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许我第五十四颗心
作者:持尘   许我一颗小心心最新章节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773379”, 领取取红包支持正版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他的手机铃声还是这首。

    许昕心头一痛。

    林若白说过, 他不删是为了让她长记性。

    这方法还真不错,反正她一听到这首歌配上她轻盈悦耳的歌喉,心里难免一痛, 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当年从高中到大学种种跪舔林若白的耻辱事迹。

    许昕和林若白是高中同学,16岁进高中,今年28岁,掐指一算, 妈妈呀, 她跟林若白竟然都认识了12年!除去这中间5年没见, 许昕真心不想回忆那剩下的7年光景。

    其实刚开始林若白给她印象还不错, 林若白是班长, 成绩好,人缘好,服务态度好, 长得又有那么一点好看,得老师盛宠,简直就是人见人夸花见花开。

    刚开始林若白因为身高坐后排,许昕坐在中间的位置,她天生不是个安分的主, 上课吃点零食, 和同学传个纸条都是常有的事, 被林若白记下了名字。

    许昕就去求林若白开恩, 并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犯。因为班长好说话,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不会难为,只要去求情,名字就会划掉。

    林若白好说话的很,转着手里的笔,笑道:“行。”

    许昕心下松出一口大气,喜滋滋回去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到这个学期第五次,许昕再度跑去林若白那里求情的时候,林若白从一堆复习资料中抬起头来,轻轻说:”第六次了,许昕。”

    许昕纳闷,“才五次啊。”

    “才?”

    许昕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托着下巴楚楚可怜看着林若白,眼睛眨巴眨巴扑闪扑闪。

    林若白沉默:“……”

    “班长,您看到了我的眼睛吗?”

    “嗯,看见了,眼睛很大。”

    “……”

    坐林若白前面的学委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拍了一下许昕的背:“哟呵,许心心同学,跟咱班长抛媚眼呐。”

    “你走开,别打扰我和班长谈人生。”许昕毫不客气拍开按在她肩膀上的爪子,继续把注意力放在林若白身上。

    林若白却是一脸我懒得理你,手上的笔刷刷刷,写不完的习题。

    许昕讨了个没趣,正要起来离开,林若白忽然抬头,说:“还有四次。”

    许昕一怔,“什么四次?”

    “四次机会。”林若白说完,低下头继续刷题,不再理会许昕。

    四次,加上他刚才说的六次,那就是十次。

    虽然许昕搞不太明白,明明才五次,何以变成六次了,四次就四次,总比没有好,许昕开开心心走了。

    许昕以为林若白一视同仁,班上每个同学都有十次机会,用完就没有了。

    直到有一次陈梦上课和许昕传纸条,再次被林若白盯上,那时候正好用完了十次机会,许昕决定用奶茶贿赂林若白。

    陈梦说:“你傻啊,直接跟班长说一声就好了,买什么奶茶。”

    许昕为难道:“我十次机会都用完了。”

    陈梦疑惑:“什么十次机会?”

    许昕:“不是每个人都十次机会吗?”

    陈梦:“有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后来她俩带着这个疑虑在寝室里讨论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根本没有十次机会这种说法!

    那时候许昕已经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善良的她还是决定相信林若白的人品,并且坚信,班长是个好人!!!

    她真的是那么认为的。

    直到!高三换座位,和林若白成了同桌,许昕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多么稚嫩多么多么天真多么多么年幼多么多么无知!

    而且更要命的是,她说林若白坑,说出去这话根本没有几个人信!

    林若白掩盖得太好了。

    这个祸害,什么时候才能摆脱。

    想到这里,许昕绝望地闭了闭眼睛。

    *

    许昕唱歌的声音很动听,但是听在她自己的耳朵,扎心的很。

    林若白单手扣着她的后背不放,另一手划开手机。

    靠很近,能听到手机对面传来吴教授的嗓门:“小白,你们下来没有?”

    林若白嗓音恢复如常,眉眼里前一刻的情绪消散干净,淡声对那边道:“老师,你们先去,我们晚点到。”

    吴教授倒是没有多问,“好好好,你们快点,酒店等你们,不要让老师们久等。”

    林若白垂下眼,看向低垂着脑袋的许昕,手上的力道无意识收紧,轻轻”嗯”了声,“好的。”

    电话挂了,空气里又恢复安静。

    走廊外面,蝉鸣鸟叫,晴空万里,也仿佛离他们很远很远。

    林若白低眼看着许昕,嗓音里添了些许温度:“好些么?”

    暑气正浓。

    不知道怎么了,这么靠着林若白,焦躁和暑气一点一点散去。

    他像一块冰块,熨贴着她被骄阳烧灼的滚烫透不过气的心。

    许昕抬起头,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勇气迎上林若白的视线,眉心轻轻皱巴着,用她一贯可怜巴巴的语气乞求:“林教授,您的手机铃声太难听了,没有人提过吗?”

    林若白静默看着她,几秒以后才出声:“哦。”

    哦????

