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晋江文学城首发
作者:采采来了   小魅魔他穿错书了最新章节     
    原本还努力扇翅膀保持平衡的小煤球, 听到这话,小翅膀一呆,直接倒栽葱的摔到树根上。

    被薅羽毛的疼痛, 让想接笨崽的某大魅魔慢了两秒。

    两秒钟后。

    大魅魔收拢翅膀,弯下腰,把脑袋朝下的小煤球给捞了起来。

    小煤球用翅膀捂住眼睛,不敢看人。

    “摔傻了”

    小煤球没摔傻, 可他觉得他脑袋被摔到幻听了。

    要不然

    他怎么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让他慌的一批。

    “糯糯,哇, 你又找到哥哥啦”许久不见的福宝, 一上线就撞到这画面, 顿时兴奋了起来。

    他催着江糯“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呀,是大魅魔”

    江糯爪爪里还攥着大魅魔的羽毛,他自然知道面前的是谁。

    可是, 这个大魅魔的声音不对劲

    “崽儿, 不想看我”

    福宝跟大魅魔的催促,让捂眼睛的小魅魔,都不得不慢慢放下了短胖翅膀。

    翅膀挪开, 入目的是一张含笑的脸。

    英俊又野气。

    就是很让煤球绝望。

    “你,怎么是你”

    小煤球坐在他的胳膊上, 整个球都散发着悲伤的气息。

    他的哥哥滤镜, 又一次,碎了一地

    邢一看着悲伤的小煤球,挑了挑眉“怎么这个反应”

    他自认没惹过自家小崽啊。

    从上回在酒吧里嗅到小崽的气息,他就在准备着给崽的礼物。

    本来以前也在攒,他的物欲很低, 钱在他手里,不怎么有花出去的机会。

    好不容易攒挺多了,一次被骗光了。

    被骗光的原因,其实多多少少还有崽崽的因素。

    他想的开,钱没了就再攒。反正魅魔的寿命长,他去捡破烂也能捡到暴富。

    “好了,别难过。”

    邢一把小煤球放下来,自个儿也蹲了下来。

    “看,哥给你的礼物。”

    邢一随身带了一天的房本,终于在此刻送出去。

    江糯看看房本,只问了一个问题“多少钱”

    “两千多万。”

    邢一没瞒他,只用手拨拉着他的翅膀,在心里寻思怎么都这么大了,翅膀还这么短。

    小煤球长这么大,头一回收到两千万的礼物。

    他的心情不是很兴奋,而是很沉重。

    两千万。

    黑拳场的人说了,邢一最近一直在打拳赛。

    可大魔王跟他说过拳赛的价格,短期内邢一赚不到这么多钱的。

    “你,你哪来这么多钱”江糯鼓起勇气问道。

    邢一笑笑“当然是我打拳赚的啊。”

    撒谎

    江糯气鼓鼓,他把脖上挂的小黑兜弄下来,又从兜里扒拉出手机。

    当着邢一的面儿,他打电话给了大魔王。

    片刻后。

    傅景琛在电话里,把邢一卖了个彻底。

    “他的钱,来路是不怎么正。”

    “你跟他接触了”

    傅景琛的话,听得小煤球心都凉透了。

    等他挂断电话,再看向房本时,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俩字。

    赃款

    这房本,他可要不得啊

    “你还太小了,本来想再添点钱,给你买辆车。”

    邢一rua着小煤球,丝毫没注意到小煤球的身子,都要摇摇欲坠了。

    好半晌。

    小煤球终于抬起头,问他“房子还能退吗”

    邢一怔住“当然不能了。”

    小煤球“”

    完蛋,还卖不掉了。

    可这房子,不兴住啊

    小煤球脑补着邢一的不正当收入,并且默默盘算如果被逮到,得交多少罚款。

    算了半天。

    小煤球从邢一的胳膊上跳下来,再次扑腾着翅膀飞走。

    邢一“”

