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人类不比咒灵,  到底还是要休息,但是由于多了吉野顺平母子俩,所以七海建人没有选择回家,  而是带着人,一起去住了酒店。

    有地方住了,  有他在安全性也有了,  哪怕多了个虎杖悠仁,  也依旧没什么大问题。

    于是,  第二天,  七海建人发挥谨慎态度在周围扫了一圈回来之后,看到的是聚集在一起的孩子们。

    虎杖悠仁,  吉野顺平,  以及自己家的小姑娘三源葵。

    能让葵和你一起扎堆,虎杖同学,  我应该说不愧是你吗

    “七海海你回来了”

    虎杖悠仁挥着手,  精神奕奕。

    “我们什么时候找那个罪魁祸首给顺平报仇啊”

    由于七海建人和吉野顺平的保密,他也就知道个大概。

    “现在还不是时候。”

    七海建人逐渐走近,  解释说明。

    “那是一个特级咒灵,  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无法祓除”

    他在它与他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第二个。

    “他,所以需要等。”

    “特级”

    虎杖悠仁睁大眼眸,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听到“特级”这个最高级。

    不过

    “七海海你怎么知道的”

    他转头看向吉野顺平,  疑惑开口。

    “难道是顺平你说的”

    “不是我”

    吉野顺平赶紧摇头,  说着大实话。

    “我对等级还不太了解。”

    是真的,当初真人先生真人给他讲咒术师与咒灵的相关知识的时候,  很多东西都相当具有嗯,  文学性,  所以真的要说确切的等级分类什么的,他完全是一脸懵逼。

    不过

    忍不住地,他的目光飘向坐在自己左边在地图上转了好一会儿弹珠的小萝莉。

    如果是对方判断的话,应该很轻松吧

    虎杖悠仁

    你看葵干嘛莫非

    突然被两道目光盯着的三源葵茫然抬头,不明所以的歪了歪脑袋。

    两道目光又迅速收回,齐刷刷的捂着额头,发出“嘶”的一声。

    整个过程看得七海建人眉头直皱,浑身散发凉气。

    你们两个是当我这个家长不存在吗

    “是我昨天遇到了。”

    他打断两个人的猜想,直接公布答案。

    “打了一场,被他跑了。”

    并且他的攻击没办法对对方奏效,是个相当棘手的存在。

    “跑了”

    虎杖悠仁在凉气中放下手端正坐好,面色严肃,一开口却是

    “我们可以追着打啊”

    七海建人“”

    你当特级咒灵是什么五条悟平时是怎么教学生的面对特级咒灵就真的莽的吗

    “看来有必要和你说一下了。”

    七海建人敲着桌子,开始教学。

    “咒术师的分级是这样的,从最低的四级到一级,同样也适用于咒灵,四级之下就是蝇头这种十分弱小的咒灵,而一级之上是特级。”

    “咒术师的分级有严格的评定,四级咒术师必定能胜过四级咒灵,因为四级咒术师的实力接近三级咒灵,往上亦然,所以通常会找与咒灵同等级的咒术师完成任务,这些是基本常识。”

    “说起来”

    虎杖悠仁的声音相当艰涩。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基本常识”

    七海建人“”

    他看了虎杖悠仁好几眼,确定对方说的是真话,也不由得有些一言难尽。

    五条先生,你平时都在教学生什么啊五条先生

    “那你就要去问你的五条老师了。”

    七海建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相信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虽然不知道五条先生到底是哪位,但是就冲着虎杖悠仁抽搐的嘴角和七海建人隐隐发黑的脸色,就足以让吉野顺平努力使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惹不起惹不起。

    “说起来”

    虎杖悠仁贴近三源葵,在吉野顺平看勇士的目光里,小声询问。

    “葵,七海海是几级啊”

    三源葵转头注视着虎杖悠仁期待的眼眸,伸出手,竖起食指。

    “原来如此。”

    虎杖悠仁若有所思,相当机灵的没再说什么让七海建人发眼刀的话。

    “那我们怎么办”

    已知,七海海打不过那个咒灵,而七海海是这里战斗力最高的人。

    那唯一的办法就只有

    “找外援吗”

    “很高兴虎杖同学能想到这个方法。”

    七海建人看了眼时间,平静开口。

    “对于超出业务范围内的敌人,正确的做法当然不是傻傻地冲上去,我在昨晚已经把事情告知了五条先生。”

    毕竟说起来这个任务还是对方挑出来的,现在这么大的变动,他严重怀疑五条悟这个人的手其实很黑。

    “啪嗒”

    轻微的碰撞声响起,因为过于微弱,没有引起什么注意,虎杖悠仁还和七海建人说些什么,一旁只是倾听的吉野顺平注意到三源葵想要够笔的动作。

    大半个身体都探出椅子,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努力伸出的指尖却总是差上那么一丝丝。

