦萧还是郭朝明,都需要一个人安静思考,才没去打扰。

    秦萧叼着那根没点燃的烟,在屋檐下看了半个多小时的雨。

    看那些来来往往践踏雨水的路人,看头顶阴沉沉的天许久,他抬起长腿,走进了逐渐转小的小雨里。

    “秦同志,你怎么连伞都不打是没带伞吗”一楼值班大夫见过秦萧,看他淋着小雨走进来,赶紧给他递了根毛巾,秦萧摆摆手“能借下电话吗”

    “行。”

    秦萧拿起电话,看了眼那值班大夫。

    中年大夫很有眼力,笑哈哈拿起病历本儿“小丽,差不多到点儿查房了。”

    秦萧站在电话前,一下一下,用力拨通了基地的电话。

    “江大夫在吗”

    秦萧捏着话筒等了会儿,约摸五分钟后,有人拿起了电话。

    青年大夫熟悉的礼貌嗓音温柔而又平淡“秦萧”

    江平按住话筒,对面却久久没有声音传出,他微微蹙了蹙眉“跟我玩游戏呢”

    秦萧沉默了半分钟左右,声音沙哑“江平,我再问你一遍,邱宇到底有没有死”

    桃花眼的年轻大夫眼眸轻挑,他下意识抬了抬眼镜框,含着笑音回“秦萧,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怎么,你又出现幻觉了你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是长久的执念导致”

    “我见过他了。”

    “嗯”电话里有些失真的男音流露出了自然而然的诧异和疑惑“见过谁了”

    “”江平继续“秦萧,你这莫名其妙的,怎么又突然提起邱宇当初,邱宇的伤势你是知道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他能不能活,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可能是心理病症加重了,真的严重起来,心理病很难治的”

    “”秦萧喉咙压抑着什么,喉结上下滚动,一字一句,含着勃发怒意“江平,别再说你那些无谓的废话”

    青年军官说话的嗓音似冷似怒,又仿佛冰冷无情,透着秋日寒霜般的料峭“你还要继续跟我装有意思吗”

    江平懵逼“说啥呢你”

    “啪”秦萧表情冰冷,江平这狐狸果然不好糊弄,根本欺诈不了。

    电话被挂断,江平招牌式的温柔笑容收敛了三分。他若有似无的笑意清清淡淡的,青年大夫冰凉手指抬起眼镜镜框,看向值班文员“不好意思,我想打个私人电话。”

    “哦哦哦”

    值班文员匆匆忙忙走出办公室,出门时,还贴心给江平带上了房门,心里嘀咕秦队长打电话的语气不是很好呀,刚才,江大夫的表情也不太好。

    两个人吵架了

    江平手指飞快播出一串号码。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声响了很久,被有些苍老的女声接了起来“哦,是小江啊。”

    “老孟老孟,快来,小江给你打电话来了”

    与此同时,秦萧面无表情听着话筒里的温柔女声“孟医生还没有来上班呢。不如,你留个姓名,我下午通知孟医生,让他给您回个电话,好吗”

    “不用了,谢谢”

    秦萧站在办公桌旁,思忖许久,蓦地,他转身,快步走出办公室。

    “团长,我要请假,我要出去一趟。”

    宋北看着前后脚回来的秦萧和郭朝明,眉头皱成了川字“你俩这一出出地干什么呢”

    “都想请假不成基地那边儿一堆事情等着你们,我正想跟你们说,东方正阳这边儿找两个战士过来守着就行。基地那边儿的训练选拔非常重要,必须得有人看着。”

    “他去”

    秦萧和郭朝明同时看向对方,宋北都给气笑了“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儿”

    秦萧和郭朝明沉默下来。

    他们并不想将把宋北也卷进几年前的案子。

    宋北已经被他们连累,跟着他们一块儿被调到翠莲山基地,可到底只是受了池鱼之殃。

    真把事情告诉宋北,他可能会被波及到。

    宋北眯起眼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眉头紧蹙“不能冲动行事。”

    “你们俩,只能去一个。”

    “小郭,你留下吧。”

    “为什么”

    郭朝明很不甘心,宋北面无表情“裴参谋长铁定不想要一群冰坨子。”

    一个秦萧就够冷酷无情的了,再加上一个郑卫东。

    这两人一坨冻一坨,到时候训练出来的学员宋北都没法子想。

    郭朝明得留下来做中和剂。

    郭朝明就很淦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那猫陪我回去”

    白夏夏慌里慌张跳上秦萧肩膀,小爪爪抱住秦萧脖颈,亲密地下巴压在秦萧肩膀上“不行,我要跟小秦子一起。”

    小秦子出去肯定有危险,她要去帮忙。

    基地里训练随时可以回来看,白夏夏不人心叫小秦子一个人出去。

    “不行。你一只猫乱逛,不好你不知道小秦这趟出去要干什么,很危险的。你会给他添麻烦”

    宋北试图忽悠,某猫骄傲挺起小胸脯“喵呜”

    谁说我不知道的,我知道呢

    宋北“”

    宋团长太熟悉白夏夏了,瞅猫那骄傲小表情,他眯起眼睛“你知道”

    “那当然”雪白波斯猫重重点头,蹭着他家小秦子“才不会给小秦子添乱呢”她要跟小秦子在一起,免得这家伙又一阵阵的情绪失控。

    宋团长突然很不开心,重重冷哼“哼”

    “你们俩行”

    宋团团吃醋“告诉猫不告诉我”

    混账玩意

    宋团团真人不如猫

    秦萧“其实,我没告诉”下半截话被宋团团冷笑嘲讽的眼神瞪了回去。

    秦萧很无辜我真的没告诉这猫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23:54:1520211013 23:33: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红莲骑士金 20瓶;博君一肖家的果子 10瓶;专业火盆搬运工 3瓶;奇異喵、此去经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