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虎杖悠仁完全没想到自己接个电话会接出这么大一个消息,  好在说出这个惊天消息的人就在他身边,让他在反应过来之后还能够直接询问。

    “葵”

    他弯腰,小心而又紧张的瞥了眼还在饭桌上,被说是命不久矣的两个人,  在三源葵耳边小声开口。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要出事了”

    三源葵指了指对方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机。

    “等七海海来再说”

    葵语大师虎杖悠仁觉得分外煎熬。

    “提前透露一点,  就透露一点。”

    任谁知道刚和自己吃饭的朋友一家都要出事了,  都不会放心。

    “现在没事。”

    三源葵相当淡定,甚至还抬起手,安慰的拍了拍虎杖悠仁的胳膊。

    “吃饭。”

    可谁还能安心吃饭啊

    可三源葵回去了,  他支棱的在门口也没什么能做的,就只能跟着一起回到餐桌上,  坐如针毡。

    “你”

    吉野顺平欲言又止。

    接个电话之后怎么还这样了难不成还是不,等等。

    他神情一凛,脑袋里忽然有了个猜想。

    虎杖虽然人好,但是是有上司的,他也不知道那个上司到底是什么样,  谁知道

    “刚才打电话的是葵的父亲。”

    虎杖悠仁打断吉野顺平的联想,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的事情完成了,要来接我们。”

    吉野顺平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那你这副简直要抓耳挠腮的紧张样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虎杖悠仁沉痛注视着吉野顺平,  没能开口,  默默扒了口饭。

    这要他怎么说难不成说葵说你们都要出事了,你们命不久矣赶紧问问葵大师到底怎么回事

    真当葵是能预知的大阴阳师吗

    虎杖悠仁叹了口气,  又忧愁地扒了口饭,  十秒钟之后,  他加快了扒饭速度。

    反正葵都说了现在没事,  不管怎么说,  吃饭最重要,  总不能七海海过来了自己还就吃了个半饱吧那多辜负这桌这么好吃的饭菜

    看着胡吃海塞的虎杖悠仁,吉野顺平再次打出一个问号。

    他不由得把视线转向三源葵,看着小萝莉相当正常的样子,忍不住生出一个不太靠谱但是莫名很可能的怀疑。

    虎杖他,难不成是怕走之前吃不饱吗

    到底,因为食物恢复心态的虎杖悠仁很快让气氛再度热闹起来。时间也一点点过去,很快就到了七海建人赶到的时候。

    “叮咚”

    门口响起了门铃的声音,屋里几人一愣,虎杖悠仁立刻反应过来。

    “应该是七海海我是说葵的父亲到了。”

    他跟着吉野凪起身,很有安全性的建议。

    “不过还是看看猫眼,万一是别人呢”

    “嗯,我看看金发三七分”

    吉野凪看着猫眼,继续描述。

    “一身西装,看起来很正经啊。”

    从猫眼看就一股子社会精英白领以及工作狂的感觉。

    “对对对,就是七海海”

    虎杖悠仁疯狂点头,吉野凪顺势开门。

    “您好,我是七海建人,冒昧拜访。”

    七海建人保持礼貌,他刚要在说些什么,就看到一个有金色的小萝莉从里面挤出,迅速奔向自己,抱住他的右边胳膊。

    他仔细看了一眼,确定自家孩子完完整整,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对。

    虽然对方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就是了。

    “打扰了。”

    七海建人说完最后一句客套,对面同样是职场女性的吉野凪也笑眯眯回复。

    “没有没有,葵和悠仁都是很好的孩子,有他们在家里都热闹了很多呢。”

    七海建人“”

    热闹的肯定是虎杖同学,葵她根本不可能热闹起来。

    不过下面的就是正事了。

    本就已经是晚上了,依旧在加班中的七海建人也没有在客套拖沓的意思,直接步入重点。

    “感谢您对他们的照顾,不过我来这里也有其他的重要事情需要沟通,尤其是您,吉野夫人。”

    七海建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有关于一个案件,我们大概需要详细谈一下。”

    不能向普通人透露咒术界的事,所以伪装警察和案件之类的事情,他其实相当轻车熟路。

    “案件”

    吉野凪吓了一跳,再看七海建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有种在看便衣警察的感觉。

    “什么案件”

    她平时遵纪守法,真要说有什么事,那大概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儿子,顺平。

    但是顺平是不可能犯事的,她虽然平日里散漫,但是对自己的儿子还是了解的。

    所以是有什么事情被卷入进去了吗说不定顺平这段时间的休学也是因为怕被牵连这样的。

    “是前些日子电影院学生被杀案,请放心,和您的儿子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我们怀疑凶手的下个目标是您和您的儿子。”

