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荆棘蔷薇花5
作者:青枝令   攻了那个炮灰男配[快穿]最新章节     
    说不清郁止看到这个笑容时是什么心情, 总之很复杂。

    有为风致的心疼,又有因他愿意为之的感动。

    郁止时常会觉得,并不只是自己在教、在帮助这颗星星, 同时也是对方在改变自己,帮助自己找回被他遗忘在不知道时空哪个角落的七情六欲。

    在遇到对方之前, 自己又何尝不是“风致”,除了日复一日做自己应该做的, 再没兴趣惦念其他。

    可到现在,他却会高兴,会难过,会心疼, 会不舍,会有明显的欲望, 就连眼中的景物, 除了本身的模样外观, 还有了随着他心情变化而变化的各种意义。

    复苏的七情六欲皆在这颗星星上,一点点被渲染得浓墨重彩。

    “郁先生”提醒的声音传入耳中,郁止回过神, 才发现自己刚才在听实验结果的时候走神了。

    这可十分难得。

    “继续。”

    助手接着他刚才的讲话说下去,直到最后说道结果, 他的表情都十分激动, 因为在多次实验过后, 他们现如今得到的农产品的价值又提高了几倍。

    原本这位助手也是农业研究院被看好的后辈, 被许多人看重。

    在被安排给郁止做助手时, 他是不情不愿的,毕竟郁止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自己却是前途无量的异能者。

    可没多久, 他便被郁止的思路和学识折服,再也不敢拿看寻常普通人的目光看他,连带着对其他普通人态度也好了许多,毕竟谁知道对方未来会不会也成为大佬。

    “还不够。”郁止却摇摇头道。

    助手一噎,这还不够你要让其他军区怎么办

    知不知道外面其他军区已经被你改良的作物打得出现了经济危机东西都卖不出去了

    这还不够,你是想要上天吗

    “郁先生,新品种的作物已经能够帮异能者以较快的速度恢复异能,这样的作物,能够在异能者中卖出高价,您觉得还不够,是觉得它提升的异能不够吗”

    更不用说这种作物被普通人吃了也无害,不会造成之前只是吃带了一点异能的作物就会消化不良的局面,他认为真的够了。

    郁止却对此不以为然。

    从始至终,他知道自己想要的都不止是如此。

    但就近阶段来看,能够在有限的条件下把作物提高到这种品质,已经算是现阶段的极限。

    再继续,短期内也得不到多好的结果。

    思虑过后,郁止缓缓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在用异能研究,可异兽身上也有能量,事实上,我们还可以用异兽进行研究,不是吗”

    助手一愣,他没想到郁止想说的就是这个,确实,异兽也能用于研究,但是早在很久之前,大家就发现异兽的能量只能被它们自己使用,而人类就算能够找到他们的能量来源,也根本使用不了。

    所以关于异兽的研究一直无法得到突破,对于异兽,人类更多的还是斩杀毁灭。

    它们破坏力极大,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它们逃脱,对周围的建筑和生命造成毁坏。

    这种情况下,将它们就地斩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郁止闻言并未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

    虽然都是研究,可研究农作物和研究异兽明显跨行业,哪怕郁止现在贡献卓越,军区的人也不会仅仅听他的胡思乱想就冒着风险真的为他抓异兽。

    还需要砝码。

    正思索间,忽然听见外面警报声响起。

    众人纷纷跑出去询问“发生什么事”

    被警报呼唤的异能者们匆匆朝着某个方向前去,郁止抓住一个人询问,对方快速答道“海市突发异兽群,召唤军区协助救援”

    海市

    郁止忽然想起原剧情中霍琳牺牲的那场异兽入侵。

    算了算时间,有些恍然,原来都到这时候了吗

    这大半年以来,郁止一直泡在实验室里,就算有时间,也都花在风致身上,对于剧情还真没太关注。

    唯一深深记住的,也就是导致风致死亡的那场战役。

    但那还在很久之后。

    很快,救援消息就出来了,调动三千异能者,由风致带队去海市。

    听到消息的郁止微微一愣。

    在原剧情中,风致现在并不在军区,带队去的也不是他,可现实显然和剧情不一样,那么霍琳的结果是否也会因此改变那男女主呢

    想法在郁止脑海中浮现一瞬,很快又被郁止抛下,那些人与他无关,多想也无益。

    下班后,郁止回到宿舍,却在门外看到了一封信。

    信上的字迹很熟悉,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郁止还是记住了风致的笔迹。

    信上并未写多少内容,不过是说他刚刚回军区,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吃饭。

    郁止却从这信中的内容看出了什么。

    他轻笑一声。

    原来,是为了他,才会比原剧情中更快回到军区。

    也正因如此,才会赶上这次救援,很有可能救下霍琳的性命,改变原剧情走向。

    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它就注定被改变。

    郁止暂时放下风致,去找了霍司令。

    办公室内,霍司令正对着桌上的一张照片发呆。

    见到郁止进来,才收敛了神色,对郁止淡淡笑道“小郁有事吗”

