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 72 章
作者:画期栖   你的便当归我了最新章节     
    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斑与泉奈的父亲,  宇智波田岛确认牺牲。

    是在与千手的战斗里,与千手族长同归于尽。

    至此,两方家族不约而同短暂的停止了持续了几个月的争斗,带着自家族长的尸体回族,  并且举行新族长上任的仪式。

    毫无意外,  新的族长是斑。

    事物的最初交接,  要处理的东西成倍增加,尽管斑早就跟着父亲处理过很多,但特殊时期需要做的总是出乎意料的多。

    作为斑的弟弟,自然要帮着自家哥哥分担,在终于解决完今天的最后一摞文件后,泉奈放下笔,目光来到窗口。

    银月高悬,  安然静谧,  甚至就连往日里经常路过的风都没有了声音。

    已经很晚了。

    在脑袋里意识到这件事之前,  泉奈又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

    有多久没有见到葵了呢是几天吗

    叫来人把文件拿走,  泉奈推开门来到外面,  目光松散的在四周游移,  心依旧沉浸在刚才的问题里。

    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只是没有好好的说过几句话而已。

    是太忙了吗

    下一秒,  心就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那又是什么呢

    下意识的,泉奈的目光定格在某段路上,他的影子投射在木质的墙壁上,一动不动的仿佛就此定格。

    或许应该去看一看。

    这个想法生出的瞬间,  脚步就自然而然地提起,  像是对这个答案等待已久,  可又有丝丝说不出的什么,  催促着他就此回头。

    他穿过长廊,穿过庭院,最终,停在一扇门外。

    驻立在门上的影子再次不动了。

    这个时候,葵应该已经睡下了,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大半夜怎么也不能随便打扰女孩子休息。

    借口再一次的生出,有理有据到让人信服,泉奈后退一步,竟有种轻松的感觉。

    着很异常,与往日里完全相反,泉奈清楚的知道,却又无法去探寻源头。

    大概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吧

    可是,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呢

    一向冷静稳重的脑袋拒绝去向深处探寻,泉奈转身,却忽然听到了脚步声。

    轻轻地、却没有任何遮掩,就这么响在门后的房间里,由远及近。

    几乎是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原本还在外面的泉奈直接瞬身消失不见。

    “泉奈。”

    三源葵还扶着门,对着空无一人的门外,笃定开口。

    “我知道,你在。”

    除了月光,就连一点风声也没有早点,三源葵只是平静地,说出一个地点。

    “房顶。”

    “葵。”

    随着声音出现的,是泉奈的身影。

    “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葵没有说话,只是侧着身,望了眼对方,意思十分明显。

    进屋说话。

    可泉奈的第一反应确实拒绝,就像先找到这里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已经很晚了,有什么可以明天”

    “泉奈。”

    三源葵打断这句推脱,说出口的话是一如既往的直白。

    “不要逃避了。”

    平日里蓝色的、如同晴空一样的蓝色眼眸在这夜色里显得深沉了几分,她在房屋的阴影里,以致于那明亮的月光触及不到她的半分。

    可偏偏仍旧让人觉得,那是明亮的。

    她没有逃避过,所以逃避的那个人,一直是泉奈自己。

    泉奈笑了,却充满了苦涩,他迈动脚步,从尚算明亮的月光下步入黑暗的房中,然后又被另一片刚刚点亮的暖黄色所笼罩,带来一片暖意。

    心理上的。

    他直愣愣的站在一边,一点都不像是平日里那样自然,犹如被困在笼子里的猫,浑身上下都只叫嚣着两个字。

    离开。

    他是能够离开的,不如说根本没有人能够制止他的离开,可却又有轻飘飘的两个字,将他牢牢地定在了这片空间里。

    “泉奈。”

    三源葵点燃灯后,抬眸看向还在门口不远处的泉奈,再次用她平静的声音,犀利地扔出炸弹。

    “你在后悔。”

    “不,我没有。”

    泉奈几乎不过脑袋就直接否认,可下一瞬,在看到三源葵清澈的眼眸后,他又沉默了下来。

    他应该记得的,无论是怎样隐藏的情绪,都不可能瞒得住对方。

    房间里再度陷入了安静,葵坐在早就准备好的垫子上,又拍了拍另一个。看到泉奈用完全不符合他白日里利落的顺从姿态坐下后,再度开口。

    她没有说什么都怪我没坚持之类的蠢话,因为在当初被拒绝对方那天,她就已经有了各种准备。

    “我其实,很想帮助你们。”

    这个世界和其他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葵非常清楚,如果她的能力得以实用,最有可能被应用到的,应该是在任务中提前感知到敌方的位置与布置。

