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专业人士”五条悟离开了,可剩下的三个人却陷入了沉默。

    三源葵和阿笠博士倒是没有什么,唯有被蒙在鼓里的柯南,回想刚才五条悟干出的事情,满脸怀疑。

    他拎着空气让人看什么他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总不能是单纯的逗小孩吧

    “阿笠博士”

    各种猜测一条条出现在脑袋里,江户川柯南幽幽开口。

    “真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啊哈哈,柯南啊,这件事就别管了。”

    阿笠博士打着哈哈,左边牵住三源葵的手,右边又拉住江户川柯南,想出了一个完美的解释。

    “柯南你懂的,像是国家机密一类的事情都是不能透露的,这个时候只要当做没看见离开,正常去吃饭就可以了。”

    完全同意保密的三源葵帮腔。

    “嗯,离开,吃饭。”

    被拉着离开的江户川柯南“”

    有什么“国家机密”是三源葵一个普通小学生能知道而我这个天才侦探不能知道的人家监护人的朋友,那个白头发的可一点都没掩饰,你阿笠博士就不能学学吗

    阿笠博士才不会学,阿笠博士甚至迅速把人打包到餐厅吃饭,吃过后拉着两个孩子回家,不给柯南任何机会。

    “你的弹珠。”

    从阿笠博士的实验室里拿出那颗蓝色的弹珠,江户川柯南递给三源葵。

    虽然他刚刚还之前还又透过弹珠看了一遍,可是依旧什么都没发现。

    “嗯。”

    三源葵接过自己失而复得的弹珠,心里有些高兴。

    这样她就有四颗弹珠了,万一因为什么消耗了一颗,也不用再特意去补。

    “你”

    她刚把弹珠放进口袋,就听到对面江户川柯南犹豫的声音。

    “那次的那个,我能再看一下吗”

    他说着,指着窗户,艰难形容。

    “就是用弹珠在玻璃上看到嗯,就是那个影子一样的那个。”

    “不可以。”

    三源葵干净利落地拒绝了对方,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捂住自己存放弹珠的口袋,生怕对方再干出抢弹珠的事。

    上次让对方看就已经违背七海的嘱咐了,更何况对方又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这样对对方来说很危险。

    “你这个动作”

    江户川柯南抽了抽眼角,觉得自己在对方心里怕不是随时会强抢弹珠,还拿了就跑。

    “拿走你的弹珠是我不对,我道歉,所以”

    “不可以。”

    三源葵面无表情的打断对方的话,捂着口袋跑到阿笠博士的身后,才松了一口气。

    “柯南你就不要再想了,葵也是好心。”

    早就已经叛敌,甚至维护敌方宛如维护自家小鸡仔的老母鸡一样的阿笠博士安抚的摸了摸三源葵的头,笑眯眯开口。

    “一会儿七海先生就到了,柯南可不要欺负葵。”

    江户川柯南看着明明只是刚认识不久却异常和谐的一老一少,脸上失去了表情。

    阿笠博士,你明明和我是一队的,我们才是队友啊震声

    七海建人花了多长时间来领孩子,柯南就在这段时间里吃了多少爷孙狗粮,那和谐友爱的氛围简直让他心里只剩下一句话。

    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才是多余的那个。

    终于处理完公司事情的七海建人拿着来时买的礼貌性小礼品,顺着一开始阿笠博士说的地址,登门领人。

    “这段时间麻烦照顾葵了。”

    “哈哈哈,葵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这段时间我也很高兴。”

    阿笠博士和七海建人寒暄了几句话,眼看着对方早带小姑娘离开,起身送到门口,然后门一关,直接把柯南关到门内,只有他和葵还有七海建人三个在门外。

    唯一被关外门内的江户川柯南

    他觉得自己被排挤了,认真的

    “今天中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

    想到明确提示三源葵监护人,也就是七海建人知道内情的那个“专业人士”,阿笠博士向对方提了一嘴。

    “当然,和葵没什么关系,具体的她都知道,七海先生回去和她沟通就可以了。”

    到底他一个外人,不好多说什么,只是

    他低头注视着已经在七海建人身边,拉着对方衣袖的小姑娘,目光挪到一本正经,一看就是相当严肃的社畜七海建人身上,欲言又止。

    “葵她,可以的话”

    他顿了顿,还是没能对今天刚认识的七海建人说出什么带有主观意义的话。

    交浅言深是忌讳,更何况还是这种

    阿笠博士心里叹了一口气,面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我这里随时欢迎葵来这儿玩。”

    话音落下,他就感到自己的衣袖被轻轻拉扯的感觉,轻飘飘的力度像是猫咪小心翼翼的触碰人类。他低头,入目的是猫咪收回小爪子,神情却格外认真的模样。

    “喜欢,谢谢。”

