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第 208 章
作者:溜溜猪   海归[1990]最新章节     
    外公的年纪越来越大了,  赵曼这才计划等豆豆初中就来京市。

    一是比起边疆来,京市的教育环境是好一些,豆豆要学钢琴,  在新区能找到的老师本来也少,二是母亲唐颖在打理家族生意,  到底还是缺乏管理经验,公司业务上手很慢,  赵曼对管理来说有一定的经验,比她那位做学术的母亲适合做企业。

    于是韩景瑜申请从新区研究所调往京市,  一家人刚刚搬来京市还没多久,这是一家人第一次出来玩。

    赵曼仔细观察着自己这个表妹。

    穿着打扮也是洋气的,  眉眼间带着能干利落,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们唐家的种,  就没有差的。

    范晓娟心里还惦记着两个孩子,但是远远的就看见秦江带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

    秦江抱着当当,秦星辰看见妈妈在那里走得特别快。

    她眼神好,远远就看见昨天那位小姐姐,小姑娘有些害羞呢,  拉着妈妈的手往妈妈身后躲,  妈妈都叫她交际星,  其实妈妈的交际能力比她要好多了。

    昨天那位漂亮的阿姨穿的也很好看,小星星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这样打扮。

    赵曼很温和的看向秦星辰,她做过场长,也做过教育,是草原上的阳光,  无论是学校的孩子们,还是家属区的孩子们,还是农场那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小孩,都很喜欢他们尊敬的赵场长。

    范晓娟笑“这是我女儿秦星辰,快点叫阿姨。”

    秦星辰嘴巴向来利索,虽然有点害羞但是还是叫了阿姨。

    豆豆落落大方的叫了阿姨跟叔叔。

    她冲秦星辰微微一笑,秦星辰就更害羞了,漂亮的小姐姐冲着她笑呀。

    豆豆问“我能叫你小星星吗”

    秦星辰点点头“那我能叫你豆豆姐姐吗”

    豆豆比她大了好几岁,虽然在边疆长大,但是被三个兄长宠爱着,身上带着一种寻常姑娘都不曾有的自信,落落大方的很招人喜欢。

    两家人到了自助餐厅,两个小姑娘就扎堆凑到一起去了。

    范晓娟稍微有些惊讶,一般这么大的孩子不屑于跟星星这么大的孩子一起玩,但她想不到的是,豆豆在家属区就是最大的孩子王,从三岁到十三岁,她都能玩到一起去,秦星辰社交能力也很强,刚开始还有些害羞呢。

    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

    “豆豆姐姐,我想吃奶油小蛋糕,你呢”

    “我要吃肉,多多的肉,等会儿我带你去拿培根跟火腿,超级好吃,这里面的东西你一样吃那么一点儿,有喜欢的你再拿。”豆豆现在是长身体的年纪,口头禅就是多多的肉。

    妈妈经常教育她,困难年代吃点带油的东西都难,所以不能浪费。

    当当看着姐姐离开了,也要跟着。

    秦江抱着他不好拿东西,就只能坐在桌子边上等着,但是小当当不干啊,指着外面跟姑父说“去,去。”

    为了吃饭他也是拼了,绞尽脑汁的想把姑父使唤去煮面面的那边。

    秦江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就算是以前对韩海多不满,对待韩鹏飞他都会很有耐心,抱着小当当也是一双大手紧紧的抱住孩子,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在逗他。

    “姑父可听不懂哦,你要叫我,叫姑父,姑父,听明白了吗当当”

    好气气

    当当吃惊的看着平时脾气最好的姑父。

    今天的姑父可真是太多要求太多条件了呢。

    小当当不干了,挣扎着还要自己去,他还不会走,但是看见别的小孩儿自己走,他也要走,秦江都不记得女儿这么大的时候有没有这么难缠,抱着这个滑溜溜的小泥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当当,咱们得占着位子,等姑姑跟姐姐他们过来。”

    “走。”当当固执的认为姑父是要让他围观着别人吃饭了,他性子急,东西在眼睛前面吃不到嘴里可不行呀,指指撮撮闹着要去煮面条的那边“走。”

    就在秦江快要搞不定的时候,两个小姑娘端着盘子回来了。

    秦星辰“爸爸,你也太弱了吧,当当要吃东西啦。”

    当当热泪盈眶的就要往姐姐怀里钻“”呜呜呜,还是姐姐最懂我。

    “给你,这叫吐司,你没吃过吧,跟小面包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小孩子们吃最好了。”秦星辰很会当个小姐姐,平常舅妈跟她说的那些话,她都记着呢,盘子里面有一片吐司,就是带给小当当的呀。

