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最意外的嫌疑人
作者:结局后才明白   致命记忆最新章节     
    挂断了郭峰的电话后,我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大脑,并不是因为郭峰极端的做法让我生气和失望,而是我竟然渐渐地觉得,郭峰的做法,似乎是正确的。

    确实如同郭峰所说的那样,两次案件的死者,除了上一个案件中的外卖员小张之外,无一例外都是罪大恶极、并且罪行没有被法律制裁过的人,虽然说这次案件的死者文燕看上去似乎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我也没有去深入的了解过,但是按照被白玉京驱使的暗网的人的做法来看,恐怕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就是这么一群人,真值得我去如此的维护吗?而且若是我全力去维护这些人,让暗网和小丑集团继续存在下去的话,这样的案件,将会无休止的一次次历史重演。

    姬文曾经说过,如今的特案组风气已经变了,所以他就连自己父亲死去也不愿意重回特案组,依靠特案组的能力去对付小丑集团,看样子姬文就是不喜欢郭峰这种极端的作风。

    可尽管如此,我却无法说服自己去按照郭峰的行事作风去做,不管死者是什么样的人,这种杀人的方式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无论怎样,案件我还是会继续调查下去的!

    或许郭峰说的对,如果我想要阻止凶手继续杀人,就得靠我自己的本事,尽可能快速破案并且找到隐藏在案件中的那些犯罪集团的人!

    想到这里,我心中也不再犹豫,直接起身朝着我所居住的宾馆赶去,很快便回到了宾馆中,而赵信和小蝶则早已在宾馆内等我了。

    赵信见我回来,以为我还在生郭峰的气,询问我跟郭峰打电话的结果怎样。

    我没有跟赵信细说,只是说郭峰有他自己的考虑,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妥协,这个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没有警方的帮助,我们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做。

    赵信似乎就在等我这句话呢,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笑道:“那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郭组长安排我过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跟你一起调查,他肯定不会说我什么!你什么时候去那洗浴中心继续调查?这一次你可千万再别一个人去逞能了。对了,你检查结果如何?”

    我摇头道:“验血结果还没出的,估计应该也没什么事。我打算一会儿再去一趟那个洗浴中心,第一要彻底看看整个洗浴中心的结构,第二我要询问一下那几个嫌疑人一些细节,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关键点。”

    赵信跃跃欲试道:“那还等什么?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我们抓紧时间过去吧!”

    我没有理会赵信,而是转头看向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小蝶道:“小蝶,关于这个文燕,你能跟我好好聊一聊吗?”

    小蝶目光呆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道:“你问吧,只要我知道我都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尽快抓到杀死文燕的凶手。”

    “根据你的了解,文燕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或者是言语?时间段大概是在近一个月内。”

    小蝶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应该是没有,文燕这段时间一直都很正常,前不久还叫着我出去吃过一次饭呢,看她的样子,也并没有什么心事啊。”

    我一听这么问问不出个什么结果了,便继续问道:“那你平时在跟文燕的交流中,有没有听她提过自己的同事?这些同事中,有没有最近跟她闹矛盾或者跟她走的比较近的人?”

    听我这么一说小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瞪大眼睛说道:“对了!还真有这么一件事情!你看看这张照片!”

    说着,小蝶从包里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翻开其中一张照片对我说道:“上一次我跟文燕吃饭的时候,文燕让我看了这么一张照片,询问我这种男人做她的男朋友怎么样。我觉得这个男人无论是年龄还是长相和气质,都跟我们家文燕完全不相配,所以就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你看看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吗?”

    我接过小蝶的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瞬间便认出这照片中的男人,正是今天我在洗浴中心遇到的那个搓澡工刘刚!而且照片上的刘刚还穿着平时搓澡的那汗衫和短裤,完全将他那猥琐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和文燕那可爱姣好的外形相比,匹配率简直无限接近于零。

    我纳闷的盯着照片下方的时间问道:“这人我认识,确实是地下天堂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刘刚,但这照片的拍摄时间为什么是今天晚上七点多啊?”