    郁止在他面前坐下。

    “霍司令,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其实您应该知道,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霍司令叹息道“小郁啊,你又何尝不是明知道实验室有监控,还故意说出那番话。”

    在很久之前,霍司令就撤销了对郁止的监视,但是对于原本就有监控的地方,是不会撤掉的,而郁止,则很显然也知道,所以更明白,自己在实验室说过的话,很快就会被上报到霍司令耳中。

    两人既说开,霍司令便也不再兜圈子,直白道“你说的办法有些冒险,就算是我,也很难办到。”

    斩杀异兽几乎成了本能,而异兽攻击人类也似乎是本能,他们又没有限制对方能力的办法,想要抓住而非斩杀很要废一番功夫。

    然而即便如此,也是有人做过的,否则人们又怎会知道他们无法使用异兽的异能

    不过是从前没研究出什么结果,这个项目便被喊停。

    后来异兽入侵频率增加,异能者都不够用,这个项目更加无人问津。

    此时郁止提起,霍司令心中更觉得对方也就是想想,毕竟他一个普通人,又能对异兽做出什么

    然而郁止很快便用事实告诉他,他能对异兽做的有很多。

    “霍司令,是不是只要有能够在不会有伤亡和损失的情况下捕获异兽,就能够通过我的请求”

    郁止看着他认真问。

    霍司令抬头撞进他的眼神里,微微一愣,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话或许并不是想一出是一出。

    训练场上,霍司令领着郁止前来,有异能者正在进行训练,见到霍司令前来,更加不敢偷懒,一个个都在卖力训练着自己的异能和体能。

    郁止看着训练场上缤纷的各种异能,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霍司令给他让出场地,“如果把他们当做异兽,应该用什么办法抓住他们”

    众异能者“”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是听错了吧什么叫把他们当做异兽

    还有,眼前这位不是军区里出了名的研究员哪怕他们再怎么无知,也都知道这位可是普通人,让一个普通人对付他们,是不是太看不起他们异能者了

    有人心中不服,决定让别人好好看看他们异能者可不是什么弱鸡。

    郁止将他们的神情收拢进眼中,也不生气,反而轻轻一笑,“很简单。”

    话音刚落,便见他不知从手中丢出什么,准准朝着某一个异能者而去。

    而被对上的异能者也丝毫不闪不避,只觉得这位郁先生或许是脑子抽了,真以为随手丢个垃圾出来,他们异能者便会无法应对吗

    郁止自然不会这么认为,他是觉得这些人不屑于躲避,那正好。

    那位异能者是火系异能,正当他要释放出火焰,将郁止刚才抛出的不知名物品烧毁时,火焰刚刚触碰到那小东西,便见它骤然变大,这时,众人才看清,这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三面铁栏杆,唯一没有的那一面,准确地围住那名异能者,将他罩住,扣在地面。

    异能者瞪大眼睛,却还是使用异能去攻击铁笼子,然而都是无用功,因为他发现,被这铁笼子罩住,他的异能变得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而这样弱小的异能,甚至没能在这铁笼子上留下半分痕迹。

    霍司令双眼死死瞪着眼前的铁笼子,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这、这是”

    他眼中神情惊异,闪烁着复杂的光芒,郁止视线微顿一瞬,随后淡淡道“只是用好几种异能制造出来的一次性物品,用过一次就会失去刚才的效果。”

    但霍司令的重点却不是这个,他着急问“异能还能就在物品上”

    他眼中似乎有着些许急切,想要知道答案。

    然而郁止却摇摇头,“严格来说,并非如此。”

    这个世界的异能离了人体便很难保存,他所用的办法,是让几种异能形成阵法,异能被禁锢在阵法内,轻易不会被破坏,也不会消失。

    而当有其他异能从外界形成冲击时,阵法的稳定性被破坏,异能被释放,物体变成原型,而被异能加持过的物品,很多都能抵挡住异兽的攻击。

    方法很简单,唯一有难度的不过是阵法如何形成,这个世界的人在这方面没有研究,还需要更多引导和开拓。

    听明白他意思的霍司令眼中逐渐漫上一丝失望,却又很快调整过来。

    郁止并未错过那些情绪,下意识想到了这个世界异能者必须与异能者结婚生下异能者的规定,眸光微动,心中有了思量。

    虽然略有失望,但霍司令情绪依然有些激动,他想,或许这个人是真的能做到,而他大概也明白,郁止想要什么。

    “好,我答应你”

    既然对方已经做到他的要求,那他也不是不信守承诺的人。

    郁止微微一笑。

    周围异能者们见到刚才的情况,也纷纷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地对着这铁笼子和被落在铁龙子里的人说着话,时不时看向郁止的目光中还有些惊奇和崇拜。

    回去的路上,心情很好的霍司令没忍住露出笑容,郁止见状,便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司令,我在实验室消息不太灵通,风少将和霍少校可是好事将近”