    酒店自助餐什么都有,当当是看着煮面的那边热气腾腾,就知道有好吃的,这孩子从小主意大,指着的就是那个地方。

    豆豆姐姐带着秦星辰拿了很多好吃的,有布丁、牛角包、奶油小蛋糕、培根、烤香肠。

    当当的眼睛盯着花花绿绿的吃的,瞬间觉得面面都不香了。

    秦星辰经常跟弟弟在一起,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舅妈交代过她,口味太重的不能喂给小当当吃,怕他嘴巴吃挑了不好好吃饭,她拿了一片吐司递给当当。

    “吃。”姐姐笑眯眯的塞到当当手里。

    “咦”小当当的一双小爪爪捧着吐司,闻了闻,嗷呜一口就咬了下去。

    香香的,甜甜的,超级好吃。

    小当当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小家伙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样子让身边的人都忍不住感慨一声好胃口。

    豆豆也很喜欢小孩子的,新区的小孩子门她都熟,她也很喜欢当当弟弟这样的小孩,非常有礼貌而且很可爱。

    “你弟弟真是可爱。”

    秦星辰也超级喜欢弟弟“我也觉得我弟弟很可爱呀,当当,叫豆豆姐姐。”

    当当吃的很认真,抬起头看向姐姐,他当然最听姐姐的话啦“鸡鸡”

    他门牙长了四颗,笑起来的时候甜蜜蜜的。

    豆豆摸了摸他的脸,小家伙胖嘟嘟的小脸蛋滑滑的,嫩极了。

    一岁以内的孩子很多东西都不能吃,等范晓娟过来又给当当装了一碗白粥,里面拌了点蛋黄,一口一口的喂当当吃,她自己一边吃饭一边喂着孩子。

    当当胃口很好,吃完吐司又吃了一碗白粥。

    酒店的粥煮得黏稠,比许燕煮得要更好吃,当当一口气就吃完了。

    一旁看着的赵曼觉得范晓娟特别喜欢孩子,眼睛黏在两个孩子身上都下不来了,她年轻时候带大三个孩子,也是被孩子们吵到头大,好容易那三个带大一点,又生了豆豆,所以后来边疆有政策生二胎,她也不想再生了。

    “这是你们家老二”

    “是我哥哥的孩子,叫当当,现在九个月大,昨晚上这孩子跟我们住在一起的。”范晓娟的眼睛里面都是柔和,当当继承了范晓军的体魄,从小就个子比寻常孩子大一号,吃东西的胃口也很好,不像秦星辰那样从小挑食。

    酒店还难得有绿叶青菜,她也给当当喂了一些。

    小当当很喜欢吃青菜,眯起眼睛嚼了几口就咽了下去,接着又找姑姑要,嗷嗷待哺的样子像只勤奋的小鸟儿“吃”

    “真可爱,我们豆豆不爱吃青菜,你看看弟弟,青菜吃的多好。”赵曼想起来豆豆小时候,女孩子吃东西没有男孩子那样虎,她养那三兄弟的时候,每天操心的都是吃总也吃不饱的几个小狼娃,到豆豆那会儿还是困难,可是大环境改善了很多了,豆豆就比较挑食,不像哥哥们那样吃玉米馕就能温饱。

    范晓娟猜想哥哥跟陈冰新婚燕尔的,又是难得不用带孩子,睡得肯定是晚了些。

    陈冰心大不太干涉别人怎么带孩子。

    范晓娟兄妹两个的事情,赵曼也算是了解一些,知道范晓娟有个哥哥,也是在部队,她从桃花村出来以后就一直在部队大院生活,对军人有亲近感跟崇拜感,对这位兄弟心理上有亲近感。

    虽然离开了居住了多年的新区,可京市也不让人陌生。

    真好。

    孔伟带着唐芳琴逃离了刚才那个地方,附近人的指指点点让他脸热。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这样丢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唐芳琴就这样被人指着责骂,而一字一句,句句在理。

    走到没人的地方,孔伟才气急败坏的质问妻子“星星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些事情,你到底干没干过。”

    唐芳琴脸色铁青,矢口否认“我没有,我没有干过。”

    人在撒谎的时候表情都会不一样,唐芳琴是会否认再否认自己的话。

    孔伟不可置信的看着妻子“我也想相信不是你干的,可是星星妈妈说的那些,不像是刻意编造出来啊。”