    小蝶从我手中接过手机平静的说道:“因为今天我去洗浴中心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这个男人,所以就将聊天记录中的照片保留了下来,这个时间大概先是的是保存时间吧。”

    这件事我也没有多想,皱着眉头说道:“也就是说,这个文燕有可能跟搓澡工刘刚有一腿?她这是什么审美观啊?可若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刘刚看到文燕死亡之后,情绪上并没有什么特别激动的地方呢?难道说他只是为了隐瞒自己和文燕的关系?”

    赵信这时候激动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们现在过去抓住他打一顿不就问出来了吗?要我看那猥琐的刘刚杀人的可能性很大啊!这种非常时期我们还是得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能快速查到真相!”

    我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回头我们过去的时候先当面问问他,他要是不肯承认,到时候就看你的拳头够不够硬了!”

    说着,我又看向了小蝶说道:“除了刘刚之外,文燕生前就再没有提起过其他人吗?”

    小蝶想了想道:“她好像还说过一个叫丹丹还是蛋蛋的女人,说她仗着自己长得漂亮故意装清高不愿意搭理人,其实背地里有多肮脏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且还说早晚会让这个女人露出她本来的面目。”

    没想到小蝶跟我提起的这两个人,正巧我今天全部见过,并且也都在我怀疑的名单中!这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

    说实话我对那个丹丹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先不说她那超高的颜值,就她今天在文燕死亡后,落寞伤心的样子就足以让我对她产生好感,况且在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始终都十分的温和,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古代的文静美女一样,我可不相信这么柔弱文静的女孩子,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去杀人。

    “文燕曾经还提到过其他人吗?有没有提过曾经在洗浴中心自杀的那个女孩子?”

    小蝶听后一惊,然后摇头道:“没有,她平时很少会跟我谈论自己工作的事情,毕竟她的工作也并不是那么的光彩。她上班的那个洗浴中心曾经有人自杀过吗?是怎么回事啊?”

    我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今天只是听人说了说而已,具体情况还得等我一会儿过去了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送你回去吧,等送你回去之后我就跟赵信去洗浴中心,你放心,有我在旁边监督着,不会让赵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你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

    我跟赵信开玩笑的互损了一会儿,小蝶悲伤地情绪也逐渐的舒缓了下来,我们这才一起离开了宾馆,并且送小蝶回到了家中,紧接着我和赵信便打车朝着地下天堂洗浴中心奔去。

    在路上的时候,赵信还沉浸在跟小蝶呆了整整一天的幸福感中,而我则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赵信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老实的回答我。”

    赵信有些纳闷的说道:“要问你就问啊,我俩还客气什么?”

    我紧紧地盯着赵信的双眼说道:“大概在下午七点半到七点五十之间,小蝶有没有离开过你的视线?还有,我去医院之后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小蝶有没有听到我们交谈的内容?”

    被我这么一问,赵信脸上的表情逐渐石化,有些结巴的说道:“你这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你如实跟我说就行了,等会儿我再告诉你怎么回事。”

    赵信似乎有点接受不了我的问题,盯着我看了好半天后才开口说道:“七点二十的时候,我和小蝶刚好吃完饭,小蝶说她肚子疼想要去上厕所,然后离开了大概四十分钟的时间,我问她为什么去了那么久,她说她找不到公厕又回到了电影院去上的厕所。至于你在医院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小蝶正好就坐在我的身边,她应该是全部听到了你是不是在怀疑小蝶是凶手?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此时不仅是赵信,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一样。原本我只是随便怀疑一下,谁知道赵信所说的小蝶的时间线,竟然和文燕的时间线如此的匹配,并且她也知道我当时跟赵信打电话时交谈的内容,也就知道了我当时重点怀疑的那几个人的名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小蝶如果想要随便编造关于刘刚和丹丹的线索来迷惑我,简直易如反掌!也难怪文燕生前跟小蝶所说的比较特别的人,都在我这次的怀疑名单中!

    赵信见我不说话了,急忙抓着我问道:“你倒是说话啊!你为什么会怀疑小蝶呢?”

    我眼神复杂的盯着已经急的满头大汗的赵信说道:“因为她刚才给我看的那张照片明显是她今天去洗浴中心之后才拍摄的,不仅是下方显示的拍摄时间有问题,更主要的是那张照片中,还出现了你的身影!如果这张照片真的是很久以前拍摄的,是绝对不可能有你的身影的!她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跟我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