    闻言,霍司令脸上便染上一抹无奈。

    他之前也是想要撮合两人,一个是他看中的后辈继承人,一个是他喜欢的女儿,如果他们能够走到一起那就再好不过。

    然而两人都对对方没意思。

    尤其是前段时间霍琳还亲口告诉他,说已经看上了第一军区的一个异能者,他看过那人,比不上风致,也不知道闺女究竟看上了哪点。

    但事已至此,他便也不再想着撮合。

    “谣言,谣言。”霍司令否认道,“琳琳她有男朋友,小致暂时也不考虑这些。”

    其实风致原话是他无心结婚生子,更愿意奔波在战场上。

    霍司令也才惊觉,这孩子似乎哪里不对,心理上有些问题,正打算劝人去看一看,谁知对方却总是面上答应,出了办公室就给忘了。

    走在他身后的郁止唇角微勾。

    海市救援行动足足持续了半个月。

    郁止没能等到风致回来,便进入了实验室,等他再出来时,正好撞上一年一度的功勋节。

    每年这时候,军中便会举办仪式,为死去的、活着的,任何在这一年内做出功绩的人颁奖。

    直到有人来叫郁止,郁止都差点忘了,原来自己也是被颁奖的其中一员。

    他站在队伍里有些格格不入,便干脆进了后台,准备等叫到他的名字再上去。

    他正闭目假寐,却听见一道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还未睁眼,他便猜到了来人是谁。

    “很累”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若非郁止了解他,恐怕也会认为,这人不过是随口一问,实际并不关心自己。

    郁止睁开眼,入眼的便是风致略带疲惫的面容,看来这次海市救援过得有些急,并不轻松。

    “还好。”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少将累的话,可以坐,待会儿叫到你的名字我再喊你。”

    他语气自然淡定,言语之中透着熟稔,仿佛他们的关系真这么好,然而实际上,他们相处时间不多。

    可风致大约是真的累了,他也没推辞,在椅子上坐下。

    郁止耳尖得听到了外面有念霍琳的名字,而同时也有人说,霍琳受伤养伤,无法亲自前来。

    很好,确实没死。

    想来男女主之间的剧情也会随之改变。

    风致坐下后反而精神许多,他刚刚赶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

    虽然异能者能够用异能刺激神经,让自己更精神,以便于用更多的时间处理事情,然而这种办法不能经常使用,风致在那十几天内已经用得差不多,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不过,看着眼前的郁止,他忽然又有些不想睡了。

    很快,前面传来了喊风致的名字,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款步朝外面走去。

    郁止本来对这个没兴趣,可看着风致被众人敬仰瞩目的模样,忽然觉得那人更明亮耀眼了几分。

    由于这份注视,郁止差点错过自己的领奖。

    出了礼堂,便见风致正在站在那儿不动,见他来,才微微垂眸,有些不自然道“一起”

    郁止微笑道“好。”

    “我听司令说,你在研究异兽还是活着的”风致刚回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郁止假装没看懂他眼中的迟疑和担忧,“不可以吗”

    风致抿了抿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半晌,才终于听他道“其实你不必如此,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崇敬你,以你为榜样。”

    郁止脚步一顿,转头看着他,片刻后,轻笑一声道“少将,你以为我是想要得到他人的崇拜敬仰”

    风致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似乎在说难道不是吗。

    郁止知道这人的心思,大约是觉得这太危险,还很累,与其死磕在这不一定有用的东西上,不如抓紧原有的,在那基础上,未必不能更上一层楼。

    郁止往风致面前走了两步,随时温和淡然的表情似乎染上了一丝怅然。

    “我只是,不想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别人手里。”

    风致动了动唇,有些想说自己其实可以保护他,他们住得那么近,如果郁止真有什么事,自己一定能够第一时间来到他身边。

    然而看着郁止的表情,又忽然说不出这种话来。

    不知为何,他觉得此时的郁止似乎有些让人不想移开视线。

    心跳再度加快,自己或许真的需要看医生,风致想。

    休息过后,风致真的去军区医院检查身体,不过他进行的是体检。

    检查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任何问题,尤其是他重点检查的心脏,结果显示它再健康不过,连亚健康都没有。

    至于他所说的心跳加快等症状,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能无奈建议风致去看心理医生。

    “或许少将就是心理暗示,有些紧张,找心理医生开导一下就好。”

    风致这才想起,之前也有人建议他去找心理医生。

    反正也没别的办法,心理咨询室就在不远,走过去也不费多少功夫。

    见到咨询的是风致,心理医生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这可是风致少将,一定要慎重对待,否则影响到的很可能就是军区安危。

    然而随着风致逐渐描述,心理医生的表情也逐渐从慎重到茫然,再到最后的一言难尽。

    等风致终于说完,心理医生才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少将,我觉得您现在需要的不是医生,而是恋爱。”

    见风致皱眉,已经见识到这位少将有多迟钝的他只能直白道“您没病,只是恋爱了。”

    作者有话要说  风致这个名字是从吾与子这首歌里听来的,觉得好听好看寓意也好。

    感谢在20211012 23:58:5820211013 23:58: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凝望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癌症晚期的朋友、陌黎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habet 27瓶;青衫、昼无眠、雨竹、生如夏花 10瓶;川川 8瓶;高级 5瓶;大大你还在吗我来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