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作者:长安如昼   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最新章节     
    其实这张脸同小鬼主原来的差不多, 又仿佛多了些她作为书灵时的空灵。

    整个人干干净净的,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色裙子,布料很薄, 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她细瘦的手臂。

    黑色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开,连见到的发髻都没有了, 此时那双漂亮的浅色瞳孔里带了些茫然和探究。

    故妄盯着她,想要把她的每个样子都刻在顾雪里。

    他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圣人, 也没有多么宽阔的胸怀, 要的东西也不多, 只要有了念头, 就回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

    包括卿伶。

    他当初给了她那么多次机会离开, 她都为了那所谓的任务忍气吞声。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会再给她一切离开的机会。

    而卿伶, 一听到这熟悉的腔调,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故妄装林鄞之很像,但此时的他既然露出了这个模样,就证明他这时候并不想装。

    他竟然连执事官都骗过去,出现在这里了,可是执事官是要带林鄞之回来消除记忆的啊。

    想到这里,卿伶很轻地蹙了一下眉。

    “怎么”故妄还是在笑, “这么见到了,不同我打个招呼”

    卿伶抿抿唇,最后还是假装没有认出来他。

    故妄为何出现在这里, 她心底有些猜测,可是他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他真的会为了自己,追到这里来吗。

    还是说这又是他对付林鄞之的某一个计划的部分

    她点点头,压下了心头那一点点异样, 轻声道“你好。”

    故妄挑了下唇“我可能不太好。”

    卿伶垂下目光,莫名有些心虚“那可以多去休息一下。”

    她样处罚部的位置看了一眼,平静地说“我还有些事,要先走了。”

    她觉得故妄是来找自己算账的。

    她走时原本抱着以后也见不到了的心态,做的事都挺大胆,这会儿倒是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离开前做的事。

    将自己那求来的签文给了他,小金渊也留下来了,宁昭也给他抓住了。

    甚至,还亲了他抱了他。

    这放在以前,都是开天辟地都是头一回,虽然情况特殊,但做确实是做过了。

    卿伶几不可察地吸了一口气,这要是算起来,都不知道要怎么清算。

    所以她才说,感情这种东西最复杂了。

    故妄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东西,细长的指尖无意识地在那本书上摩挲着,一点也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小骗子,说着不会骗人,可是模糊重点的本事比谁都厉害。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看她故作镇静来的。

    只要他想让小鬼主,哦不对,已经不是小鬼主了,那只是她的一个伪装的壳。

    故妄想要撕开她的所有镇定看着她为自己动容,哪怕是一点也好。

    还好,这小没良心的,不是真的无动于衷。

    故妄没有放人,他眸色深了深,笑道“有什么事不如我同你一道,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有些害怕。”

    话说到这里,卿伶已经很确定故妄就是故意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的。

    林鄞之根本不会说真的多话,也不会这么厚颜无耻。

    卿伶稳下来,道“主神应该有安排有仿生机器人带你。”

    故妄轻嗤“那什么玩意,我都不认识。”

    “我只认识你,其他人我不放心。”

    卿伶垂下眼睛,好一会儿才温吞道“可我们也不是很熟。”

    她确实跟林鄞之还没熟到那个地步。

    “不是很熟”故妄慢慢重复这几个字,夹着一些笑音,“那你跟谁熟”

    卿伶不说话了。

    故妄微微倾身,在她眉心轻点了一下“小骗子,不是不会说谎吗”

    “你在骗我。”

    卿伶耳朵轰的一下就红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身体里没有血脉,故妄的脾气好像被压制了很多,说话时带着些慵懒的调子。

    听起来温柔又有些危险,这个人很致命。

    卿伶确实是将他当做林鄞之看,才说出这种话来,被故妄一下子戳破以后就不敢说话了。

    以前的故妄是她的任务对象,可是现在任务做完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面对故妄。

    他不是林鄞之,不是宋端,不能轻易看作朋友。

    甚至,甚至对自己还有那方面的心思,这让卿伶一想起来就觉得头疼。

    故妄也发现了,在这个鬼地方,卿伶似乎从看到自己开始就有些隐隐的无措,不再像之前看到的那么有距离感,格格不入的,像是一碰就要消失。

    见面前的小姑娘耳朵都染上了浅浅的绯色,他咬着字“卿伶”