    许昕眨巴眨巴眼睛,抬头看着林若白。

    忽然道:“你承认是小人了?”

    林若白抬手揉了揉眉心,无奈的语气:”心心……”

    “刚才把你吓坏了吧,”许昕挠了挠头,迟早都要提的,还不如她自己先提了,免得他问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没什么的,我就是最近工作太忙……”

    “这样的情况有多久了?”林若白打断她,认真看着她。

    许昕不自在地别开眼睛,扭了扭肩膀:“你先放开我,你这么抱着我,没办法呼吸了。”

    明显感觉到贴在后背的手掌僵持了一下,而后缓缓撤走了力道。

    林若白收回手,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许昕:“你老实告诉我,这不是开玩笑。”

    许昕不知道怎么说,大脑转动着,随口胡诌道:“就是很平常的心绞痛嘛。”

    说完,她抬起头,冲林若白一笑,推了一下他,“搞什么呀,这么严肃,你这职业病还能不能好,别看到一个病人就满面愁容,吓死一个人,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我得了不治之症,我自己也是医生,我要是真的病重,还会在这里。”

    她啰啰嗦嗦一堆废话,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想方设法平息他的紧张。

    想告诉他,她一点事都没有,是他多虑了。

    可是这些话说在嘴边,她自己不知道,这正是心慌的表现。

    林若白没笑。

    他怎么笑的出来。

    她以为他不知道。

    他早就知道。

    早就知道了。

    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别人看到的只有许昕的笑容,而林若白,看到的是她的痛苦,她独自一个人蜷缩在教室角落里孤单的身影。

    林若白就那么看着她,喉结轻微的,上下滑动。

    在走廊上,在阳光下,静静地看着许昕。

    许昕止住了笑,仰着脑袋看着面前的男人。

    有些怔然。

    林若白为什么不笑?

    为什么不笑呢?

    他那么严肃,沉肃着一张脸,看着她,眼里的信息告诉她,一点都不好笑。

    林若白不笑,许昕失去了安全感。

    她最怕冷场,一堆人里面,总需要那么一个开心果,许昕总是扮演那个小丑的角色,惹得大家欢颜。

    她也不笑了,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看着林若白,眼里藏着疑惑。

    ”林教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还是……”

    “许昕,”林若白打住她,轻微摇摇头,“我不想听。”

    “我现在只关心你的健康,你必须马上动手术。”林若白一手握住许昕的行李箱,知道她会乖乖跟上,转身走。

    许昕怔在原地。

    马上动手术。

    谈何容易。

    吴教授说过,她这种情况,想要活下去,只有一种情况,就是换心脏。

    先不说能不能找到适配的心脏,哪怕找到了,国内的技术成功率最高也只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不到。

    走了几步,林若白发现许昕并未跟上,停下,转身过来。

    她仍旧站在原地。

    还是当初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变。

    那个高一开学,站在高一十二班门口,抓着他的手碰瓷的小女生。

    林若白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抬脚迈步向她走去。红彤的落日在男人白皙修长的手上镀了一层淡金色,打开在许昕眼前,“走吧,老师还在等我们。”

    我要昏了。

    许昕默数节拍,眼睛慢慢闭起来,膝盖软下去,还没等到把整套戏做足,手心里空了。

    是谁抢她手机?!好大的胆子!

    许昕扭头,满脸的杀气在看见林若白的瞬间,登时萎了。

    林若白站在她面前,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捏着她的手机,低头看着她,全身气质寡淡,唯有双眼眸光漆亮,如同灰烬里灼烫一点。

    许昕秒怂,似一根可怜的小白菜,耷拉着眼皮,皱巴着小脸,嗓音细声细气,扶着墙一副欲倒不倒的悲惨模样。

    “我要昏过去了,”她孱弱无力道,“手机还我。”

    “烂人?”林若白笔直挺拔的身形在墙壁上打下一道,原本宽敞的空间因他的存在而变得狭窄逼仄。

    许昕伸出舌尖,沿着嘴唇润了一圈,忽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她这么一舔是不是把才补上没多久的口红舔没了????

    “林教授,”虽然许昕觉得在这种气氛下问林若白这个听上去很弱智脑残的问题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她还是很想问,于是小心翼翼看着林若白,“我问你一个问题,绝对没有侮辱你智商的意思。”

    怕林若白毫不留情拒绝,许昕先下手为强,语速飞快道:“不管你想不想回答我都要问——”

    “我嘴唇红不红?”

