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有丰富和小孩子小时候胖达以及青少年高专学生相处经验夜蛾正道第一次感受到了不一样“挑战”。

    也不能说是挑战,只能说,他这么多年真是第一次接触三源葵这个类型孩子。

    说乖吧,是真乖,让去哪就去哪,还很礼貌,甚至能在屋里自己找个角落待着,一点也不闹腾。除了没有一点小孩子该有好奇心还格外沉默之外,完全就是别人家孩子。

    据说是七海前段时间收养孩子,大概是从小能看到咒灵再加上一些事情导致这样吧,这种事情也不算罕见。

    但是也不能就真这样晾着,要是在七海任务都结束了自己还没和小姑娘关系好起来,那他曾经教师现在校长社交能力未免也太差了。

    虽说他形象原本就不太受小孩子咳咳。

    心里猜测着,夜蛾正道带人到宽敞厅堂里,拿出自己平日里做布偶戳毛毡工具,也没多做什么,只是盘腿坐在离小姑娘两米远地方,缝制布偶,并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关注对方。

    对能力是傀儡操术他来说,日常有相当一部分都被他拿来做能够被他操控咒骸布偶,而且他也很喜欢做这个。

    两个小时后,夜蛾正道感到对方注意力从地板弹珠上转移,顺着他方向,来到他正在缝制蓝色兔子布偶上。

    被七海重点提及“非常喜欢蓝色”看来确实有用,自己这一堆玩偶只有到兔子时候才看过来。

    心里确定着,他不动声色地继续缝制,有意放慢速度,平时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完成兔子被他慢放到足足半个小时才结束。

    足足看了半个小时夜蛾正道缝制布偶兔子三源葵,对于兔子区别于普通兔子一排整齐牙齿,还有仿佛失去智慧一样斗鸡眼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满心都只是最大印象。

    蓝色。

    蓝色布偶因为缝制完毕被放在一旁其他已经做好玩偶们那边,和秃头绿色河豚、兔牙粉色小熊、鸟嘴黄色青蛙、死鱼眼黑白熊猫这些一个两个乍一看很丑,实际上还就是丑萌丑萌布偶相当契合。

    她又最后看了好几眼,才慢慢收回视线,重新放回身前弹珠上。而眼看注意力又要消失夜蛾正道看似不动如山,实则开始出招了。

    蓝色兔子布偶身体忽然动了动,猛然从地板弹跳起来,它晃了晃脑袋,一对斗鸡眼越过夜蛾正道,定格在三源葵身上。

    而与此同时,第一时间感受到异常三源葵敏锐抬头,目光定格在兔子身上。

    兔子,在动。

    明明是灯暗那么一点,就能构成恐怖片场场景,三源葵却仅仅像是看到家里养兔子翻了个身一样,神情一片平静,连一丝一毫惊讶都没有。

    夜蛾正道就看着一人一玩偶默默对视了半分钟,那小姑娘就又收回目光,去看她弹珠去了。

    果然七海说话委婉了不止一点。

    他想。

    两个小时不出声也不做别,留在原地看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弹珠虽然可能和什么有关,但是换位想想,这是普通正常小萝莉能做出事吗

    就是胖达,你让他一动不动就盯着什么,就干盯两小时别什么也不干,他都会觉得难受。

    所以这小姑娘已经不是普通“安静内向”了,这都已经是自闭程度了

    自觉已经明白了七海建人隐藏内容夜蛾正道在心里点了点头,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别不说,首先,得有能先感兴趣东西。

    得到指示蓝色兔子玩偶蹦跶着走到三源葵身边,光明正大站到她对面,扑腾了几下手臂,挤着表情,浑身上下都表达出一个意思。

    来啊来追我啊

    因为被输入咒力变成咒骸于是变假成真两排亮白牙齿和失去智慧斗鸡眼放到一起,还是这种卖萌姿势,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和贱贱。

    要是个普通小孩儿在这里,指不定立马弹跳起身去追它,然而它对面是只注重颜色三源葵。

    小姑娘注视着丑萌丑萌玩偶在自己面前扭来扭去,就差来一段空中劈叉精彩动作,丝毫没有挪动自己想法。

    不仅没有挪动,甚至她就这么沉默地盯着甚至已经开始劈叉兔子玩偶,一张小脸一如进门时一样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夜蛾正道观察了半天,得出了更实际结论。

    就算是自闭,这孩子也程度不轻。

    不过他还有别招数

    兔子玩偶似乎是跳累了,抬起手抹了把脸上虚假到根本没有汗,然后对着三源葵举着双手,眉毛垂下,一副兔兔累累要抱抱可怜样子。

    夜蛾正道对这个有相当大信心,因为这是当年胖达还小时候,曾经露出过最可怜巴巴样子。

    他都拒绝不了,更何况是别人

    事实证明,三源葵确实没有拒绝。

    不仅没有拒绝,还相当认真伸出双手,抱住了看起来贱嗖嗖兔子,然后特意看了眼夜蛾正道,小声说出了一句让他意料之外话。

    “谢谢。”

