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赞美脑补
作者:醉书南飞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最新章节     
    陆行深讲述了一会儿, 从简短的一句,逐渐变成三两句,最后有了朝着长篇大论发展的趋势。

    最难的, 还是让996分清哪些是常识,哪些是近年才出现并普及的技术,哪些人类可以做到,但并不合适。

    以及, 伦理。

    夏歌却能再提出更多的疑问,仿佛一个非常好学、聪明、又能引得老师讲述更多的好学生。

    陈笑年又回去了一次卫生间,再出来。

    “那么, 如果是男男体内孕育孩子的话, 他们是要通过试管技术呢, 还是在体外受孕再移植到体内呢,还是先移植,然后他们两个再上船呢”

    陆行深猛然收声。

    陈笑年“”

    怎么办, 他要再离开一阵吗

    陆行深闭了闭眼, 低头揉眉心。

    “这个,下次再给你解释。”

    夏歌“哦”

    陈笑年在他们身后,咳了一声。

    夏歌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好朋友还在, 高兴招手,“陈笑年你终于好啦, 你的饮料都融化了。”

    陈笑年坐了回去, 猛喝了一大口。

    “没事。”

    陆行深则是又看了看手上的资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淡定地说道,“我大致看了一遍,东西做得不错。”

    陈笑年立刻坐直身体, 后背笔直,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

    这个状态夏歌很眼熟,稍微一想就反应过来,哇哦,这是陈笑年上最喜欢的专业课的时候会有的状态

    是求学态陈学霸

    也是。

    说来也很好理解,陈笑年的专业和林玉音有交集,里面有一些技术,正好是陆行深擅长的。

    对他来说,陆院士就是学术大佬,平时不光是他,就是陈笑年的导师,见了陆院士本尊都要激动一会儿,恨不得听对方多讲几句。

    要说能被陆行深在与技术相关的领域夸奖一句,那更是一种业内人才能理解的殊荣。

    陈笑年顿时振奋了起来。

    但很快,陆行深话锋一转,“还有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可以让它变得更实用,学术毕竟是课本上的东西,如果你要交给军方在战斗中使用,要考虑的东西还有很多。”

    “嗯,您觉得在哪方面改进比较好呢”

    陈笑年紧张地询问着。

    他也知道这个东西还没到极限,甚至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傅薄妄也不会轻易愿意买下它。

    “他有没有说,打算在什么地方初次使用”

    “这个应该是属于机密的,他们没有对我透露。”

    这里的他,说得就是傅薄妄。

    夏歌听懂了,原本不想插话,但涉及这样的正经事,也不是闹不开心的时候。

    他两手抱着大大的玻璃杯,在旁边插话道,“傅薄妄跟我说过,他要去邻星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他还说,这个如果成功了,能让他获得一个很厉害的功勋。”

    “邻星难道是那个”

    陈笑年猛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陆行深也微微蹙眉,“如果失败,就回不来了。”

    夏歌手指捏了捏杯子,没说话。

    旁边的陈笑年问出了他想问的话,“他有可能死在那里”

    “死太便宜他了。”

    陆行深脸色冷淡,虽然看起来不认同这样的冒险,但更不觉得这家伙会这么轻易死掉,

    “最多被困住回不来。”

    夏歌张了张嘴,好奇地望着陆行深。

    怎么感觉他好像不太高兴呢陆行深不是也很讨厌上校吗

    陆行深却直接拿起了那个设备,站起身来,“他死不了。陈笑年,你跟我过来吧。”

    陈笑年愣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获准进研究所内了,迅速快步跟上去,“好”

    研究所内,设备和资料都非常充足。

    名为防盗窗的设备被带了进去,被陆行深亲手改良,陈笑年直接在旁边观摩学习,顺便做个临时的助手。

    夏歌在旁边给他们烤小饼干吃。

    之前的饼干发霉了,不能吃了,他有想偷偷把发霉的部分切掉然后吃其它的,被陆行深发现丢掉了。

    只好烤一些新的。

    小小的烤箱被搬进来,散发出阵阵香气。

    好在,棉花糖并没有那么容易坏,因为还没拆封,还新鲜着。

    等陆行深把东西改进完毕时,太阳也落山很久了。

    这样的防盗窗20体积更小、更加轻便,并且能够更轻松入侵各种违禁品的程序,用在实战上,不但能直接还原出一定范围内违禁品制造的幻境什么样,还能一定程度地改变,反操控。

    “邻星的那些人,根本称不上什么军队,”

    陆行深说道,“他们自以为生活在天国,一切都是完美的样子,24h佩戴那个违禁品,背后操控的人会改变他们的认知,让很多人以为自己只是在玩一场有趣的游戏,哪怕拿起了武器,亲手杀了人,他们也毫无自觉。

    “当然,也有很大的一部分人知道真相,但选择自欺欺人,刻意忽略,只要不让他亲眼看到,就能当做不存在。”