    仗着胳膊长,吉野顺平赶紧先把小姑娘正回去,就近抽出一支白色的笔,询问。

    “是这个吗”

    一直都沉默寡言的小姑娘难得开了口。

    “蓝色的。”

    “好。”

    完全没有问的意思,他抽出外壳是蓝色的笔递给三源葵,小姑娘在道谢后,拿着笔在地图上画了起来。

    他凝神一看,对方在偌大的地图里,像是随手一画般,圈住了某个地方。

    这是有什么深意吗

    吉野顺平在想什么三源葵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又能帮到七海建人的忙了。

    跳下椅子,三源葵噔噔噔的来到七海建人身边,举着地图,递给对方。

    “这是”

    七海建人的目光定格在地图上熟悉的重点标注,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罪魁祸首。”

    三源葵点了点头,说出口的话出人意料的暴力。

    “还没跑,可以烧干掉。”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烧”还有,小萝莉说话这么暴力真的好吗

    一时间虎杖悠仁看向七海建人的目光带上了那么一丝丝震惊,明晃晃的仿佛在说原来你是这样的七海海

    你都在教小萝莉说什么啊

    完全无辜的七海建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完全没有教过这种东西,他平时怎么可能在孩子面前说这种暴力的话

    虎杖悠仁用怀疑的眼神无声质问。

    真的没有

    七海建人面无表情瞪了回去。

    “那问题就来了。”

    虎杖悠仁深吸一口气,声音严肃下来。

    “到底是谁教坏了葵”

    下意识的,他缓缓转头,看向屋子里最后一个人,直看得吉野顺平抽了抽眼角,疯狂摇头。

    他和葵是昨天才认识的,虎杖你怀疑我干什么

    也不觉得是吉野顺平,虎杖悠仁转回头,默默盯着七海建人,再度排除嫌疑。

    那么,问题真的大了。

    到底是谁教的

    屋子里一时间沉默下来,三源葵就算感受到了也不在意,她给完地图之后,就向门口前进,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门。

    门外,一个让人熟悉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呦”

    五条悟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还不忘给三源葵点了个赞。

    “不错不错,这门开得很及时,七海你学学。”

    他迈进屋里,顺手关了门。

    “我早就说是你的偏见,我和葵和好的证据现在还不够充足吗”

    “五条老师”

    虎杖悠仁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

    “早啊悠仁,老师我可是一听到就快马加鞭地赶过来的呦。”

    五条悟笑眯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看向七海建人。

    “来来来,描述一下细节吧,特级咒灵而已,找到就能干掉的。”

    话音落下,屋子里瞬间寂静下来,只留下他最后一句话,盘旋在众人的脑海里,久久不散。

    找到就能干掉的

    能干掉的

    干掉

    干掉

    一瞬间,除了三源葵,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五条悟的身上,那眼神异常复杂。虎杖悠仁更是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把三源葵拉到身后。

    如果是别人,可能还会让人犹豫一下,但是五条悟的话

    是真的很有可能啊

    五条悟

    什么意思你们这是什么反应不是请我来打特级咒灵的吗

    怎么我说完话,你们一个个好像我不是来帮忙的,而是特级咒灵本体过来了一样

    “这个,拿去。”

    五条悟听着七海建人用比平时凉了不止一个度的声音说着,还直接把地图塞进自己手里,动作半点温柔都没有。

    “既然你忙,那我们也不多打扰你了。”

    如果不是不敢动手,七海建人绝对不介意现在就把人往外推。

    “人形、异色瞳、身上有缝合线、能改变身体结构、普通攻击貌似用处不大。情报就这么多,位置也给你标记好了,请速战速决。”

    七海建人挡在五条悟面前,冷酷无情的开口。

    “任务完成不用回来,发信息告诉我就行了。”

    五条悟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七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跟着你一路还拜托你照顾悠仁你都没这么无情过,怎么现在突然就

    他越过七海建人,看向自己一向可可爱爱尊师重道的学生,发射疑惑光波。

    尊师重道的虎杖悠仁身体一僵,到底还是没忍住良心,用嘴型无声提示。

    注意用词

    五条悟

    注意用词自己说了什么不对劲的话吗

    他回想了一遍自己进屋以来说的话,完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很正常啊都是平日里的日常用语,和他熟悉的人应该早都习惯了才是啊

    五条悟再度发射疑惑光波。

    明目张胆到虎杖悠仁觉得自己要完。

    “虎杖同学。”

    “是,七海海”

    他下意识挺胸抬头,下一秒又被五条悟的声音打断。

    “等一下等一下。”

    五条悟满脸震惊。

    “七海你什么时候变成七海海的”

    最重要的是,你们的亲密度涨得也太快了吧这才一天一夜你们就已经到用昵称还一起联合做谜语人的程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