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直觉吗”

    木聪同样握紧自己的手里剑,犹如潜伏的毒蛇,蓄势待发。

    “你的直觉一向很准,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提前了。女孩儿不是忍者跑不了,先杀宇智波这两个小鬼。”

    这里离宇智波驻地还有一小段距离,就算搞点大动静,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宇智波家的忍者注意到,天赋这么好的敌对家族下一代,必须死

    敌意越来越重,已经转化成杀意了。

    感受着这突然的转变,三源葵眼神一凛,心中的警惕猛然拔高。

    底下,大人,两个,实力强,有杀意。

    自己,泉奈和斑,三个,小,打不过。

    求援,太远,太慢,时间来不及。

    不求援,对面太强,打不过,出事。

    不是泉奈应该出事的时间,所以

    三源葵抿着唇,心里某个想法升腾,不等她开口,在感知里,两个敌对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小心。”

    她只来得及提醒两人。

    “左边地下有敌人”

    “敌人”

    斑和泉奈一愣,下一秒,几乎让人头皮发麻浓重的危机感从身后乍然出现,属于忍者的意识操控着身体本能躲闪,带在身上的苦无出现在手上,乒的一声弹开了飞来的敌方苦无。

    “什么人”

    两人转身挡在三源葵身前,目光锐利地望向敌人。

    陌生的忍者冷笑着,抽出短刀,声音冰冷而又危险。

    “呵,当然是杀你们的人。”

    话音落下,只想速战速决的两个人迅速向前冲去。

    “泉奈”

    “是”

    斑握着苦无,纠缠住一个,明白自家哥哥意思的泉奈也主动纠缠住另一个,并在仓促间给了三源葵一个眼神。

    快逃。

    “还有时间关心别人吗”

    三个小鬼关系不错,抛开最小的,这两个宇智波实力也确实是这个年纪里顶尖的,尤其是最大的那个,段时间里竟然隐隐和自己不相上下,所以留不得。

    可惜,他们还没有长成,不过也没机会长成了。

    与泉奈对战的大翔抽出短刀向泉奈砍了过去,刀势凌厉,又悄无声息。

    泉奈不得不闪身躲避,集中注意力,寻找可以反击的机会。

    局势太糟糕了。

    他的脑袋高速运转。

    和柱间扉间见面的时候,双方都没有带武器,至少武士刀这种太明显的是默认不会带的。

    也就带来了现在这样只能用苦无应对的状况,对面还是看不出家族的成年忍者,他和哥哥一人对一个都不可能持久。

    最重要的是,这里离家族还有一段距离,而他们根本匀不出人去求援,葵不是忍者也根本跑不回去。

    似乎是死局。

    “叮”

    苦无与飞来的手里剑碰撞,把它们弹开,手里剑锐利的尖端斜斜地插在地面,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而时间不过过去了几秒钟。

    只有一个办法了。

    “哥哥”

    泉奈在后退的空隙里望向斑,而斑同样向后退步,与他对视一眼,似乎与他想到了一起。

    “火遁”

    手中的苦无被他扔出,干扰木聪的前进,宇智波斑迅速结印,深吸一口气,低喝。

    “凤仙火之术”

    无数火球四散着,向木聪攻击而去,木聪发动土遁潜进地底躲开火球,下一秒出现在范围之外。

    “以为范围大就会命中大”

    “哼。”

    斑完全不在意这句话,他看着四周被火球点燃的树丛,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这个忍术的目标从来不是对方,而是点燃森林,闹大动静。

    “这个小鬼”

    木聪一惊,微眯着眼,心里很快对局势作出了判断。

    闹大动静,宇智波族人看到无敌附近的森林有烟肯定会来查看,所以这几个小鬼准备拖时间吗

    以他们的纠缠能力,重伤被杀死之前说不定真的有可能等到宇智波家救援。

    可惜,少年最好利用的一点就是

    他与大翔交换眼神,大翔突然后退,向泉奈左方扔出一个手里剑,泉奈一惊,向右闪身躲避。与此同时,木聪一个瞬身,悄无声息地来到泉奈身边,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锁住泉奈的身体,短刀梗在他的喉侧,刀锋对准了动脉。

    “现在,那边的小鬼,放下武器。”

    木聪声音冰冷。

    “如果不想你的弟弟现在就死的话。”

    “泉奈”

    宇智波斑握紧了苦无,看向木聪的眼神宛如孤狼搬,杀意纵横。

    “你们天赋不错,给你们时间,你们大概会成为比现在宇智波族长更强的人。”

    大翔站在斑对面,手中是三枚蓄势待发的手里剑。

    “一起走至少还有个伴,放心,那边的小女孩儿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们的。”

    “葵”

    是了,这么短的时间,葵根本不可能跑多远

    可恶

    斑咬着牙,紧握苦无在手心里渗出几分凉意,那冰冷顺着手臂一路向上,在他的心里刻出一种深深的无力。

    如果能更强的话如果自己能够更强

    “哥哥不用管我”

