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宇智波斑觉得柱间有病,还是大病。

    任谁看着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孩子,都会想有没有血缘关系,而不会说出“变异”这种猜测,更何况变异后面还有个“也”。

    难不成你家里除了你这个黑毛,还有白毛黄毛蓝毛绿毛怎么了

    宇智波斑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柱间,转而来到自家人面前。

    “泉奈,你们两个是怎么找到这里”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想到身后的柱间,没有揪着这个话题继续,转而说起了另外的。

    “这里离族地还有一段距离,对你,尤其是这个小鬼头,很危险。”

    自家弟弟出来本来就让人担心了,现在还带个没有任何武力值的羽衣葵

    这不就是危险度倍增吗

    “哥哥,你也知道这里有危险。”

    宇智波泉奈绷着个脸,看了看自家哥哥,又瞥了眼斑身后的陌生柱间,意思相当明显。

    所以说哥哥你训练完人都不见的原因,就是为了私下离开族地,去和不知名的人见面。

    陌生人竟然比弟弟还重要吗而且看反应就不像是个普通人家的小孩儿,反而更像是忍者。

    “柱间是不一样的。”

    宇智波斑刚要说什么,就看自家弟弟瞬间警惕起来,黑色的眼睛瞪着自己身后,里面满是警告。

    他回头,看到的是柱间尴尬的伸着已经抬起一半的手,看样子是要拍自己的肩膀。

    “那个,别紧张别紧张。”

    到底,顾及斑弟弟的心情,千手柱间到底没拍上去,而是毫不尴尬地收回了手。

    “请不用担心,我和斑是好朋友,关系特别好的那种。”

    他说着,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然后,下意识开始对症下药。

    “我们都没有互通姓氏,所以就这么相处下来了。斑真的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和他认识我很高兴。”

    “哼。”

    被一顿夸的宇智波斑虎着脸回应。

    “和我比,你也还可以吧。”

    “没有交换姓氏吗”

    宇智波泉奈认真观察了千手柱间,看不出对方又说谎的意思,又看向自家哥哥,得到了肯定的眼神。

    但是他不放心。

    他又低头看了眼身旁的葵。在来的路上已经透了一些底的三源葵同样肯定点头。

    “没说谎。”

    “这样的话”

    宇智波泉奈稍微的放下了一点心。

    但完全放松警惕是不可能的,在这个时代,只要有除却宇智波的外人在,就永远没办法真正的安心。

    看出自家弟弟是不打算立刻追究的宇智波斑在心里松了口气,刚要几句话结束这次的会面把自家弟弟和葵带走,就听到身旁柱间相当没眼色的一句话。

    “说起来,这就是斑的新妹妹了吧。”

    千手柱间蹲下身,看着三源葵的眼眸闪亮亮的,充满了羡慕。

    “说起来我弟弟头发和眼睛也和我不是一个颜色,所以家里的孩子颜色不一样是很正常的事情,斑你也不要太纠结。”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宇智波泉奈整个人的警惕程度顿时又上涨了好几分。

    自家哥哥这都已经把这个都漏出来了这人真的不是在趁机骗自己哥哥吗

    感受着自家弟弟已经消散的警惕心重新回归巅峰,宇智波斑表情木然,觉得自己拳头硬了。

    “柱间,闭嘴”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千手柱间

    “要不我下次也把我弟弟介绍给你们”

    千手柱间试图挽回。

    “我起来我弟弟和你弟弟好像啊,他要是知道我敢外出交朋友,一定会狠狠说我一顿的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那笑声越来越弱,无论是对面兄弟俩几乎同款的面无表情,还是连三源葵这个小女孩儿也莫得表情的脸,都让他大受打击。

    而且斑弟弟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复杂了otz

    “我懂了”

    他一脸深沉,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今天就找到这里斑你就和弟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了我们下次再见”

    一句话连个停歇都没有,千手柱间挥着手,没一会儿消失在对面的树林里。

    凉风扫过,只剩下宇智波两兄弟和三源葵,面面相觑。

    良久,是泉奈叹了口气。

    “回去再说吧”

    不管怎么样,在这里说也不是个事,而且还可能有危险。

    泉奈蹲下身,想背着三源葵回去,却措不及防地看到自家兄长拎猫一样把对方拎起,甚至还晃了晃。

    一边晃还一边问。

    “泉奈你怎么把她带出来了她这体力,带出来不就是累赘”

    宇智波泉奈一口气梗在喉咙里,艰难喊停。

    “哥停手”