    唐芳琴真的让他太失望了。

    从认识开始,他就知道唐芳琴跟他身边的那些女孩子们不一样,她费了老大的劲才读完高中,考了几年大学也没考上,孔伟当时是唐教授的学生,受命去给她补课,就这样两人算是认识了,后来媒人做介绍,一说起来就是缘分。

    但是当时就是看顺眼了。

    孔母对唐芳琴却不是很满意,倒不是因为学历的关系,没有比唐家更好的婚娶对象,可唐芳琴表现出来的势利眼,明里暗里的一些,跟唐教授那种温润儒雅的气质格格不入。

    她对孔伟提到了门当户对。

    孔家两老也是做学术的,却没有唐教授那样的成就,孔父跟一头老黄牛似的,到了退休的时候才评了个教授,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

    孔伟也是个老实人,看着唐芳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可是,星星妈妈说的那些,你怎么能说不是你做的”

    “我看她不顺眼,就这样。”唐芳琴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孔伟,你不会连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还要跟我计较吧,你到底跟谁才是亲的,我才是你老婆,你脑子进水了吗”

    “唐芳琴,要不是看在岳父的份上,别人会帮你做这种事吗”岳父那么正直的人,要是知道唐芳琴在他背后这样整治一个小姑娘,他怕是要疯“你用关系,让那个叫秦星辰的小姑娘读不上小学,你也是当人父母的,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出来,你怎么这么恶毒啊你。”

    他从来不曾用这么重的语气跟唐芳琴说过话。

    唐芳琴怒道“你做什么”

    “回家。”

    “我干嘛回去,我来这里是来找爸爸的,你怕是有病吧孔伟。”

    “我不想跟你这里争吵,也不想听别人说的这些,唐芳琴你是不是改不了你这臭毛病了”

    唐芳琴狠狠的甩开了孔伟的手“我怎么了,我一直就是这臭毛病,你是不是跟你妈一样,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反正她不是唐教授的亲生女儿,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索性摊开了说就是“你们不就是嫌弃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嘛,嫌弃我是乡下的出生,可是孔伟你们家又是个什么德行,别说我没提醒你,要不是有我爸爸在院里,你爸爸退休前能够评上教授”

    孔伟一脸吃惊的看向唐芳琴。

    她居然这样想。

    居然会这样想。

    其实孔父这个教授评得确实没有别的教授那样有含金量,学校每年会综合考量了几个老人,在学生们那里口碑也不错,工作态度也不错的那种,退休前给个教授职称,也算是嘉奖了没有辛苦也有苦劳的老教师,这是对孔父一辈子勤勤恳恳的鼓励,倘若孔父不是一直在燕大辛苦耕耘,去到别的学校,也早就评上教授了。

    只因为燕大评教授级别,除了学术论文的发表,对带研究生的数量也有要求。

    孔父这几年身体不好,带的研究生也总是不够,综合能力来说,轮也该轮到他了。

    唐芳琴居然说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孔伟怒不可遏,不仅仅是对唐芳琴利用特权的愤怒,还对她玷污了燕大的教育体系,在她看来什么都是能够通过特权解决的愤怒。

    唐芳琴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对养父未曾给自己走个后门读上燕大早就不满。

    “唐芳琴,跟你说清楚,我爸爸要是想用到岳父的关系,早就用上了,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请你尊重我的家人,我的师长,你说这种话,不单单是侮辱了我父亲,你还侮辱了同样辛勤奋斗在教育岗位上的其他教授们。”

    唐芳琴冷笑。

    在她看来,孔家这就是面子薄,明明仗了她家里的势,还要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真是又当又立的。

    “是吗,你爸妈不就是因为用不上我这层关系,对我一直不满吗,孔伟我告诉你,别说你们看不起我,我也看不上你们,谁离开谁还活不了啦”

    “你爸爸你爸爸,唐芳琴你到底还有没有你自己的脑子,三十好几的人了开口闭口就是你爸爸,那是你亲爹吗”孔伟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愤怒“你亲爸,也就是农村的一个混子,他是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

    这句话搓到了唐芳琴的逆龄,她最听不得的,就是人家提到她那个混账亲爹。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打在孔伟脸上。

    孔伟惊了,听到旁边有声响,也看到了正站在一旁的老人。

    唐教授听到了。

    他全部都听到了。

    一直以来,他没找到的女儿和儿子,其实老太婆跟养女一直都知道她们在哪里,她不但不告诉她,还一直在针对她。

    那么他找不到对方就是很正常。

    因为,有人不想让他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