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番外二(下)
作者:桃李笙歌   重生后和男主叔叔联姻了最新章节     
    等把自己绑好了, 安糯才突然想起来,好像忘了给莫盛欢房卡。

    没房卡他怎么进来

    伸手努力去够自己反手打的结,结果发现自己太实诚,害怕绳子在玩的时候松开出戏, 还打了个连环结, 安糯吭哧吭哧半晌, 终于解开了一个, 还剩两个。

    深吸一口气,安糯努力解开剩下两个绳结, 弄得浑身都是汗, 结果刚解开, 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请问是这间房”

    “是我爱人开的, 我忘拿房卡身份证看过了”

    外面的声音有些模糊, 但在安糯的努力下,还是听到了一些内容。

    自己果然小看叔叔了,不给房卡完全没有问题啊

    安糯看看被自己解开的绳结,叹了口气, 快速松松绑了一下。

    “谢谢。”房门打开,外面的声音清晰传了进来。

    紧接着是房门关闭上锁的声音, 安糯深吸一口气,准备快速入戏。

    自己是俘虏,自己是俘虏

    脚步声越靠越近, 安糯抬头,看到莫盛欢打开门, 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眼神漠然的扫过自己。

    安糯抿唇,只见莫盛欢一言不发, 径直走过去,拉住房间遮光窗帘,打开房间的灯,亮的安糯有些晃眼。

    莫盛欢放下皮箱,从外套口袋中取出一双白色薄手套,站在安糯面前,缓缓戴上。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没入手套,意外的有点性感,安糯努力保持沉默,这种情况下,谁先开口谁就输。

    敌不动,我不动。

    莫盛欢绕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年,不紧不慢的走了一圈。

    安糯保持镇定,感觉到莫盛欢走到自己身后时,传来一声略带嘲意的轻笑。

    安糯还没反应过来,只觉绑着身体的绳子一点点收紧,在手腕处晃了好几下,如果没数错,敌方首领又打了好几个结

    想起自己刚刚那么努力解开的结,现在被绑的更死,安糯手又酸,心底莫名多了些郁闷。

    把对绳子结的不满,转进表演的情绪里,安糯冷笑一声,扭头看向身后的敌军首领。

    “怎么,你这里守卫这么严,还怕我跑了”

    莫盛欢没有说话,眸子对上安糯的眼睛,戴手套的手指,轻轻划过安糯脊背,点在安糯后脑勺上。

    墨色的眸子冰冷,后脑勺像是被枪口抵着,安糯肾上腺激素上升,求生欲让自己紧紧闭嘴。

    莫盛欢这次好像格外入戏。

    安糯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兴奋。

    莫盛欢这个模样,实在是有点好看

    黑色的呢子大衣里,是一尘不染的西装,肩宽腰窄,腿又长又直。

    冷漠无情的面容出尘,姿态优雅、高高在上。

    安糯突然有点后悔,要是俘虏的剧本,给叔叔就好了,自己当敌军首领多好。

    自己可以玩他玩一整夜

    等等。

    安糯突然有点不祥的预感。

    叔叔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吧

    安糯已经开始为自己的腰担心。

    莫盛欢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冷漠的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一把匕首。

    安糯见过那把匕首,细长锋利,莫盛欢之前给自己开快递箱用的。

    平日里没有注意,但当匕首抵上自己脖颈时,安糯呼吸有些急促,眼底是努力压抑的兴奋。

    在末世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对这个平和的世界,总有些感觉迟钝。

    唯有这种危现再次来临的感觉,让安糯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着激动。

    微凉的匕首轻轻下滑,在安糯黑色的衣服上划过,莫盛欢目光下移,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下一刻,黑色紧身衣上的小小凸起,就被捏了一下。

    安糯倒吸一口凉气,忍住嗓子里快要发出的声音。

    “很激动”莫盛欢抬眼,墨色的眸子中情绪深暗。

    “如果我拿着匕首,在你身上乱晃,你也会激动。”安糯稳住声线,眼神倔犟。

    莫盛欢唇角微微扬起,低身割开安糯的裤管。

    “我很久,没见过你这个类型。”

    “什么类型”安糯咬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裤子被割开,撕扯扔到一边。

    敌军首领戴手套的手,轻轻抚慰俘虏的一处,目光带着几分玩笑般的探究。

    “不明显吗”

    要害在敌人手里,安糯下意识一个哆嗦,说不出是恐惧和爱意带来的兴奋,还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敌军首领一只手轻挑俘虏的头发,不断贴近俘虏,在俘虏耳边沉稳呼吸。

    安糯脸已经不自觉的红起来,耳朵处的酥麻,顺着后颈、脊椎快速往下延伸。

    很明显,这个敌军首领他不按套路来。

    俘虏都快光了,他还没问一句密码是什么。

    耳垂突然被轻舔一下,安糯在高度警惕的情况下,受到刺激,忍不住的颤抖。

    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明显带着嘲意。

    “这样,就受不了了”

