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别拘一格的惩戒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穿到民国好好学习最新章节     
    珍卿给阿葵讲做报纸、写文章的事。

    阿葵崇拜地看她, 婉转娇弱的情态,看着还有点像林黛玉,让珍卿忍不住疑虑

    “你在这里教课, 可还能适应学生可还驯顺”

    阿葵神色一顿, 神态略显优柔,旋即又把这优柔收起,面现坚毅地说

    “珍卿,我一切都好, 没关系, 我不再是施祥生,我现在是阿葵了, 我会向阳生长,你不用担心我。”

    说实话,珍卿叫惯了施祥生, 叫“阿葵”这名字微觉别扭。

    “阿葵”是她小说主角的名字, 并且这个角色, 有一半是她这个作者的化身。

    施祥生看珍卿无言,以为她在担心她,她挤出大大的笑脸说

    “她们,她们我是说我的学生, 没有一个不是苦命人,我看到她们,才发觉我并不那么命苦

    “一开始言谈不通,难免鸡同鸭讲, 产生误解。语言是思想的桥梁,这话再对没有了。我学了不少江越话,现在比从前好太多

    “这里的修女嬷嬷, 待我也善意,比在那恶人身边强千倍百倍。珍卿,我真的很好,你别担心”

    说着阿葵到她的床边,拿了一个小荷包过来。

    阿葵骨廓棱棱的细手,虔诚地捧着这衣服,眼中的光盈盈动人

    “有个叫秀儿的学生,她学会了二十个字,她说要给我磕头不说,还扯布给我做了一个荷包,你看上面还绣了花”

    珍卿接过荷包看,是用最常见的衣久蓝布做的,阳光下看这布并不致密。鉴于女工的经济状况,这秀儿是个有心人。

    阿葵想要涅盘重生,肯定不是几个月的事,不过,只要还有秀儿这样的人,阿葵就可以不丧失信心索。珍卿把心放宽了。

    她们聊起新女性报的文章。

    珍卿指着新女性报上的征文广告,温声建议

    “阿葵,新女性报向女性征稿,在圣音时,俞先生就欣赏你的文笔,说你词赋精妙,你喜欢而且擅长,不妨试试在新女性报上投稿”

    施祥生先神情一亮,紧紧绞着手指,下意识地摇头说

    “可是可是我会的只是陈辞滥调,无病呻吟,我写的算什么呢不行不行,我不行的我能作的东西,连私塾里的蒙童也能作,怎么配登到报纸上”

    珍卿循循善诱,说先想一个低调的笔名,由她先帮忙审读修改,接着,又给她写作技法

    在珍卿不懈地劝说下,阿葵终是同意试一试。

    阿葵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报纸,跟珍卿说

    “珍卿,你能帮我念诵开刊词吗我真喜欢你的开刊词。

    “你的声音有力量,能给我力量珍卿,你帮我念诵开刊词,好吗”

    珍卿整整念诵两遍,阿葵说一定要记在脑子里,。

    珍卿离开的时候,阿葵哭成个泪人儿,又像生离死别似的。

    珍卿觉得,她最近得到女性厚爱太多。

    自从帮一些特别的人,传过一回特别的信,三哥帮珍卿扛下所有的事,其后他对珍卿态度就变了,变得不咸不淡、爱理不理,但也不能说对她不好。

    珍卿很是忐忑数日,做了无数次深刻反省,预想过多少种以后的行为规范,终于在礼拜五一早,第二只靴子落下来了。

    礼拜五的前天晚上,陆三哥给珍卿请了假,上午就把她带到晋州路他的洋房。

    珍卿晓得三哥要管教她,她想起胖妈跟她说过,陆si姐偷摸看小黄书,三哥带人抄检她的屋子,抄出来的小黄书,叫四姐一本本亲手烧掉

    珍卿明白三哥会有套路,但她也知道,人性一定是有理可循的。她心甘情愿接受管教,是因为三哥对她足够好,他管教她的本意也是好的。

    珍卿微微有点悬心,但大约没有太担心。她总觉得从杜太爷手底下混过来,一切家长式的惩罚,没有什么她不能承受的。然而她没有料到

    在洋楼一层的起居室里,门窗都紧紧关闭着,壁炉里添够了木柴,橙黄色的火焰熊熊地燃烧着。

    海宁的十一月份,最符合秋高气爽的时节,远不到需要燃烧壁炉的时候。

    陆浩云坐在沙发上,只着一件薄薄衬衫,随意地翻着报纸看。

    桌子上放着两杯茶水,一杯冷茶一动未动,他端起离他较近的一杯热茶,浅浅地啜饮一口。

    他喝过茶又翻过一张报纸,向着壁炉左角面壁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声“不要乱动。”

    站在壁炉旁边面壁的珍卿,听见后一个激灵,不敢乱动了。

    她穿着厚厚的绒衣绒裤,外套崭新的人字呢大衣,所有扣子都扣得严实,脚上是加绒的制式皮鞋。早上临出门,三哥一派寻常地说,他们要去的地方,需要她穿厚一点。没想到在这儿等着她呢。