    不知怎的,邢一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可不应该啊。

    他都给煤球送房本了,煤球怎么还不高兴。

    魅魔的道德标准,跟人类并不一样。像邢一这样的大魅魔,尤为明显。

    大魅魔不知道的是,他家小煤球生活在这里,完全是按人的方向长了

    “崽儿,等我。”

    小煤球在前头飞,大魅魔在身后追。

    他飞,他追,他短胖翅膀逃不掉

    不知过了多久。

    小煤球用翅膀戳戳大魅魔“嘘,不要吵我。”

    他现在要做点别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

    夜访的小煤球,在酒吧后面飞了几圈,想找点线索。

    “往那儿飞。”

    邢一给他指了指方向,小煤球迟疑了下,还是飞过去了。

    顺着邢一的指引,还真让小煤球看到了不太好的东西。

    在酒吧后面,接连着酒吧后门。

    有看似是居民住的楼房,但楼房里

    是一群年轻女孩儿。

    女孩儿正陪着人喝酒玩弄,看上去有说有笑。

    但角落里,也有女孩儿蜷缩着,在发抖。

    江糯“”

    江糯差点直接飞进去。

    邢一眼疾手快,把他给捞了回去。

    “干什么”

    邢一皱眉,把煤球给捞走“冒冒失失的。”

    江糯被训了句,他仰起脑袋,怒“她在哭”

    “我知道。”

    邢一眼睛没瞎“她不是云云。你不是要找那个云云”

    “这个可能也是一个云云。”

    江糯说道“她不像是情愿在这里的样子。”

    邢一沉默了下。

    对邢一这种混迹地下黑拳场,说黑不全黑,说白也白不到哪儿的人来说,他对眼前的情况,触动并不如江糯来的多。

    但看着小崽要管,他抬眸,只问了一句“这会很麻烦,你决定好了么”

    酒吧老板,跟拳场有关。

    今天这件事情一旦他插手,那拳场那边儿,他算是去不了了。

    江糯回头,又看了眼窗户。

    窗户里头有低低哭泣的女孩儿。

    他绷紧了翅膀,点点头“决定好了。”

    他在人类的世界里,有人类的身份。

    那他,就要做一个好人呀。

    邢一摸摸小煤球的脑袋,笑了下“小傻崽。”

    说完,邢一抱着小煤球,飞到远处。

    “剩下的交给我,我对这里很熟悉。”

    “这个女孩儿,我会带出来。”

    “还有你要找的云云,等明天,也许就会回来。”

    邢一没让小煤球参与接下来的事情。

    他的小煤球开了个头,这就够了。

    有他这个大哥在,收尾就交给他。

    一路把小煤球送走,邢一停下来“好了,自己飞吧。”

    带来的房本,被邢一给放到了小煤球的兜兜里。

    “以后想要什么,哥都给你。”

    话音落,大魅魔低头摸摸煤球脑袋,展翅飞走。

    小煤球“”

    小煤球坐在原地,有点愣愣的。

    邢一很凶,打架又狠,还被人骗,像个憨批。

    可是。

    带着他飞,把事情都承担下来,打拳打到不要命,各种去搞赃款也要给他买房子的哥哥,让小煤球不太想去拿塑料袋,把这个哥哥丢掉。

    夜里的风越来越凉。

    小煤球在原地待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慢飞走。

    他飞去换好衣服,回到了傅景琛的别墅。

    傅景琛正在等他。

    “糯糯,过来。”

    换好衣服的江糯,几步跑过去“先生”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在忙事情。”

    江糯没说什么,他只拉着傅景琛,眼巴巴的道“先生,我有问题要问你。”

    “买完的房子,想卖出去换成钱,好卖吗”

    傅景琛想了想“要看地方。”

    江糯忙说了个地方,是房本上的地址。

    傅景琛问“多少钱”

    江糯“两千万”

    傅景琛“”

    傅景琛委婉问道“买房的这位,是不是以前没接触过房地产”

    江糯懵了懵“什么意思”

