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李四儿死了
作者:冰水中的鱼   清穿之贵妃只想做咸鱼最新章节     
    明萱说的是真心话, 她再三强调,自己真没想太多的脑子。

    胤礽瞬间了然,他就说刚才汗阿玛夸姨母的时候, 总觉得哪里不对

    如今姨母这么一解释,果然就顺了,姨母不可能想的那么长远深沉。

    胤禛没说话,看看贤贵妃, 再看看汗阿玛,总觉得汗阿玛的脸有些黑。

    康熙有些说不下去了,但是看着明萱一脸迷茫的模样, 让她带胤禛去看滚滚, 自己跟太子说。

    看滚滚

    本来明萱就打算去看滚滚的, 解释清楚之后,就愉快的拽着胤禛一起走了。

    滚滚看到明萱照样亲热,不断拿脑袋拱她, 似乎嫌弃她许久没来。

    这次圆圆也跟着上前了, 似乎这几个月下来,彻底明白自己在这里没危险,也认可了明萱对它们没有恶意。

    明萱摸摸滚滚的脑袋, 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圆圆,认真道“我把滚滚交给你, 你要好好照顾好它。”

    虽然知道圆圆听不懂, 但是滚滚对明萱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

    圆圆不知道有没有看懂,突然走上前,把自己的脑袋也凑了过来。

    明萱一顿,在胤禛羡慕的眼神下, 亲亲摸了它的脑袋,柔声道“祝福你们”

    说完,明萱也抱了胤禛起来,让他给祝福。

    胤禛第一次被贤贵妃抱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但是还是伸手摸了两个竹熊的头,用稚嫩的声音道“祝福你们”

    “这样它们以后就,不打架了吗”胤禛歪头看着明萱,问。

    明萱摇摇头,回道“这怎么可能生活中总有磕磕绊绊,滚滚又不是人类,自然不舒服了就会跟对方干架,但是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的。”

    胤禛心中有些疑惑,但是等看到吃了滚滚果干的圆圆,被滚滚又揍了一顿,这才好似理解了。

    “小动物没有太复杂的心里,但是人类不一样。小四你以后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跟你太子哥哥两人要一直这么好好的,很多时候你不说,他未必会明白。”明萱说完将胤禛放下。

    让人端了水,跟他一起洗了手,然后才摸摸他好摸的卷卷毛道“小四是个好孩子,很好很棒的孩子。”

    胤禛扭过头,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时候给它们举行婚礼”胤禛难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四处张望一下,才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问。

    明萱思索了一下道“等你们下次攒了假吧”

    都那啥了,总不能崽崽生出来,婚礼还没办

    胤禛使劲儿点点头,为了圆圆跟滚滚能够顺利成婚,他一定回努力的。

    明萱眼睛余光看到小家伙眼中的坚定,忍不住笑了笑。

    滚滚压着圆圆打了一会儿解气了,就把果干往它跟前推了推。

    圆圆爬起来,也不生气,又一起亲亲密密的吃起来。

    “滚滚力气很大,但是打圆圆的时候,并没有用力。”胤禛通过观察,扭头确定道“因为是玩闹,所以圆圆都不会生气。”

    “应该是吧”明萱点点头。

    胤禛扭头看了明萱一眼,很认真道“一定是这样。它们即将成为一家人”胤禛说着说着,有歪楼到造化跟百福,还有可口、可乐上面。

    这次明萱倒是没有觉得胤禛啰嗦,相反,他觉得小家伙挺细心,关注到了许多大人都容易被忽视的点儿。

    当然,在回应了胤禛十几句之后,明萱觉得他们之间磁场可能依旧不太合适。

    胤禛是越说越兴奋的性子,明萱一开始还能应付,能跟得上他跳跃的思维,但是慢慢的,就任由他说他的,看着滚滚边吃边点头的样子,只关注给他补水问题了。

    终于等到胤礽等人出来,明萱打着哈欠,将人光速交给康熙,然后就溜了。

    话痨的孩子确实聪明,但是没点儿耐心,着实扛不住。

    康熙曾经想管教胤禛,让他控制一下不要那么多话,但是被胤礽阻止了。

    他说服汗阿玛在胤禛上朝之前,不要打压他的天性。

    康熙并没说同意的话,但也没有在现在就找胤禛谈话。毕竟在外面,胤禛还是个很守礼的好孩子。再大一些矫正也无妨。

    今天出门,胤礽冲击有些大,许多的东西一下子迎面而来,让他心中产生了非常多的疑问,好在这些疑问大多数康熙都能解惑。

    同时,吃了姨母亲手做的饺子,胤礽心里又是很满意。

    虽说努力读书腾出两日的时间,但是太子出去这么一整天,回来就跟康熙二人开始满头苦干起来,做功课的做功课,批折子的批折子。

    明萱则把娜布其叫进宫,问她在草原女红是否能卖得出去

    “不能”娜布其直接道“大部分的牧民都更喜欢温暖,而非花里胡哨。好看漂亮的刺绣在草原并不实用。”