    安糯脸已经开始发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敏感。

    安糯看到莫盛欢一只手再次伸入外套口袋,拿出一条黑色的长绸带。

    这是安糯曾经买来,为给他生日宴惊喜,给莫盛欢绑了眼睛的,用完之后忘记放哪,安糯一度以为它丢了。

    万万没有想到

    东西在莫盛欢手里。

    还存了这么久

    安糯看着绸带,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安糯眼睛被蒙了起来,这个遮挡度,安糯曾经是试过的,很严实

    不知道为什么,安糯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触。

    视线被遮挡,其他的感官就会分外灵敏,安糯几乎能感受到自己脸侧的呼吸声。

    “你到底想干什么。”小俘虏声线微颤,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回应他的,是带着手套的手,滑过肌肤的触感。

    又痒又麻。

    在一片黑暗中,安糯感觉到对方的手指像是在弹琴一般,轻柔又缓慢。

    安糯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不出声音。

    一只手捏住安糯下颌,把下唇从齿下拯救了出来。

    唇上触到熟悉的柔软,安糯本来想坚守小俘虏的底线,但不知为何,却松开齿关,任凭对方剥夺自己口中的空隙。

    充满浓烈侵占性的吻,弄得安糯有些没法呼吸,身上的绳子不知道被怎么调整了一下,安糯的身体往下滑,两只手仍被绑的极紧。

    安糯上半身几乎在椅子上躺平,两腿跪在椅子前的地面,安糯感觉自己膝盖处好像被垫了个靠枕之类的东西,紧接着两个靠枕向两侧分开。

    安糯听到了敌军首领皮带金属碰撞的细微声音。

    虽然有点出戏,但安糯还是得提醒,双人游戏的道具在哪。

    现在两个崽已经快应付不来,要是再来一个,那可真的是要命。

    玩双人游戏,这种姿势还是头一次,安糯胳臂别的有些疼,闷哼几声后,感觉自己身上的绳子突然一松,胳膊的位置也被换了一下,然后手腕再次被绑住。

    两人好久没有玩双人游戏,真正狠狠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小别胜新婚,在椅子上不尽兴,安糯被抱到床上,两手被绑在床头,叫的嗓子都有点哑。

    这个敌军首领是真的不怀好意,他根本就不是来讨要密码

    安糯带了一盒套套,竟然不够用,好在敌军首领也有准备,从黑色的小密码箱里拿出了一套游戏道具。

    腰下被垫了枕头,安糯一晃一晃的蹭去了眼上绑的黑色绸带,远远看到黑色的密码箱里,正装密码本和剧本。

    既然敌军首领醉翁之意不在酒,那就别怪小俘虏瞄准目标。

    小俘虏勾着敌军首领的腰,像个磨人的小妖精,硬是撑着敌军首领尽兴后,满脸通红。

    “手,手解开。”小俘虏可怜巴巴的央求。

    看到少年手腕被磨红,敌军首领明显动了恻隐之心,解开绳子,下一刻只见小俘虏直奔密码箱,因为腿软差点站不稳身体,但最后还是把密码本拿到了手。

    安糯腿有点抖,露出得意的笑容,拿着密码本兴冲冲的向莫盛欢展示。

    莫盛欢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转身快速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安糯。

    扶着墙坐回床,安糯嗓子是真的哑了。

    “有什么愿望”莫盛欢上前,一手扶住安糯。

    “两崽以后的学习”安糯清清嗓子,还是沙哑。

    “我负责。”莫盛欢抱住安糯肩膀,让安糯躺平。

    安糯呼出一口气,放松的在密码本上输入密码,打开本子一看,却发现自己藏在里面的东西不见了。

    “嗯”安糯不顾腰酸,顿时坐起身,睁大眼睛。

    “在找这个”莫盛欢挑眉,下床从写有剧本的信纸中,抽出一张照片。

    上面是安糯穿着猫耳男仆装,在镜子前照的照片。

    “你”安糯震惊的看着手里的密码本,“你不知道密码,是怎么把它弄开的”

    莫盛欢拿着写有剧本的信纸,展示给安糯。

    安糯这才发现,信纸上被铅笔薄薄的涂了一层,显出上一张自己打草稿的内容。

    被涂出来的部分里,赫然有一行就写着密码,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

    “大意了。”安糯抿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费力的讨好,差点把小腰都给弄废了。

    结果对方早就胜券在握。

    “愿赌服输。”安糯叹气躺平,看向莫盛欢,“说吧,有什么愿望。”

    莫盛欢低头,眸子中带着几分笑意,在安糯耳边细语。

    “不行,一周一次要命了。”安糯瘪嘴,感觉就今天的消耗,自己养一周都不一定缓过来。

    “两周。”莫盛欢退了一步。

    安糯眼睛一动,“一月两次,怎么样”

    十四天和十五天,一天的差距,还是可以接受。

    小俘虏和敌军首领愉快的达成一致,在一个被窝里相拥而眠。

    “老公,你拿匕首的时候好凶啊。”小俘虏忍不住回味。

    “下次借你。”敌军首领十分好说话。

    “我也想蒙你眼睛做,绸带也借我呗。”

    “好。”

    “我能买个情趣手铐吗”

    “乖,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日更,掉落时间不稳定其实是毛桃开始懒惰,大大们快拿起小皮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