    三哥不许她乱动,也不许她脱衣服,更不给她喝一点水。

    她站在壁炉旁边烤自己,已经烤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失去时间的概念,她觉得她站了有一天,但理智告诉她,肯定没有那么久。

    门窗基本都关闭着。她像是站在闷罐子里,脸上的汗像溪水似的,源源不断地淌着。

    她感到内衣衬衣,还有绒衣绒裤,全都被汗水透湿了。湿衣服黏在身上难受不说,那壁炉中燎人的热浪,还在不停地向她辐射着。

    她眼角余光看见,三哥信步走过来了,可他的动作叫她失望了。

    三哥手脚真勤快,他取下一边挂着的壁炉钳,麻利地往壁炉往加了三块木柴。

    珍卿那一绺绺头发上,滴下一串串水晶似的汗珠。她开始觉得一阵阵晕眩,嗓子干得快冒烟了。

    她面前只有严实的墙壁,脚下的木地板是檀色的,她的眼睛只能看向这两个地方。

    这样直挺挺地面壁思过,既不许随便走动,也不许说话、喝水、搞小动作,跟杜太爷的关祠堂、打手板比,真的是太太太高明了。

    既不用浪费口舌,也用不上浪费体力,省了多少事情。一边监督她一边还能看报纸,也没有白耽误他的时间。

    出了这么多汗,珍卿觉得腿好僵,有点站不住,头晕的症状更严重,眼睛干涩得睁不开,嗓子干得已经冒烟了。

    看报纸的陆三哥,现在换了本杂志看。

    他杯子里的茶喝完,提着壶慢悠悠地续杯,珍卿听他咔哧咔哧吃着什么。大约是水果,刚开始面壁之前,徐妈送了水果来,是才买的新鲜苹果。

    珍卿羡慕嫉妒恨呐,三哥真是会享受,哼,真会气人

    随着时间快到正午,室内外温度持续上升,这更是干热得没法说了。

    珍卿觉得有幻觉了,她感觉像到了夏天,耳朵里仿佛有一百蝉在叫,还叫得越来越起劲,叫得人越来越烦躁。

    徐妈在外面敲门,问“陆先生,晌午在不在这儿吃饭”

    陆三哥音量稍微提高,说“不用准备。”徐妈答应一声走开了。

    徐妈走到外头去,伸手挡着太阳光,跟司机徐师傅嘀咕“徐师傅,从外头摸房门,那么热燥燥的,陆先生火烧得太旺了。”

    徐师傅正在擦汽车,说“陆先生心里有数,徐妈,你别掺和。”

    徐妈还是唉声叹气,抬头瞅瞅天上,太阳光明晃晃地刺眼,她是想不清为什么。

    她低头跟徐师傅说一声“先生说不用准备午饭,先生小姐准不在这吃。徐师傅,我们就吃打卤面吧。”

    徐师傅在盆里搓擦车布,说怎么样都行,叫徐妈看着做。

    徐师傅回头看向起居室,这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陆先生这小妹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听说还跟男孩子打架呢。

    这一会儿,倒一直没听她闹腾起来。

    只有陆浩云自家知道,他看着若无其事,内里不知道多心疼她。

    可这小妹不管不行了。

    她随便得着一个讯息,就敢于铤而走险,给社会党人通风报信,太胆大包天。再不管教,她恐怕什么事都敢做,叫心狠手辣的特务盯上,多少罪等着她受。

    他母亲谢如松管教孩子,向来是恩威并施,他把母亲那套也学过来。

    能对小妹好的时候,他竭尽所能地爱护她、宠溺她,到了非管教不可的时候,他的威严也能使得出来。

    可是管教小妹,与管教惜音还不同。陆浩云很下了几天决心,才把她带到晋州路来施展手段。

    原本,他怕她一哭一求,他就会不忍心惩罚她,转而去放纵她。

    没想到,恩威并施的效果意外地好。

    她三个小时不吭不哼,这么能忍受难忍的事,他没有想到。若是惜音,早就哭闹求饶了。

    他又一次从侧面知道,小妹在祖父手底下,有可能遭受怎样的待遇。这使他心疼加心疼,几乎想立刻中止惩罚。

    可若不让她感到痛苦,这场体罚能达到该有的惩戒意义吗

    他抬手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钟,胖妈和徐师傅都吃过饭。

    本来为了达到惩戒意义,陆浩云计划不给小妹吃,他却坐在一边大吃特吃。可他终究没有狠下这份心。

    徐妈过来送新沏的茶水,三哥在门口接过来,那迎面扑来的热气,叫徐妈吓了一大跳,但陆先生立马把门关上了。

    陆浩云放下茶水,看时间快十二点半钟,算来小妹站了快四个钟头。

    时间远远超出预期,想想她这份意志力,他简直怕了她。想等她服软求饶,怕是等不到了。

    他往旁边没动的冷茶里,续了半杯热茶,漫不经心唤一声“小妹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随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