    吉野凪

    沟通良好,七海建人刚要继续开口,就被一道激烈的声音打断。

    “你要做什么”

    听不下去的吉野顺平立刻挡在吉野凪身前,原本还轻松的脸在一瞬间阴郁下来。

    “如果是说那件事,我已经说了和我不知道。”

    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吗真人先生对方敌人,咒术师。

    本就是深橄榄绿的眼眸蒙上一层阴影,吉野顺平瞥了眼七海建人身边的三源葵,又不带情感地望了眼正处于自己和对方中间的虎杖悠仁,心里冷笑一声。

    竟然牵连到家人,他就不应该信任咒术师的。这一天的一切,其实都是故意接近的阴谋吗

    他抿唇,强行忽略心中的几分难受,态度强硬。

    “请不要再打扰我们。”

    还被盯上真人先生可是他最尊敬的人

    “顺平,我们”

    虎杖悠仁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吉野顺平打断。

    “虎杖悠仁。”

    他完整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挡在身侧的手握紧,声音低哑。

    “我不想多说什么。”

    涉及到家人,涉及到他的妈妈,所有的都没得说。

    如果实在不行,如果实在没办法,那么他被真人先生的能力他的能力

    “吉野顺平,现在,还请你冷静下来。”

    在这紧张僵持的时候,七海建人打破平静。

    “你已经是高中生了,应当明白,如果我们真的有恶意,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这样说了。”

    他看向吉野凪,这位明显更成熟明事理的女性。

    “我确定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所以希望我们能谈一谈。”

    哪怕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了解葵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确实是相信她的能力的。

    今天,在和那个明显拥有自己的气味的特级咒灵战斗的气候,如果不是有葵给自己的弹珠预警,他是真的会被对方突然提升的速度攻击到受伤。

    说起来有关于这一点,葵

    脑海里突然模糊地浮现出什么,却又像是覆盖着迷雾,让他怎么也看不真切。

    “七海君。”

    突然的声音让这份思绪迅速跌落,消失不见。

    “有关于这件事,我想我确实应该了解一下。”

    吉野凪侧身,让出空间。

    “妈妈”

    吉野顺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一个阵营的队友怎么突然就叛变了。

    “顺平,这件事关系到我们的安全。”

    吉野凪在这一刻展现出不同于平日里散漫的稳重。

    “虽然这么说有些丧气,但是如果真的是歹徒盯上了我们,仅仅凭借我们两个孤儿寡母,反抗成功的概率很低。”

    “我”

    吉野顺平不忿地张了张嘴,话到嘴头,却怎么也说不下去。

    对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内核,她也不知道咒术师和咒灵的事情,更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保护的能力

    更何况,他也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个七海建人。

    吉野顺平深吸一口气,他咬着牙,却怎么也不想让步。

    这种软弱的、无法反抗的感觉

    如果真人先生在就好了。

    他忍不住想。

    如果真人先生在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他也不会被咒术师欺骗。

    是的,就是欺骗。

    他按住胸口,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朋友什么的

    吉野顺平低着头,迟迟没有声音。三源葵盯了他好一会儿,才转移目光,看向七海建人。

    “七海海。”

    她晃了晃对方的手,拿出弹珠,说着两个人都明白的话。

    “可以吗”

    七海建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可以的话,他还是觉得不用更好,罪魁祸首他已经能确定是那个人形特级,接下来只要找到对方并且祓除,就是解决。

    暴露的风险

    “我想帮忙”

    看着七海建人不赞同的神色,三源葵顿了顿换了个说法。

    “想帮助。”

    如果是吠舞罗的大家,也是会帮助,所以帮助,是没有错的。

    七海建人一时沉默下来,他定定的注视着三源葵,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应该拒绝对方的。

    可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份拒绝是根据他这个大人的思维,安全确实有了,但也充满了禁锢。

    孩子本就不应该被束缚太多,她们不算自由,却也是最自由的存在。

    如果这个时候他拒绝了,那么拒绝掉的,真的仅仅是一份单纯的帮忙吗

    每一次都被拒绝,那是否,在遥远的未来,她再也不会想要帮助别人了呢

    七海建人忽然再次意识到,自己的每一个选择或者决定,都会成为对方未来的某个印记。

    帮忙与帮助,看似差不多,实际上却是不同的。

    “我知道了。”

    七海建人抬起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声音里带着几分释然。

    “用你的方法吧。”

    至于其他的,那就是他这个大人应该做的了,如果连这点尾都收不好,又怎么是一个合格的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