    卿伶“嗯”

    故妄伸出手来,摊开在她面前“哪两个字”

    卿伶看着他的掌心,愣了一下,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故妄垂眸“名字是哪两个字。”

    他得确定这小骗子的名字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然手腕那红绸上的字不就白写了。

    也不是那个人。

    卿伶反应过来,小声道“还是那两个。”

    故妄手依旧摊开“听不清,写给我看看。”

    卿伶“”

    这让她怎么写又没有笔。

    她疑惑地看了一眼故妄,故妄依旧摊开手,大有她不动他就不收回去的架势。

    周围来往的执事官和任务者都很多,不少人都怀着八卦的心态往这里看过来。

    卿伶一直以来都是低调做人,被这么看着有些不自在。

    但故妄一副要跟她刚到底的样子。

    卿伶也不知道他怎么现在就这么执着这个名字,片刻后,她无奈地抬起手。

    指尖在故妄的手心里轻轻划过去,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笔画多,故妄掌心一直都有着隐隐地痒意,像是痒到了心间。

    卿伶没有抬头,不知道面前的人像是要把自己吃了的眼神。

    她认真地在故妄手心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准备收回手,故妄忽的合上了手心。

    就这么将她的指尖包裹在内。

    卿伶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将自己的手给收回来。

    她抬起头,故妄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熟的话现在熟一下。”

    他不容置疑的翻开卿伶的手,打开了她的掌心。

    在她的掌心上写下了两个字。

    卿伶感觉到了,他动作不轻,将她手心都给划红了。

    那两个字,是故妄。

    写完后,故妄合上手,将她的手一小只合在手里,挑眉“现在熟了”

    卿伶“”

    她本想装傻,但总不能装不识字。

    没想到故妄真的一点都不掩饰,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了。

    卿伶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这时候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了,她抿了下唇“你不怕我告诉主神吗”

    故妄含笑“怕。”

    卿伶纳闷了,那做什么还要告诉她

    她还没说出疑问,便听故妄低嗤一声“更怕你。”

    带着些嘲意。

    卿伶抬起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

    其实以前没注意,故妄和林鄞之的眼睛很像,两人都是黑色的瞳孔。

    只不过不同的灵魂,这眼睛里的东西也不一样。

    这时候的故妄黑眸里映着她的脸,卿伶听到他说“不告诉你,你又会生气。”

    卿伶微微一愣。

    故妄看着她,声音低了下来,是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阿伶,我真没怕过什么。”

    “但是你消失的那会儿,我是真的怕了。”

    他摸了摸卿伶的指骨,她的这个身体,是温热的,能感受到的,而不是突然消失,又一无所有。

    “本就是为了你来的,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

    “告诉他可以。”故妄不在意道,“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现在告诉他,让他把我扔出去。”

    卿伶沉默地抽回自己的手。

    故妄顺从放开,追问“要告诉他吗”

    卿伶不答反道“你明知道执事官将林鄞之带回来是要做什么。”

    “那与我何干。”

    卿伶避而不答的反应让故妄眸色更深,这说明,她不会选择告诉那个主神,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愉悦,他笑道“他做他的,我做我的。”

    听到这话,卿伶心底隐隐像是明白了什么。

    故妄听到过她跟执事官的对话,也知道执事官要做什么,所以他现在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一早就做了这个打算

    可是,明日主神处理好这件事,就会将他重新带回那个世界里,而在这里的一切记忆也会消失。

    这件事故妄知道吗

    卿伶默默地看着他,终于问“你想做什么”

    “想来看看你。”故妄低笑道,“然后”

    他顿了顿,俯身凑到卿伶耳边,缓慢地说“把你绑起来,带走。”

    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里是穿书总局,又不是他的世界说毁灭就毁灭,那些所谓的修仙设定在这里都是不存在的,更何况主神还在,故妄怎么能这么大胆。

    卿伶眼神里多了一丝无言。

    故妄敏锐地感觉到,她像是有些无奈,又有些同情

    他被这小眼神看得气笑了,一把按住她的后脖颈压向自己“怎么,不信”

    卿伶被他这么按习惯了,竟然一下子都没想起来挣脱,只是叹息道“还有事吗我真的有事要走了。”

    故妄松开手,但却没有离开,而是紧紧地挨着她“去哪”