    明萱点点头,有些了解了。

    随即想到之前杀羊的时候,羊皮做成衣服鞋子了,但是羊毛却大多闲置或是被丢弃。

    于是找了内务府,要求他们将羊毛纺成线拿给自己。

    凌普猛地听到这个离谱的要求,就想让明萱说的详细一些,这明萱怎么知道

    “既然麻能制成麻绳,羊毛应该也可以,你让人试一试呀”明萱很光杆道。

    说完还要求,羊绒跟羊毛分开制成细羊毛绳跟粗羊毛绳。

    “洗的干净些,别熏到我了。”明萱自从发现凌普这个人,很能干,狠狠善于经营,且吃硬不吃软之后,每次都吩咐的理所当然。

    凌嬷嬷虽然是太子身边的奶嬷嬷,可是在毓庆宫的权势却逐渐被边缘化了。凌普虽然能干,但是胤礽对他虽亲近,但绝非完全信任。

    内务府之前整顿,凌家损失也不小。因此凌普在明萱面前从不敢怠慢跟敷衍。

    时间一长,想从明萱这里弄明白太子想法的凌普,对明萱几乎是有求必应。

    “姐姐你要羊毛绳做什么”等凌普走后,娜布其好奇问。

    明萱摇摇头,道“实验实验,等成功了再跟你说。”

    娜布其闻言就不多问,而是迟疑了一下,问明萱“阿图公主还是不怎么搭理皇上吗”

    “这我不知道,只知道阿图公主不爱搭理后宫的嫔妃。”明萱原本以为是性格问题,但看着娜布其,难道还有别的渊源

    娜布其往后一靠,撇嘴道“阿图公主连我也不喜欢,要我说,皇上不同意她看好的女人进宫,她谁也不会喜欢。”

    明萱啧啧两声,没想到还有这个问题,阿图公主自己的女儿比康熙长几岁,且早就出嫁了,她就没想这么多。

    于是道“图什么呢宫里就这么好皇上可不是能随意摆布的。非要进宫做个摆设,有意思吗”

    娜布其连连赞同的点点头,吐槽道“是呀是呀有意思吗可阿图公主就是想不通,当初我进宫的时候,皇上还不是没有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收了我,怎么可能看在她是太皇太后的女儿份上,让她如意”

    两人就此吐槽之后,娜布其才有些遗憾道“前几日府里的最后一个怀孕的侍妾生的还是个小子。唉一堆的臭小子,真没意思”

    七哥儿子,一个女儿

    “家里老太太给我说,想帮我照顾我家姑娘,想的倒是美。”娜布其撇嘴讽刺道“被我直接喷了回去,说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姑娘了。公公才让她消停些,还说再闹两孙子都不要她养。”

    “七个孙子还不够,居然还想要想的确实挺美的。”明萱摇摇头,问“隆科多现在怎么样了”

    “但我总觉得按照我家婆婆的心性,她更喜欢孙子,要我女儿的人似乎是我公公。至于隆科多一门心思折腾李四儿呢居然看着她跟每日跟不同的男人睡觉恶心巴拉的。”娜布其撇撇嘴,这人病了这么一场,瘦了好多,让她都提不起见他的心思。

    “本来也就长得壮实这一个优点,如今连这个都没了。又黑又瘦”娜布其忍不住吐槽道。

    还不如守寡呢如果守寡,她低调几年还能再嫁。

    不过再嫁

    娜布其想到这里,又有些不乐意了,谁知道下次嫁人会嫁到什么样的人家

    自己又不想再生。

    还不如这样呢

    “隆科多居然对我说软话,说从前对不起我,以后会补偿我”娜布其打了个寒颤道“谁要他恶心巴拉的补偿,若是他再这样,我就干脆让他变成真太监好了。”

    明萱捂嘴笑着听娜布其吐槽,娜布其就是自己的快乐源泉,光是听着她吐槽,就觉得好欢快。但同时还是提醒她,佟国维应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娜布其点头道“所以我跟太皇太后说好了,日后让苏麻嬷嬷帮我养姑娘。”

    这倒是一个办法明萱点点头。

    可没过几日,娜布其又进宫神神秘秘的告诉明萱,李四儿死了

    “这女人是个疯子,她说受不了隆科多的,然后不知怎么就摸进了公公的房里,最后就被打死了”娜布其撇撇嘴,强调道“第二天才发现的,隆科多都气死了,现在父子都结仇了。”

    这个结局,并不出明萱的意料之外。这是李四儿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而佟国维可不是隆科多那样的不管不顾的性子,怎么可能让自己背负抢了儿子女人的名声

    不过李四儿死了,而前几日家里传信儿说慧姐儿生了二胎儿子。明萱挺感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