    哪怕不需要她亲身上阵,但说到底,也是一个在间接夺取他人性命的,残忍的工作。

    可她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三源葵一直都有清晰的认知,在拥有安娜的能力之后。

    由于从小就待在研究所,她成长的所见所闻与被接受的信息,都让她对一些不正常的事接受度很好,也并不是那么在意其他人。

    尤其是在这种充满争斗的残酷世界,她知晓,斑和泉奈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无数她想象不到的危险,而这些危机,未来也会继续出现。

    她总是想着,她到底能够帮助到他们什么呢

    所以

    “我不介意。”

    三源葵坚信,对方能够听懂她的意思。

    “我们是忍者。”

    良久,泉奈开口。

    “对于忍者来说,面对死亡是常态,生死一线不过是出任务时的日常罢了,死在战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有些话一旦有了开头,剩下的就流畅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用平静的声音,说出后续。

    像是个结果的断言。

    “如果说后悔,我最后悔的,大概也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加注意,以及”

    他顿了顿,说出了这个时代最无奈的事情。

    “自己不够强大吧,是我的问题。”

    冷静的、缜密的、没有破绽、以及为了家族。

    毫无疑问,葵的能力是极其方便的,甚至他不止一次见过,更清楚其中其他人不知道的,并隐藏在心里。

    毫无疑问,她会给家族带来胜利。

    可是,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这并不是单纯的胜利,而是胜利与她。

    “关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泉奈又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了这件事。

    “唯有这件事,我不会同意,更不会后悔。”

    他也不会让自己后悔。

    “这样吗”

    三源葵没有再多说什么,她只是注视着泉奈,像是要把对方此时的模样印刻,然后,摸出一颗弹珠,放到他的手中。

    “再想想吧。”

    她说着,起身打开了房门,留下最后一句话。

    “想通后,带它见我。”

    手中的弹珠在月光下折射出的光让它仿佛也更明亮了几分,原本还有些凉意,可在经手了一小阵后,又染上了手心里的温热。

    他与葵之间就连吵闹都不曾有过,哪怕是这一次的谈话,也像是一场平静的交流。

    可结果又总是难以言说的,他坚持他的,似乎从来都没变过。

    大概在想通之前,都不会好意思去见对方了。

    可他一开始不就已经想通了吗

    把这颗愈示着提醒的弹珠收起,泉奈回到自己的房间,不再多想。

    泉奈与葵的交流日益减少。

    其中大概因为公事过多占据了一大部分,但剩下的部分也能够让斑感觉的了异常。

    只是同样因为要处理的事情过多,但许多族务都被弟弟揽下,他多是飞奔战场,以致于斑竟然是在冬季节日的时候才察觉出来。

    他决定先问一问自家一想冷静靠谱的弟弟。

    “你们又闹别扭了”

    “哥哥,别说了我和葵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一样。”

    都多大的人了,他怎么可能和葵闹别扭只是意见不合而已,还是连一点火气都没有的那种。

    泉奈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桌子上小山一样的文件,再看向自己的哥哥,意思十分明显。

    这么多的文件,等处理完怕不是直接半夜,难不成我还半夜去拉人起床聊天

    统领战场更喜欢打架的斑看了眼弟弟桌子上的文件,有点头疼。

    也不是不能做,事实上他还很有经验,每天也都没忘自己处理自己的,但是处理文件这种事,到底还是让人头疼的。

    手里拿着文件,斑瞥了眼上面的内容,嘴里不忘把话题扳回去。

    “我昨天遇到葵了。”

    “嗯。”

    泉奈笔尖一顿,又立刻继续书写,看不出半分心绪。

    斑觉得事情更微妙了。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泉奈平静抬头,就连声音也是一模一样地平静。

    “哥哥你没故意逗她生气吧”

    宇智波斑“”

    完了,泉奈是被困在房间里处理文件太久疯了吗

    斑在心里倒吸一口凉气,看似不动声色,实则颇为沉痛的看了眼自家弟弟后,决定挑起一个劲爆的话题。

    “说起来,有件事一直没和你,现在正好就告诉你吧。”

    斑的表情严肃起来,一副有重要事情要讨论的样子,泉奈一看,下意识也严肃起来,脑袋里瞬间过了无数情报。

    是哪个忍者家族节日准备搞事收到消息了还是千手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下一秒,他就听到自家哥哥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一句相当莫名其妙的话。

    “我觉得妹妹比弟媳好多了,你觉得呢泉奈。”

    宇智波泉奈

    哥,你终于受不了处理文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