    泉奈试图挣扎,却被禁锢得更紧。

    “不肯吗”

    木聪啧了一声,刚要说点什么直接下手,却措不及防的,像是被什么卡住了嗓子,整个人被难言的窒息感所包裹。

    像是有无形的水围绕在他的身边,氧气一点点从身体中消失,即便是大口的吸气,也无济于事。

    禁锢的力道下意识松懈,一直没放弃的泉奈趁机逃离,木聪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窒息的痛苦却宛如附骨之蛆,无法消除。

    他不对劲。

    木聪的异状被所有人看得清楚,几人下意识更加警惕,目光在四周游走。

    莫非这里出了第三方

    经过训练的忍者比常人更能承受痛苦,木聪忍耐着这窒息的感觉,顺着窒息感带来的不知名联系,迅速找到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树后的,露出半个身体,用一颗蓝色的弹珠,正注视着他的小女孩儿。

    三源葵。

    其他人同样注意到了。

    葵皱着眉,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隐忍痛苦的情绪,她咬着唇,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自己和服的领口,指尖因为用力泛出白色,右手却执拗地举着弹珠放在眼前,注视着木聪。

    把自己曾经承受过的痛苦通过感应让其他人也感受到,也算是这个能力的攻击方式了。

    因为需要让别人也感受,所以这份痛苦的回忆对自身而言也是等同的,如果因为痛苦而能力失控,就会敌我不分,安娜就曾有过这样,所以哪怕能力升级了,她也只敢控制一个人。

    这是在研究所里,和安娜被迫去接触石板时,被水逐渐淹没窒息的回忆。

    “大意了。”

    大翔眉头一皱,手中原本对准斑弟弟手里剑掷向三源葵,宇智波斑只来得及挡住其中两个,剩下的那一个带着破空的风声,直奔三源葵的脖颈。

    “葵”

    正要对木聪下手的泉奈扭头,睁大眼眸,投出手里的苦无,想要打偏那枚手里剑的路线。

    “葵”

    可是来不及了。

    她是躲不开的。

    黑色的眼眸变为红色,属于宇智波家族的血脉被唤醒,一枚小小的勾玉在眼瞳中浮现。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够带来速度,无法挡住那枚飞向三源葵的手里剑。

    泉奈阻止不了,斑也阻止不了。

    结局似乎注定了。

    那枚手里剑越来越近,似乎一切都被加上了慢动作,直到它来到三源葵的身边,贴上她的稚嫩的脖颈,几乎要进入其中进行杀戮本能的时候,异常升起。

    有火焰在燃烧。

    不同于此刻四周被斑忍术点燃的橙色火焰,这火焰是纯粹的,是鲜红的,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犹如一头巨兽,自三源葵的眼前冲出。

    手里剑被顷刻间融化,仅余的铁水又刹那间化为灰烬,三源葵放下举着的手,那只被弹珠挡住的右眼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蓝色的、如同天空一般清澈的眼眸,变为了那火焰一般的红色,纯粹得宛如宝石,却又像是有火焰在燃烧,形成一个特殊的图案。

    可偏偏左眼依旧是天空的晴蓝,以致于这异色的对比分外惊心动魄。

    “有危险的存在”

    她喃喃地说着,看向攻击自己的大翔。

    “都要烧掉。”

    随着声音落下,她身前红色的火焰猛地扑向大翔,对方想要瞬身躲避,可根本来不及。

    火焰包裹着大翔,恐怖的高温在一瞬间充斥释放,甚至不等对方惨叫,就已经消失,连一点尸骨的烟灰都没能留下。

    “还有一个”

    三源葵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也因为消耗变得苍白,却坚持着,目光缓缓转移到满脸冷汗的木聪身上。

    “危险,要”

    “葵。”

    忽然,熟悉的声音传递到她的耳边。

    “葵。”

    她茫然转头,映入眼中的是泉奈不同于平时黑色的,鲜红色的瞳眸,一枚黑色的玉缓缓旋转。

    可那里面的情绪却又是熟悉的。

    是担忧、后怕、还有

    “可以了,葵。”

    泉奈说着,扶住了三源葵摇摇欲坠的身体挡住她的所有视线。身后,是斑睁着同样鲜红的眼眸,用捡来的手里剑,趁机解决木聪的画面。

    “没事了,已经没有危险了。”

    “没有危险了”

    三源葵茫然地重复着,感知中的敌意也确实消失不见。火焰像是烟火般轻飘飘地散去,右眼中的红色也逐渐消失,原本的晴蓝重新浮现。

    她闭上眼,倒在泉奈的怀里。

    泉奈小心检查,出了脸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其他的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抱着昏迷的三源葵,转身,两双一模一样的写轮眼对视着,彼此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哥哥,族里的人应该看到快来了,关于葵的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