    这哪里是累赘啊他简直怀疑羽衣那边不知道自己送过来了什么

    这么好用的能力自己不用白送宇智波来了,他简直怀疑那边是不是人均都是葵这种感知了

    而此时,完全不知道三源葵到底在找他这件事上,做出了多大贡献的宇智波斑相当不以为意,甚至正大光明地发挥了嘴毒的特性。

    “泉奈肯定是背了她一路吧不然就她这个小身板,连四分之一都走不了。”

    三源葵“”

    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

    被拎着,像是块布一样被甩来甩去,最重要的是还不止一次的三源葵面无表情地转头,抬起手生生按住宇智波斑的胳膊,扭过身体,然后张嘴,下口。

    真当她比安娜乖吗

    “小鬼头你怎么回事”

    措不及防被咬住手腕的宇智波斑一个激灵,忍住自己想要反击甚至把人甩飞的本能,停下甩人的动作。

    “你是狗吗给我松口”

    信不信他抖个手你这口牙都别想要了

    “哥哥,冷静”

    宇智波泉奈赶紧起身上前,把三源葵从自家哥哥手上卸下来,护在身后。

    宇智波斑低头看了眼自己还在泛痛、有着清晰牙印的手腕,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了一般。

    “哥哥,其实这件事不能怪葵。”

    确定自家哥哥就是多了个印血都没出,宇智波泉奈为三源葵说话的声音瞬间就有了底气。

    忍者嘛,平时磕磕碰碰就算出血其实都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内伤骨折,都不是大事,所以皮都没破真的不好意思说这是伤。

    由此可见,葵没下狠口。

    当然,他也很关心哥哥。但是两边对比一下,他觉得葵的身板是经受不住自家哥哥的力道的。

    怕不是一击躺三个月,两下就直接濒死那种。

    “哥哥”

    眼看自家哥哥一直没有声音,宇智波泉奈忍不住把从侧面露出个脑袋的三源葵给按回身后,藏的更严实。

    三源葵拽了拽泉奈的衣袖。

    “他没生气。”

    宇智波泉奈一愣,看向自家哥哥的眼神顿时诡异起来。

    “哥哥”

    他小心询问。

    “你没事吧”

    “就这还没猫力道大的小鬼头怎么可能让我有事”

    家族里的忍猫都比她强十倍

    宇智波斑放下自己被咬的左手,完全不在意上面隐隐的疼痛,反而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着泉奈身后重新冒头的三源葵。

    “原来你还知道什么是反抗,我还以为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是什么呢。”

    毕竟那个被卖了也没有丝毫情绪的样子给他的印象实在是深刻,就和对方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

    是贵族或者钱家里人才会有的,陶瓷做成的娃娃。

    “被拎,很不舒服。”

    三源葵保持着自己没有表情的脸,想了想又补充。

    “夹和抗也是。”

    “你这小鬼要求还挺多的嘛。”

    宇智波斑轻哼一声,越过自家弟弟先一步把三源葵甩到自己背上。

    “回去就别麻烦泉奈了,自己抱紧。”

    尽管这么说,他还是没忘托着下面,绷着自己的脸不去看自家弟弟让人窘迫的笑脸。

    “走了,泉奈。”

    “是,哥哥。”

    以忍者的体力,哪怕两个人一个十岁一个十三,带着三源葵都相当轻松,甚至还能觉得对方没自己训练用的器材沉。

    一路安全到家,回到大宅里,宇智波斑放下背后的三源葵,然后

    就看到对方飞快往旁边窜了好几步,拉开的距离和她之前坚持保持的距离一个样。

    他抽了抽嘴角,没说什么,而是坐在走廊上,看向自家弟弟。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离开的时候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我,泉奈你不应该知道,而且”

    他瞟了眼因为拉开距离而安心的三源葵,说出口的话相当冷静而有逻辑。

    “和她有关对吧不然你也不至于把她带上。”

    “是这样的。”

    宇智波泉奈下意识看了眼完全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的三源葵,斟酌着坦白。

    “据葵自己说,她能够看出一个人有没有说谎,还能感应到想找的人的位置。”

    “所以她说的那两句原来如此。”

    一开始的“没说谎”,还有到他那时候的“没生气”,大概已经不止是看出是否说谎的地步了。

    最重要的是这份能力本身所代表的,不,或者说,这份能力本身能够起到的作用。

    分辨谎言可以去俘虏那边分辨消息的真假,定位如果任何人都能随便定位,那这份能力足以让人把她带上战场。

    哪怕需要某种媒介,那也绝对是不能被放过的能力。

    “羽衣葵。”

    宇智波斑完整地念着葵的名字,眼中似乎只有平静,又像是有悲悯一闪而过,像是在注视着离开了精致笼子的美丽雀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身羽毛的魅力与它会带来的灾难与悲哀。

    他说

    “你不应该把这暴露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