    卿伶沉默。

    因为她篡改了书中剧情,导致发生了现在的意外,现在要去领罚。

    这种事当然不能告诉故妄。

    憋了一会儿,她面无表情道“秘密。”

    故妄顿了那么一瞬,忽的笑出来,盯着她的眼睛瞧“阿伶,我觉得你现在更有趣了,每天都更喜欢你了。”

    “什么秘密,我可以知道吗”他笑着说,“用什么交换都可以。”

    他眸色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意味“包括我自己,只要你想,都给你。”

    卿伶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直白露骨跟她说话,故妄那眼里满满的都是蛊惑,像个妖精似的。

    即使在总局里,他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血脉加持,但骨子里依旧透着那股让人难以招架的惑人意味。

    卿伶木着脸将他推开“不要。”

    她转身朝着处罚部去了,但故妄却依旧寸步不离地跟着,大有一副她到哪里他也要走到哪里的气势。

    卿伶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

    她回过头,认真地看着故妄,轻声喊他“故妄。”

    故妄嗯了一声。

    卿伶说“你带不走我。”

    故妄笑意敛了一些,掀起眼皮,等着她把话说完。

    卿伶“我是这里的员工,而你终究要离开。”

    “一旦你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都会忘掉。”

    片刻后,故妄往前走了一步,不顾周围的人如何看他,只是一把拉过了卿伶的手。

    他将自己的掌心贴上去,紧紧贴合着卿伶的掌心“忘不掉。”

    “写下来,就刻在骨血里了。”

    卿伶哑然,这哪能是他可以决定的。

    而且,一旦主神要去除他的记忆,说不准,他连自己都会忘了。

    想到这里,卿伶指尖微微一动。

    她一直想的,都是故妄要忘了她,但此时一想,自己仿佛就要消失了,这次就是真的消失。

    他也不会再如他所说的,念她千年万年。

    那支签文,会如何

    卿伶漫无目的地想早知道就带回来了。

    故妄察觉到她的走神,掐了一下她的指尖,笑道“要带你走,自然也带得走。”

    卿伶无声地看着他,其实她有些好奇他要怎么带。

    但却没问出口。

    “如果你不愿意。”故妄慢条斯理地道,“就把你吃了,咽下去,真正融进骨血里,这样你就再也跑不掉了,跟我一起离开。”

    卿伶“”

    她瞳孔微微睁大。

    故妄哈的一下,笑出声,按住了她的眼睛,似真似假道“所以阿伶最好是要自己跟我走啊。”

    卿伶这才明白他是骗自己的,都怪那个世界的设定和故妄之前那么疯魔的样子,让她觉得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她拉下故妄的手,有些啼笑皆非。

    自己转身走了。

    故妄却是觉得新奇,跟上去“阿伶方才是笑了吗”

    卿伶默默自己的嘴角,笑了吗

    好像吧,她只是觉得故妄在异想天开。

    她轻声叹息说“我不会跟你走的。”

    故妄笑意未收,眼底却没有笑意,低声喃道“是么。”

    说完,他忽的抬起头,看向了一个方向,眼神深邃。

    另一头,一直在看戏的主神突然坐直了身体,略微沉吟“他是发现我了吗”

    一旁的机器人点头“多半是的。”

    “这么敏锐啊。”主神抓了一把爆米花放进嘴里,哼笑,“那又如何。”

    “你猜他会怎么将小卿伶带走”

    机器人摇头“不知道。”

    “但根据数据分析,这个人情绪不太稳定,暴动数据很大,似乎是想要将总局毁了,或者,将您毁了。”

    主神哈哈一笑“有意思。”

    “赌一包辣条。”他说,“即便故妄将这里毁了,他也带不走小卿伶。”

    机器人“”

    你这怎么听起来总局被毁了你也很高兴

    “小卿伶看着软,但谁也不能逼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主神看着卿伶手里的那些资料,笑道,“或许是因为以前太忍气吞声了,现在这孩子比谁都倔。”

    主神兴致勃勃地猜测“再赌一包,你猜她跟故妄,谁会先低头。”

    “我赌故妄。”

    机器人“”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旺仔呵,我低头

    我压一包,旺仔先

    感谢在20211012 22:27:3120211013 20:4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井井、31869689、旧城 。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野初见 59瓶;没有然后。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