    这孩子

    夜蛾正道身体一震,心里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这孩子不,葵她有礼貌到这种程度吗

    不不不,怎么想自己应该注意是对方为什么忽然和自己道谢吧总觉得并不那么简单才是

    就在他想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音,伴随还有声音落下后,门被打开时门轴发出轻微细响。

    一个他熟悉至极声音传到耳边。

    “正道,今天中午”

    这声音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

    “中午”

    熊猫看着屋内和平常一样众多玩偶中间夜蛾正道与此时极为显眼,绝对不可能是咒骸三源葵,陷入沉默。

    首先,咒术高专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别说还是里面这个看起来小小一只人类小萝莉。

    然后,正道身为校长,也没理由就仅仅是陪小萝莉玩。

    所以,真相其实只有一个

    “这是新学生”

    连他自己这样熊猫都入学了,新来一个看起来是小萝莉,但只是长小,其实年龄够了也完全说得通啊

    回答他是夜蛾正道平静否定。

    “不,你想多了,胖达。”

    “哦。”

    “另外,今天午饭我就不去食堂了。”

    夜蛾正道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即使看到胖达也没什么反应三源葵,果断选择不带人去人多地方。

    虽然因为学校里学生极少,所以食堂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以对方这个“安静内向”程度来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帮我和食堂说一声,待会儿有咒骸会去拿。”

    “啊哦,没问题。”

    胖达摸不着头脑关上门,抬脚往食堂方向前进。走了一半,又忽然停下脚步,掏出手机,用爪子噼里啪啦地在只有三个人班级群里发了条信息。

    熊猫提问,最近有什么其他新学生消息吗

    看到消息禅院真希狗卷棘

    你个校长亲儿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知道难道五条老师他因为虎杖悠仁去世缘故,觉得一年级学生不够出去找人入学了

    三源葵在夜蛾正道这边过得很好,而另一边,七海建人感受就不那么美妙了。

    原因是,他在北海道遇到了意料之外人五条悟。

    “七海你这是什么表情”

    五条悟笑眯眯扶了扶墨镜,笑容闪闪发亮。

    “看到我难道不应该感到惊喜吗”

    “惊喜”

    七海建人面无表情地开口。

    “与其说是惊喜,不如说是惊吓更为妥当。而且如果我没记错话,五条先生你现在应该在东京,而不是北海道。”

    高层给他任务原因他一清二楚,虽然他曾经高专时期是对方学弟,但是因为毕业就改行,这么多年才重新回归,所以在咒术界明面上看起来和五条悟关系并不算亲密,更何况他在外表现也总是公事公办态度。

    至于私下

    想到对方上门时不客气,和抢孩子蓝莓酱幼稚行为,七海建人脸黑了一个度。

    五条悟没有正面回答意思,他拿出手机,对七海建人晃了晃。

    “哎呀,这种小事情就不用在意了,毕竟北海道还是有很多值得一来地方。”

    “是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被七海建人说得没有丝毫疑问意思,不如说他根本就不信对方这一套。

    五条悟也不在意,笑眯眯回复。

    “是甜点店哦。”

    七海建人“”

    虽然心里知道是假借口,但是以对方平日里不靠谱来看又微妙感受到了一丝丝真实

    “我只是来做任务。”

    “是是,任务任务。看到你把你家葵放到校长那边,我就知道了。”

    五条悟说着两个人心照不宣话。

    有葵在,七海建人肯定拒绝出差,却还是被下达了需要出差任务,那任务肯定不简单。

    “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了对吗”

    七海建人叹了口气,给五条悟简单说了一遍任务内容。

    隐秘网站、据说能够死者复生、疑似诅咒师搞事

    “原来如此。”

    五条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看来高层器量也就这些了。”

    因为悠仁死亡,怕自己想“复活”他高层这是看不起谁啊

    “总之,就是这样。”

    七海建人看了眼左手腕手表,直白开口。

    “可以边走边说吗我还是比较赶时间。”

    “你不都做好了几天不回去准备了吗”

    五条悟随口吐槽一句,还是迈开腿跟着对方动了起来。

    “不过没想到七海还带着地图呢。”

    以前可没这个。

    五条悟抽出七海建人带着地图,迅速展开。

    “我看看,那个地方在嗯”

    他看了看地图上显示线索黑色圆圈,又着重看向地图上,另一个看起来暂时和任务没有关系蓝色圆圈,墨镜下眼睛微微眯起。

    这圈无论是颜色还是地点,都有点微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