    傅景琛言简意赅“买贵了。”

    傅景琛接着道“而且,再想转卖出去,需要一定的时间。可能会很久卖不出去。”

    “就算卖出去,估计价格要比现在低上一些。”

    江糯张了张嘴。

    也就是说,兜了一圈,他哥还是个憨批。

    这房子如果一进一出,还得倒贴。

    江糯原本想把房子换成钱,正当收入可以留下。

    但不正当的那些收入,再想办法去退一下,最不济也要去交个税。

    好歹,不要去蹲局子。

    可现在这么一来,房子砸手里了,他哥还没多余的钱去退掉或者交税。

    江糯心情又沉重。

    他恨

    大哥除了房子,一点儿存款都没。如果被抓走,可能罚款都交不起。

    他在水果店里打工,一小时才10块钱。

    都攒起来也不够给大哥交罚款。

    傅景琛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但想到他今天提到了邢一。

    所以,他又提醒了遍江糯“糯糯,跟邢一不要走太近。”

    “为什么”正在脑海里算账的江糯,下意识问道。

    傅景琛微微皱眉“他这个人有点复杂。”

    “最重要的是,我听说他最近借了几笔钱。”

    “跟他来往的人都很危险,如果他出了问题,我怕你会无辜受牵连。”

    本来就沉重的江糯,听到这话,吓到眼睛都瞪圆了。

    “他,他借钱了”

    罚款都交不上了,怎么这还有外债

    一小时10块钱的小魅魔,在这一刻,深深感受到了生活的压迫。

    跟着哥哥,好日子还没有过上,已经背了一身的账。

    傅景琛“嗯”了声“总之,不要跟他走近。”

    其实钱不是问题。

    邢一的身价,在行里是出了名的贵。

    借的这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不过是短期要周转一下。

    但傅景琛没提他的钱好还,反而不动声色暗示着其中的艰辛危险。

    他就是想敲打敲打面前的少年,离邢一远一点儿。

    殊不知,正是因为他的这点儿隐瞒,让小魅魔整只魔都是愁云惨淡的。

    要给哥哥还钱。

    要给哥哥交罚款。

    要提防哥哥蹲局子。

    而他,没有钱。

    想到这点儿,江糯去洗澡的时候,都想把自个儿给演死。

    唉。

    人类早期的计划生育真好。

    一胎一个。

    做独生子女,也挺幸福的。

    傅景琛能看出来他的坏心情,只不过,他没什么哄人的经验。

    “糯糯,如果有不高兴的事,可以告诉我。”

    江糯摇摇头,抱着被子,自闭到不想说话。

    傅景琛以前都是被人捧着供着。

    他跟人坐到一处,都是别人想着话题跟他聊。

    让他主动找话题的也只有此刻自闭到莫名透着可怜气儿的小少年了。

    “明天晚上我们要回老宅,老宅里养了很多鱼,要看么”

    “哦,不太想看。”

    傅景琛“”

    傅景琛没再说话,只在黑暗里看着少年。

    就这么耗着,两个人最终也睡了过去。

    次日。

    江糯一醒来,就接到了小胖的电话。

    “江糯,来便衣警察啦”

    小胖的嗓音里透着雀跃“有一个我认识他来这儿蹲点啦”

    小胖往酒吧那儿跑的勤,什么消息都得到的灵通。

    江糯揉揉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跟兴奋的小胖通完电话,江糯晃晃脑袋,爬起床。

    他上午没有课。

    趁着这个时间,要想办法去卖掉房子。

    至于中间赔的钱,他得去把被他丢掉的某哥哥捡回来。

    总之,不能让大哥被抓去蹲局子

    作者有话要说  糯糯还是做独生子女好qaq

    啾咪感谢在20211013 18:36:2420211014 00:48: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傲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原上草 7个;小傲娇 3个;啾咪、喵喵喵、祁风看小说、洛曦、兔蘼砸、可爱读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茶 10瓶;糯米团子、玹 2瓶;小叶朴、风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