    问出这句话后,许昕咬住舌头,四十五度角盯着林若白,然后疯狂摇头:“你不要误会,我没那个意思,就是单纯想问……”

    “想问什么?”林若白脸上似有不耐,转着她的手机把玩,落在她手机上低垂的视线随着说话的同时散漫抬起,移至许昕脸上,似真似假,似认真似玩味看着她。

    肌肤在光下发出细腻健康的光泽,皓齿明眸,眼尾弯起,仿佛藏着闪闪发亮的星星,别样动人。

    林若白眸光一黯,有些不受控制地弯下腰去。

    许昕似知道他接下去的动作,脑海中浮现出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幕。

    高中毕业好友聚餐就是这家伙喝醉酒在洗手间抢走了她的初吻,她一直没有找林若白算账,也不敢找他算账。

    这一次不会还来吧,许昕下意识抬手按在他胸口,表情快要哭了:“林教授,我劝你善良,手机还给我。”

    许昕的这一推,林若白理智归位,静默地看着她几秒。许昕被他的眼神弄的心神不宁,轻轻叫了一声,“林若白,你没事吧?”

    林若白低沉“嗯”了声,有些懒得说话的样子,视线一错不错地凝在她脸上,渐渐恢复清明。

    还是保持一手插兜的姿势,手里捏着许昕的手机。

    有一秒两秒的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许昕被气氛弄的压抑,右手搭在自己左肩膀上揉了揉,擦过他抬脚走:“你不想还,送你了。”

    林若白垂着视线,没接话。

    手腕纤细,皮肤细腻,手指指甲修剪圆润饱满。

    许昕不喜欢留指甲,嫌那脏,一般女生都会养个指甲什么的,她的性格急躁,没什么耐性,一点都忍受不了长指甲带来的不方便。

    林若白视线不动声色离开她随意搭在肩膀上的手,喉结动了动,视线重新追着她的身影去:“行啊。”

    男人倚靠着光洁的墙面,低头划开许昕的手机,目光一敛,手机拿到耳边,对电话对面的人说:”陈梦,听的很开心?”

    陈梦完全没有料到林若白会接电话。

    此刻的她正咬着被角暗戳戳喜滋滋偷听。

    简直太精彩了。

    和当年读书的时候窝在被窝里偷偷看小黄书一样刺激。

    中间有一段两人呼吸都挺急促的,从手机听筒里出来的音效加上陈梦的脑补画面,非常火辣辣,没想到才没几分钟就被抓现形了。

    怕是林若白早就发现了,陈梦咬着牙齿不说话,就当这是一个意外。

    陈梦默默想:你们继续,别管我,把我当空气。

    陈梦????

    许昕转过头,看见林若白对着电话里叫陈梦,大惊失色,马上退回去。

    牛仔裙很长,不方便快走,许昕干脆顾不及形象了,提起裙子到膝盖上面,一道龙卷风似的刮到林若白面前。

    林若白比她高出一个头,许昕提起裙子,踮起脚伸长手够手机,嘴里叫:“林若白,你这小人烂人,还我手机,手机还我,陈梦,你赶紧给我挂了!”

    电话那头的陈梦咬着被角吃吃发笑,这出戏还没看完,她才不挂呢。

    林若白手稍稍一抬,眼睛微微眯起,“小人?烂人?”

    许昕压根够不着,抬高手也够不着,裙子掉下去,妨碍她的动作,真碍事。

    许昕灵机一动,两脚踩在林若白的鞋子上,脚底下足力道,不怕死道:“对,小人、烂人、就知道欺负我,就是你——”

    话还没说完,许昕被拦腰抱起。

    “啊啊啊啊杀人啦!有人要谋财害命啦!!!!”许昕惊恐大叫。

    “闭嘴。”鬼哭狼嚎被男人冷淡打断。

    与此同时,许昕被他紧扣着双肩,一个翻身,后背重重撞在墙壁上,伴随着林若白话音落下,一记强制霸道的吻封住了许昕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不远处,吴教授一行人用完餐回去,到处找林若白和许昕遍寻不着,杨教授乐呵呵道:“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事,我们回我们自己的。”

    路过洗手间,吴教授说:“你们先下去,我去放个水。”

    于是吴教授就进去了。

    恰巧撞见了如此香艳的一幕。

    *

    许昕垫着脚,腿线紧绷,两手抓着林若白的衬衣,将他往下拉,衣服被她揪的皱皱巴巴。

    林若白握住她的手腕抬高挂住脖子,将她全身的重心往自己怀里压。

    呼吸不分彼此,舌尖描摹柔软唇瓣,难以压抑的嗓音带着某种禁欲:“喝酒了?”

    他的问句一般不是问句。她喝没喝酒,他亲都亲了,嘴里有没有酒气怎么不知道,还用得着问,所以答案是她根本没喝酒,刚才所谓的喝多了头晕要昏倒全都是演戏。

    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许昕睁开眼睛,舌尖从微微张开的唇瓣中调皮一探,勾住林若白的舌尖往里拽,好像在说你快进来瞅瞅我,就在林若白上勾之际,忽然地轻轻一触他的舌尖,脱跳回,紧紧闭上嘴巴,挑眼看他。

    勾引。

    撩完就跑。

    一点儿都不意外,这是许昕的作派。

    林若白气极反笑,不缓不慢探身捏住她的裙角,手掌往上一推,至腿根。

    许昕之前打算和林若白大战三百回合拼个你死我活,裙子太碍事了,被她自己提到膝盖上面,结果反而被林若白这小人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