    阿笠博士“”

    我现在把孩子抢过来换个收养人还来得及吗

    “我知道了。”

    完全不知道对面在想什么偷家事情的七海建人仔细观察着阿笠博士,确定对方是真心这么想的后,神情略微放松。

    “看得出来,葵也很喜欢您,不嫌打扰有时间的话,会的。”

    他对葵被喜欢这件事情并不感到意外,不如说如果有人真心的讨厌葵,那才是真正会让七海建人感到惊讶的事情。

    虽说葵这个孩子沉默又不喜欢说话,甚至在某些方面十分倔强,但是即使是这样,谁也不能否认对方是个可爱乖巧又懂事的孩子。

    尤其是,真正和对方相处的时候很难不感到温暖。

    不管怎么说,能有人喜欢葵,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原来前辈们说的那些对自家孩子的欣慰,就是这种感觉吗

    七海建人的心里欣慰着,甚至衍生出一种陌生的、近乎于自豪的情感。如果总结起来的话,大概可以成为一句话。

    这孩子可爱吗我家的

    从阿笠博士家离开后,七海建人问了葵,确定对方没有其他想要去的地方,就带着人,一路回到家里。

    七海建人回家就进了厨房,而三源葵,则在沙发上苦思冥想怎么告诉七海建人五条叔叔的事。

    七海一开始只是说让她叫叔叔,而她只听过七海叫对方的时候说的是“五条先生”,全名她并不知道。

    但是最重要的事她是知道的,就比如七海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能力,而现在,这位五条叔叔貌似察觉了什么。

    虽然她没有对那个被拎着的咒灵作出什么反应,但是直觉告诉她,对方是真的知道了。

    不仅仅是知道了,还要来找七海

    三源葵只觉得,对方所图甚大,很难不是想要告家长。

    正思考间,她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蓝色,三源葵下意识追逐着,耳边传来玻璃触碰桌面的轻响,下一秒,神游天外的气味完完全全的就被拉了回来。

    她也看清了这片蓝色的全貌。

    玻璃的杯子里,呈现出的不是以往看不出颜色的灰或白,而是区别于所有的,瞩目而又绚丽的蓝色。

    是离家以后久违了的、被装在杯子里的蓝色。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做出这杯蓝色的七海建人,对方依旧是那副平淡的模样,仿佛这杯蓝色的饮料和一杯普通的牛奶没有任何区别。

    “同事说的一些小技巧。”

    七海建人绝口不提自己特意查询、为家里孩子吃饭饭量和蓝色呈正比操心的事情,只是用和平日里不差一点的态度,淡淡开口。

    “蝶豆花、黑枸杞,都是可以做出蓝色的效果,我也是试一试。”

    蝶豆花本身比较寒凉,不适合常用,但是至少像是现在这样给牛奶之类的饮品染个色是够用了。

    对葵来说,不管深浅,只要是蓝色,她就喜欢。

    “蝶豆花”

    三源葵轻声呢喃着,神色间难得添上了几分茫然的味道。

    多么熟悉的东西呢

    在可以称之为家的吠舞罗里,为了她和安娜两个人不断寻找能让她们吃得更多的搭配。

    安娜的番茄汁、任何红色的饮品;三源葵的蓝色、开发的特调饮品。

    她知道,蓝色的食物始终不如红色的易得,而只在离开家以后,是没有任性的权利的。

    所以最接近生活的、最容易在商店里看到的、就只有大都是紫色,但其实仔细看也最接近蓝色的蓝莓酱了。

    而现在,在离开家里不知道多久以后,她又看到了被装在杯子里的蓝色。

    有些有些要怎么形容呢

    她茫然地低头,抬起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企图在自己简单的语言体系里找出确切的词语,形容此时的感觉。

    酸涩的鼻尖、呼吸变得有些短促、眼眶周围有些涨涨的感觉、还有熟悉的思念的感觉。

    她有些想家了。

    和安娜不需要语言的沟通,草薙会准备蓝色的饮料,多多良会弹吉他唱好听的歌,尊懒洋洋的坐在一边,其他人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说笑。

    只要大家在一起就会很开心。

    “葵”

    七海建人的声音打断了三源葵的回想。

    “你怎么了”

    不可能是不喜欢蓝色,可为什么是这幅模样

    “我没事。”

    三源葵的声音依旧平静,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七海建人看她抬起头,弯下微微发红的眼尾,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我很喜欢。”

    生疏的、努力的、不够灿烂甚至可以说得上微小、却又切切实实存在的。

    像是草地上努力绽放的细小花朵,含着清晨的薄雾,懵懂抬头,又悄无声息,分外安静。

    “非常、非常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抱住使劲亲一口づ ̄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歆宁、绷带放置装置 10瓶;南至 5瓶;千笺小姐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