    当健全的人把眼睛、耳朵全部交给虚构的幻觉,也就相当于把自己也交了出去。

    陈笑年点头,“有了这个,至少能让他们的战斗力直接减半。”

    那这样的话,傅薄妄确实能确保活着回来了

    他仍然有些不解的看向陆院士,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忽然这么大方,甚至过于公私分明了,愿意将这个会交给傅上校使用的东西亲自改进到这么好。

    怎么想,都无法想象陆行深迫切地希望傅薄妄好好活着,顺利归来的样子。

    陈笑年若有所思地想着,正好饼干烤好了,小夏在旁边搭配好棉花糖们做成好吃的点心,“快尝尝”

    他还走着神,见吃的直接被送到鼻子前头,不过脑子地就直接张开嘴咬住吃了,味道果然很不错,棉花糖融化后软糯香甜,饼干刚烤出来,酥酥脆脆的。

    陈笑年一口吃掉,高兴地夸道,“太棒了,小夏,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嘿嘿嘿”

    突然,后背一阵发冷,陈笑年打了个激灵。

    他看向一边,陆院士已经收回视线,低头吃掉一块小饼干,脸色冷淡。

    错、错觉

    下一秒,陆行深又拿起第二块、第三块。

    夏歌看他吃得超级快,意外地眨眨眼,“陆行深,你是不是饿了呀,那我晚上多做一些吧,正好你们都没吃晚饭,对哦,陈同学,你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了饭再回家”

    陈笑年张嘴,很想答应,但理智还是很快回笼,“不用了”

    呵呵,吃什么晚饭。

    他连饼干都不想多吃一口了,总感觉再吃的话,陆院士会用冷气冻死他。

    真是意外,这样的人占有欲未免太强了些。

    灵光一闪间,陈笑年猛然反应过来,理解了刚才的疑问。

    他震惊看向旁边的陆行深,脑海里的猜想逐渐成型,甚至细节都有了。

    不想让傅薄妄死的原因该不会是怕小夏心软吧

    毕竟,万一傅薄妄真的战死在外,而阿九还有苏醒的希望,以小夏的性格来说,说不定就原谅傅薄妄了,甚至还会在之后的记忆中美化这个人

    但,小夏不是替身吗

    这样的疑问也没在陈笑年脑海里持续多久,毕竟渣男一般选择全都要。

    可恶。

    陈笑年的心情越发复杂起来。

    出于理性,他是很敬佩陆院士的,甚至很高兴能和对方搭话,为今天能合作感到光荣。

    但只要想到小夏和陆院士的关系,亲眼确认了这样暧`昧的态度,内心实在无法不动摇。

    明明是把对方当替身,又为什么要表现出这么令人误会的态度

    如果小夏当真了,认真了,怎么办

    “不要客气嘛陈同学,”

    夏歌拉着他,完全没注意到气氛中的微妙,只当他是不好意思,

    “你不方便去厨房一起吃的话,我们做室外烧烤呀好嘛好嘛,而且你今天说来看我,却和陆行深一起工作了一下午一晚上哦,还没怎么跟我聊天呢,我还想带你参观我的房间。”

    旁边,陆行深的气场更冷了。

    他表面不显,只是将手轻轻搭在夏歌的肩膀,规劝道,“陈同学已经很累了,不要让客人太为难。”

    说完,不带温度的视线落在陈笑年身上,仿佛在等待对方应声,承认自己很累了。

    陈笑年隐隐感觉到了威胁感,心底里一阵复杂,看着小夏的瞬间,突然想通了。

    是啊,这是小夏。

    以小夏的性子,也许就算被当做替身,被当做另一个人,也不会难过的吧。

    甚至会因为陆院士对他很好哪怕这份好不属于自己而感到非常开心。

    以为自己会像阿九一样,被自己的制造者永远爱着。

    小夏或许不在意,但他无法忍受。

    陈笑年深吸一口气,勇气从心底里汹涌而出,他咬咬牙,愣是顶着陆行深让人遍体生寒的视线,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小夏,我不累,烧烤的话,让我一起帮忙吧”

    “好耶那你喜欢吃什么快告诉我我看看冰箱里有没有食材”

    “我不挑食的,小夏喜欢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说完,陈笑年一脸灿烂到有些假的笑容转向陆行深,“陆院士呢一起”

    陆行深瞥了他一眼,眉心皱得更深。

    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有人把卸磨杀驴演绎得如此迅速。

    陈笑年立刻又补充道,“非常感谢今天陆院士的帮忙,等到时候,我会将署名权优先给您一份的,之后的款项也会打到陆院士的账上,您觉得如何”

    夏歌抬手,戳陆行深眉心,揉揉揉,“不要皱眉啦,会有皱纹的,不要皱纹,要年轻”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夏歌你要慢一点变老哦,不要皱眉,不要叹气。

    陆行深好。

    脑补帝陈我比较年轻,小夏可以继承给我。

    陆行深滚。

    感谢在20211013 18:55:4120211013 23:51: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央央、多读书、今天太太更新了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葡萄汽水、鹿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